第99章 第九十九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99章 第九十九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九星霸体诀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诸界末日在线天下第九小奥斯汀小姐快穿系统攻略     这日瑶兮倦倦地从被子里醒来的时候, 连瑾已经起来了, 正站立在床前,背对着瑶兮着衣。

    瑶兮看到师父的样子, 便不由愣了, 出声道:“师父, 你这是……?”

    连瑾往常大多数时候都起得比瑶兮早,有时还会先出去练练剑再回来陪她,但今日却显得格外不同。

    连瑾正系着腰带,他腰背笔直, 肩膀平阔,衣衫素来一丝不苟, 整个人干净挺拔得似一柄剑,听到瑶兮出声音,他便回过头, 望她道:“醒了?”

    “啊、嗯。”

    瑶兮点点头, 但还是出神地望着师父。

    师父生得俊美,乌发披肩, 眉眼即便是神祇都不能形容, 周身皆是傲然出尘的气质, 但他平日里大多着浅色简洁的衣衫,佩饰坠玉,因此常让人觉得如雪如风, 然而今日, 师父竟难得换了一身款式更接近于明佑平日穿着的常服锦袍, 腰系玄色束带,发冠竖起,少了几分淡然,但多了许多出身大家大族的矜然贵气。

    连瑾见瑶兮很错愕的样子,看向她,出声问道:“不好看?”

    “不、不是。”

    瑶兮受的惊吓太大,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她迟钝地道:“师父你还有这样的衣服啊……”

    “嗯。”

    连瑾平静地说道。

    “你不是怪我有时候对你太过冷淡?我便换个样子待你。”

    瑶兮与师父对视,然后看着他今日的样子,不经窘迫起来。

    瑶兮觉得冷淡不冷淡的并不是衣服的问题,师父的性格还是和平时一样,可是这身打扮的气势一下子比原来还要强了很多,让瑶兮忽然想起了她平日根本想不起来的师父其实是天庭太子,搞得她很紧张。

    当然,师父这样还是很英俊,英俊得都有点不敢看他。瑶兮甚至回忆起了在凡间的时候,师父着天子朝服,众臣子恭敬地围聚在他周围,他冷着脸坐在上座时,便是这种感觉。

    瑶兮看得忘神,裹在身上的被子不觉滑落下来。

    “啊!”

    瑶兮惊了一瞬,耳尖刹那间滚烫,赶紧抓住被子搂了回来。她昨天晚上到刚刚都没醒过,身上自是衣衫不整,连小衣都没穿整齐,饶是她动作再快,裸|露的肩膀和大片雪白的皮肤还是瞬间一晃而过,若是床帐幽深的夜晚也就罢了,现在是早晨,瑶兮还是很容易慌羞的。

    她抬眸去瞥师父的表情,见师父虽然看着她,但眼神静默,好像没什么反应,总算松了口气。

    她欢快地道:“师父你衣服换快点!我也要起床啦!虽然我今天上午没事不用修炼,但我想去和大师姐一起练剑呀!”

    “嗯。”

    连瑾点了下头,然后走上前去,巨大的阴影将她罩住。

    他目光微闪,一顿,抬手在瑶兮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

    ……

    近一个时辰以后,淮瑾仙君去与淮风仙君碰面。

    淮风仙君看到连瑾今日隆重的样子也吓了一跳,吃惊地脱口而出道:“师弟你吃错药了?!你打算公开你天庭太子的身份,将大家吓死然后返回九重天去了吗?”

    淮瑾仙君反应倒是平静,他在淮风仙君身侧坐下,淡淡道:“偶尔穿一次罢了,也让兮儿见见我别的样子。以前那般,她总当我是师父。”

    “是吗。”

    淮风仙君迟疑地道。

    但说到这里,他又不禁看了看连瑾周围,问:“那兮儿人去哪儿了?她今日没跟你在一块儿吗?”

    淮瑾仙君微滞,回答:“她昨晚睡得太晚,现在还在睡觉。”

    “哦。”

    淮风仙君不疑有他,显然还没听说淮瑾仙君昨夜当众将瑶兮扛回去的事,点了点头,便将遥剑仙居的事务摊在淮瑾仙君面前,好两人一道商量整理。

    师兄弟二人才刚讨论了一会儿,就听到屋外一阵不同寻常的喧闹。

    淮风仙君诧异地抬起头,皱眉道:“出什么事了?”

    连瑾当然也觉察到了不对,一道蹙眉望去。

    此时正是辰时,二师兄出门引起的喧嚣正以非常快的速度传遍了仙居的角角落落,而淮风仙君话话还没说完,那个话题的中心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屋外,并且敲敲门。

    “师父。”

    伴随着沉钝的开门声,二师兄从屋外走了进来,出现在淮风仙君住处。

    淮风仙君骤然看到这个二弟子,居然也是愣了。

    他比以前憔悴了许多,身形瘦弱,脸色也相当病态,甚至淮风当初在森林里捡到他的时候还要糟糕。

    淮风仙君这些年来其实也不曾忘记过他,只是他吃的闭门羹比齐华还要厉害,只要有他在,二弟子便从未开过门,如今突然见到,淮风仙君惊愕至极,竟不觉失神地出声唤道:“……忘初!”

    眼前的忘初和曾经记忆里一度精神的弟子,模样已经几乎不是一个人了。

    连瑾听到动静,亦望过去,他手中握着茶盏的指节一顿,因为对方常年待在屋内、现在却突然出来的行为太过古怪,他望着忘初的神情有些冷凝的审视。

    淮风仙君亦诧异地道:“忘初,你怎么出来了?你莫不是想通了?”

    二师兄看起来固然憔悴,可是脸上的神态还是很轻松的样子,见师父问起,他玩世不恭地弯起嘴角一笑,道:“师父,我恐怕有话要对你说……从今日起,我想回剑场练剑。”

    ……

    二师兄在淮风仙君的居所内和仙君密谈了近两个时辰。

    等二师兄重新出来的时候,淮瑾仙君的神态还看不出来,可是淮风仙君的神情却十分凝重。

    他唤来弟子,道:“你们去趟内务殿,从今日起,把忘初的名字重新记在要一道听课的内门弟子名册上。”

    “是!”

    那弟子虽然错愕,但还是应下了师父的吩咐,马上去将二师兄的名字记回去了。

    于是不多时,二师兄回归仙居的消息立刻如风一般传遍了整个仙居!

    瑶兮上午这出乎意料的一觉睡醒,好不容易从棉被底下拱出来的时候,遥剑仙居居然就变天了。

    “出什么事啦?”

    瑶兮握着心剑抓住一个路过的弟子问道。

    那弟子慌慌张张地回答:“二师兄出屋了!而且他决定要重新和所有内门弟子一起修炼了!”

    听到这样的答案,便是瑶兮也有一瞬间的惊异,她回过神,赶紧匆匆忙忙地往剑场赶去!

    瑶兮到的时候,剑场已经密密麻麻地聚满了人,除了她之外,其他师兄师姐还有小师弟都已经到了。

    二师兄果然也在剑场上,因为他在场,剑场周围明显比平时热闹了许多。

    大家都是慕名来看二师兄的。

    二师兄好几年没有离开过住处,有不少新入剑居的弟子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见过他,就跟瑶兮当初一样,仅仅隐约知道有这么个人,如今当然新鲜得很。甚至于内门弟子中其实见过他的人都很少,四师兄和小师弟都与他没有任何接触,这个时候也不敢冒然上前搭话,只在远处观望。

    因此二师兄其实一个人站在剑场一侧,正独自擦拭着他的心剑,眼角的余光瞥到瑶兮过来,便眯眼笑道:“你也来了,小狐狸。”

    他说话的语调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让瑶兮感觉也有所不同。

    “二师兄。”

    瑶兮打了招呼,但她的目光却落在忘初手中的心剑上。

    二师兄手上的心剑,居然是黑色的。

    瑶兮不觉睁大了眼,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二师兄的心剑,而她以前在仙界从未见过有人的心剑竟然会是黑色的,联想到二师兄是魔君出身,瑶兮感觉不觉不好。

    不过二师兄看起来真的很虚弱,哪怕拿着一柄黑色的仙剑,瑶兮也没从他身上感到丝毫威胁之感。

    瑶兮并未与这个她本来就抱着警惕的二师兄说许多话,只简单打了个招呼,她便抬眸望向大师姐。

    大师姐就站在附近,她也在看这边,也不知道与二师兄说过话,但她的神色好似凝重,见瑶兮望向这边,大师姐便对她略颔了下首。

    淮风仙君没过多久就来了,他同平常一般对弟子们进行了指点,今日内门弟子们应当要分开两组修炼,淮风仙君看了看眼前的六个弟子,思索片刻,就改了平时的分法,道:“齐华,你与忘初到一组,由你领他一下!”

    话完,他又扫了扫其他人,想起瑶兮这段时候好像和齐华关系不错,便说:“瑶兮,你也跟着齐华吧。”

    “是。”

    瑶兮乖乖地走到大师姐和二师兄身边,打算同他们一起修炼。

    大师姐从师父那里领命后,正在与二师兄说话。

    “二师弟,你怎么会突然愿意离开院落,到外面来了?”

    大师姐好似困惑地问道,看着忘初的面容,似有不解。

    二师兄望着好久未见的、大师姐在阳光底下的脸,对她浅浅地弯唇一笑,道:“想出来便出来了而已,怎么,你见到我出来不高兴吗?”

    “我自然是高兴的。”

    齐华回答道,但表情却好似还有疑惑。

    “只是我觉得不该像这样毫无征兆。”

    她说:“二师弟,你若是果真遇到什么难处,一定要告诉我。”

    大师姐的目光耿直而纯粹,有认真之色,但二师兄听她这样说,好似觉得十分扫兴,神情顿时恹恹。

    他道:“说这些做什么?师父既然让你带我,不是让你考量我现在水平几何的吗?少说废话,开始吧!”

    “……”

    大师姐欲言又止,好似还想说些什么,可是终究咽了下去,转而提起剑,试探似的开始与二师兄较量。

    瑶兮安静地在旁边看着,二师兄当初好歹是与大师姐一同入门的,她对二师兄的剑术如何也十分好奇。

    光影交错,大师姐迅速与二师兄对招起来,可是还没有几招,大师姐就主动停了下来,然后大惊失色道:“——忘初,你的修为怎么掉了这么多!”

    二师兄当年乃是百年恶念而形成的魔君,一旦长成,是足以乱世的。他即便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天生修为却要比寻常仙人强得多,天资也可算得上惊人,齐华当年带他,觉得他在大道心诀上的理解奇奇怪怪,叫人摸不着头脑,可是剑招却是学一招会一招,速度快得让淮风仙君和齐华考虑到他不一定真能成仙,都有些不敢往下教了。

    忘初尽管多年不曾离开屋子,但他当年也是熬过了两次铸身、八百道诛魔雷,底子是很好的,齐华万万没想到这么些年间,忘初的修为居然会掉成这样!不要说当年的底子,他现在只怕连和外门弟子较量都够呛了。

    忘初懒洋洋地轻笑一声,道:“我入屋已经整整三百一十七年了。师姐,你沉心练剑许是忘了,你道三百年的光阴是很短暂的吗?我这十万多个日日夜夜连心剑都不曾取出,该忘的早就忘光了,唯有炼丹的杂学长进了不少。”

    说完,他又自嘲道:“不过像我这般,修为差一点不是正好。手无缚鸡之力,才更让人安心吧。”

    大师姐听他这么说,当即皱眉,严厉地道:“二师弟,你怎么可做此想!人生如浮萍,生在何处、身世如何都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许是飘荡无依,但随波逐流终不是办法,唯有内心坚定、努力奋进,方能长出根茎、认出风向,如此才能掌握自己的航向。修剑乃如修心,当初师父教你修剑,便是希望你有朝一日长出枝叶,能够抉择自己的人生,是善是恶,由你自己的心来决定,而不是顺命而为,就此沉沦。”

    大师姐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用只有他们三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轻轻地道:“若是你真能抉择自己的命运,而不是为恶念所困,哪怕日后你真的堕魔,只要是你自己所选的路,我与师父,也是无悔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渴夏绝地宠爱[电竞]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恶毒男配在线养崽斩鱼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