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九十二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92章 第九十二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六零小仙女快穿系统攻略九星霸体诀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小奥斯汀小姐     听到瑶兮说要道谢,二师兄在屋内“哦?”了一声。

    他闷笑两声, 悠悠地问道:“我可不记得我做了什么让你回来还要特意跟我道谢的事。怎么, 你的小狐狸顺利生下来了吗?还是说你和你那位清傲如云中月的师父淮瑾仙君,有了什么眉目?”

    瑶兮回到遥剑仙居已经有三日了, 她和师父闹出来的动静不小,但二师兄听上去像是果真闭门不出、无所察觉的样子。

    瑶兮回答说:“小狐狸已经生下来啦!是个小女狐, 我们给她起了名叫善璎,小名是璎璎。还有……”

    她稍微停顿,脸红地说:“我和师父也已经成亲啦!”

    这句话一出,饶是二师兄这般性子的人,竟也明显顿了一下!

    瑶兮甚至听到屋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碰倒了声音。

    对方难掩诧异地道:“淮瑾仙君?我所知的那位淮瑾仙君,居然与你成亲了吗?”

    “嗯。”

    提起自己与师父之间的事, 瑶兮还是微微有些窘迫。

    她说:“我和师父是两情相悦的, 在山海仙境就生活得很好, 只是最近才回来。”

    瑶兮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绕到了屋子侧面。

    二师兄这回没有让她们进去,但他的房间有窗子, 窗户微微开了一条拳头大的缝,可以从这里看到屋子里的景象。

    瑶兮看到二师兄正在房中, 他颓废地单手撑着头躺在地上,右手持着一支烟管,正在慢慢地吐着烟。

    房间里一团糟乱, 到处都丢着瓷瓶纸包, 正中央巨大的三足丹炉里炉火融融, 不断有夹杂着药味的烟气从顶端喷吐而出。

    六年过去,二师兄看上去比过去更消瘦了,他露出袖子的那一节手臂苍白,宽大的衣服罩在他身上像盖着一团空气,空荡荡地垂在地上。

    屋中的狼藉,似乎比以前更甚。

    看着这般场景,瑶兮好像也能理解大师姐提起二师兄的时候,眼中为什么有消散不去的担心神色。

    就在这时,大师姐忍不住出声对着屋内道:“忘初,你近日可还好吗?”

    大师姐平日里管教师弟师妹势必要不偏不倚,她不是那么温情的性格,做起这种关怀的事情来总有些古怪,因此声音也是直的。

    二师兄原本还在为瑶兮说和淮瑾仙君成亲了的事惊异,此时听到大师姐叫他,就回了神。

    他意外地轻笑了一声,吸了口烟,怀念道:“师姐,你好久没有叫过我的名字了。”

    “……你毕竟大了,不再是小孩。”大师姐认真地说,“况且师门中有了别的师弟师妹,当着他们的面……我不好总是偏袒于你。”

    她说:“你现在整日待在屋里,不修炼打坐,也不吃东西,从早到晚都是炼丹,即便你生来便不是肉体凡胎,如今又成就了仙身,可若是一直如此,气息会散,神魂也会有损的。”

    二师兄在大师姐说起他的名字时还怪异地沉默着,可听到这里,他却不觉自嘲地笑了一声道:“我这样的人,若是能够饿死,岂不是更好?”

    大师姐道:“绝非如此。你若是遇到什么难处,可以告诉我和师父,我们都会竭力帮你。”

    二师兄一下子烦躁起来,冷笑道:“我想入魔,你们也帮吗?”

    大师姐一噎。

    二师兄喜怒无常至极,他道:“其他人也就罢了,唯有你说要帮我最烦!在你眼中,我与其他人永远都是师弟,永远需要照顾,是职责所在,不可推卸,也必须要竭尽所能!你根本不知道我在乎的与别人不同,你对我而言也和师父不同,我在乎的是——”

    瑶兮在窗户半开的缝隙里看到二师兄激动地从地上坐了起来!烟管也被他丢到一边。

    但他说到一半像是又意识到不对,急急地改了口,咬牙道:“你们滚吧!不要打扰我!”

    齐华见他情绪激动起来,知道今日恐怕说不下去了,失落地半垂眼睫,对着禁闭的门扉道:“师弟,那我今日就带兮儿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说着,她招呼瑶兮过来,匆匆带着她离开。

    瑶兮赶忙跑回师姐身边,二师兄好像没有发现她在窗口看,不过如此当然正好。

    直到走出老远,瑶兮还听到屋内有男子的声音在赌气地呢喃道:“唤我和其他人都是师弟,换作是她,就可以唤兮儿了吗?”

    瑶兮的听觉灵敏,但因为大师姐走得太快,她也没能听得十分清楚。

    师姐妹两人很快就走到了远离二师兄院落的地方。

    瑶兮直到完全看不见二师兄的院屋了,才和大师姐一起回到屋内,说:“二师兄今日,好像心情不太好呀。”

    齐华有一小会儿没有说话,良久,才轻轻“嗯”了一声。

    瑶兮想起刚才二师兄的反应,分析说:“师姐你之前说得抓大魔那天晚上,在二师兄院落外面遇到的事情的确是很奇怪,不过我和二师兄不是很熟,光看他刚才的样子,我觉得和和我们之前见面的时候差不多,好像没什么太大的差别,顶多就是炼丹更严重了。既然大魔已经抓到了,淮风仙君也知情,虽然我们还是注意还是最好,但或许不用极其紧张吧。”

    齐华仙子见瑶兮这般安慰她,微微松了口气,也感激道:“谢谢。”

    可是瑶兮想想二师兄的态度也感到迷惑,她不禁问道:“师姐,二师兄他,从以前就是一直这般在房间里吗?”

    忘初二师兄从瑶兮跟着师父进入遥剑仙居起,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院落,也就是说足不出户至少有一百多年了。

    但瑶兮说道:“我记得上次听你说起时,师兄其实也是师伯从外面带回来的,应该也是随师伯还有师姐一起习过剑的吧?为什么现在会闭门不出,一直在屋中炼丹?”

    大师姐听瑶兮提起这个一怔,脑海中不由被勾起了过去的回忆。

    她应道:“嗯……二师弟他,起初也是在外面随我们修剑的。”

    瑶兮追问:“那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大师姐沉了沉声道:“其实……硬要说的话,和三师弟有些关系。”

    “诶?”

    齐华看到了瑶兮的诧异。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些许当年的记忆。

    忘初刚刚被师父带回来的时候的确很阴冷,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她和师父的努力之下,他渐渐地变好了,会说话、会用剑,并且慢慢会对人笑了,有时候齐华与他说话,他还会不好意思地脸红。

    有一天,她教完忘初写字,正要抽身离开的时候,忘初忽然抓住了她的手。

    他很认真地问她道:“师姐,你希望我成仙吗?”

    齐华回答他道:“当然。我和师父都希望你能够成仙向善。”

    忘初很疑惑地问:“世间之物,真的能够完全改变自身的本性吗?”

    忘初当年才来到仙界不满五年,他的模样有十一二岁,但实际上还是小孩,这个问题对他来说似乎果真很费解的样子。

    但是齐华回答他道:“可能。世间之事,无所谓不可能,即便不能,只要是对的,我也愿意和师父一起拼尽全力尝试。”

    忘初听完她的答案,像是考虑好一会儿。

    然后他对她笑道:“我不明白。不过如果是师姐希望的话,我就试试看吧。”

    以魔成仙是极其痛苦的事。

    说来奇怪,这世间时常会有仙堕魔,却鲜少听说有魔成仙。

    哪怕是寻常小魔成仙都可称为是绝无仅有的事,更何况是天生的魔君。

    首先要散尽一身魔气,苦身磨砺,修筑心剑,渡劫成仙。

    寻常修士成仙只需要渡一次天劫,应八十一道雷劫。而魔君天生背负世间百年罪恶,要散十次罪孽,重铸两次身,还百年孽,渡诛魔劫。

    这些事,二师弟答应之后,全都做了。

    忘初想法奇诡,仙界的心诀善道到他嘴里总是问出奇怪的问题,但他还是硬生生全都背了。

    重新铸身要剔肉还骨,他每次回来,脸色都异常可怖,但见到她还是笑,张开双臂朝她道:“师姐你看我新的身体怎么样?你要不要抱抱看?”

    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候,师父收下了三师弟。

    为了忘初,师父已有三百年未收弟子,他在二师弟身上耗费了全部的心血,再培养齐华已是倾尽全力,无心再照顾其他弟子。但三师弟是师父故友之子,早在千年之前、遇到二师弟以前,就已经说好要结一个师徒缘。

    三师弟本身天资也是万里挑一,天生一双天火神眼,父亲是天将,母亲是战仙,他生来便对兵器十分敏感,且有神力,可谓少年英气,意气风发。

    那个时候忘初已经铸了两次身,连三师弟都看不出他曾经为魔,师父自是不打算将忘初的来历告诉任何人,准备让他完全从头开始。

    二师弟和三师弟起初也并无交集,三师弟才刚开始修心剑,二师弟则在准备最后的诛魔劫。

    整整八百道大天雷。

    变故就发生在那一日。

    二师弟渡的雷劫太特殊,师父不准其他人去看。那天二师弟渡完整整八百道大天雷,狼狈不堪,神魂受损,心剑近乎折断,但他终于以魔为仙,铸成了仙身,兴冲冲地回来,却正好撞见三师弟骄傲地对外门弟子说道:“这世间万物,以魔为最恶!尤其是魔君,由凡间百年罪孽汇集而成,世间至邪,罪无可赦!待我将来出师当了天兵,定要斩尽天下魔,护世间万年平!”

    齐华那日是急赶去接二师弟回来的,忘初这些年来已经被教会了辨别是非善恶,也有正常的喜怒感情,她听到三师弟这句话就觉得不好,一望过去,便发觉二师弟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从那以后,二师弟就将自己关在院子里,没多久就开始炼丹,剑也不练了。

    大师姐将事情的经过大致给瑶兮复述了一下,轻叹一声,但纠结片刻,又道:“虽是因三师弟一言之失,但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三师弟,他那个时候还小,也不知情,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想太多。”

    “原来是这样。”

    瑶兮听完也敢惊诧,她从不知还有这段往事。

    三师兄性子大大咧咧的,大约至今都不知道自己身上还发生过这种事。

    大师姐微微凝神,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二师弟以前的样子。

    忘初是魔君出身,被淮风仙君从凡间带回来。

    他被师父带回来的时候,齐华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阴森的孩子。

    他头发和眼睛都黑得像是所有光都被吸走了一般,眼神里没有一丝波澜,皮肤却白得像纸。

    他不说话也不笑,不同于淮瑾仙君那种淡雅清高、有如高山白雪一般的气质,他的那种淡漠是冷森森的,宛如没有半分生气。

    这个时候,瑶兮也在思索大师姐今日与她说的话。

    说实话,瑶兮看到二师兄的样子,而且听到他说“入魔”之类让人精神紧张的话,对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也觉得在意。

    瑶兮好奇地问道:“师姐,你说你之前在大魔出现那夜听到二师兄与人对话,是听到了一点的吧?他们说了什么呀?”

    “是些没头没脑的话,那天晚上风太大,仙居里出了事又吵,我甚至辨别不出是不是二师弟的声音。”

    大师姐一愣,回过神来解释道。

    但她紧接着有所迟疑,显然也对自己听到的内容感到困惑的样子。

    她见瑶兮好像想知道的样子,定了定神,闭上眼睛,模仿她当时听见的语气厉声道——

    “‘辛苦修炼有什么用!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修为连该有的一半都没有!’”

    “‘难不成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难不成这就是你的抱负?!’”

    “‘被困在方寸之地,受人桎梏,连想要的女人都搞不到手!’”

    说话人的语气很疯狂严厉,完全不是正常的语调,齐华当时分辨不出来源,可是当她冲过去时,屋里只有忘初一个人的影子。

    瑶兮听到这样的对话一愣,的确难以分辨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晃了晃有点混乱的脑袋,对大师姐道:“那我情况大致都知道啦。要不等我回去以后,也跟师父说一说这件事吧。师父或许会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师姐你不要太担心。”

    大师姐听瑶兮这般说,终于稍微安心下来。她好不容易弯起嘴角,对瑶兮浅浅地笑了一下,说道:“好的,有劳你了。”

    师姐妹两人又简单地交谈了几句,眼看着天色已近黄昏,瑶兮方告辞离去。

    黄昏时分的仙居熙熙攘攘的,直到靠近她和师父的院落,才渐渐安静下来。

    练了整整一下午的剑,瑶兮不由有些疲惫了。她回到自己和师父的院落里,第一时间便是想去找璎璎,可是院子里无论是师父还是小狐狸都没有看见人,到处都是静悄悄的。瑶兮顿了顿,便走过去打开自己屋子的门。

    回到仙居以后,瑶兮搬进了师父的主屋里,和师父一起居住。于是她原来的房间腾给了璎璎用,就像在山海仙境时那般,用来放璎璎的衣服玩具和其他物品,屋子里也有璎璎自己的床,不过她晚上还是可以跑来隔壁和爹娘一起睡。

    璎璎现在平时白天就在自己房间玩。

    但瑶兮推门进去,发现屋子里偏暗,只有夕阳招进来的斜晖。璎璎的娃娃和小玩具整齐地摆在架子上,地上也散落了一些,因为瑶兮当初将自己留在山海仙境捡来的娃娃之类的东西也都分给璎璎一起玩了,屋内布娃娃非常多。

    “璎璎?”

    瑶兮到处寻找起来。

    璎璎才到仙居里没几日,还没带她出去过,璎璎自己是不会跑出去玩的,瑶兮本来以为她窝在哪里睡觉,可是找了好一会儿没有找到,不禁着急了起来,转身要往外走——

    就在这个时候,架子上的布娃娃堆里有一只小白狐狸动了一下。

    璎璎其实正躲在架子上,藏在布娃娃里假装小玩具想让娘亲找自己,但她发现娘亲好像真的着急了,赶紧跑出来。

    璎璎拖着尾巴跑到边沿上,欢快地在架子上跳了一下,唤道:“呜嘤!”

    瑶兮赶紧回过头,就看到璎璎在架子上蹦来蹦去,朝她摇尾巴。

    瑶兮赶忙走过去将毛茸茸的女儿从架子上抱下来,放在脸边上蹭蹭。

    璎璎开心地竖着耳朵蹭娘亲的脸。

    瑶兮又问道:“你爹爹呢?怎么没看到他人,这个时间还在外面练剑吗?”

    下一刻,瑶兮忽然感到背后有一片阴影从门外罩了下来。

    连瑾从背后搂住了她的腰,沉声道:“在这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渴夏绝地宠爱[电竞]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恶毒男配在线养崽斩鱼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