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九星霸体诀六零小仙女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快穿系统攻略天下第九武神天下     “好。”

    连瑾收下了信。

    但与此同时, 淮风仙君将信交到连瑾手上以后,视线显然无法从他们两个身上移开,反而愈发露骨了起来。

    他一会儿看看瑶兮,一会儿看看连瑾, 眼睛瞪得老大, 脸色很是惊悚。

    瑶兮对上淮风仙君这样的视线,不由地低下了头, 挪一挪步子藏到师父身后。

    她刚刚和师父亲热,还踮着脚尖期待师父重新过来亲她呢,瑶兮根本没有想到淮风仙君会站在此处, 此时自然大为吃惊。

    淮风仙君亦没有料到自己会看到这样一番景象,亦是大吃一惊, 他道:“你们两个这是……?”

    瑶兮躲在后面扯了扯师父的袖子。

    连瑾抬头看满脸惊诧的淮风仙君, 一顿,问:“师兄以为如何?”

    淮风仙君张大了嘴,目光游移不定:“这……”

    连瑾颔首道:“正如师兄所想。”

    饶是淮风仙君见多识广,自以为熟悉师弟、早已洞悉他的所思所想,之前还知道了连瑾对瑶兮有暗恋情绪的前情, 听到师弟这般肯定他想法的语气,还是惊得合不拢嘴。

    连瑾倒是颇为镇定, 他等淮风仙君适应了一会儿,便问道:“师兄这回前来, 怎么没有事先打招呼?不知这回师兄过来, 是打算住几日?”

    淮风仙君回过神, 说道:“住就不必了,我只是过来给你送个信,顺便在你这里要盏茶喝,与你叙叙旧,可以耽误个把时辰,算是半路过吧。”

    连瑾于是侧身道:“那师兄先进来吧。”

    “如此甚好。”

    淮风仙君笑着应道。

    等回到屋内,趁着淮风仙君自己在院子里稍作休息的功夫,连瑾便先回了书房,将淮风仙君从九重天上给他带来的信拆开来看。

    瑶兮一起跟着师父回了书房,见师父拆信,便好奇地从他身侧探出脑袋一起看。

    连瑾见瑶兮感兴趣的样子,便将书信让出来一半,好让瑶兮一起看上面的内容。

    自从搬到山海仙境后,瑶兮撞见过好多次师父收九重天上来的信了,但亲眼看上面写的内容还是第一次,不免觉得惊奇。

    只见信上的字苍劲有力,文字间又有一种克制的冷静之感,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瑶兮似乎觉得书信上的字迹和师父平时写得有些像。

    书信上的内容果然如淮风仙君所说,是催师父回家的,天帝和天后想让师父回去承袭帝位,还询问了师父在凡间的状况,但不晓得是因天帝天后身份的原因,还是他们个性的原因,信中明明透着对师父出门在外的关心之意,可措辞间还是带着点淡淡的委婉和疏离,给人以些微的距离感。

    不过饶是如此,联想到师父的性子,瑶兮还是看得出师父与天帝天后一家人的关系应当不错。

    瑶兮看着这封信,不由问道:“师父,我们是不是要回去了呀?”

    “不用。”

    连瑾笃定地回答道。

    “将来可能要走,但目前还没关系。”

    瑶兮说:“可是信上的内容,好像有些着急强硬……”

    连瑾回答道:“无妨。你不必被他们的仙位所惑,只是寻常书信罢了,并不紧急。”

    瑶兮敬畏地看了眼师父。

    到底是天帝和天后的独子,即使接到九重天上来的信,师父的神情也好淡定,要是换作她来收,只怕吓都要吓死了。

    不过,师父随即又稍稍停顿,补充道:“不过,或许的确应该有所准备了。”

    瑶兮点点头。

    她明白师父的意思。

    他们肯定是不可能一直待在山海仙境的,如果要回九重天,他们肯定得先回遥剑仙居和其他人打声招呼,这才能够跟师父重返天庭。而且这么久未归,回到遥剑仙居后,起码也要小住些时日。

    即使现在不必立刻离开山海仙境,至少也该正式考虑起回剑修仙境的日期,这样将来离开之时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连瑾说完,见瑶兮满脸认真的表情,对她温柔地浅浅一笑,摸了摸瑶兮的脑袋,说:“没关系,现在可以从容一些,时间还很充裕,慢慢来便是。”

    话完,他又道:“下午你自己练剑吧,我去与师兄叙旧切磋。”

    “好。”

    瑶兮忙不迭答应。

    于是连瑾对她略一颔首,便离开书房。

    淮风仙君对他的仙宅倒是轻车熟路,一点都不认生,连瑾走出来的时候,淮风仙君已经自己寻了茶,因为外面还下着小雪,淮风仙君便将桌案搬到外廊,在屋檐下喝茶。

    只是淮风仙君一见连瑾过来,直到此时,他看着连瑾的眼神,眸中还透着不可置信的惊异。

    他问连瑾道:“你和兮儿当真在一起了?!”

    “是。”

    连瑾应道。

    他想了想,尤嫌不够,继续补充道:“两情相悦,情投意合。”

    淮风仙君听淮瑾仙君说这八个字,差点没把手下的茶杯摔下来。

    他看着自家师弟冷淡的脸,许久才吐字道:“……不可思议。”

    连瑾听到师兄给了这么一个评价,明知是在情理之中,他还是莫名有些不快,神色也更冷了。

    连瑾也不欲多解释,拔了剑道:“我们切磋吧。”

    淮风仙君特意过来停留,当然也有与师弟久违切磋的意思,见他这么主动,自是不会退让,心情大好道:“正有此意!”

    须臾间,淮风仙君将扇子一收,亦放出了他的心剑。

    两人迎着飘悠的小雪,在空旷的院中交斗起来!

    两个人的动作都极为流利,疾剑破雪,一时间,洁白的雪花在两人间急速地飘散旋转,因为他们两人疾剑带起来的风而不断飞散!

    这里的空间到底不够两人施展,师兄弟各自都有所收敛,但大约半个时辰的功夫,淮风仙君便败下阵来。

    “就到这里吧!”

    两人大致分出胜负后,淮风仙君便主动停止道。

    淮风仙君近年来的确已渐渐不敌师弟,但饶是如此,他今日仍是露出了惊奇的神色道:“师弟,你的剑术又精进了!”

    淮瑾仙君对自己的状况当然大致有数,此时听到师兄夸赞也没露出傲慢之色,只是淡淡地持剑伫立,算是谦虚地默认。

    淮风仙君惊叹道:“想不到你离开仙居也有这般进步之速,想来你即便隐居,也从未疏忽练剑吧。”

    “是。”

    连瑾对此倒不否认。

    师兄弟两人又在桌案边坐下。

    但一落座,淮风仙君便道:“上回见你回去之后,华儿大约也是好奇吧,来问我当初你和兮儿在凡间的事了。”

    连瑾一顿。

    淮风仙君摸了摸下巴,说:“然而这事我也好奇得很,回答不了她,倒是今日见你和兮儿亲密,吓了我一跳。师弟,你和兮儿是怎么在一起的?既然现在你们情投意合了,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了?”

    连瑾:“……”

    淮风仙君素来知道这个师弟是个闷葫芦,见他只光顾着喝茶不说话,有意启发他道:“其实当初你执意将兮儿从凡间带回仙界,非要收她为徒,我便觉察到你对她有执念,但你什么话都不肯说。你们在凡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命书为什么会失了效,还有你这么个稳重的人,怎么会忽然抱一只偶然路过路边的小白狐回宫,还从此以后都不撒手了?”

    连瑾见淮风仙君提及这么久远的事,拿着白瓷茶杯的手一紧。

    他缓缓地道:“那不是我们初次见面。”

    “不是初次见面?”

    淮风仙君一愣。

    淮瑾仙君却因他引出的这个话题,一下恍惚了神,脑海中不由浮现出当年的记忆来。

    但首先出现在画面中的,并不是他高高在上地坐在御车上俯视众生的场面,而是一片密不透风的幽暗森林。

    “……嗷呜?”

    小白狐可爱的声音清晰地出现在回忆中。

    她从树丛中跑出来,风吹开了头顶的密叶,阳光撒了一地。

    那一年,他在凡间,八岁。

    帝王劫历的是凡间帝王疾苦,过的是与他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人生,甚至个性、思维都会有所变化,正所谓要以己身亲历人心,才可以知道凡间之人所思所想,要以偏执的性格犯凡人会犯的错误,等回到仙界时,才可以尽最可能避免。帝王劫,是证明他已有继承天帝之位的能力,亦是弥补他原本的缺陷。

    连瑾原本的个性冷漠淡薄,天道认为他自小事事太过顺利,无论是知识、修为、他人的尊敬还是喜欢的东西都可以轻易得到,偏生性格又清冷,缺乏一些求而不得、执着追求之心,于是天官们便为他写了一份特别偏执的命书,里面是几乎所求之物无所得、最后终于自作自受玩火**的帝王之命,让他亲身体会这种炙热而强烈的感情,虽回到仙界后不必如此过火,但有所了解便会有所近益。

    故而在凡间的时候,连瑾没有一点点属于仙界的记忆,他的心智、记忆还有思维都与凡间孩童一般无二,与仙界之间的联系,唯有命官们给他谱写的命数。

    他幼年依赖母亲,期盼着早日长大后当一个明君,孝顺母亲,然而三岁时,疼爱他的母亲骤然病逝。

    他知道自己是唯一的嫡子才被封为太子,父亲对他并不宠爱,因此励精图治、努力读书习武,想要得到父亲的认可,然而先帝始终对他不冷不热,更为喜欢宠妃生的小儿子。

    他唯有愈发刻苦努力,比所有皇子都要出色,想将来不让仙逝的母亲丢脸,然而却在七岁时被偶然发现与先帝滴血不能相融,被暴怒的先帝废弃了太子之位。

    这一年他过得分外艰难。

    先帝视他为眼中钉目中刺,恨之露骨却又不愿将实情公之于众,于是第二年秋猎之事,他故意让人将他绑了丢在密林深处,并让人往林里放了三只饿虎。

    连瑾听到了他们放虎的话,心中一片凄凉,甚至萌生了绝望。他那时还是孩童,不明白兄弟姐妹那么多人,为何唯有自己要遭受父亲如此对待。

    他自己磨开绳子,寻到了一把被人丢弃的钝旧匕首,他听到了林间有窸窣声,便警惕地摆出了姿态。

    猎场的深林里猛兽成群,还有故意被放进来的三只饿虎,饶是连瑾平日里努力练武,以八岁孩童的身板用一把匕首也是几乎不可能打得过三只凶虎的。

    连瑾以为自己很可能要死了。

    然而树丛摇晃,从树丛里面钻出来的,却是一只白绒绒的小白狐。

    这只小狐狸比成人手掌大不了多少,像一小团从冬季提前跑出来的初雪。

    她抖了抖掉到身上的叶子,在看到他后新奇地跑了过来,然后开口说了话:“嗷呜,你是什么呀?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渴夏绝地宠爱[电竞]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恶毒男配在线养崽斩鱼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