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79章 第七十九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野心家武神天下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六零小仙女天下第九快穿系统攻略民国之文豪     瑶兮往纸上写信道:

    “大师姐, 不知你在仙居,一切可是安好?我与师父相处一切顺利, 只是今日给师姐写信, 是有一件事还想求问于师姐。”

    “师姐可还记得, 上次你我见面之时, 我问过你关于师父当年在凡间历劫之事?”

    “最近我又忍不住在意此事,总是心神不宁,故而想问问师姐, 当时去询问淮风仙君之后, 可是有了什么眉目?”

    瑶兮与大师姐依然时常有通信的,自然将她与师父之间比较重大的进展都告诉了师姐,两人之间的关系亦日渐亲密。

    瑶兮将她的困惑之处在信中都大致写了一下,然后敛墨收笔,将书信仔细地封好, 随手一扬,让它由风送了出去。

    大师姐此时似乎不忙, 效率非常高, 瑶兮将信寄出去以后不久, 马上大师姐的回信就顺着风飞了回来!

    瑶兮将信拿到手上一捏, 立刻就感觉到这封信厚得惊人, 她忙将书信小心地拆开。

    信封里面有两种不一样的信纸,瑶兮先打开了放在上面比较小的一张, 大师姐端秀的字迹立刻印入眼帘——

    “瑶兮师妹, 我在遥剑仙居一切安好。关于你问的这件事, 我也正想找机会告知于你。”

    “当初回到遥剑仙居以后,我已经询问过师父关于淮瑾仙君在凡间历劫的经历,但师父并非日日在凡间观望,也不甚清楚。于是我思来想去,又代你去问了问当年负责淮瑾仙君在尘世间历劫的命官,中间不免费了些周折,不得不求助了几分家里的帮助,这才大致弄清楚,所以拖到了最近。”

    “据说淮瑾仙君经历之劫与原本命官写的命书相差较大,又因仙君身份特殊,命官们使劲浑身解数无法左右,后来只能改作记录之用。命官们那段日子做的记录我近日已经誊写完毕,附在信后了,兮儿你自己看看便是。”

    瑶兮这才明白为何信封这么厚,而且特意用了两种样式的信纸,顿时心中大为感动。

    她当时求助师姐求助得并不是特别正式,其实大师姐只要大致问过淮风仙君,发觉淮风仙君也不知道以后不管就不行了,但没想到大师姐一下子没有问出来,竟还专程替她上九重天问了当初司理师父劫数的命官!

    瑶兮现在知道师父的“身份特殊”是特殊在哪里了,尽管师父这样的大神仙当初下凡历劫不算是秘密,尤其是当帝王这样的大劫,但这般详细的内容,要问出来想必不容易。大师姐本身也是出身于九重天有名望的大族,师姐还特意为了她向家里人开了口,这回只怕真欠了师姐一个不小的人情。

    瑶兮立刻对师姐心怀感激,她连忙翻开后面的信纸开始看。

    后面的信比最先一张要厚实多了,瑶兮一张一张翻看起来,越是看越是心惊。

    她现在喜欢师父,看到师父受到委屈就会伤心,可是下凡历劫却是不可能不受委屈的,特别师父历的还是特别厉害的帝王劫。

    然而饶是如此,瑶兮还是觉得这一场仙劫有些过了。

    她看着自己以前不知道的师父在凡间的过往,险些落下泪来。

    瑶兮在凡间的时候,是被师父护在金宫里的小狐狸,每天吃吃玩玩无忧无虑,除了最后焚宫之时,几乎没有面对过什么烦恼。

    她那时隐约知道师父的母亲是先帝红颜薄命的早亡元后,师父自幼时便被封为太子,便理所当然地觉得以为师父是太子即位,直到此时,她才知道这并非实情。

    师父是仙身历凡,在凡间并没有血亲父母,所谓父母皆为天道安排。

    于是命官为他书写命劫,自幼丧名义上的生母,又让他在七岁时被发现并非帝王血脉,先帝自然怒气滔天,将连瑾视作奇耻大辱,但他本身又好颜面,不愿让他人知道自己受此羞辱,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却将所有怒火都宣泄在了在凡间年幼无辜的连瑾和无法反抗的仆从妃嫔身上。

    连瑾的太子之位当然很快被废除了。他当初被择为太子本就是因母亲身份尊贵,本身就并非受宠的皇子,从此地位生活更是一落千丈,由于帝王有意吩咐刁难,甚至到了人在皇宫,名义上还有皇子头衔,却在冬日里食不果腹、居无炭火、衣不御寒的地步。

    皇帝是有意要他死的。

    第二年去猎场围猎,帝王甚至特意将他带了去,然后将年仅八岁的连瑾独自扔在了猛兽成群、即将入夜的猎场密林之中,他身上除了衣服,再无任何防身之物。

    先帝希望他在深夜被猛兽撕碎,其后再对外宣布废太子是不自量力,想要独自猎虎重新博得圣心,这才拒绝天黑回营,反被野兽撕咬而死的。

    为了泄愤,先帝甚至在黄昏时分专程让人往林中放了三只饿了三日的猛虎。

    再后面的记录,大师姐特意标注了连命官至今都没有弄清楚,但师父显然没有死,在一个月以后,他冷着脸从森林里稳稳地走了出来,自己主动回到了皇宫里,但眼底孩童的稚气却彻底散去,眼神变得既冷漠,又绝厉。

    可想而知当时先帝的脸色有多难看,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他看着连瑾的目光近乎恐惧。

    命官说,也是从那以后,淮瑾仙君的命劫再也不受控制了,哪怕他们用尽方法,也没能将仙君的仙劫掰回正轨。

    瑶兮飞快地翻完了书信剩下的页数。

    后面的事情,瑶兮知道的就比较多了,无非是师父一路披荆斩棘,重新踏上了帝王之位,随后因为才能太过出众,险些将该亡的王朝救回来,让命官们烦恼得吐血云云。大约是考虑到瑶兮看到自己有关的情节会尴尬,大师姐特意引去了她见到师父以后的部分没写。

    但饶是如此,也已经足够了,瑶兮想要弄清楚的就是这些。

    瑶兮坐在书房里恍了一会儿神,乍一看师父的这些经历好像和她没什么关系,可瑶兮还是因此不觉伤神。

    正当她好不容易恢复过来,想要将书信收起的时候,瑶兮将这么多信纸在桌上捣了捣,却忽然发觉最后一张信纸的页角分出了两张!大概是她刚刚看得太急,没注意到这两张纸并在一起了。

    瑶兮忙将这张信纸搣开,这才发现这张并非是字,而是简单的凡境地图。

    凡间有数千小世界,每个小世界的环境地理都不大一样,大师姐怕瑶兮光看字不好理解,还特意将师父当年下凡历劫所主的那个皇朝的简图画了下来,还给瑶兮标注了几个重要的地点。

    大师姐的绘画功力比起她的剑术可是差多了,实在让人有点难以恭维,瑶兮眯着眼睛使劲辨别皇宫的位置,还找到了师父当年给她建的金宫。不过瑶兮本来只是打算随便看看的,谁知看着看着,她却忽然愣了一下。

    这个猎场的位置,还有猎场里河流的流向和形状,她怎么都觉得眼熟?

    瑶兮也很敬佩自己竟然能从这么一张画得不算好的简图中看出条理来,但是她的直觉却骗不了人,瑶兮甚至隐约觉得这个猎场附近应该还有一座帝王出行用的漂亮行宫,她还能大致描绘出行宫的样子,这个细节,无论是地图中还是书信中都没有提及。

    但要确认的话,恐怕得亲自到凡间去看看,瑶兮现在要和师父习剑,还要和璎璎一起玩,暂时是没有这样的余裕的。

    瑶兮想得出神,不知不觉将信函收了起来,走出了屋子。

    璎璎正在院子里和明佑在一起玩,他们兄妹两个关系日渐亲密,两人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的,难为明佑这么认真老成的性格愿意配合璎璎,每天都花时间和她一块儿玩。

    璎璎眼角的余光看到瑶兮从书房里出来,一见到娘亲立即好开心,她本来是往明佑的方向冲过去的,一转头看到瑶兮,立刻就调转方向冲了过来!

    瑶兮看到璎璎亦胸口一松,她赶忙变成了小白狐。

    “呜嘤!”

    璎璎一下子撞进瑶兮怀里,她一个小白毛球欢快地蹭着瑶兮跳来跳去。

    瑶兮欢喜地眯着眼睛舔她,任由璎璎绕着自己转来转去。

    璎璎幸福地低下头,将小爪子扒在瑶兮身上,往地上一滚躺了下来,埋在娘亲怀里。

    瑶兮搂着璎璎打滚,将她圈在尾巴里,梳理璎璎身上的小白毛。

    母女两个一起玩了一会儿,就在这个时候,连瑾持着剑从后山归来,他看上去是过来看她们母女二人的,因而马上就大步走了过来。

    然而瑶兮才刚刚看完师父在凡间的经历,此时见他朝自己走过来,立刻心头一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渴夏绝地宠爱[电竞]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恶毒男配在线养崽斩鱼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