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六十五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65章 第六十五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天下第九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七零之彪悍女知青九星霸体诀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快穿系统攻略六零小仙女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     淮瑾仙君动作微滞。

    书房间的空气一时凝结。

    明佑问这话时心跳极快, 但他看淮瑾仙君却像是并不意外他所说的话一般,眉眼依旧是冷冷清清的。

    只见淮瑾仙君不答,只伸手缓缓倒了杯茶, 将光润玉透的小茶盏拿在指尖把玩。

    明佑等了一会儿, 见淮瑾仙君不说话, 只好打着胆子继续解释道:“仙君, 我在南海龙宫的时候,天帝和天后娘娘联系上我爹娘了。”

    “他们知道我之前跟随在你身边学习,所以特意书信过来询问我, 关心你这段时日的近况。”

    “天帝和天后娘娘说你最近两三百年很少联络他们, 上一次回九重天天宫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尤其你历劫结束才一百来年, 他们颇担心你的情况。”

    “他们说若我再回来见你,也当面问问你的想法。”

    明佑少年老成,即使是这样的话题也没有怯场,竭力说得沉稳。

    明佑努力回想着天帝天后那几封信的内容,争取一个细节不漏地复述给淮瑾仙君听, 但是淮瑾仙君一丝不乱的神色,又让明佑有些许心慌。

    明佑不由再次问道:“仙君,你准备何时回去啊?”

    淮瑾仙君语气平和地说:“再等等。”

    “可是……”

    明佑隐约有问题想问,可是淮瑾仙君冷然的神情又让明佑未出口的话堵在了嗓子里。

    他抬头看向淮瑾仙君。

    淮瑾仙君依旧是那张清俊无瑕的面容, 修眉清眼, 鼻梁修挺, 气质高洁淡雅如雪莲, 无一处可挑剔。

    这张冷玉似的脸从很久以前就没有变过。

    而这幅相貌,无疑是明佑自幼就极为崇拜的天庭太子。

    淮瑾仙君十五岁就离开天宫外出历练,距今已有上千年,仙界不要说见过他,就连知道他名字的神仙都没有几个。

    不过,明佑却深深记得他爹娘小时候告诉他的话。

    连瑾太子天资之高极异于常人,出生时足有八十一只凤凰领着数万彩鸟感召而来,绕天宫华顶飞行七日七夜才走。

    连瑾生来沉默少言,却能辨识数种文字,轻易运转自身仙气,遇事过目不忘,十三四岁便习完了千百年的课业,让天庭先生仙官一筹不展,不知还有何事能够教他。

    他文韬武略无一不好,天地万象无所不能,后来他十五岁主动提出离开天宫到仙界修炼,拜上古剑君为师,入师门第三日便悟出了心剑,从此长居遥剑仙居,时时同寻常神仙一般四处游历、响应天命,不露身份隐姓埋名仅仅数百年,哪怕不显太子的光华,世间也有了举世闻名的淮瑾仙君。

    哪怕连瑾有意收敛风华,在明佑眼中,他也无疑是那个自幼惊才绝世的天庭太子。

    明佑憧憬连瑾这样的人。他自幼也被说天赋远胜于他人,可不愿因此居高自傲,故自得知连瑾的内情后便立下宏志要拜淮瑾仙君为师,哪怕早早离家也在所不辞。

    只是连瑾今年已有千岁有余,在仙界无疑还是甚为年轻的神仙,但他已经历过帝王劫,其实完全到了可以继承帝位的修为年龄。

    明佑年少,对许多事情都不甚理解,但想到这里,他还是有些为连瑾担心地道:“我不知道仙君是有什么打算,但天帝和天后娘娘,似乎有些着急。”

    连瑾说:“我明白。”

    明佑忽而又是一顿,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所顾虑一般担忧地道:“还有善璎和瑶兮师姐……她们的事怎么办?天帝和天后娘娘那里,仙君你探过口风了吗?”

    明佑说得迟疑,他知道淮瑾仙君这两年和家里联络不多,和瑶兮师姐又是偷偷跑到山海仙境来的,未必有告诉天帝天后。

    明佑原是这样想的,还为瑶兮和璎璎两人忧虑,谁料淮瑾仙君闻言淡然地道:“你不必担心,我在成亲之前,就已将实情告知父母。”

    “诶?!”

    这下换明佑大为吃惊,他千想万想,在家里为自己未来想拜的师父出谋划策,不知愁掉了多少头发,却没料到淮瑾仙君竟然早就处理好了?!

    说来也是,淮瑾仙君何等周全通透的人,如何会等到需要他来出主意?

    明佑的小脸一下子窘迫地红了,说:“我明白了。对不起仙君,是我多想了。”

    明佑的目光又不由移向书房中四面都挂满的瑶兮师姐的画像。

    连瑾虽样样出众,但明佑以前从未听过他在绘画上用心,应当过去是没怎么练过的。

    可此时每一幅画像上的师姐都是美眸清目,笑靥如花,皎若清风明月,灵如芙蕖出水,情态灵动,一眼就能看出作画人一笔一笔执笔描摹之用心。

    明佑年幼,其实不解何为情物,但他看到这般场景,也能觉察出淮瑾仙君对瑶兮不同。

    或许这便是情根深种。

    明佑出神地想道。

    明佑不禁感慨地说道:“仙君,是不是这便是很喜欢师姐?”

    连瑾一愕。

    明佑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自己问得莽撞,不知道怎么的忽然一下就说出口了。明佑面上一窘,忙改口道:“对不起仙君,我问得太多了。”

    连瑾倒是回过神,清清淡淡地应道:“无妨。”

    明佑其实很想知道天帝天后知道这桩事后的反应,可见连瑾没有要说的意思,明佑也只好强压下好奇。

    只是这个时候,明佑忽然有点难受,不安地挪动脚动了动。

    连瑾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抬眸问道:“你头不舒服?”

    明佑素来沉稳,虽是少年却也很懂礼数,但他今天本应站直,却已经小幅度地移了好几步了,而且时不时就会偏一下头,都是尽量隐藏的小动作,并不明显,可是淮瑾仙君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明佑像是脑袋上有什么地方不习惯一般。

    明佑没想到他竭力隐藏还是被仙君察觉了,脑中一热,腼腆地解释道:“不瞒仙君,我其实上个月开始已经有点开始长角了,最近脑袋都觉得痒。”

    说着,明佑应当是真的很难受,见淮瑾仙君的表情应当是应允的样子,便伸手挠了挠脑袋。

    他说:“还有……我最近长得也比原来快许多,经常都要蜕麟,可能有时候会要借用仙君后山上的瀑布。”

    明佑今年十岁,的确正是龙身生长的年纪,他平日不大变换形态,但只怕这段时间,他的原形要比原来增长许多。

    连瑾能够理解他的难处,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便颔了首。

    明佑松了口气。

    他看淮瑾仙君神色镇静,没有再打扰的意思,窘迫地道:“我过来主要就是传达刚才那些,应该都已经告知仙君了,明佑已经无事,便先告辞了。”

    说罢,明佑迅速地行了礼,便匆忙告辞了。他大约是觉得自己之前说错了话,表情赧然不已。

    淮瑾仙君却是在听到他的话后还有些错愕,良久没有恢复过来。

    他的神情冰冷,难以辨别情绪。

    许久,连瑾冰冷狭长的墨眸落到周围的画卷上。

    他本来只是想画几幅,将瑶兮画得好看些,但画来画去即使再像也总觉得差了哪一处,不知不觉就画了这么多。

    他心爱瑶兮。

    画卷即使再神似再美,终究不是她。

    平日里瑶兮来的时候,他会将画像收起来。

    他永远画不出他的小狐狸,但却忍不住让书房里也挂满她的样子。

    连瑾又在书房中坐了一会儿,目光在瑶兮的画像上长久留驻,他站起身,指尖轻轻拂过已干多时的墨迹。

    过了许久,连瑾的心情渐渐平复,这才从书房中走出来,谁知路过庭中的时候,连瑾的步子也不觉顿了下。

    瑶兮正在庭院里。

    她在庭院中努力地练剑,看上去已经练了许久,鬓边的头发都被汗湿了。

    瑶兮平日里这个时候应该在花园附近跑来跑去地种花,或者叼着个垫子找什么好地方晒太阳呢,见到她这个时候居然还在练剑,连瑾不由有些意外。

    今天上午他已教了瑶兮和明佑一个半时辰,瑶兮一直很专注,还是比较吃力的。而刚刚他又与明佑在书房中交谈许久,后来又是久坐,算下来若是瑶兮一直在练,只怕都有快两个半时辰了。

    这么长的时间一直练剑,强度很大、在瑶兮身上比较少见不说,对身体也是很严重的考验,只怕瑶兮这会儿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

    话虽如此,他见瑶兮虽然面色惨白、汗如雨下,表现得明显疲惫,但还是将每一个剑式表现得极为标准,眼看已经炉火纯青。

    连瑾看得心疼,走上前去从中间拦下她,蹙眉道:“别练了,休息下吧。”

    瑶兮是真的不敢停歇地练了许久,一被师父截腰抱住拦下来,她还是气喘吁吁的。

    连瑾耐心地等着她气顺,询问道:“你怎么这个时候还在练?”

    瑶兮脸上的着急之色还没褪去,她听师父问起,连忙焦急地说道:“我今天看到明佑练剑了,他进步的速度好快!而且他今年才十岁呀!大师姐十岁都还没入门修心剑呢!我觉得好羞愧,我不能再懈怠下去了,再这样下去的话,我的修为连明佑都比不过了!”

    瑶兮神色惭愧焦虑。

    她是有危机感了。

    她这段时间在山海仙境和师父两人生活得太过惬意,生了璎璎以后,因为璎璎太可爱了,瑶兮实在忍不住叼着她满屋子跑,每过一刻钟就要跑过去看看,逐渐玩狐丧志,没有了在遥剑仙居时那般稳定的修炼氛围,她修炼时间明显比以前少了很多。再加上仙界好玩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山海仙境这里又悠闲,瑶兮这段时间玩璎璎、种花种草、和邻居谈天玩乐,过得不亦乐乎,甚至都要喜欢上做糕点了,再这样下去,瑶兮简直怕自己再过两年连小师弟都打不过。

    瑶兮越想越焦虑。

    师父第一次对她笑就是她修出心剑那时,瑶兮上仙界以后那么努力修炼,一半是知事知天道,明白要上进了,一半也是为了早日修成真正的仙身不要让师父失望,想让师父多注意她一些、对她刮目相看。

    瑶兮愈想愈是难受,明佑聪颖刻苦、又是淮风仙君力荐给师父的小龙太子,她若是再不思进取,只怕师父对她那点对弟子的喜爱和包容都要转移到明佑身上去了!如此怎么能再清闲下去呢!

    瑶兮站在师父身前,想得一急,手不觉在他胸口“啪啪”拍了两下,然后飞快地道:“师父你不要拦我!我就算不能像大师姐那般出色,好歹也不能落下太多呀!我最近太心不在焉了,差不多每天都在玩!明佑这么优秀,我也不能给你丢脸的!”

    连瑾愣住,捉了瑶兮的手摁在掌心。

    其实瑶兮想得有点过于紧张了,她并没有她自己想得那么不务正业。她还是每日都有好好地练剑、时常按部就班地跟随自己学剑,每回他让她练的剑式,瑶兮都完成得很好,有时甚至还表现得出乎意料。

    连瑾毕竟是她师父,若是她当真有懈怠散漫的话,自不是会等到瑶兮自己慌乱至此才有动静,连瑾肯定早就提醒了。

    若要说照顾璎璎的时间,璎璎是他们两个人的女儿,是两个人的责任,不止是瑶兮在她身上多花了精力,连瑾自己也为了璎璎减少了不少过去用来修炼练剑的时间。

    连瑾抿了抿唇,捉起瑶兮拍在他胸口的小手,拿在掌心里翻看。

    瑶兮多年练剑,自是习惯于握剑,但今日,大概是练的时间实在太久,她的手掌红了大片,还有地方磨破了。

    连瑾蹙眉,缓声问:“疼吗?”

    “还好。”

    瑶兮脸红地要抽手,她练剑这么长时间,居然掌心还会红,她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可是师父的力道比较大,瑶兮抽来抽去居然没抽出来。她恼道:“你快松开呀!我都说了不怎么疼的,我还要再练剑呢!”

    连瑾看着她手心里的痕迹,不觉动容。

    他幽深的眸子看不太出想法,瑶兮本不准备耽搁师父时间的,谁知他顿了顿,却道:“我教你。”

    “诶?”

    说着,还不等瑶兮反应,他上前一步,将瑶兮整个人带入怀中。他从背后贴上去,胸膛紧贴后背,腰线抵着她的身体,连瑾动作流利,一手扣着她的手,一手搂着她的腰,臀部紧贴,双腿紧靠,他的下巴几乎就挨在她的头顶上,一瞬间气息环绕。

    瑶兮没想到会是这种姿势,师父的仙气笼罩上来的一刹那,她差不多瞬间就脸红了。

    他们几乎是紧紧粘在一起,瑶兮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师父的体温。

    可是连瑾好像没有并什么不好的心思,他低下头,声音沉沉地凑在她耳畔,低声问道:“哪里不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渴夏绝地宠爱[电竞]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恶毒男配在线养崽斩鱼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