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九星霸体诀快穿系统攻略七零之彪悍女知青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六零小仙女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武神天下     大师姐无论如何都没有料到自己会看到这样的景象。

    星辰遍布的夜空之下, 一贯冷漠寡言的淮瑾仙君将之前还在哭哭啼啼的小师妹托腰打横抱起, 他神态静锐如常, 宽袖垂下, 气场清冷,但步伐却走得很稳, 小师妹双手抱住了淮瑾仙君的肩膀, 靠在他怀里。

    那可是素来清傲冷情的淮瑾仙君!

    他在将小师妹抱走前, 似乎还面无表情地哄了她一阵, 两个人姿态亲密无间,远远超出大师姐原来的想象。

    她原先以为小师妹在山海仙境的生活定是孤单痛苦,淮瑾仙君说不定几日都不会与她说上一句话, 瑶兮还要独自照顾璎璎,没想到在遥剑仙居中最是高傲如雪的淮瑾仙君原来也会做这样的事。

    大师姐震惊极了。

    她拿着托盘在原地僵站好了一会儿, 直到淮瑾仙君抱着小师妹消失,灵柚仙子过来拍拍她的肩膀,大师姐才渐渐找回自己脚下的触感。

    灵柚仙子道:“他们已经走了, 咱们也回去睡吧。”

    大师姐颇为不确定地道:“他们……这是……难不成……?”

    灵柚仙子意味深长地浅笑了一下, 耸肩道:“谁知道呢?毕竟璎璎都这么大了,说不定吧。”

    大师姐更震惊了。

    她远远地瞧着瑶兮被淮瑾仙君抱走的方向,直到被灵柚仙子劝着走, 才终于收回目光。

    ……

    另一边,连瑾将瑶兮抱回房内, 直接掀开纱帘, 将瑶兮摁在了榻上。

    瑶兮后脑枕在玉枕上, 一睁开眼,便迎上师父漆黑的深眸。

    屋内气氛幽沉暧昧,连瑾一双冷眸在层层纱帐阻隔的、幽闭的昏暗中灼灼地望着她。

    连瑾扳住她的下巴,俯下/身亲吻她的嘴唇。

    “唔……”

    瑶兮嘴唇被堵住,不觉发出小声的呜咽,只得无措地抱住他的脖子,维持平衡。

    连瑾亲吻了她一阵,然后直起身子,将手放在自己的腰带上,开始脱衣服。

    瑶兮在庭院里只是闹腾着随便说说,倒是也没期待师父会来真的,此时被连瑾压在身下、感受到他的压迫性,从下往上看他俊美得几乎没有瑕疵的脸,瑶兮才忽然觉得害怕了,她微微红了脸,不自在地移开视线。

    连瑾不久就脱掉了自己的外衫和上衣,露出上身流畅匀称的身体轮廓和肌肉线条。

    瑶兮面颊滚烫,不自觉推搡连瑾的肩膀,她这时忽然想起什么,有些慌乱地道:“师父,璎、璎璎!璎璎还……”

    连瑾说道:“她在隔壁,睡着了。”

    他垂眸看着面颊一下子红起来一路红到耳尖的瑶兮,微微俯身,低沉地问:“怕了?”

    “没、没有!”

    瑶兮倔强地说道。

    瑶兮已经完全懵了,她嘴上叫得厉害,但其实真正的经验也只有幻境中那一次,可谓少得可怜。她没想到师父这般清高的人竟然真的顺她的意,此时迎上对方深如寒池的眼眸,瑶兮突然失措得很,手脚都不知该往哪里放。

    师父宛如霜雪般净清淡雅。

    他的身体极是好看,浑然如玉石精雕细琢,腰身窄长,腹部结实,挺拔而修美。

    他温热的身体贴了上来,开始解瑶兮腰间的系带。

    瑶兮羞涩地闭上眼睛,不自觉地弓起背。

    衣衫褪尽。

    连瑾低下头,凑在她耳边轻轻地道:“别怕,放轻松点。”

    “唔……”

    ……

    这夜漫长,暖春一室温色,半宿颠鸾倒凤。

    这是自仙劫那夜之后,他们第一次这么亲近,第一次做真正的夫妻。

    久疏亲热,这一夜过得分外激动缠绵,经过一夜浮沉,瑶兮到后半夜的时候已经香汗淋漓,身体也酸钝了,迷迷糊糊地裹上棉被,往师父怀里一缩,就软乎乎地沉沉睡去。

    瑶兮第二日清晨苏醒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亮了,窗隙间有澈亮的阳光渗透进来。

    她下意识地往身边一摸,却发现是空的,师父居然不见了。

    瑶兮不由心头一紧,不自觉地想要去寻师父,可是身体实在倦钝没那么快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屋外沙沙作响,有犀利强劲的剑风声。

    连瑾在屋外练剑。

    连瑾现在的情绪十分激跃,心脏滚热,就算他极力克制,也克制不住浑身仿佛沸腾了的热血。

    昨夜他和兮儿……

    连瑾闭上眼,脑海中就有画面浮上心头,让他沉稳的心脏狠狠一震,手下剑风愈疾。

    他面目沉静,但手下的剑风却比往常激烈得多,只要是熟悉他剑气的人,就会发现他今天的剑极为迅疾而强劲,快得几乎到了这世间可能有的极限,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内心夹杂了许多激动的情感,一点都不平静。

    连瑾清晨一早就醒了,或者说根本没有睡着过,始终注视着瑶兮枕在他臂弯中安甜无邪的睡颜,他竭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于是他见兮儿还安睡着没有苏醒的意思,索性自己安静地出来吹冷风。

    过了许久,连瑾看天光微亮,这时才收起剑,打算回到房间中。

    瑶兮脑海中正懵着,发觉师父回来,赶紧紧紧地闭上眼睛。

    瑶兮搞不懂师父的想法。

    昨夜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瑶兮自己都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她这会儿脑袋一团混乱,发现师父回屋走到床边,不由整个人紧张了起来。

    师父现在是怎么想的?他为什么要一大早出去练剑?师父是不是对昨晚的事情后悔了?他会不会要把她叫醒然后丢出去?

    瑶兮紧张得心脏突突直跳。

    就在这个时候,她感到身上被子一轻,师父悄无声息地打开锦被钻了回来,好像是怕惊扰她而把动作放得很轻,侧过身子,抱住她,将她小心翼翼地拥入怀中,让她枕在他的手臂上、靠在他的胸口。

    瑶兮的心一下子就软了,被难以言喻的甜蜜所填满。

    她突然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她之前一直认为自己既想要师父的人也想要师父的心,但现在这一刻,她忽然觉得她可以不那么贪心,师父实在不喜欢她的话,得不到心,只得到人也不错。

    等到师父躺回她身边,瑶兮又装作没醒似的睡了一会儿,然后才缱绻地动了动身子,慵懒地舒展了一下后背,然后磨磨蹭蹭地勾住连瑾的脖子,整个人挂到他身上,甜甜地喊道:“……夫君。”

    说着,瑶兮蹭蹭他的脖子,然后垂下耳朵,闭上眼睛,抬起头来亲了亲他的下巴,然后又撒娇似的在他下巴附近蹭来蹭去,再抬起头来亲了亲。

    “嗯?”

    连瑾听到瑶兮这般唤他,心口不由一紧,但还是沉着嗓子低沉地应了一声。

    瑶兮挤上身来,眯着眼睛亲他的嘴唇。

    衣衫未整的小妻子就这样蹭到怀中,连瑾身体一震。

    他翻身而上,再度掌握主动权,扣紧瑶兮的手将她压到身下……

    ……

    两人这一天起得迟了,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

    淮风仙君和齐华仙子本来就只是过来小住几日,今日就要回遥剑仙居,定的是巳时三刻乘仙车出发,故要与瑶兮和淮瑾仙君道别。

    只是他们两人已经多等了一刻钟,淮瑾仙君和瑶兮还是没有出现。

    虽说这事不怎么紧急,推迟一小会儿也无妨,但情况毕竟少见。

    淮风仙君疑惑地摇了摇扇子,奇道:“师弟今日怎么睡得迟了?他平日里天不亮就起来练剑,向来守时,今天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

    这句话让大师姐心头一紧,目光不自觉地移向淮瑾仙君和瑶兮住处所在的方向。

    她倒是知道些内情,忆起昨日所见之景,还有眼下的情形,她心中“咯噔”一声,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同师父说,不由欲言又止,心中惴惴。

    于是淮风仙君用扇子敲了敲手,说:“我清晨去后山找他练剑,也没有找到人。他们莫不是出什么事了?要不我们过去看看?”

    “别——”

    大师姐闻言一惊,赶紧伸手将师父拦下来。

    淮风仙君疑惑看她:“怎么?你知道什么?”

    大师姐喉咙一噎,她虽然知道实情,但是真相却是万万不能对师父说出来的,她抿唇沉思片刻,只得含糊地道:“仙君和瑶兮或许是睡得太晚,瑶兮昨夜还与我们谈笑聊天到深夜……”

    就在大师姐费心找理由的当口,瑶兮和连瑾两人匆匆从远处赶来,马上吸引了正在交谈的师徒两人的注意力。

    淮风仙君笑道:“怎么才来?”

    连瑾和瑶兮昨夜折腾了大半宿,天亮后又睡了一小会儿,因而不慎误了时辰,他们醒来时皆是惊慌,此时匆忙赶过来,两人衣衫显得有些凌乱,似乎还有一点狼狈。瑶兮的脸颊还是红扑扑的,她跟在淮瑾仙君身后,看到师伯和大师姐微有些羞涩。

    “师兄。”

    连瑾薄唇微启,神情虽是看不太出来,但话语微有些窘迫。

    淮风仙君打趣地笑道:“可算来了。你今日竟也会迟,可当真是罕见。”

    淮瑾仙君浅浅地应道:“嗯。”

    大师姐的视线在淮瑾仙君和瑶兮身上各短暂地停顿了片刻,神色像是纠结。

    瑶兮不知道昨天晚上她是被大师姐看见了的,只是她现在身上还带着倦懒,仓促穿衣服的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该遮的都遮上,感觉浑身都不自在,赧然得很。

    此时,只听淮瑾仙君外表镇定地接着说道:“抱歉,师兄,今日是我之错,下回必不会再如此。”

    “也罢。”

    淮风仙君并未发现有哪里不对,他笑着拍了拍扇子。

    “偶尔睡迟一次不是大事,你平日里对自己逼得太紧,及时到了就好。”

    他说:“那我与华儿便先回遥剑仙居去了,若是有什么要事,我还是照例会寄信给你,不必担心。”

    连瑾答道:“好。”

    淮风仙君将事情一件一件交代清楚,但等交代得差不多了,他稍微停顿一下,说:“你这里……”

    淮风仙君偏头看了眼瑶兮。

    他想到连瑾先前说他对瑶兮有情。

    淮瑾仙君这么清淡的人,能够动心一次不容易。

    淮风仙君略一定神,方才友好地道:“你想住多久便住吧。”

    他又真诚地叮嘱道:“不过莫要忘了,遥剑仙居是你的师门,总归是盼着你早日归来的。”

    “好的,我明白。”

    连瑾应道。

    这个时候,齐华仙子也拉着瑶兮在交代事情。

    瑶兮想到昨天没和师姐打招呼就被师父抱走了,心中有愧,内疚地道:“师姐,昨夜……”

    “无妨,我和灵柚仙子碰面了。”

    大师姐宽和地说道。

    她上下打量着瑶兮的样子,见她面色红润、眼眸明亮,精神似乎颇好,总算松了口气,感慨地说:“我看你现在过得不错,也就放心了。”

    “师姐……”

    瑶兮不知道师姐“过得不错”指的是什么,却本能地面红起来。

    齐华端详着瑶兮,心下微沉。

    瑶兮和淮瑾仙君的关系如今是真的不一样了。

    她事先知道小师妹和淮瑾仙君的情况都受惊不小,可遥剑仙居内的师弟师妹们都不知情,等他们日后回到师门,只怕要掀起轩然大波。

    大师姐稍想了一下那个情景就觉得头疼,揉了揉太阳穴,稍顿,说:“兮儿,那我先同师父回去了,你若是有事,还可以时常写信联系我。”

    瑶兮依依不舍地颔首道:“好。”

    大师姐和淮风仙君马上登上了仙车。

    瑶兮和师父送他们二人上了仙车,并肩站在门口给他们送别。

    没有多久,淮风仙君和大师姐两人的车辇渐渐消失在云间看不见了。

    这时,连瑾一顿,再度转头看向瑶兮。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渴夏绝地宠爱[电竞]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恶毒男配在线养崽斩鱼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