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56章 第五十六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天下第九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快穿系统攻略九星霸体诀七零之彪悍女知青六零小仙女武神天下     瑶兮这一年间,在花园里种了不少花花草草, 幽香暗涌, 优美雅致。

    此时晚春风暖, 正是落花的时节,瑶兮站在百花间、一棵开花的仙树之下, 垂首举袖,随乐而舞,一阵暖风吹过, 只见无数粉白的飞花从她身边飞旋落下, 将她拢在一片如梦似幻的落花之中。

    齐华仙子和灵柚仙子在为她奏乐。齐华素日里专心练剑,但几百年下来也从三师兄那里学了一点打发时间用的笛子;灵柚仙子在琵琶上颇有造诣,一手琵琶弹得极好。妖窟的狐妖们都会舞乐,其实瑶兮也会弹一点筝,但就和她在凡间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修炼一样, 弹得十分一般, 且她今日要跳舞。

    舞蹈起源于求偶和祭祀,端庄典雅, 但又有几分旖旎暧昧、寻求伴侣的意味。

    妖窟的狐狸们无人不会跳舞,便是瑶兮也跳得不错。她在妖狐们擅长的几种技艺里, 学得最好的就是舞蹈,因为毕竟是妖狐的伎俩, 瑶兮到仙界以后就不怎么跳了, 连师父都不曾见过。瑶兮前些日子特意请灵柚姐姐过来给她压背拉筋, 主要也是为此。

    瑶兮今日甚美。

    她灵活地在树下起舞, 柳腰轻摆,纱袖随风飞扬,身体柔软而优美。

    淮风仙君被乐声和舞蹈吸引,看了一会儿,也不禁略带惊讶地夸赞道:“兮儿这舞,跳得真不错。以前在仙居的时候,怎么从没见她跳过,都不知道兮儿居然还会这个。”

    淮瑾仙君早已呆住,被眼前的景象所迷。

    他也从不知道瑶兮会跳舞,而且跳得这般好看。面前的女孩清颜雪衫,莲步婀娜,恍然似梦中境,瑶兮大约是在和另外两个仙子一起玩闹,并未注意这边,但笑颜却很灵动。

    连瑾今日经历的事情太多,早已因瑶兮心神不宁,此时看着她在花园中起舞,脑海中竟又不觉泛出看到她上午在温泉里沐浴玩水的记忆,那灼目的白皙还有撩人的姿态,都让连瑾此时恨不得寻一层纱帘将她遮住,不让旁人看见她这般清丽的模样。

    淮风仙君等了许久没有等到师弟的声响,困惑地转过头。

    却见淮瑾仙君薄唇紧抿,眉头紧蹙,墨眸紧望着花丛间的瑶兮,很是出神的样子。

    淮风仙君不解地唤道:“师弟?”

    “……!”

    连瑾恍惚地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胸口心跳极乱。

    他怕自己泄露不该有的心迹,反而将神情绷得愈发冷淡,别过视线,说:“师兄你先回去吧。”

    淮风仙君看连瑾忽然发寒的表情,一愣道:“你要去哪儿?”

    连瑾却是转过身又往夜间风盛的后山去了,一边走一边道:“练剑。”

    连瑾觉得他今夜应该多吹吹冷风,不然滚热发混的脑子一直清醒不过来。

    说完,不等淮风仙君反应,连瑾已经面无表情地回头走了。

    瑶兮一边跳舞,眼角的余光一边一直观察着师父的反应,她跳得很卖力,以前在妖窟都没有这般认真过,在看到师父漠然离开的一刹那,瑶兮突然眼眶一热,一下子伤心起来,眼泪立刻就要掉了下来。

    师父还是对她没有一点兴趣。

    她在妖窟的时候学会的东西不多,跳舞已经是她最拿得出的一样了。

    为了今日,瑶兮提前好几日就压开了身子,特意麻烦了灵柚姐姐和齐华大师姐帮她伴奏,自己也很努力地日夜练舞重温舞步,认认真真结合仙乐重新编了符合仙界趣味的新曲新舞,她将这当作是杀手锏,从好几个月前就开始准备,可是师父的表现还是如此冷漠,根本不屑一顾。

    师父真的不喜欢她,说不定永远都是如此。

    瑶兮的眼泪真的掉出来了。

    “呜呜……”

    “兮儿,你没事吧?”

    等淮风仙君一走,瑶兮马上就停下了舞步。灵柚和齐华见她状态不对,也赶紧上来查看。

    瑶兮平时从来都是假哭的,灵柚见她这回真的哭了,慌了下神,赶紧举起袖子给她擦擦。

    瑶兮说:“我想喝仙酒!”

    灵柚敲她头道:“璎璎才多大,你喝什么酒!”

    但她低头一看瑶兮哭得眼角通红、泪水涟涟,神情十分失意的模样,叹了口气,道:“我给你拿点甜水来,酒你看看就行了。”

    说罢,灵柚真的去取了点糖水,还有拿了一小壶酒,就摆在那里给瑶兮看看。

    瑶兮其实也不是真的想喝酒,她本来就没有特别喜欢,只是想借酒浇愁。她看灵柚姐姐给她拿了糖水,就像喝酒似的一口一口恶狠狠地往下灌,不久就把肚子喝饱了。

    瑶兮哭得嘤嘤的,放下杯盏,难受道:“他为什么不喜欢我呀!我不好看吗?”

    灵柚安慰道:“好看好看。”

    瑶兮又说:“我舞跳得也挺好的呀!我练了好多天呢!”

    灵柚继续安慰道:“很好很好。”

    瑶兮失落地道:“他为什么这么冷淡啊!我们都已经成婚啦,虽说情况比较特殊,但璎璎也很可爱……”

    但不等灵柚姐姐安慰她“可爱可爱”,瑶兮已经自己垂下耳朵说道:“不过,师父可能一直就是这样的吧……”

    她其实心里是清楚的。

    从她第一眼见到师父起,师父就一直是清高冷傲、不染俗世的仙君,云中雾、雪中风,从来没有为任何人动过心,她也不会例外。

    人人都说淮瑾仙君心中只有剑。

    她喜欢上师父的时候,他就是这般,他又不喜欢她,没有理由改变。

    只是有了璎璎以后,师父对她越来越纵容,瑶兮不知不觉越来越贪心了,开始想要他对自己再特别一点,一点点也好,想要他对自己比别人更温柔几分,想要在他心里占一个小角落的位置……

    一个能容纳小狐狸玩尾巴打滚、时不时挠几下爪子的小位置。

    瑶兮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哭泣和灵柚正在喝的酒好像让她也有一点犯晕了,瑶兮难过地道:“师父他……不会永远都不喜欢我吧?”

    齐华仙子不太懂感情方面的事,又觉得自己口拙,所以一直没有开口。

    此时她顿了顿,真挚地说道:“小师妹,你不要太伤心了……我随师父在遥剑仙居中修剑已经有五百来年,淮瑾仙君从那个时候开始,性子一直便是这般的。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以前仙君从未收过什么人为徒,更未待什么人像待你这般……只是淮瑾仙君素来冷情,我从未听说过他喜欢过什么人,淮瑾仙君这样的人本就很难有情爱,或许确实需要更久一些的时间……”

    齐华仙子说的是实情,老实说,她觉得小师妹喜欢上淮瑾仙君,着实是一件说不定无解的难事。

    她说:“你其实也不用非要执着于淮瑾仙君,若是实在不行,淮瑾仙君真的一直对你无意,日后说不定也能想办法解除婚姻,再找找看其他人……”

    齐华仙子说了一半就不知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她觉得这样说好像也不好,毕竟瑶兮这回事复杂,可是淮瑾仙君能喜欢上她当然最好,偏偏仙君这个性情……

    齐华收了口,她看瑶兮的甜水快喝完了,笨拙地起身道:“我再去拿点水来,顺便帮你拿点糕点。”

    说罢,大师姐匆匆离座。

    灵柚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瑶兮的背。

    瑶兮哭得人都迷迷糊糊的,她知道大师姐说的是实话,因此愈发伤心,她问:“姐姐,我该怎么办才好?”

    “好好照顾璎璎,还有……”

    灵柚说到一半,忽然眼角的余光瞥到淮瑾仙君正从后山回来。

    淮瑾仙君好像已经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形,并且一顿。

    灵柚其实不像大师姐那么不解风情,她对淮瑾仙君和瑶兮的关系是有些别的想法的。她见淮瑾仙君好像要走过来的样子,动作微微一滞,然后眯了眯眼,不动声色地退了出去。

    “姐姐?”

    瑶兮本还想拽着灵柚的袖子说话呢,忽然间她就不见了,迷茫极了。就在这个时候,她察觉到自己身后有人,便回过头去。

    连瑾自己也心乱得很,回来看到他走之前瑶兮还高高兴兴地和朋友们跳着舞、一回来已经哭成这样了,当即心头一紧,上前过来查看。

    他表情生得冷,蹙眉问道:“怎么回事?”

    瑶兮看到是师父,当即慌乱起来,身子一晃,道:“师父……呜!”

    她在石椅上没有坐稳,往旁边跌了下去,连瑾赶紧上前,一把将她接住,护在怀里。

    连瑾抱着她,看瑶兮的样子愈发心疼,皱眉问道:“怎么哭成这样?”

    瑶兮说:“我不高兴了!”

    连瑾问:“为什么不高兴?”

    瑶兮看师父冷冰冰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壮着胆子敲了他肩膀一下,说:“你今天怎么一点都反应没有?我长得不好看吗?洗澡的样子一点都不入眼吗?跳舞不好看吗?”

    淮瑾仙君听她提这些,只觉得怀里的小妻子一下子变得十分烫手,他的耳尖微红了两分。

    他说:“……你很漂亮。”

    瑶兮问道:“那你怎么那么冷淡呢?不该有点反应的吗?”

    连瑾根本不知道瑶兮说的是什么反应,要是生理上没有反应的话,他又何必去泡冷泉?

    他怕瑶兮觉得冒犯。

    他是喜欢瑶兮的,今日也被撩拨得够呛,随时箭在弦上,强压着才勉强没有出事。

    这个时候,瑶兮已经破罐破摔了,她嗅到灵柚喝的酒味,也算借了点酒劲,她乱拍师父的胸口道:“我要你亲亲我!我们成亲都有快一年了,我要求你履行夫妻义务!”

    连瑾一愣,没想到瑶兮居然要提这个。

    下一刻,瑶兮直接拽着他的领子,胡乱地吻了上来!

    连瑾从不知道强压下去的欲望有那么容易被撩拨,几乎是一瞬间喉咙就哑了,他错愕地躲开瑶兮的吻,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地上,说:“别乱动!”

    瑶兮知道连瑾的性格,其实也没指望师父真的就范,她不知道师父是怎么想的,但现在想吓吓他。

    她说:“我们成婚都有一年啦!我以后又没有办法和其他人成亲,你性子这么冷淡,不会以后千年万年都这样吧?那我和没有夫君有什么区别?我现在就想你履行夫妻义务!”

    连瑾墨黑的眸子凝视着她,像是要弄清楚她说的是气话还是实言。

    他问:“你认真的?”

    瑶兮说:“当然!”

    然后她又攀住了他的身体,趁着胆子大去吻他,并且挣出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连瑾被她亲得慌乱,愈发用力地将她扣在身下,沙哑道:“别动!你再这般,我可不能保证真的不会发生什么。”

    不能保证不发生什么?

    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还有这种好事?

    瑶兮赶紧更加努力地摸来摸去。

    连瑾连忙捉住她不安分地往腹部下摸的小手,压着嗓子道:“胡闹!”

    瑶兮继续吵:“夫妻义务!夫妻义务!”

    连瑾冷冰冰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瑶兮被盯着退缩了一下,但紧接着还是继续在他手心里摸了一把。

    这时,连瑾一动,说:“好。”

    “……!”

    还不等瑶兮弄明白她刚刚听到了一个什么字,就感到师父将她的手往他肩上一拽,让她抱着他的肩膀,然后身子一倾,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呜!”

    瑶兮惊呼一声。

    齐华仙子从厨间拿了点心和甜水回来的时候,才走到院子里,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她眼睁睁看着一向冷淡的淮瑾仙君将瑶兮轻易地抱了起来,然后大步往卧房走去。

    齐华一惊,险些将手上的托案跌落在地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渴夏绝地宠爱[电竞]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恶毒男配在线养崽斩鱼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