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快穿系统攻略天下第九九星霸体诀七零之彪悍女知青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六零小仙女武神天下     瑶兮似乎还没有注意到他,连瑾能够看到她无意识地在泉池中打水出一点小水花。

    这一刻, 连瑾忽然明白了什么叫作浑身的血液都往脑袋上冲!

    他整个人都凝在原地, 身体突然动不了了, 视线胶持,头脑却燥热了起来。

    兮儿为什么会在这儿?她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沐浴?她平时好像从没有这样的习惯……

    连瑾明明应该有很多疑惑的地方, 可是他的脑袋此时就像是冻住了一般完全转不过来,能思考的东西只剩下眼前这片近乎灼目耀眼的皎白。

    兮儿极美。

    她的样貌本就很难让人不动容,更何况连瑾其实心慕她多年, 将她藏在心底, 当作珍宝般的女子,内心震动简直难以想象,此时几乎连目光都要被灼伤。

    就在这个时候,瑶兮好像感到什么动静,迷惑地转过头。

    连瑾近乎慌乱地迅速转过身去, 将身形隐在树荫林木中, 飞快地转身离开。

    “啊。”

    瑶兮转过头来的时候,就只来得及捕捉师父比平时绷得更冷的侧脸, 还有一片一闪而过的衣角。

    师父竟然已经来过了!师父竟然这样就走了!而且他好像没什么反应!

    瑶兮心里一阵慌张,她没想到她最没防备的时候师父过来了, 她刚刚是什么姿势来着?好看吗?预先想好的内容完全没有用上!她为了找借口特意在衣服上洒了墨点,而且瑶兮料想师父这样的性子是不会那么容易上钩的, 她本来还准备装作受惊在水里滑倒, 让师父下水来捞自己, 或者等他靠近的时候直接把他拉下水——

    可是他就这么走了?!

    尽管连瑾走得很快, 但瑶兮还是瞥到了一眼他冰冷的侧脸。

    师父的神情比平时更加冷淡,目光冷邃,对她沐浴的光景一点兴趣都没有,好像并未动|情。

    瑶兮顿时难过起来,同时也失望极了。

    师父果真是师父,如其他人所说,他心中只有冷剑,不会动心,也无人能令他动心。

    瑶兮不免回想起在妖窟的时候,妖狐姐姐们叮嘱她的话来。

    ——妖狐的伎俩终究是歪门邪道,只能引诱原就心有邪念之人,若是碰上真正光风霁月的正人君子,无论你怎么耍花招,他们也不会上钩。要让这种人意动,唯有以心换心,真情以动,让他们心动,继而情动,唯有让他们心动于你,再让他们知道你亦心悦于他,才有可能成功。

    妖狐也敬君子,虽然有人好玩会故意去招惹一下试试,但狐妖毕竟修炼诱人,是不会和谁以心换心的,所以通常会敬而远之。

    师父不会……永远不会上钩吧?

    这个念头让瑶兮心里惊慌了一瞬,差点伤心得掉下眼泪来,她赶紧摇了摇头,将伤士气的想法忘掉,安慰自己不急不急,硬的不行还有软的,她还有后招呢!

    瑶兮赶紧上岸擦干身子,换了衣服继续准备。

    ……另一边,连瑾刚一转过头,整张脸就红了。

    他这辈子绝无这么窘迫的时刻,感觉手脚都不再像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除了在自己必须再次真的铸下大错前尽快离开以外,再无别的残存理智。

    连瑾绷紧了表情走得飞快,连自己在往哪里走都不清楚,不知不觉遇到了淮风仙君。

    淮风仙君正在院中看连瑾和瑶兮两人种的花草,一转头看到淮瑾仙君这般脸色,吓了一跳,当即道:“师弟,你被开水烫了?!”

    连瑾:“……”

    连瑾脸红得厉害,但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他慌张地别过脸去,试图用动作遮掩。

    淮风仙君又问:“发生什么事了?你练个剑而已,怎么这种神情?!”

    “……没什么。”

    连瑾硬撑着道。

    他试图推开淮风仙君,继续说:“……我脑袋有点不大清醒,再去练一会儿剑。”

    淮风仙君从未见过向来冷静自持的师弟这种表情,意外之余竟然觉得有点好笑,他只好好奇地目送着连瑾握紧剑快步离去。

    连瑾一离开淮风仙君的视线,被迎面而来的冷风一吹,终于觉得一团混乱的头脑有些清醒起来。

    可是眼前一不留神,浮现瑶兮光洁白皙的皮肤。

    他低头捏了捏鼻梁。

    他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他以往必不会如此失态,算上今天早晨,都已经第二回了。兮儿会不会他是故意的?

    连瑾脑袋里乱得很,早已被扰乱心神,唯有练剑克制。

    他在风中施展剑术,可是心绪已乱,连剑式都不宁,他强逼自己冷静下来,可终究欠了几分。

    ……

    连瑾练剑的时间比平时长了许久。

    等他重新回到院中的时候,瑶兮正在下棋。

    她今日邀了附近的邻居过来做客,还领了大师姐来,她欢喜地摆出了厨间备好的糕点,脸上笑意明显,看上去很开心的模样。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瑶兮正在同大师姐下棋,她微微有点倾身跪坐在棋盘前,端正而不失俏皮,看着棋盘很认真的样子,但思考的时候身后的九条尾巴一摆一摆的。

    连瑾注意到瑶兮身上的衣装和早晨不一样了,她今日好像特别漂亮,眼眸明亮极了,脸上的皮肤白皙清细得仿佛透明,雪白的脖颈展现出一个优美的弧度,乌发梳好还是直垂到腰间,发间点缀着几个雪团似的白毛球。

    她今日有特意打扮过。

    连瑾几乎一瞬间就被晃了眼,移不开目光。他看着瑶兮一边小心试探地落着棋子,一边时不时侧头和旁边的邻居们谈笑,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她心情很好,好像已经不在意上午的事情了。

    瑶兮并不怎么在意被他撞见沐浴。

    连瑾心头一揪,一时也不知为何有些苦涩。

    就在这个时候,瑶兮侧过头来看见他的身影,顿时欢乐地朝他挥手,唤道:“夫君!”

    连瑾握着剑还不知该如何反应,瑶兮和同伴们说了什么,就丢下棋局朝他跑过来。

    连瑾看着她欢欢喜喜地朝自己越跑越近。

    瑶兮羞涩地对他说道:“今日邻居们来啦,我们好久没在他们面前表现得比较亲近了。现在虽然没什么问题,但还是有备无患的好,不然不像夫妻了!”

    说着,瑶兮踮起脚,闭上眼睛,勾着师父的脖子,飞速地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连瑾的脑袋里“轰”的一声。

    “……呜!”

    瑶兮还来不及接后招,突然便被连瑾扣住了后脑。

    他强硬地吻了下来。

    他一手扣住她的脑袋,一手直接将她抱了起来,然后迅速地一转身将她压到墙侧的角落里。

    瑶兮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吓得赶紧挂住他的身子,腿攀紧他的腰。

    然后紧接着连瑾俯身下倾,用自己宽大的身体将她整个人挡住。

    本能地不想让她被人看见。

    瑶兮这一次真切地感到了男子的身体比她以为的还要宽大有力得多,师父将她这么大个挂在他身上的人托抱起来毫不费力,而且轻易将她罩在阴影之中、将她抵在墙面上,极为激烈地吻她。

    他的动作太快了,瑶兮压根没有反应过来,她轻易被撬开了贝齿,风雨齐聚,极尽缠绵。

    瑶兮慌张地攀在他身上,费劲地搂住他的脖子,配合着他的动作被吻得沉沦颠簸,瑶兮几乎不知师父还有这样一面,一时应接不暇、反应笨拙。

    不知过了多久,瑶兮才被对方松开,她一睁开眸子,便迎上师父冰冷而深邃的眼。

    她还抱着他的肩膀,一触及这样的视线,竟羞怯地错开了眼。

    连瑾的手穿过她脸侧的黑发,捧起她的面颊,心疼地看到瑶兮被他咬破一点的嘴唇,微沉,问:“疼吗?”

    “嗯?”

    瑶兮被吻得脑袋发晕,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师父说的是嘴唇。

    她心跳如雷,伸出舌尖轻轻舔了嘴唇上的破口,舔掉一点点血。

    师父刚刚才吻过这里,好像还有温度。

    瑶兮的脸顿时红得更厉害了,她手足无措地回答道:“不、不疼。”

    她的手从肩膀移到师父胸口,将师父素来平整无褶的衣服弄乱了一点。

    但在她壮着胆子试图假装无意再贴近一点的时候,师父却忽然颤了一下,迅速将她放下。

    他眉目无异,神淡如常,冷静地道:“那你回去下棋吧。”

    话完,连瑾马上就握着剑走了,衣袂清冷至极。

    瑶兮靠在墙上平复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来。

    师父的反应还是很冷淡,但不管怎么说,他刚才还是亲她了!而且很激烈!虽说是为了表现给邻居看,但瑶兮隐约觉得自己只差一点了!

    她脚下还软着呢,好不容易才踩实地面,飘飘悠悠地回去见大师姐。

    邻居们自是瑶兮今日特意叫过来的,和瑶兮下棋的大师姐也是瑶兮事先串通好的,借口也都事先考虑过了。

    连瑾将瑶兮抱到了墙后偏僻的死角,从院子里是瞧不见的。

    大师姐从瑶兮被连瑾抱走就有点紧张地往他们离开的方向拼命看,但被月红娘子好心地拦了下来。

    “别看啦,他们夫妻感情甚好,大概是找地方亲热去了,不要打扰他们。兮儿一会儿应该还会回来和你下棋的。”

    月红娘子笑着对齐华仙子道。

    齐华仙子却是知道内情,而且即使知道瑶兮和连瑾现在是在假装夫妻、瑶兮喜欢连瑾,想到那位是不苟言笑、不近人情的淮瑾仙君,齐华还是觉得心里古怪得很。

    等瑶兮飘忽忽地回来,两人送走邻居,大师姐连忙问道:“怎么样了?你没事吧,还好吗?”

    瑶兮捧着脸道:“挺、挺好的!”

    大师姐看着瑶兮比平时红的脸,心中觉得稀奇。

    但瑶兮紧接着又垂下耳朵,有点失落地道:“但是师父还是只是亲了亲我,连动手动脚都没有,表情冷冷淡淡的,好像也不算是成功了。若是按照其他妖狐姐姐的说法,我本事够的话,刚刚就应该白日宣|淫,我应该不会回来了。”

    大师姐:“……”

    大师姐其实在听到瑶兮说师父亲了亲她的时候就已经够震惊了,她还以为他们说的装夫妻可能是在墙后面摆个姿势什么的,淮瑾仙君为了打发时间,可能再顺便指点一下术法。

    原来他们两人还会接吻的,听上去也不是第一回了,齐华仙子分明觉得瑶兮不是全无进展,而是进展显著啊!

    不过瑶兮和淮瑾仙君孩子都有了,或许在瑶兮看来的确没有达到预期。

    大师姐耐心地说道:“那该怎么办?你可还要我做什么?我和师父离不了遥剑仙居太久,明日就要走了,你若是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便趁今日吧。”

    “谢谢师姐!”

    瑶兮感激地道谢道。

    她定了定神,说:“也不要紧的,我不是还有别的招数?这是最后一招啦,就是之前说好的,麻烦你和灵柚姐姐帮忙了。”

    大师姐笑道:“这个无妨,小忙而已。”

    ……

    连瑾到后山寻了个冷池泡了许久,然后又去寻淮风仙君一道练了剑,试图分散心神。

    他今日脑海中时时浮现出瑶兮的面容,全然挥之不去,只觉得心思愈发不纯,数次险些犯错。

    连瑾心头惴惴,觉得还是找师兄看着他好些,也幸好瑶兮前几夜自己把璎璎叼走了分出去住,若是她晚上还与他睡一处,连瑾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克制不住干出什么事情来。

    淮风仙君见性子一贯冷僻的师弟忽然着急地过来找自己,却是有些意外,不过只当是陪师弟解个闷子,没有多想。

    两人练了一个下午的剑,不知不觉入了夜。

    夜幕朦胧,月色纯净。

    他们从后山回来,路过花园景下时,淮风仙君却忽然“咦”了一声,停下步子。

    连瑾顺着淮风仙君停留的方向望去,却是当即怔住。

    春夜暗香拂风,清风留驻。

    只见春风流过,吹动风叶沙沙,花瓣飞过。

    瑶兮正在花间起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渴夏绝地宠爱[电竞]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恶毒男配在线养崽斩鱼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