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武神天下天下第九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六零小仙女百炼成神快穿系统攻略破云     瑶兮醒来的时候, 她已经好端端地睡在自己的被窝里了。

    窗外的天空清亮,花窗光亮微渗。

    现在是冬日,早晨的阳光比起往日要干净黯淡些, 仙境中下了雪, 窗外洁白如洗。瑶兮揉揉眼睛坐起来,她自是不知道师父昨日在她床边留到几时, 只是有些疑惑自己又是什么时候睡的。她抬起脑袋, 正好看到师父正在窗外练剑。

    明佑也在,明佑手中拿着他平日做课记用的书册, 他平日里并不会来得这么早, 今日大约是有问题想要问连瑾, 所以特意来得早。

    淮瑾仙君给他简单地示范过后, 低下头, 面无表情地倾听明佑的追问。

    他们两个看起来相处和谐, 竟真仿佛有了几分一家人的意思。

    瑶兮扶着腹部下床, 她的身体已经有些沉了, 小狐狸在肚子里也很安稳,感觉得出临盆就在近日。她轻轻摸摸肚子, 便从屋中走出来。

    “小师姐!”

    明佑一看到瑶兮出来, 便恭敬地行了一礼。

    淮瑾仙君一顿, 沉静的眸子亦朝她扫来, 见瑶兮踩着雪小步小步地走来, 立即走上前去扶她, 询问道:“你今日身体可还安好?”

    瑶兮见到师父还有几分害羞, 开心地应道:“我挺好的呀。”

    连瑾安下心来,回道:“嗯。”

    明佑紧随着解释道:“我昨日留了几个不解之疑想问仙君,今日便专门来得早了些,仙君正在给我解答呢。既然小师姐已经醒了,还是小师姐先随仙君修炼吧。”

    “好。”

    瑶兮也不同明佑客气,瞥了眼师父清俊的侧脸,便红着脸拿仙剑走到师父身边。

    淮瑾仙君脸上早没了昨夜陪伴瑶兮时暧昧的端倪,他清冷如常,好似对他们两人谁先学剑都无所谓,见瑶兮先过来,便一挥仙剑,教她练合适的剑式。

    现在虽还在新年正月里,可习剑不可有一日懈怠,瑶兮、明佑便同师父像这般习了几日剑。

    瑶兮现在的身子已离生育之日极近,连育有三个孩子月红夫人和山海仙境的大夫都说不准她哪一日会生产,感觉时时都有可能。淮瑾仙君教剑自不会同原来那般紧凑地教她,都是简单练练,不要手生即可,月红夫人和灵柚姐姐都索性在年后搬到了瑶兮家里来,随时候着、以备不时之需,连瑶兮自己都很紧张,时不时在花园里转来转去的,缓解焦虑地情绪。

    然而这一日练完剑后,只听仙宅门口传来“咔咔咔”几声响亮的声响,正在外院附近一道温习今日剑式的瑶兮和明佑最先听到动静,慌忙跑了过去,但见到屋外的客人时,明佑和瑶兮皆错愕地愣了一下。

    “太、太子殿下!”

    屋外停着的正是南海龙宫华美车辇中的一架,精美的流苏从车盖上垂下,绣纹如有灵息一般栩栩如生。南海龙宫来的小侍站在车前,正是当初陪明佑到遥剑仙居的那两男两女的要紧随侍中的一员。

    他看到明佑出来很是惊喜,挤出担忧又欣喜的笑。

    明佑看到南海龙宫的车驾竟出现在这里,不由意外,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说:“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我不是说我自己就可以,你们若无必要情况,不要过来寻我吗?”

    明佑当初答应了淮瑾仙君,并未将他和瑶兮的住处告诉南海龙宫家里人,不过明佑到底年幼,当时还是有几个留守在遥剑仙居的随侍知道他的去向,现在从遥剑仙居竟然有人直接找过来,看上去还很着急的样子,甚至没有预先写信,明佑自是感到慌乱。

    “本来的确是这样想的,但今天早上,我们忽然收到一封从龙宫来的信。”

    那小侍满头大汗,但还是恭敬地从袖中摸出一封信函来,递给明佑看。

    “事关紧急,不敢耽搁,便未通知殿下,由我就直接过来了。太子殿下,龙后娘娘忽然生病了——”

    此话一出,明佑的瞳孔骤然一缩,他忙将信取过,极快地拆开来看。

    小侍在一旁慌张地解释道:“信是今天早晨才匆忙寄来的,按照信中所说,龙后娘娘突染重疾,病得十分严重的样子,龙王大人希望殿下能够尽快回去,但是龙宫现在不知殿下的住处,这才紧急联系了我们在遥剑仙居对面的住处……”

    龙王和龙后的性子,明佑是很清楚的,他爹娘会从南海龙宫这样急急寄信给他要他回去,必定是情况很严重了。他娘也未必真是突染重疾,说不定是久病多时,只是先前怕他担心未曾告诉他,现在快要到危急关头了,这才不得不说。

    明佑再怎么年少老成,毕竟才七八岁的年纪,哪里比得上龙王和南海诸位仙官来得得力,父母叫他回去定不是让他帮忙的,恐怕是怕龙后娘娘真的出事,让他赶紧回去能多见娘几面。

    明佑今年才多大,这一任的南海龙王都是新上任的,龙后娘娘在与她同级仙品的一众仙神中可谓年轻得很。

    明佑的脸色立刻苍白了起来,瑶兮眼见着他咬着唇的小齿颤了起来。

    他说:“我马上筹备一下回去,你帮我收拾马车,我马上联络爹娘细问情况。”

    说罢,他便匆匆往屋里走,只是瑶兮看得出他步伐发软,走得比平时艰难许多。

    瑶兮托着肚子,见明佑这么小的孩子这般,担心地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莫要往最坏的方面想,龙王大人和龙后娘娘是有分寸的人,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出事的。若真是最为紧急的状况,他们肯定直接派最得力的海底仙官问出地址过来接你了,不会周折着交由小侍过来寻人的。”

    “嗯。”

    明佑吃力地点点头,因为瑶兮的话,他额上的虚汗果真少了一些。

    明佑喉咙干涩地说道:“多谢师姐。”

    “不客气的。”

    瑶兮忙说。

    明佑冲回房间内,用最快的速度书了几封快信去南海龙宫问情况,南海龙宫那边是由龙王亲自回的信,自是比一般仙信都快。没多久的功夫,明佑的脸色看起来就好了一些,自是嘴唇依旧惨白。

    “我娘的确病得厉害,虽说并非绝境,但也颇为严重。医官说娘素日里颇思念我,我回龙宫住一段时间,或许有利于我娘快些痊愈,爹便希望我能够回去住一段时日。”

    明佑解释道。

    瑶兮一直守在明佑身边,等他看完信,瑶兮听他这般说,忙道:“那自是你爹娘要紧呀,你赶快回南海龙宫去吧!”

    明佑有大约一小会儿的功夫没说话,继而起身道:“我去向淮瑾仙君请辞。”

    明佑马上走到了淮瑾仙君住处,去敲淮瑾仙君书房的门。

    连瑾早已听到院落中的喧闹,是在等着明佑自己过去,待他去,便开了门。

    明佑走进淮瑾仙君书房之中。

    明佑在淮瑾仙君的书房中待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两人并未说些什么太煽情挽留的话,淮瑾仙君素来清冷少言,此时亦是如此。瑶兮在门口踢着小石头等着,隐约里头传来明佑的声音道“多谢仙君这段日子以来的教导”“我只怕需回南海仙宫住一阵子”“还请仙君见谅,待娘病愈之后,明佑还会回来拜见仙君”。

    师父几乎没怎么开口,他只淡淡地应道:“嗯。”

    明佑从仙君的书房里出来,看到瑶兮还等在外面,不由一顿,唤道:“师姐。”

    “明佑!”瑶兮关心地上去道,“你和师父说好了吧?”

    “……是。”

    明佑的神色有些暗淡。

    要说就这样离开山海仙境,他心中完全没有不甘心,自是不可能的。

    明佑好不容易才得到淮瑾仙君的许可,能够留在他身边练剑,好不容易融入并有些喜欢上了山海仙境的生活,好不容易在书塾中与其他人混熟,好不容易在这里获得了许多认可和成就,他甚至被这里的邻居、先生所喜爱,甚至在这里交到了许多朋友,要他在这个时候离开,他是极为遗憾的。

    而且……

    明佑看向瑶兮隆起的腹部。

    大家都说瑶兮师姐这几日随时都可能要生产了,因为瑶兮师姐总是高高兴兴喊他“明佑明佑”的,又到处说他是她的孩子,明佑不知不觉也和其他人一般期待起瑶兮腹中的孩子来,虽明知与自己没有血缘,但总感觉像是会有个亲近的弟弟妹妹似的……或者说感情更像是,非常亲近的师弟师妹?

    明佑心情复杂地定了定神,对瑶兮说道:“师姐,我马上就要回南海龙宫了,我这回可能要住一段时间,短则数月,长则两三年,不过我已同仙君说好,等我娘病情稳定下来,我还会再回来的。此番我走得匆忙,还未同这里的先生同窗们说过,等年关开学之后,还请师姐替我解释一下。”

    “你放心吧!”

    瑶兮用力地点点头,算是承诺下来。

    “我会仔细替你交代的。我们之前就说过你在别处还有学业,只要说你又外出求学去了,就能糊弄过去了。”

    “多谢师姐。”

    明佑感激地说。

    他想了想,停顿片刻后,又挽起袖子,从自己右手的手腕上解下一条系着玉珠和几颗颜色不同的小珍珠的红绳手链,道:“还有这个。”

    一边说,他的目光一边望向瑶兮的肚子,说:“这是我给将来师姐腹中这个弟弟妹妹的见面礼。我没法亲眼看它出生了,但也希望能稍出一份力。这个手链是我从小戴的,上面是南海的珍珠和古玉,带有灵气,等它出生以后,可以系在它的手腕上,能够聚福辟祸,保佑它平安顺遂。”

    瑶兮一讶,说:“这怎么行呢……”

    明佑将手链推回去,放在瑶兮手中,认真地说:“这个孩子只要生活在山海仙境,即便我不在,它肯定会以为自己真的有一位兄长,只是没有见过面。这个手链我戴了很久,上面多少有一些我的仙气,让它了解一下也好。”

    瑶兮一愣,但这么一想好像也是,考虑过后便收下了。但她顿了顿,又友善地问道:“那你要不要现在摸它一下呀?”

    “诶?”

    明佑一愣。

    瑶兮之前到处跟人宣布小狐狸会动了的时候,倒不介意有人想摸她的肚子,但是明佑性子和一般孩子不一样,比较稳重,瑶兮问他的时候,他都不好意思地避开了,一直没怎么碰过。

    此时明佑亦微微红了脸,他其实当然不是不好奇的。他窘迫地问道:“可以吗?”

    “当然呀!”

    瑶兮靠近了他几分,让明佑可以碰到她的肚子。

    明佑紧张地眨眼,眼中有点流露出慌张之色。明佑抬起手,慢慢地放到瑶兮的肚子上。

    就在这个时候,瑶兮肚子里的小狐狸好像微微动了一下。

    “……!”

    明佑意外地惊了一下,下意识地抽回了手。

    瑶兮却笑道:“好巧,它正好动了。说不定它还挺喜欢你的呢。”

    明佑也有一瞬间的恍惚感,他以前没有过这种被比自己更小的小生命亲近的感觉,竟有些手足无措。

    虽说也不知这个能不能算亲近。

    明佑害羞地低下头,认真行了一礼道:“那师姐,我先回南海去了。”

    “快去吧!”

    瑶兮朝他挥手。

    南海来的小侍已经替明佑简单地将行李都装好了车,瑶兮送明佑到车上,华车渐行渐远,马上便不见了。

    明佑已经在山海仙境和他们一起住了这么久,瑶兮也觉得自己真养了个小孩子似的,此时看着明佑走远,没了孩子的仙宅竟像是一下子安静下来,瑶兮心里顿时空了一块。

    她失落地垂下耳朵。

    ……说来也奇怪,正是走的这天晚上,瑶兮忽然有了些奇异的预感,隐约觉得身体不对劲了似的。

    当天晚上,她和灵柚姐姐住在庭院里休息。

    因为瑶兮即将临盆,现在灵柚和月红夫人以防万一都住在了瑶兮的仙宅中。月红夫人这会儿正好回家看小兔子们去了,留在瑶兮和灵柚在一起聊天。

    灵柚耳聪目明,觉察到了仙宅中发生的事,扬眉问道:“明佑下午走了?”

    “嗯。”瑶兮没精打采地点点头,“他回南海龙宫去啦。”

    灵柚看着瑶兮的样子,好笑地道:“你怎么这般失魂落魄的,真像少了个自己的孩子似的。”

    “唔……有一点。”

    瑶兮并不否认,只是低落地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说:“原来当娘的如果丢了自己的孩子,会这么难过呀。”

    明佑还不是她亲生的孩子呢,只是假装成自己的小孩代养了几个月,可还是养出了感情。

    灵柚面前摆了酒盏和酒杯,她略一眯眼,倒了一小杯,递给瑶兮道:“喝吗?”

    瑶兮整只狐狸晃晃悠悠的,一时没回过神来,竟真伸手去接。

    下一刻,她当场被灵柚姐姐敲了敲脑袋。

    “笨!”

    灵柚狡黠地将酒杯收了回去,明显是在逗她。

    “你有孕在身,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不妨着点酒。还好有淮瑾仙君在,你这样子的当娘,只怕还有得学呢。”

    瑶兮被敲了一下,猛地回过了神,这才惊醒过来。她以前其实也就偶尔和灵柚姐姐喝一点,算是抱怨师父的时候借酒浇愁,不过这几个月都很警惕很小心,一点都没有再碰过了,刚才一个失神居然没有反应过来,瑶兮也顿时后怕自责,她赶紧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瑶兮的伤感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到临睡的时候,她就一点都不记得了。

    只是这一晚,瑶兮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她滚了老半天,看着月亮一点点地往西边偏过去,终究忍不住了,她一个骨碌从床上滚起来,变成狐狸穿过她和师父住处之间的门,敏捷地往他床上一跳,然后越过师父的身体钻到里侧,把自己往他怀中一塞。

    淮瑾仙君在夜中睁开了眼。

    他听得见瑶兮那边的动静,这么长时间以来,在瑶兮熟睡之前,他素来是睡不着的。此时一睁眼就看到一只打滚到半夜的小狐狸扎在怀中,连瑾一滞,沉声问道:“怎么了?”

    瑶兮摇着尾巴道:“师父,我今晚可不可以在这里睡?我睡不着嘛,小狐狸也一直在动,它可能是觉得不安全了,说不定是要生了。你是我夫君,我觉得这里比较有安全感。”

    连瑾凝视着她。

    瑶兮正到处扒拉,想看钻到哪里睡觉比较好,她是不打算出去了的。

    瑶兮原本有点担心师父不会答应。

    然而连瑾注视了她一会儿,将她往怀中护了护,道:“睡。”

    “嗷!”

    瑶兮一下子高兴了起来,愈发欢乐地往师父怀中蹭蹭,呼吸着他身上让人安心的气息,然后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晚过得分外宁静。

    第二天一早,瑶兮居然真的开始不舒服了。

    毕竟是成了仙狐狸,瑶兮的疼痛没有凡间的生灵那么剧烈,按理来说生育也没那么困难,但是还是有的。她维持着狐身,有点焦躁地在床上转来转去,时不时团成各种奇怪的姿势,还试图跳起来挠床柱。

    瑶兮是第一次生小孩,感觉非常紧张。

    月红夫人和灵柚仙子也相当忙碌,仙宅内自是也早早地请好了懂得接生的医仙,一到时间,医仙、热水、毛巾、点心……屋内屋外忙忙碌碌,到处都充盈着让人担心的气氛。

    月红夫人生过三只小兔子,灵柚仙子自己虽未生产过,但是两千岁的年纪让她有许多照顾狐狸的经验。

    山海仙境的医仙比其他地方更为擅长应对有原形的仙人生育,一切都井井有条。

    这个时候,修为最高的淮瑾仙君反而成了最用不着的一个,这会儿也没人管他是不是仙君、气场是不是很可怕了,医仙嫌他表情太凶影响产妇心情,长得太高占用室内空间,还没什么必要作用,把他赶出去了。

    于是淮瑾仙君一个人冷着脸在屋外焦虑地转来转去,嘴唇抿得极紧,握剑的手手心直冒冷汗。

    瑶兮是狐形,因此屋内很安静,但眼睁睁看着有水往里面拿却什么都不知道更不好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淮瑾仙君觉得都快忍不住想闯入屋中了,好不容易才等到有人打开了门。

    任务完成的医仙们大半告辞离开,灵柚仙子高兴地笑道:“仙君,你进来吧。”

    屋内都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房间里一下子开阔了许多。

    连瑾疾步冲进屋中,目光第一时间就急切地去找瑶兮。

    瑶兮窝在床上,看上去有点累了,不过似乎还挺开心的。

    她用尾巴把自己裹成一团,在她雪白的尾巴底下,隐隐约约藏着一只还没睁眼的小白狐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渴夏绝地宠爱[电竞]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恶毒男配在线养崽斩鱼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