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快穿系统攻略大龟甲师六零小仙女天下第九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武神天下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     昨晚她睡觉之前, 仙居还是原来门庭冷清的模样, 唯有师父进进出出。

    然而此时,每一间屋子的屋檐下都挂了数盏喜气的花灯, 所有的门柱、窗台都上了红漆, 花窗的样式换了新的, 花窗上新贴了红双喜, 庭院从树花到盆栽都重新布置过了, 地上铺了花瓣。

    瑶兮一路走到仙宅门前, 才发现大门外也挂了两盏最为华丽的灯笼, 贴了双喜, 脚下铺上了地毯,连门和门框都重新上漆了。

    整个仙宅给人的气氛焕然一新。

    尽管瑶兮清楚以师父的修为来说,上漆、换灯笼之类布置应当只是挥一挥袖子的事, 但是这些布置用的材料却是要寻、要买的, 而且他必须考虑的非常细致。

    瑶兮被师父超乎寻常的仪式感吓了一跳, 他们不算是两情相悦的正经成亲,只是勉强成婚罢了, 瑶兮本来以为不用这么夸张的。

    而眼前的场面实在过于铺张, 简直是生怕其他人不知道他们要成婚一般。这么大的工作量, 瑶兮甚至不敢猜师父是什么时候做得准备,前夜仙居中还什么都没有呢, 难不成师父……昨天没有睡吗?

    就在瑶兮头脑发晕的时候, 淮瑾仙君恰在此时悄无声音地走了出来。

    瑶兮毫无防备地转过身, 就看到师父安静地站在自己身后, 顿时一个激灵。下一刻,却见师父将一个锦盒递到他面前,说:“试试。”

    瑶兮迟疑地接过,打开一看,竟是大红的喜服。

    瑶兮的脸立刻就红了,马上要和师父成亲的真实感从来没有像此时这般强烈,她不由道:“我、我……”

    淮瑾仙君道:“我确认过了,今夜戌时,良辰吉时。我们在那时拜天地成亲,我过来接你。”

    师父考虑得如此细致周全,远比瑶兮要来得较真,瑶兮晕乎乎的状态下,甚至连点像样的建议都提不出来,唯有顺着局势点头道:“好。”

    她在师父的注目下抱着衣服跑回了房间里,师父说还有布置没有完成,继续去做了。

    瑶兮心脏砰砰直跳,默默将师父给她的婚服换上。

    非常合适。

    瑶兮都不晓得师父是何时弄清她衣服的尺寸,但喜服穿在身上极为合身,无一寸不贴合,相当舒适。

    时间过得飞快,戌时马上就到了。

    师父说是过来接她,实际上只是从仙宅的一侧走到这一侧来罢了。淮瑾仙君到的时候,瑶兮便穿着这一身盛服从屋中走出来。

    淮瑾仙君原等在院中,但看到瑶兮的模样,当即就愣了。

    她穿的是他亲自挑选的喜服,朱红色华服裹身,宽袖垂身,裙摆逶迤拖地。她一头乌发垂腰,被婚服的颜色衬得面若桃花,衣袂衣摆镶玄色边、绣金喜纹,镶嵌珍珠的绣带束腰,显得腰间不盈一握,外披的红纱随风扬起,清逸飘飘。

    瑶兮见他望过去,面上还有几分娇羞的芙蓉色,如画一般。

    瑶兮一推开门,便看到师父穿着和她配成一套的喜服,他本就清俊,着如此华服,玉带在他腰间一束,更衬得身姿挺拔、玉树临风,站在夜色之下,简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瑶兮不知该不该上前。

    淮瑾仙君亦怔了许久,才将自己的手递过去,道:“来吧。”

    “嗯!”

    瑶兮忙将手放到他的掌心,随他向前走去。

    经过一个下午,仙宅变得更为华盛喜庆了。天色已晚,整个仙居事先挂上的花灯尽数亮起,将整个府邸照得如宴会一般灯火通明,艳丽的火焰在精致的花灯罩内跳动,印出精巧可爱的花形影子。

    师父甚至备下了喜联、红烛,洒了花生、桂圆、莲子,还设了点心。

    瑶兮越是在这种氛围下,越是脑袋晕晕的,觉得竟像是她是两情相悦、认认真真地与师父完婚的婚礼一般。

    瑶兮握着师父的手,踩着一地的花瓣被他牵到庭院的空旷之处,两人跪在这里,并肩对着今夜皎白的明月拜了天地,行了夫妻礼。

    这样一来,无论他们这场婚事是不是原是为了他们在瑶兮腹中的孩子、两人是不是貌合神离、决定是不是仓促,婚姻关系都已经宣告礼成于天地,再无周旋更改的余地。

    瑶兮行完最后一礼,维持着跪的姿态从地上起身,看着空中悠然月色,忽然恍惚。

    她偏过头去看身侧清冷但出奇俊美的师父的脸。

    他们两个事实上是假夫妻,可是仪式却是真的。

    以后除了他们自己两个知情人,从外人到天道,都会当他们是夫妇。

    瑶兮终于忍不住茫然地道:“师父,这样的仪式会不会太隆重了?”

    “大婚此生唯有一回,即便是做样子,也没有随便一说。”

    师父淡淡地道。

    淮瑾仙君侧过脸,望向她。

    瑶兮一惊,不知是不是今晚的月光令她眼花了,她竟觉得师父那双冰眸此时注视着她的目光好似格外温柔。

    瑶兮下意识地想揉眼睛,但下一瞬,淮瑾仙君从袖中取出什么东西,打断了她的端详。他面无表情地抬手拨开她鬓边的乌发,替她簪在头上。

    瑶兮伸手一摸,感觉出应当是一支步摇。

    “准备得匆忙,这是……赠你的礼物。”

    淮瑾仙君简单地解释了这么一句,便移开目光。

    “过来喝合卺酒吧。”

    瑶兮这时才想起仪式原来还没有完成,合卺酒还没有喝。

    淮瑾仙君早已在一旁备下了仙酒,一壶白瓷仙酒还有两个小酒盏。

    瑶兮凑上前去,接过师父递给她的小酒盏,师父微微俯身,靠近与她交臂。两个人靠得如此之近,让瑶兮还未饮酒,脸上就浮上了微熏的红晕。

    淮瑾仙君马上就将自己杯中的酒引了,瑶兮也想喝自己的,但还不等她嘴唇沾到杯边,淮瑾仙君凑近将她的酒盏截过,说:“你有孕在身,仙酒少喝为好。”

    说着,他将瑶兮的酒盏也凑到自己嘴边,一饮而尽。

    “啊。”

    瑶兮被仙君提及身孕的事,微红了脸。

    这么说起来,她刚同师父从闭关之地出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有孕,还醉过一场,虽说仙酒不比凡酒,对身体不会有影响,但的确还是不碰得好。

    她看着淮瑾仙君将杯中酒喝下,但神情仍是清明,丝毫没有醉意。

    瑶兮歉意地说:“对不起,师父……”

    “无妨。”

    淮瑾仙君顿了顿,又说:“兮儿,日后在外人面前,你莫要再唤我师父了。淮瑾仙君这个称呼也不要再提,我们是离开遥剑仙居隐居在此,此处没有淮瑾仙君。”

    瑶兮一愣,道理她都明白,忙点点头。

    但她又不解地问:“那我以后叫你什么呢?”

    对方略一思索,回答道:“直呼连瑾,亦或是唤夫君吧。”

    “夫、夫君!”

    瑶兮一惊,连忙试了试。

    连瑾从她口中听到这两个字,似也一顿,许久,方才应道:“嗯。”

    她又试道:“连瑾!”

    连瑾照旧应道:“嗯。”

    瑶兮明明一滴酒都没沾,此时却感到脸上滚烫。她有嗅到师父身上淡淡的仙酒气息,或许是因此醉了。

    她又扯着师父的袖子,撒娇似的一连喊了好几回,美其名曰多练几次赶紧习惯一下,师父今日大约有这个理由在,也没有拒绝她,一一应了。

    有师父这般纵容,瑶兮脑袋晕得愈发厉害,感觉今日不是在做梦,就是她掉进了蜜罐,瑶兮一直嗅他身上的仙酒气息,让自己晕得更厉害点,甚至想找个机会打着胆子滚进他怀里。

    这时夜渐渐深了,月亮已升到当空。

    婚礼仪式已经结束了。

    淮瑾仙君低头看着不知是真的嗅多了酒气熏醉还是太晚困了、迷迷糊糊趴在他肩膀上的瑶兮,扶了她一把,清声道:“夜已晚了,礼已成,今日就到这里吧。你回去睡觉,我也回去了。”

    淮瑾仙君礼貌地起身,准备独自离开。

    瑶兮感受到师父话语的生疏和客气。

    瑶兮知道师父在她睡醒之后,就在她的屋中点了红烛、换了锦被,贴上了新的窗花和红喜字,这些都是为了让婚礼的气氛更为完整,但瑶兮听了忽然急了,她壮起胆子趁师父刚转身的功夫,从身后一把抱住他的腰,将身体贴上去,脸靠在他背上,着急地问:“结束了?婚礼这样就完了?”

    淮瑾仙君道:“嗯。”

    瑶兮问:“洞房呢?!”

    师父:“……”

    瑶兮委屈地道:“师父你不要骗我,我知道你们神仙成婚拜完天地以后还有洞房的。不是你说大婚此生唯有一次的吗,怎么能才只有一半?难不成新婚之夜我要一个人冷冰冰地在客房里睡?”

    瑶兮感到师父一顿,他没有说话,似是犹豫。

    瑶兮话里一下就带了哭腔,折腾道:“我想要完整的新婚之夜,洞房也要!一生唯有一次的大婚,我不想留有遗憾,不想一个人在新婚之夜独守空房,差这么一点,就不是全套了……”

    瑶兮本来就是在任性撒娇的,说得可怜兮兮的,可眼泪压根没往下掉。

    她其实没指望师父真的会答应,只是想试试看的。

    这时,她感到被她用力抱着的师父在她面前转过身来。

    瑶兮雾眼朦胧地抬眼看他,去扯师父的衣襟,想再卖卖可怜。

    然而下一瞬,她感到自己身下一轻,师父起身弯下腰,将她直接抱了起来!

    “呜!”

    瑶兮失去平衡地一呼,赶紧伏在师父胸前。两人都穿着喜服,她感到自己今日分外夸张华丽的裙摆垂了下去,小腿和肩都被师父托着,他们靠得如此之近。

    她揪住师父的衣襟,缩好窝到他胸口。

    师父将她抱回了自己的房间,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

    在住到这个宅邸以后,瑶兮还是第一次有机会来师父的住处,她这才发现原来不止是她的房间,师父在自己的房间里也贴了许多喜气的红窗花和双喜字、点了红烛,床上铺了龙凤被,处处都是新婚的气息。

    一层层的床帐幽深而暧昧,师父撩开层层纱帐,方才将她放到床榻内侧。

    这个姿态非常亲密,他的胳膊从她身侧撑起的时候,瑶兮甚至能听到师父在她耳畔擦过的呼吸声。

    瑶兮的心跳这时才真情实感地狂跳了起来,她如愿进了师父的房间,可是感到师父放好她要起身,仍不太|安心,连忙一把扯住他的袖子,急道:“不许走!”

    “嗯。”

    连瑾应了一声。

    他直起身子,然后站在床边,缓缓脱去了外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