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百炼成神破云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武神天下天下第九六零小仙女旺夫命大龟甲师     淮瑾仙君是动了真的火气。

    他明明有许多种可以让仙车平稳停下的方式, 却在情急之下采取了最快、最直暴躁, 也是最直截了当的方法,强行用蛮力将它硬生生停了下来!

    他不知道瑶兮去了哪个方向, 虽然大致能猜到她有哪些去处, 但终究不算完全确定。

    于是他算着瑶兮离开仙居的时间, 按照她大致所在的位置疯了一样地追上来, 用打圈的方式拼命找她, 在看到仙车的一刹那, 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往头上冲。

    “师、师父。”

    瑶兮万万没想到一抬头就在车内看到师父冰冷的脸, 当场吓得一颤, 尤其她也是头一次师父的脸铁青得这么厉害,他脸上的表情简直像是凝了霜。

    瑶兮下意识地想要后退远离,可是却没有逃开, 淮瑾仙君握着她肩膀的手扣得极紧。

    淮瑾仙君本来憋了一肚子的气话想说, 可是看到瑶兮望着他慌张的脸后, 反而脑子一下子乱极了,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他抓着她的肩膀和手腕, 深深地盯着瑶兮, 半晌, 从喉咙里挤出句子,冷硬地问道:“你怀孕了?”

    淮瑾仙君话里有压抑着的怒气。

    “你知道啦?”

    瑶兮听到这几个字就吓了一跳, 不自觉地出声回答, 但说出口, 她才慌张地捂住嘴, 不敢看师父的表情。

    但她感到师父依然生冷地死死盯着自己。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这段时间都没怎么说话,两个人谁都没有说破,但彼此心照不宣,此时谁都清楚这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淮瑾仙君听到她回的话,身上火气更甚,又不得不硬生生憋着,唯有抓着她的手腕的手难以控制地愈发收紧。

    他不知所措地硬看着她的脸,然后视线又不由自主地移到车厢内。

    车内杂乱而密密麻麻地堆满了行李,大约是由于时间仓促,放得不是太整齐,但是从食物到衣物一应俱全,一看就知道准备极为周密,无论跑到哪里都可以轻松安定下来,然后再也不归。

    若非他跳下寒潭提前了三四天回来。

    若非医仙赶在今晚来给他诊脉时告知了一切。

    若是他反应慢再迟一时半刻,等到明天早上再发现不对劲给她时间跑掉,只要稍有一点差池,他可能就真的再也找不到瑶兮了。

    淮瑾仙君后怕得要命,心脏此时才后知后觉地觉得疼,他咬牙切齿地道:“你竟不想要告诉我?”

    “我、我……”

    瑶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她的手腕已被淮瑾仙君扣得印子泛红,她不由小声说:“师父,疼。”

    然而淮瑾仙君根本没有松开她的意思,只是略微减了一点力道,一双冷眸盯着她一寸不离,手指依旧紧紧地捉着她,好像一松手就会跑了似的。

    淮瑾仙君的表现落在瑶兮眼中,无疑比平时更加冷漠可怕,淮瑾仙君身上寒霜似的威压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瑶兮忽然发现男子的身体挡在她面前竟显得如此高大。

    淮瑾仙君问:“你是不愿意留在仙居中,不愿意一起商量解决办法,觉得不适合在仙居里照顾这个孩子,还是——不愿意见我?”

    其实瑶兮也说不清到底怎么回事,好像各种原因都有一点,但二师兄提出这个方案以后,她就发现这种一了百了的方式的确最让她轻松,只要顺利离开,就不用在意其他师兄师姐的想法,也不用担心养了小狐狸被其他人发现。

    瑶兮慌张地道:“我怀孕的事太意外了,我若还留在仙居中,会让师父你为难的……而且,日后生下来以后,养它也不方便……”

    淮瑾仙君仍旧一眨不眨地凝视她。

    瑶兮素来看不懂师父的表情,也不懂他的心,只觉得紧张。

    良久,师父冷森森地问道:“你想将它生下来?”

    “嗯。”

    瑶兮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不敢直视师父的眼睛。

    师父又静静地盯了她好一会儿,盯得瑶兮头皮发麻。然后,只听他冷冷问:“你原本计划躲到哪里去?”

    瑶兮回答:“山、山海仙境,去找灵柚姐姐……”

    又是好一阵沉默,淮瑾仙君似在思考,车内安静得诡异,这时,瑶兮忽然感到淮瑾仙君松开了她的肩膀。

    “上车,坐回去!”

    他说道。

    “师父?”

    瑶兮一愣,不自觉地出声唤道。

    下一刻,淮瑾仙君却大步走出了车外,坐在仙车车厢前面可以驾车、但通常闲置的座位上,冷硬道:“我来驾车,你坐好!我跟你一起去山海仙境!”

    “诶?”

    ……

    与此同时,剑修仙境的遥剑仙居已经完全乱成了一锅粥。

    淮瑾仙君去追瑶兮的仙车时,很多弟子都在场,亲眼目睹了那番场面,更何况动静太大,根本瞒不住。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瑶兮仙子疑似怀孕逃跑,淮瑾仙君震怒亲自冲去追车”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仙居,大家都震惊不已,闹得不可开交。

    本来已经准备睡觉或者睡前打坐的三师兄、四师兄还有小师弟听到外面的骚动,只着里衣赤着脚就匆匆跑出来,惊呆地看着已经空无一物、只余满天星辰的夜空。

    三师兄难以置信地道:“小师妹怀孕?!跑了?!淮瑾仙君飞身去追,现在还没有回来?!”

    外门弟子和童子们都混乱地窜来窜去收拾着烂摊子,三人不久就打听清楚了前因后果,纷纷震惊地说不出话。

    小师姐跑了已经是大事,一贯冷静清高的淮瑾仙君居然这么冲动当场就跑去追了无疑更让人震惊,而且遥剑仙居的主事仙君就这样突然飞出去了好几个时辰还没回来,淮瑾仙君本身就很有名,着实引起了轰动。

    现在仙居已经乱得不行,本来已睡下的淮风仙君也被硬叫起来主持事务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弟子眼睛一尖,忽然指着天空道:“师兄,那是什么!”

    三师兄和四师兄抬头一看,立刻俱是一惊,只见好几个九重天的天官正匆匆从天上往下走,位置应当正落在他们仙居大门前。

    四师兄大惊道:“淮瑾仙君的事,怎么连天官都惊动了!”

    “他们看上去是要去见师父,应当是师父唤来的吧!”

    “淮瑾仙君才离开几个时辰,他们竟来得如此之快——”

    小弟子远远看着各个仙官的脸色看得心惊,他心悸地问:“三师兄,淮瑾仙君到底是什么来历身份?为何我之前问起,你们都有意闭口不言?怎么他才是去追小师姐过了两三个时辰,淮风仙君就连天官都叫了?!”

    三师兄和四师兄对视一眼,良久,三师兄才艰难地说:“不知道。”

    “不知道?!”

    大弟子震惊。

    “你们之前这么弄得神秘兮兮的,搞了半天,你居然其实也不知道吗!”

    三师兄挠挠头,道:“没办法,我和四师弟入门也比较晚了,淮瑾仙君也深居简出很少说话,是大师姐郑重地说过不要探究讨论淮瑾仙君的身世,我们才回避罢了。不过大师姐和二师兄入门很早,应该是知道的。”

    小弟子闻言,呆呆地望着天空,眼见着那一排天官步调急急地往淮风仙君的住处去了。

    他房间里还放着淮瑾仙君在小师姐练剑时从剑场经过次数的记录簿,还有那次被淮瑾仙君发现他偷画小师姐画像后罚抄的一千遍心诀。

    尽管他的猜测早已被两位师兄嘲笑否则,但他此时想到外门弟子们描述的淮瑾仙君去追小师姐的种种反应,心脏突突地跳,心中有一种难以置信的预感,许久都回不过神来。

    另一边,淮风仙君的住处此时也是灯火通明。

    淮风仙君坐在桌案后,齐华仙子毕恭毕敬地低着头站在他面前。

    淮风仙君刚躺下睡了一刻钟就被惊恐的弟子强行叫醒,此时头疼得厉害,简直焦头烂额。

    淮风仙君心情复杂地看着齐华仙子,遥剑仙居又不是天牢,本来就来往随心,帮着师妹溜出去这事好像也没办法用来责罚她,但去向又不能不问出来,而且这一听就不像是齐华会想出来的招数。

    淮风仙君有点不知该如何开口,许久,才迟疑道:“齐华,你素来稳重,如何会帮兮儿夜逃师门……”

    “对不起,师父。”

    齐华仙子抿了抿唇,却不愿意开口透露小师妹去了何处。

    她道:“我是师姐,必须要保护小师妹……”

    淮风仙君沉吟,说:“我也不是不知道你的难处……”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封信顺着风迅疾地冲开窗户,径直飞向淮风仙君!淮风仙君连忙伸手截住,打开一看,是淮瑾仙君的字迹。

    淮风仙君一愣,一目十行地看完,良久哭笑不得地一叹,无奈摇头道:“罢了,我们这些当首席大弟子的,或许本就注定要替师弟师妹们收拾烂摊子。我师弟短时间内也不肯回来了。”

    淮风仙君拍拍她的肩膀道:“你年纪也不大,处境又困难,这回已经做得很好了,不过许多地方还太嫩,若换作我来做,会更神不知鬼不觉,闹出来的麻烦也更小。”

    大师姐:“……?”

    淮风仙君将信纸递给她看,安抚地说:“你唯一的判断失误,便是和其他人一般太顾忌害怕淮瑾仙君的身份,他只是地位颇高,并非是坏人,不会因为这个就把你心爱的师妹吃了的。罢了,你知晓连瑾的事,来往也不多,想必平日里就对他心怀敬畏,情急之下想法有误也是寻常。华儿,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去处理一下后续。”

    大师姐一愣,将纸信打开。

    只见上面是淮瑾仙君潦草的字迹,像是情急之下写的,大意是他决定带瑶兮去别处小住修炼,暂时不归师门,请淮风仙君代为传达一下,没有出现问题,让其他人不要太过惊慌。

    淮瑾仙君和瑶兮显然不像是没有问题的样子,但这个解释倒是不错。

    淮风仙君大步出去宣布淮瑾仙君带瑶兮外出游历的消息了。

    大师姐怔怔地将信纸收好,跟在师父后走出了屋子。

    虽和预计的不同,不过小师妹的确有一阵子不会回仙居了。按照师父的说法,有仙君在反而让人安心,但她还是有点担心小师妹的身体。

    大师姐右手握紧了心剑,持剑望向夜空,真诚地祈愿瑶兮接下来一路顺利。

    同一时刻,庭院另一边,二师兄忘初的院落也笼罩幽静的月光下。

    二师兄难得地开了扇面向南面的窗户,好让月色洒进屋子里。

    仙居中少有的喧嚷热闹,他虽足不出户,却也从其他人的闲谈中弄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二师兄敲着地板,听得甚是惬意。

    世间有万千仙境和万千凡尘小世界,每个凡境的朝代、历史和发展水平都各不相同,他懒洋洋地单手支头侧卧在地上,另一手拿着个也不知打哪儿弄来的烟管,乌黑的长发垂散在地上。

    忘初悠哉随意地抽了一口,口中吐出袅袅仙雾,望着窗外,眯了眯慵懒的眼,勾唇轻笑道:“祝你好运了,小师妹。”

    话毕,他熟练地拿烟管一勾,仙气一晃,紧紧关上了窗。

    弯月悠然。

    ……

    另一边,瑶兮眼睁睁看着师父坐在仙车外写了封信寄回仙居。

    仙车明明不是非要有人坐在外面,但他也不肯进来,只坐在外面吹冷风,似乎坚持要让两个人都冷静一下。

    两个人就这样一里一外冷静了好久,瑶兮云里雾里地被带到了山海仙境,但等仙车抵达,到的地方却并非是她原先计划的灵柚姐姐的住处,还是一处全然陌生的宅邸。

    瑶兮望着眼前的景象十分迷茫,忍不住出声问道:“师父,这里是哪里啊?”

    淮瑾仙君一顿,淡淡地道:“……我在山海仙境闲置的住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