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十九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19章 第十九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百炼成神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武神天下天下第九破云六零小仙女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     瑶兮抚着肚子的手微微一紧,这个方法定下来以后,她突然有点紧张。

    二师兄当机立断地说:“你让大师姐帮你,花一两天的时间置办些带去山海仙境的东西,打包好行礼,仙车可以借用仙居里的,再提前往山海仙境去一封信。然后趁你师父没回来,找个月黑风高的午夜跑过去,到山海仙境找你姐姐。等到仙境之后,你也尽快自己找个偏僻的屋子住下,免得淮瑾仙君顺着你的人脉摸过去。”

    二师兄的计划听起来相当周密,而且简单易行。

    瑶兮说:“我、我明白了。”

    三人又凑在一起商量了许多细节,待内容万无一失后,大师姐深深地看了一眼二师兄,感激道:“多谢你,我知道你会有主意。”

    二师兄眯眼笑言:“不客气。”

    大师姐说:“你……要不同我们一起去准备吧?毕竟是你出的主意,由你亲自着手,更为妥帖一些。”

    “不了,大师姐未免太过自谦,有什么事由大师姐经手还能不好的?”

    二师兄悠哉地说。

    “像我这样的人,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大师姐道:“师父嘴上不说,但心里一直很担心你。师父当初将你带回来,便是信任你,无论你变成什么样,都做好了承担责任的准备。”

    二师兄问:“那你呢?”

    齐华仙子一顿。

    她说:“我也同师父一样。”

    “……”

    二师兄沉默下来,过了一笑,他蔑笑一声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齐华,这个世界上是有坏人的,早晚有一日,你的刚直和责任感会害你,到时,我可不会救你。”

    大师姐手中还握着她那柄已经入鞘的笔直的仙剑,她的手心紧了紧,认真地道:“但我清楚你不是坏人。不管你自己怎么说,你现在的仙身就是证据。师父当年愿意相信你,我和师父一样,也会永远信你。”

    大师姐话说得诚恳,但二师兄却突然暴躁起来,恼火地道:“烦死了!你们快滚吧!”

    说着,他捡起一个地上的小瓷瓶,作势就要丢过去!

    “告辞!”

    大师姐郑重地一拱手,迅速牵着瑶兮退出了屋子。

    瑶兮对大师姐和二师兄之间看起来彼此熟悉的情况感到不明所以,在茫然的状态下被拉出了屋子。

    两人很快又回到了大师姐的房间,打算正式开始商量逃跑的计划。

    大师姐封死了门窗。

    瑶兮云里雾里地看着眼前的状况,一向最为刚正不阿、恪守纪律的大师姐正在帮她执行逃出师门的计划,她担心地问:“大师姐,你这样帮我,真的没关系吗?”

    大师姐稍滞,说:“没关系。你是我师妹,我身为大师姐,本应照顾好你们。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没有发现你的异状,已经是我的失职,如今至少要稍做些弥补。”

    过了一会儿,她又道:“兮儿,刚才多谢你,愿意接忘初……就是二师弟的话。”

    “啊,没关系,不客气。”

    瑶兮反应过来,这么多年了,她居然还是第一次听到二师兄的名字。

    但听到了刚才那一些对话,瑶兮很难对此不在意,她问道:“但是大师姐,二师兄刚才说的你会后悔什么的话,还有魔君什么的,是意思呀?二师兄他……当真是这样的来历?”

    大师姐应道:“……嗯。”

    想到先前的情形,还有二师弟主动将事情说出来的情况,而且正如二师弟所说,这算是交换秘密,大师姐思索过后,觉得应当不必再瞒着瑶兮。

    她说:“二师弟和我入门的时间其实相差不久。在我拜入师门第二年,师父奉天命下凡做事,在路过一处人迹罕至的密林时,忽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邪气,他身为仙君,就过去看了看,然后就见到了二师弟。”

    “当时二师弟还很年幼,他无父无母,凭空生在这处密林深处的潮湿之地,生来样子就有七八岁,能走能动,但不会说话,似乎也没有感情。他看上去出生还没有几天,以草芥为食,沼水为饮,唯有身上一身的魔气。正常来说,生灵没有做过坏事是不会成魔的,但凡间积累的恶念每隔百年就会催生出一个魔君,魔君每回造成很多恶果,所谓生而为魔,唯有如此。照理来说万恶之首的魔君势必是要尽快铲除的,可是二师弟当时……太小了,还没有机会做过坏事。他虽注定要为恶,可那时本身却是无辜的。师父动了恻隐之心,将他带了回来,说想试试教他是非善恶,并给他取名忘初,为不记出身来由之意,若是教不好,就由自己亲自解决此事。”

    说到这里,大师姐脑海中也浮现了当年之事。

    她入门早,当时也才只有十一二岁。那日她独自在练剑,师父忽然牵了一个不哭不笑的阴森森的男孩回来,说日后,这就是她的新师弟。

    齐华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浑身邪气的小男孩,要说全然不怕,自是不可能的。但她是大弟子,师父愿意收留他,她便也愿意跟着一起试试。

    当初是她一句一句教会了忘初说话,是她一笔一笔地陪他写字。也不知是不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起初的确是有很多麻烦,但后来二师弟竟然真的会渐渐对她笑了,也真的修出了心剑,开始有了成仙的迹象,他至今写得还是和她一模一样的字体,练剑的时候也有一模一样的小习惯。

    齐华不知不觉已经照顾了不少师弟师妹,但若要说哪一个是她最费心的的话,依然绝对是二师弟。

    齐华仙子一时陷进回忆里,但她马上回过神来,转而对瑶兮道:“先不说这个了,你离开剑修仙境的准备要紧。”

    “嗯!”

    瑶兮赶紧点点头。

    两人交谈的功夫,她们已经将瑶兮需要的东西列了满满一面纸。尽管只是从一个仙境搬到另一个仙境,可是瑶兮这回就相当于搬家了,而且短期内不会回来,又不能留下痕迹,势必要做好完全的准备。

    瑶兮咬着笔杆,将纸面上的内容上上下下读了好几遍,说:“应该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大师姐也凑过来确认了一遍,又圈出一些东西,道:“可以。你时间很紧,一切从简,不要带太多剑修仙境的物品,否则太露痕迹,不是十分重要的,可以到山海仙境在买。你今晚按照这份清单仔细收拾好自己的物品,其他的我去帮你买,等下我再教你驾驶仙车!顺利的话,我们过两日就可以送你离开!”

    “好!”

    瑶兮郑重应道。

    马上就要离开剑修仙境,瑶兮到底有些紧张。她深吸一口气,将列好的清单收进袖子里。

    ……

    哗哗哗——

    汹涌的泉水从仿佛高耸入天的仙境巨崖之上倾泻下来,飞溅而起的水花使得瀑布四周水汽氤氲如云,水落有如倾盆之雨,阳光穿透朦胧的水雾之气,有一种清透明亮的质感。

    嗖!嗖嗖!哗啦!

    淮瑾仙君只着下装,赤着上身在瀑布后面练剑。

    他身体修长,常年练剑的上身轮廓优美漂亮,直肩窄腰,肌肉有力而匀称,肤色皎白似月。瀑布飞溅出来的水珠从他身上滑下,滑过肩膀和结实的腰腹。

    淮瑾仙君手中握着一笔笔直锋利的长剑,每一个动作都漂亮得如同画卷,整个人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

    淮风仙君与他对剑,两个人用剑都炉火纯青,一时竟全然分不出高下,唯有强大的仙气来回波动,将瀑布中巨大的泉流不断改变方向,水流和水汽、水雾浸湿了衣衫和长发,瀑布哗哗的轰鸣声都遮挡不住剑锋交错的电闪雷鸣!

    许久,淮风仙君败下阵来,他身上的衣衫已完全被水浸湿了,亦随意地系在腰间。他收起剑,擦了擦额上的水,大笑道:“好久没有与师弟你一起练剑了,甚是畅快!”

    淮瑾仙君仍旧立得挺直,他亦利落地将心剑收到腰间,简单地行礼道:“我亦受益匪浅。”

    淮风仙君感叹地说:“这些年,我已经渐渐打不过你了。即便是意料之中的事,仍叫人心生感慨。”

    “师兄这几年收了许多弟子,将心思都用在了栽培弟子上,难免在自己的剑术上有所疏忽。”

    淮瑾仙君道。

    “师兄的弟子都进步甚快,极为出色,有师兄当年的风范气质。我身边只有兮儿一人,平日里耗费在弟子上的功夫,要少得多。”

    淮瑾仙君说得平静,他向来是不屑于说谎的人。但淮风仙君听到这里,心间却微微一动,他一笑,问道:“说到这个,你和兮儿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

    淮瑾仙君一顿,不解地抬头看他。

    淮风仙君笑着道:“我之前就注意到了,自从你和兮儿一起渡了她的仙劫之后,你们两个之间的相处就不大对劲。你以前虽也寡言,但也不至于像近来这般缄默,尤其是兮儿在的时候,你居然有时会避着她走。兮儿也是,她虽然还是和以前一样活泼,可有时候却不敢和你对视了,我看我的弟子和她聊起你的时候,她的表情也和以前不一样。”

    他顿了顿,问:“你和兮儿,在仙劫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淮风仙君的问话,让连瑾心中一紧,身体的肌肉都不觉绷紧了许多,但还是垂下眼睑,道:“……没有。”

    话虽如此,他头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一夜的景象。

    那一夜,那一夜。

    明明已经过去很久,连幻境中的景象都已黯淡,可是那一夜的记忆却仍然清晰得让人纠结。

    淮瑾仙君道:“就是寻常仙劫,我在幻境中帮兮儿砍了些东西罢了。兮儿这段时间身体不太好,我稍感担心,只是如此而已。”

    “嗯?”

    淮风仙君尾音一扬。

    “只是如此而已?”

    淮瑾仙君颔首:“是。”

    淮风仙君忽然笃定地判断道:“说谎!”

    淮瑾仙君:“……?”

    淮风笑道:“师弟,你自己大概不知道,你每次说谎的时候,嘴唇都会轻轻地抿一下,从小时候就是如此。你性格正直清冷,心剑亦是干净,谎话说得极少,唯一的缺点……就是不愿意表露感情。因此你每次说谎,大部分都是哪里伤了但不愿意告知他人,若非如此,就是发生了什么当真难以宣之于口的大事,但我刚刚看你练剑的时候身手敏捷,身体根本不像是哪里有伤的样子,这么一说,要不后者,要不就是两者兼而有之,只是伤得并非是身,而是别的什么。”

    淮风仙君道:“不然我大胆猜测一下吧,其实当初你强渡八十一道天雷将兮儿带上仙界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虽然我不太清楚你到底在想什么,但你特意把她带回仙界,应该是在凡间有什么事没完成,或者有什么话没来得及说吧?以你不愿表达感情的性格,我觉得有话没说的可能性更高……难不成,你是在幻境里,将话给说了?”

    淮风仙君好奇地摸了摸下巴:“但到底是什么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是难受得紧,所以还是劳烦你亲自给我解答吧。师弟,我建议你不要瞒我,你瞒不住的。我已经将那边的出口封住了,来吧!我今天就算逼也一定把你问出来!”

    淮风仙君一边说,一边就往连瑾的方向走,显然是准备好好问个痛快了。

    淮风知道自己说中,他本以为话说到这个份上,就算连瑾本想瞒着,现在也该憋不住主动交代了,毕竟秘密藏在心里本就难受,人还是愿意倾诉的,尤其淮风仙君口风很紧,又是亲近的师兄——

    然而下一刻,他却看到淮瑾仙君思索之后,默默地拔出剑,指向瀑布——

    下一瞬,只见万丈高的瀑布水流立刻被淮瑾仙君引了过来,只听“轰”的一声!

    淮风仙君此时才猜到他要做什么,脸色一变,道:“你疯了!这下面可是千年寒潭的冰水——”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眨眼间的功夫,淮瑾仙君已经被瀑布一口气冲到了深潭底!

    淮风仙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