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十四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14章 第十四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武神天下百炼成神天下第九六零小仙女破云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     天兵那边还在绞尽脑汁地思索到底在哪里见过淮瑾仙君的时候,淮瑾仙君在九重天外逛了一圈,便回来了。

    瑶兮一觉察到师父的气息,就醒了过来。

    她不知道师父是去干什么了,也不知道他是去了何处,只感觉他离开的时间应该不长,走得不远,但回来的时候眉间舒展,心情好像不错。

    瑶兮用爪子揉揉眼睛,问他道:“师父,你去做什么啦?”

    淮瑾仙君回答:“去见久别之人。”

    说完,他也未详细解释,只侧身示意瑶兮起身,将仙宴中的画面展示给她看,说:“你不是吵着要来玩么?看吧。”

    瑶兮立即从坐席上跳起,顺着师父让她看的方向望去,然后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仙宴已然开始了。

    九重天的仙宴十分自由,多半有席间和席外两个部分,可以根据每回宴会不同的主题四处观花赏景,甚至当场采摘应季成熟的仙果品尝。

    这回的仙宴就是寻常闲谈,宴席外的仙台视野开阔,有玉柱白栏,可以眺望云景;席间丝竹奏仙乐而起,渐渐有仙侍呈上玉盘珍馐、递上玉液琼浆,不少仙人正服游走其间,仙带轻逸飞扬,如画卷一般。

    淮瑾仙君兴趣寡淡,但瑶兮是第一次见这般场景,激动得不行,一时忘了自己还是个狐狸,马上就绕着仙殿跑了一大圈!

    瑶兮看哪里都新奇,等完全跑完一整圈回来,她才气喘吁吁地趴回师父旁边。她发现似乎没有人特别注意她是个小白狐狸,一时倒也不急着变回人身了,摇着尾巴看来看去。

    这时,瑶兮的肚子“咕噜”一声。

    她昨日为了今日的仙宴没怎么吃东西,清晨觉得不舒服干呕的时候都吐不出什么,自是早就饿了。

    淮瑾仙君听到她这里的响动,垂眸斜看她一眼,问:“要不要吃点东西?”

    瑶兮也不矜重推辞,立即开心道:“要的!”

    仙宴都是席地跪坐,但地上铺有坐垫竹席,桌案也不高。瑶兮跳起来看了两眼,不客气地示意说:“师父,我想吃那个!”

    淮瑾仙君取来小碟,用筷子将瑶兮点名要的都呈了一些,但给她之前,他又在桌案上看看,迟疑了一下,取了两块瑶兮没说要吃的糕点一并放在里面递给她。

    那糕点晶莹剔透,表面浮着几朵小小的桂花,还有香味。

    瑶兮索要的都是她以前吃过的东西,但师父给她拿的水晶糕她没见过。瑶兮还有点警惕的天性,不太愿意在不熟悉的地方吃不认识的食物,见师父不同她商量就给她拿了这个没见过的糕点,疑惑地抬头望他。

    淮瑾仙君也不多说,只道:“尝尝。”

    瑶兮伸出小舌头舔了一口,然后马上就将整块都吃了下去,惊喜道:“好好吃!”

    师父不语。

    瑶兮吃掉了一块,马上就去吃另外一块,但吃着吃着,她脑海中不由冒出些别的画面。

    说起来,以前在凡间时也是这般。

    她当时是想去勾引化身天子的师父的,当然常常对他撒娇。

    瑶兮其实不是特别挑食,师父给她准备什么吃的,她就乖乖吃什么,但事情的发展却很奇怪,起先对方还只是什么都给她吃一些,到后来他好像知道她是什么口味似的,带给她吃的东西味道不知不觉越来越好了,而且每次都很美味。

    明明他始终只是冷冰冰地盯着她,也从不摸摸她哄哄她,可偏偏有时候又让瑶兮有……他说不定也有点在乎自己的错觉。

    此时也是如此,师父知道她喜欢什么口味,所以哪怕瑶兮不认识那个水晶糕,师父也还是挑过来给她吃。

    瑶兮偷偷地看了眼师父,却见师父仍旧安静无言,只是仍将目光放在席间,淡漠地寻觅可以挑给她吃的东西,偶尔也自己动筷略微吃一些。

    瑶兮赶忙又低下头,欢喜地吃剩下的食物。

    瑶兮本来因为清晨的插曲,还很担心自己在仙宴会肚子不舒服,没想到被师父这样无意识地哄了一哄,竟然胃口大开,马上就顺利地吃掉了不少。

    仙宴上早有不少人注意到席间上座这位是淮瑾仙君,大家心中都清楚今日的仙宴是南海龙王夫妇为了爱子拜师所费的心思,再说淮瑾仙君在仙界也早有仙名,本来未尝不曾存了几分上前搭话的想法,但看到眼下的情况,许多人都懵了。

    谁都知道淮瑾仙君是清雅淡漠的剑仙上君,一心唯有修剑,心剑至纯,谁见过他喂狐狸的?而且这只小白狐好像还是仙君自己带来的!仙君一小碟一小碟喂得甚是用心,好像还挺有趣似的。

    众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喂,直到小白狐被喂得肚子滚圆,好像吃饱了。

    瑶兮特别高兴,她从来没有一口气吃到过这么多好吃的东西,南海龙宫是在九重天上特意办的仙宴,自然马虎不得,每一道仙肴都做得极为精巧,让人目不暇接,而且师父懂她的心思,专挑她喜欢的选给她。

    瑶兮吃得非常满足。

    她摇了摇尾巴,说道:“师父,我还想去仙台上看看!”

    原本就是让她过来玩的,淮瑾仙君颔首道:“嗯。”

    于是瑶兮迅速变化了人身,没注意到其他仙人看着她瞬间惊艳的神情,开心地拖着裙子跑了。

    淮瑾仙君眼神微移,看着她欢喜地跑开,只平静地坐在原地,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将茶盏捏在手中轻抿。

    不过多时,一个小小的身影走到他身边,在与瑶兮的座位相对的另一边坐下。

    那人明明还是个孩童的身板,声音也颇为稚嫩,但认真说话的语气却已有几分成人的样子。

    龙太子郑重地跪坐下来,面对于他,行了礼,唤道:“仙君。”

    淮瑾仙君放下茶盏,转头看他。

    龙太子迎上淮瑾仙君凉冰似的黑眸还有几分畏惧,他定了定神,逼迫自己挺直腰板,好看起来高大精神一点,像一棵小青松似的。

    他开口搭话道:“仙君,已经回去看过了吗?”

    淮瑾仙君喉咙一滚,随口答道:“嗯。”

    “那就好。”

    少年学着仙君眉间清冷的模样,竭力作出如大人一般游刃有余的样子,他又问:“仙君觉得这场仙宴如何?”

    淮瑾仙君视线在觥筹交错的席宴间一扫而过,不得不说,这场仙宴虽不是天宫大宴,但气氛极好,营造出了一种典雅清悠的氛围,他暂且不说,其他宾客,还有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瑶兮,好像都玩得很高兴的样子。

    淮瑾仙君颔首道:“你费心了。”

    饶是少年之前如何使劲镇定,此时终于受了夸奖,还是不由露出一丝喜色。他自豪地挺胸道:“这是我的主意!因为仙君之前一直闭门不出,我上门求见,三次里仙君也只肯见一次,嘴上难免难以说清,我只得出此下策。我现在虽然还没有能力独自举办这样的仙宴,但这场宴席从广处到细节,都由我亲力亲为定调改过,我个人的兴趣喜好,处人方式都如仙君此时所见,还望仙君重新考量。”

    淮瑾仙君沉思片刻,还是淡淡地道:“我近期没有收徒的打算。”

    少年道:“若仙君是在意的是瑶兮师姐的缘故,大可不必担心。”

    龙太子这么直截了当地提到瑶兮,淮瑾仙君总算明显地一顿,狭长的眼眸侧目过来看他。

    明佑被淮瑾仙君直视,紧张地一顿。

    他也是上回在遥剑仙居门前遇到瑶兮,听她说了一些仙居内淮瑾仙君相处的事,才忽然得来的灵感。他还是第一回知道瑶兮这个唯一的弟子居然也是没记名的,但从瑶兮师姐的只言片语中,他分明判断得出淮瑾仙君应当还是十分看重师姐的。

    “那天,我在遥剑仙居门口碰到瑶兮师姐,她手中抱了个很漂亮的狐狸娃娃。”

    明佑定了定神,盯着淮瑾仙君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师姐说那是在仙居后山捡到的,是她的爱物。但我观那娃娃的眼睛,分明是……若要说遥剑仙居内谁能送出那样的东西的话,我想瑶兮师姐手上的娃娃,只能是仙君所赠吧?”

    瑶兮那个娃娃眼睛位置上嵌的,实际上是产自南海的黑珍珠,故而明佑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倒不是他为了拜师赠给淮瑾仙君的礼物,明佑料想以淮瑾仙君的情况,他大概也未必这是产自南海的。但这种黑珍珠实际上是名贵之物,南海这几百年间送出去的每一颗去向都有迹可循,淮风仙君手上应该没有,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就更不可能了,淮瑾仙君倒是的确有可能从家中拿到。

    淮瑾仙君表面上赠的是布娃娃,实际上送的,分明是珠宝。

    可是被明佑当场点破,淮瑾仙君神色仍是淡淡,他只是扫了一眼明佑,说:“不要告诉兮儿。”

    “仙君自己都不说,我自是保持沉默。”

    龙太子此时已经手心冒汗,他郑重地道:“我虽不知仙君为何迟迟不将瑶兮师姐的名字记到弟子簿上,也无意询问,或许仙君自有打算。但若仙君担心的是收我为弟子会让瑶兮师姐的情况为难,大可不必如此!我本无意当首席弟子,只要仙君愿意收我为徒,我自愿将名字记在瑶兮师姐后面,当师弟即可!师父可以先记师姐的名字。”

    淮瑾仙君没有立刻说话。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有好一会儿,他们彼此之间的气氛十分寂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明佑才看到淮瑾仙君极目远眺,看了眼远远的云间,然后轻轻地出声道:“我不会立刻记她的名字,几百年的光阴,你可等得?”

    “……!”

    明佑惊住,他绝没有想到会要这么久。

    淮瑾仙君显然也不是真的问他,这么长的时间,谁都不可能等,他的语气听起来也更像是自嘲。

    淮瑾仙君冷锐的眼神流露出了一瞬明佑这个年纪不懂的神情,但他转瞬恢复了原状,反而耐心地对他道:“你的确是个不错的苗子,我虽不能收你,但你若是有别的愿意拜师的仙君,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引荐。亦或是你只愿学剑,我也可以将你荐给我师兄。”

    明佑尽管原也没有非常确信自己今天一定能说动仙君,但不得不说,在那天从瑶兮口中听到关键的信息后,他觉得自己弄清楚问题所在,对今日抱了很大的把握。

    从现在来看,他当时的猜测也是对的,只是拿出来的方案还不足以说动淮瑾仙君。

    明佑身为南海龙太子,又有这等相貌天资,自幼可谓顺风顺水,即便心性不差,但也难免很有几分傲气。他自是不甘心就此认输的。

    龙太子眼中难掩失望,但依然咬牙道:“这才不过几回而已,哪儿有就此放弃之理?不过,仙君,你既然暂时不收弟子,那可否允许我这段时间先到仙居中修炼?只是跟着你或者淮风仙君,简单地看看你们如何修炼而已,不知这样是否可行?”

    龙太子话说到这个份上,似乎没有再拒绝的理由。

    淮瑾仙君思索后,终于点了头,说:“这样可以,但我不会改变主意,你还是早作其他决定。”

    “多谢仙君!”

    饶是淮瑾仙君没变主意,龙太子的脸上还是终于有了几分血气,表现出孩子气的高兴来。

    但他知道这样显得没心性,极力憋着,憋得脸都红了。

    他强作平静地拱手道:“那仙君继续休息吧,我先告辞了。”

    淮瑾仙君应下。

    小龙太子匆匆走了,看他的脸色,好像是急着开心地去和父母说。

    淮瑾仙君独自坐下原地,单手捻杯。

    ……瑶兮玩得兴高采烈从别处回来的时候,淮瑾仙君还一个人坐在那里。

    此时仙宴已经到了尾声,仙宴上的大多数人早已四处走动,席间只剩下三三两两的宾客。

    瑶兮看到师父居然是一直一个人坐着挺不好意思的,拘谨地上前道:“师父。”

    “兮儿。”

    淮瑾仙君偏头瞥她,随即起身,道:“打算回去了?”

    “嗯。”

    瑶兮其实本意是玩到结束最后一个走,但她师父好像是真的没什么事做,终是不愿这么任性,乖巧地点了点头。

    淮瑾仙君领了她回到仙车上,瑶兮忍了忍,但根本忍不住,手舞足蹈的和师父说她遇到的有趣的事。

    瑶兮生得可爱,又露馅了是个狐狸,不少仙人都对她很是友好殷勤。

    此时已是黄昏了,瑶兮心情愉快地趴在窗前看夕阳,只是待仙车渐渐飞到越来越远的云间,天色也暗了下来,瑶兮忽然“呜”了一声。

    淮瑾仙君一直关注着她的状态,此时见瑶兮飞快地将窗户关了缩回来,一顿,蹙眉问道:“冷?”

    瑶兮这阵忽冷忽热的实在古怪,她早晨也是冷,但在仙殿里的时候分明好好的。

    “嗯。”

    瑶兮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淮瑾仙君一顿。

    瑶兮本来在旁边缩着,她现在也不好意思麻烦师父了,正准备搓搓手取暖消磨时间,却忽然感到自己的肩膀被碰了下。

    下一刻,她发觉师父将自己身上单薄的春装外衫脱了下来,披在她身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