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2章 第二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快穿系统攻略大龟甲师六零小仙女天下第九武神天下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     小弟子听完已经完全呆住了。

    的确狐妖祸国这回事,无论传说还是话本,真真假假写得都不少,但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狐狸是用原形把君王迷住的!想不到师姐还有这等过往,未免也太厉害了!

    小弟子吃惊不已,但转念又觉得困惑,问:“可是,若师姐以前是这种狐妖,她又怎么可能成仙的?”

    亡国妖狐、祸乱朝纲,这听起来全然就是大妖怪的做派,天界刚正之地,怎么会让这种狐妖升仙?

    他的两个师兄听完却相视一笑。

    一人道:“说来也是巧了。你师姐原来没什么坏心思,只是单纯地喜欢那个昏君而已,没有想做坏事,而那个国家命途也到头了,本就是要亡的。阴差阳错,你师姐推波助澜了一把,反而积了功德。亡国时,你师姐与那个昏君身陷火海,已到穷途末路,后来就被仙君带了上来,收为弟子……”

    小弟子听得心头一紧,不自觉地问:“师姐被接上来了,那那个昏君呢?”

    其实小师姐既然是妖狐之身,区区凡火是烧不死的,即便不被仙君带上仙界也不会有事,但那个昏君肉体凡胎可就没那么轻松了,他一生如此荒唐,不知到了最后一刻心中会是什么想法。

    小弟子以为自己问的不是个难回答的问题,谁料两个师兄听完,却默契地沉默下来,好久没有说话。

    小弟子不安道:“怎、怎么了?不能问吗?”

    一个师兄顿了顿,回答:“你还记不记得,我们跟你提过,淮瑾仙君大约一百多年前下凡历过一次大劫,过了很久才回来?”

    小弟子点头:“记得,那又如何?”

    师兄指指庭院内。

    “——你问得那个昏君,正在里面闭关陪你师姐历仙劫呢。”

    “啊??”

    师兄眼望远方,似是回忆地道:“当初仙君历劫,本该是大劫亡国的,可是仙君一不畏劳累,二不近女色,三不听谗言,励精图治、无欲无求,本来将亡的王朝都快被他强行救回来了。当时负责弄事情的仙官都焦头烂额,不晓得怎么干扰他才好,幸好你师姐那只计划外的小狐狸突然跑了出来,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就把仙君迷住了!”

    “亡国那天凡宫走火,闷雷滚滚,仙君本是该一个人回仙界的,却执意逆天而为,独自强行渡了八十多道劫雷,将你小师姐一并带了上来!”

    八十多道劫雷,对淮瑾仙君来说当然算不上什么事,但显然将瑶兮吓得不轻,按照师妹的说法,她本来是不想修仙的,大约从未想过回遇到那般光景。

    那时师妹一只小小的白狐狸瑟瑟发抖地缩在云上,全然没想到自己竟然这样就成了仙。淮瑾仙君盯着她看了许久,据说有近一刻钟,最后其他人都撑不住了,他才淡淡地道:“日后,你就做我的弟子吧。”

    他们这些做晚辈的那天当然都去接仙君了,但也搞不懂仙君这么大费周章地将这只小妖狐一起带上来,听到他要将小妖狐收作弟子,人人都大吃一惊。

    年长的弟子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仙君虽收了瑶兮师妹做徒弟,一百多年过去了,却始终拖着没有让她行拜师礼,从未正经记过师徒簿。尽管有师徒之实,但师妹在师门中至今也没有正式的排行,只让我们年长的含糊叫个师妹,你们新入门的喊个‘小师姐’,也不知仙君是怎么想的。”

    小弟子狐妖传闻听得多,心头早有疑虑,此时忍不住脱口而出道:“他们在凡间有这么一番渊源,师兄,淮瑾仙君会不会其实对小师姐有男女之……”

    咚!

    “不可能!”

    小弟子话音刚落,已经又被师兄敲了头。

    年长弟子哭笑不得:“你们年轻人想象力这么丰富的吗?仙君性格冷漠孤僻,哪里可能会动这样的心思!再说淮瑾仙君是我们师父的师弟,虽不是直接的师父,但日后你偶尔也会有机会听他讲道的。淮瑾仙君极为严厉,平时他对瑶兮师妹,也丝毫没有特别照顾的意思。”

    小弟子揉着额头问:“那师兄觉得仙君为何迟迟不将小师姐的名字记到名下?”

    师兄顿了顿,说:“仙君名下至今还没有正式的弟子,以后如果有了,就是首席大弟子。师父说过想要引荐弟子给他,仙君说不定是有意空悬位子。再者,仙君出身特殊……”

    他的话在这里戛然停住,年长弟子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忙改口道:“罢了,问这些乱七八糟的做什么!做自己的事情便是!师妹和仙君也不知在里面如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来了。”

    ……

    “你若是想到想做什么,就告诉我。”

    瑶兮从闭关的密闭庭院中出来的时候,已是半夜。

    她历劫其实早就结束了,但因为仙劫中和师父之间的意外状况,她还没想好回到师门的现实中,要如何面对眼下诡异的局面,左思右想,索性在闭关之所中磨蹭到现在才出来。

    想到在仙劫幻境中发生的状况,她的头脑仍是晕眩。一出来面对闭关之所外一众师兄师姐关切的目光,瑶兮几乎克制不住脸红。

    明知师兄师姐们只知道她遇上仙劫,猜不到她和师父发生了什么状况,她还是借口疲惫,飞快地跑回了自己与师父平日修炼住的仙所。

    当夜,她唤了亲近的人过来喝酒。

    不知是不是还未从仙劫苏醒后的尴尬气氛中恢复,瑶兮想到师父的就觉得胸口发闷。她捧着酒杯,飞快地给自己灌了两盏,然后将平时收起的耳朵和尾巴全松了出来,耳朵耷拉下来,可怜巴巴的像是被抢了食物的小狐狸,伤心地道:“我当初怎么会就这样上天了的……我这一百多年,都在做些什么呀。姐姐,你当初为什么会修仙的?”

    坐在瑶兮面前的,是个看上去比她年长几分的仙女,着一身明艳的红衣。

    这个女子名为灵柚,曾经是与瑶兮出生在同一个妖窟里的赤狐妖。尽管妖窟里的大多都是不思进取的妖狐,但偶尔也会出一两个努力修炼的异类,灵柚便是其中之一。瑶兮还很小的时候,灵柚曾带过她们这一批的小狐狸一起玩,尽管灵柚当时就是年长她们两千岁有余的大狐狸,但大家都喜欢她,喊她姐姐,只是还不等瑶兮长大,灵柚就飞升成仙了。

    灵柚生活在别的仙境中,据说有原形的妖兽灵兽飞升后一般都会去山海仙境,但瑶兮被师父收了徒,得留在剑修境修炼,不能过去。好在灵柚也还记得当初的弟弟妹妹们,得知瑶兮意外成仙,恐怕对仙界一无所知、迷茫得很,偶尔会过来照顾她,这回也是听说瑶兮历劫,特意过来看她的。

    灵柚摸摸她的脑袋,笑道:“人各有志,我过去想要见识更大的世界,自是要修仙的。不过,我倒也没觉得你们这些小狐狸闲散随性、享乐当下的性子有什么不好。天命自有数,你现在这般也不错啊,反正如今后悔也没用了,再让你来一次,说不定还会是现在这般。”

    瑶兮捶胸顿足道:“姐姐,你说我当初只是想普普通通地睡个君王,正正常常地腻了就跑,这么简单的一个愿望,为什么要实现就这么难呢。”

    灵柚是知道她的情况的,也晓得瑶兮这么多年来其实一直贼心未死。幻境中的事,灵柚方才也听她说了。

    其实哪儿有瑶兮说得这么轻松,她分明是有些栽进去了,自己还不肯承认,喝多了几杯就开始说胡话。

    灵柚无奈地望她,但也晓得自己现在是瑶兮唯一能够倾诉的长辈,唯有温柔地搓她头毛,安慰小醉鬼道:“那你往好的方面想,现在过去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应该开心才是嘛。”

    瑶兮又喝了一口酒,红着脸沮丧地趴在桌上,喉咙里胡乱呼噜了几声,小声道:“可是我现在已经不止想要人,我连心也想要啦!”

    “哎。”

    灵柚揉揉她的脑袋。

    “好歹你现在是真仙了,来日方长。”

    这夜月色清明,两人对着月酌了几杯。灵柚只是浅尝辄止,瑶兮却不知不觉喝了不少。

    灵柚怕她有事,在旁边看着她,免得真喝多了,但又晓得瑶兮现在需要发泄倾诉,也未阻止太过,就一直听她发牢骚,适时地揉揉她。

    但过了一会儿,灵柚想到些事,又问道:“对了,兮儿,你说你和你师父在闭关所内没有讨论出解决方案,你知道你师父是怎么想的吗?你在这儿,他现在人又在哪里?”

    淮瑾仙君的模样,灵柚也是见过的。

    他那样的人,那样疏离清冷的性子,以前也没有过情缘方面的经历,出了这样的事,总觉得他无动于衷是不太可能的,说不定受得刺激比妖类出身的瑶兮还大。

    瑶兮摇头道:“不清楚。师父和我说完话就走啦,我没看到他。”

    灵柚心中微定,她道:“说来,你不是老是口中师父师父的,我便到处帮你问了问,发现一些奇怪的地方……你师父是剑修,但剑修仙境人群多样,进进退退的情况也有不少。你知道他是何时来剑修这里的吗?是从别处飞升,还是原就是生在仙境之人?”

    瑶兮含糊道:“师父是生在仙境中的,听师兄们说,他十五六岁就到这里来,现在已经一千多年啦。”

    灵柚问:“以淮瑾仙君的名望和修为,真是惊人的年轻啊。不止在剑修仙境,在我们那里,还有天庭,所有人几乎都知道他的名号,但不知为何来历往深处追溯总是很含糊。说来,你的师兄师姐们明明与他关系很近,却仍旧只唤他仙君或者仙号,别处好像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兮儿,你知道吗?”

    “嗝。”

    瑶兮打了个酒嗝,垂下眼眸。

    “不知道,师父没说过。”

    灵柚问:“那原型呢?你师父有原型没有?”

    瑶兮又摇头:“不、不知道。”

    灵柚问:“那他生在什么仙境中?是从哪里来的?”

    瑶兮低头:“不、不清楚,呜呜呜……”

    瑶兮喝醉了酒,被一问三不知,真的不知道自己一百多年来都在干嘛,看起来更想哭了。

    灵柚慌了,赶紧把她抱到怀里,拍拍背安慰她:“没事没事,别慌别慌,我们慢慢打听。”

    灵柚叹了口气,连瑶兮都什么都不知道,这着实超出了她的意料。好在瑶兮干嚎了半天,倒是没有一滴眼泪真的掉出来,只看起来怪可怜的,这孩子。

    瑶兮满身酒气,颇为狼狈,身后的尾巴晃晃悠悠地摆着,神态伤情。

    灵柚还想再问问,就在这个时候,庭院中忽然传来脚步声。

    她们在庭院中喝酒,院中是没有人的,更何况又是后半夜了。但此处倒也不是瑶兮一个人居住,灵柚听到声音就吓了一跳,匆忙回过头。

    只见淮瑾仙君不知何时站在她们身后不远处,手中拿着剑,额上还有些汗,看上去是刚刚练剑回来。

    他生了极淡漠的眸子,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冷。灵柚不觉拢了拢衣服,正犹豫要不要点头打个招呼,就见淮瑾的眼眸,淡淡地落在了瑶兮身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