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七十九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快穿系统攻略大龟甲师六零小仙女武神天下仓鼠先生[星际]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百炼成神破云     第79章

    罗子晗其实没有听懂。

    于是他露出了一个洒脱的笑容, 略有几分苦涩地说道:“就是死, 也得让我做个明白鬼吧?”

    “你为什么怀疑我?”

    “当然可以,”苏明仪点了点头,格外爽快地说道。

    罗子晗心里陡然一喜。

    下一秒, 就感觉到了一种刺眼的光芒,他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 望向灯光的地方, 然后突然意识到, 这应该是个车灯,

    苏明仪心平气和道:“回特殊部,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跟你说。”

    罗子晗脸色骤然就是一变, 他猛地扭头,似乎是想要逃跑——

    “你可以跑。”

    苏明仪不急不缓地说道:“但是你刚刚吃进去的符,真的不需要解吗?”

    罗子晗的身体陡然一僵, 苏明仪语气轻快道:“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身上有些热,灵力止不住地向上涌?”

    罗子晗的身体僵硬的更厉害了,他的眼眸中陡然滑过一丝惊恐——

    苏明仪心平气和道:“亲, 想要体验一下灵力爆体的快/感吗?”

    罗子晗猛地扭头,看向苏明仪,苏明仪语气倒是轻快, 但是脸色极为平静,甚至还带着几分冷意,

    罗子晗的心瞬间结成了冰,

    ——栽了。

    一时间,罗子晗的脑海中就只剩下了这两个字。

    那个灯光越来越近,已经可以听见汽车的鸣笛声,苏明仪微微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罗子晗,语气轻松道:“亲亲,如果你想要体验这种快感的话,这边的建议是您快一点再多跑几步呢,要不然来不及体验了,那就太可惜了呢。”

    罗子晗:“……”

    罗子晗怎么敢动?!

    而且就算他动了,他也逃不过去啊!

    他根本就不是苏明仪的对手。

    尤其是,现在这个车子,还被苏明仪占着。

    罗子晗僵硬地看着苏明仪,只感觉从头冷到尾,那些曾经冒出来的、不引人注意的嫉妒和轻蔑,都在这一刻消失,

    郭大师和朱大师从一辆黑色汽车上面下来,脸色都不大好看,尤其是朱大师,更是有几分痛心疾首之感。

    算下来,朱大师还是罗子晗的师祖呢,朱大师主要是辈分高,其实和罗子晗的师父年纪差不多,但是罗子晗的师父需要叫他一声小师叔公,这就得从朱大师的宗门开始说起了,反正是个很漫长的故事,

    简单地来说就是,朱大师的师父原先的徒弟、徒弟的徒弟等等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去世了,只有罗子晗的师父勉强活下来,是朱大师师父的三弟子那一脉传下来的一个,那位玄学师认了罗子晗的师父当徒弟,然后没多久就就去了,所以罗子晗师父的辈分低,罗子晗辈分更低;

    罗子晗的师父天赋平平,于是朱大师的师父在生命最后几年又收了一个小徒弟,就是朱大师,于是朱大师的辈分很高,年纪和罗子晗的师父差不多大,罗子晗的师父前些年就去了,朱大师对罗子晗这个师孙倒是颇有照顾。

    朱大师师门凋敝,以前也不过自己、罗子晗的师父、罗子晗三个师门之人,朱大师本身也不是喜欢那些繁文缛节的人,所以并没有什么规矩,但是他真的没有想到,罗子晗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朱大师早就将苏明仪当做自己的徒弟,只不过几位大师抢人抢的厉害,所以最后苏明仪也没有拜在他们任何一个人名下,但是朱大师这两年悉心教导她,早就将她介绍给罗子晗了,罗子晗现下来对付苏明仪,往大里说,那就是背弃师门!

    朱大师对罗子晗的人品一向很放心,却没有想到,这个让他放心的年轻人,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

    罗子晗感受到了朱大师的视线,他甚至不敢回头,不敢去面对朱大师,

    他这个时候,甚至产生了几分迷茫,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会去算计苏明仪……

    为什么……?

    一直到被拖上车,罗子晗都没有想明白这一切。

    罗子晗神情恍惚,朱大师脸色十分不好看,苏明仪想了想,还是主动站出来,道:“你不是想做个明白鬼吗?”

    “我给你解释一下好了,”苏明仪语气平平地说道,“其实一开始我并没有怀疑你,你演的非常逼真,不管是在出租车上被绑,还是中间发出小动作来提醒我不要上车,都非常符合你给自己定下来的人设。”

    “所以,在最初的时候,我虽然觉得巧,但是我并没有怀疑你。”

    “抓住那个恶鬼,请求你帮助,在这之前,我都没要怀疑你。”苏明仪十分诚恳地说道,“甚至在我请求你帮助那里,你的表现还非常完美,让我对你更信任了一些。”

    “第一时间询问是否危险,之后反复询问和犹豫,眼睛里变幻的情感非常的真实,一直到这里,我都没要怀疑你,并且还十分信任你。”

    “直到你拿出那个车,”苏明仪耸了耸肩,“你不觉得太巧了吗?”

    “我需要什么,你拿出什么,你当你是哆啦a梦吗?”

    “当然,光凭这一点断定你有什么,未免太武断了些,所以一开始,我只是觉得太巧了一些,并没有多想,直到后面发生的那一切。”

    “你毕竟是特殊部的人,也就是年轻一辈玄学师中的佼佼者,比不上那些排名前三前五的,前十还是能进去的,都是学霸,比不过学神,也不需要装什么学渣啊,灵力那么弱,换你你信吗?”

    “理论上来说,这是第一点,但是你拿出那个东西又太巧了,所以我勉强将这一点放为第二点。”

    苏明仪心平气和地说道,反倒是罗子晗,脸上终于有了些许表情变化,郭大师和朱大师也都看过来,苏明仪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你刚刚找我询问,那个地方到底有没有危险,我说那个地方是有危险的,你明显也对那些危险十分犹豫,却让我继续输入灵力操控那个‘车’,我的灵力都用来操控那个‘车’了,等到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们一起跪吗?”

    “如果你是一个普通的玄学师,这么做还有些理由,但是你不是,你是特殊部的玄学师,出了这么多年的任务,你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团队配合?”

    “你既然知道团队配合,知道我的实力在你之上,遇到危险的时候需要我护着你,那你又怎么会这么随意地收下我的符纸?就不怕在后面的时候遇到危险,我根本不搭理你吗?”

    “虽然我并没有跟你接触过,但是朱大师对你还是十分称赞的,你是个心思缜密十分稳重的人,当年你也没有像我提出任何质疑或者挑战,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于情于理,你都会帮助我,更不会拿那些符纸,因为在一开始,我们就已经进行了交易。”

    “你这样的反应,自然也需要我进行一番猜测,我大胆地推测,你知道那个地方其实没有什么危险,尤其是对你。”

    “这是我觉得不对头的第三点。”

    “最后一点,当我们到了那个地方,你也做出了害怕危险的反应,你想要去掏那些符纸,并且握在自己的手上,这让我一度怀疑你们不是一拨的,有两拨人,你有别的目的,”

    “但是很快,我发现,你虽然做出害怕并且握住那些符纸的动作,却从未使用过符纸。”

    “一般而言,如果认为那个地方有危险,并且是让人感觉不大对的地方,人手里的符纸,总是会不受控制地扔出去两张,这是面对危险的下意识反应,人类的自我防护机制之一,但是你一张符纸都没有扔出去,是什么给了你这么强大的自信,认为自己不会出事?”

    “是因为信任我吗?我可不相信这一点。”

    苏明仪歪了歪头,语气随意,“已经有四点不对劲的地方了,其实我也不能确定,最后问一下只是随意炸一下,至于请郭大师和朱大师过来……唔……”

    “与我们十分亲厚的两位大师,亲自开车来接我们,又怎么了?”

    “我们不是带着战利品呢吗?”

    苏明仪轻笑了一下,语气轻松。

    罗子晗:“……”

    罗子晗整个人都有几分抖。

    好半晌,罗子晗咬了咬牙,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墨铭瑄的?”

    苏明仪摊了摊手,语气平淡道:“直觉。”

    虽然没有一次直接间接死在墨铭瑄手上,但是墨铭瑄毫无疑问是个大bss,最后墨铭瑄将墨家做大、吞并苏家和叶家,让墨家成为京城世家之首,用的也应该不是普普通通的手段吧?

    这两年间,苏明仪和墨铭瑄还真有一些接触,这些基础让她更厌恶墨铭瑄,那种厌恶之中,更有几分微妙的情绪,

    苏明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情绪,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那大概就是……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都紧绷起来了吧。

    所以苏明仪,一开始提起墨铭瑄的时候,其实只是想炸一炸罗子晗,哪里知道进展那么顺利啊。

    罗子晗抿住了唇。

    他输的很惨。

    技不如人,他认了。

    “那你什么时候连续的郭大师……?”罗子晗垂下头,没有叫出朱大师的名字。

    “在公园用符的时候,顺便用了一张追踪符和传令符,方便郭大师来找。”苏明仪很随意地说道,“其实我只通知了郭大师。”

    朱大师怎么来的,她真的不知道。

    “而且,追踪符只能通知位置,郭大师和朱大师应该不知道我们发生了什么的。”

    苏明仪委婉地说道:“……但是……”

    “你被我戳穿之后的反应,实在是太明显了。”

    “还想要逃跑。”

    “谁见了,都知道不对了。”

    罗子晗颓唐地倒在车背上,嘴里有些发苦,然后有些挫败地说道:“……你想问什么,你先问吧。”

    “但是我其实跟他们接触的并不多,所以很多事情我也不知道。”

    “我可以保证,我知道的事情,统统会告诉你们。”

    苏明仪定定地看着他,半晌,微微摇了摇头,语气平平道:“不用了。”

    罗子晗诧异地看向苏明仪,苏明仪已经扭头看向了前方,心平气和地说道:“麻烦郭大师和朱大师将我送回去,谢谢。”

    郭大师点点头,朱大师回头看着苏明仪,叹息不已,仿佛一瞬间老了许多一样,他叹息着说道:“……明仪,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的……”

    “不用,”苏明仪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真的不用。”

    朱大师欲言又止,只是眼眸更深沉也更坚定了一些。

    苏明仪回到了叶家,躺在自己的床上,呼吸平缓,仿佛沉睡一般,

    她的房门响了起来,有人走了进来,然后给她掖了掖被角,看着她睡得香,似乎是松了口气,又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苏明仪在他走出去之后,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在脑海中说道:“系统,你觉得我可以拯救世界吗?”

    系统没有说话。

    苏明仪突然笑了一下,在这个黑暗的卧室里,竟然有一种奇妙的光彩,“我觉得我可以。”

    “毕竟,如果不可以,我拿不到信仰值,不又得重头来过了吗?”

    “再多来几次,我会疯了也说不定。”

    系统微微一动。

    苏明仪低低地笑,语气里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味道,有几分挑衅般的感觉,“怎么办呢,系统。”

    “我好像……触摸到了……了不得的秘密呢……”

    语气里,似乎带着几分叹息。

    系统又是一跳。

    良久,苏明仪听到系统说:“我相信宿主有那个实力拯救世界。”

    “我会协助宿主拯救世界的。”

    **

    事情拖了一天、两天、三天……

    一开始苏明萱还能耐心等待,将苏彦臻、苏晖晔、苏晖耀、苏晖明对她的冷待当成一个笑话,等着最后的反转,等着他们都跪在她面前求她原谅的那一刻,但是偏偏……

    ……她都等了十几天了!

    一开始,苏明萱还能平心静气地对待这种冷遇,心里想着之后怎么折磨他们,但是时间一长,苏明萱哪里还能继续忍得下去?

    即使她总是在脑海中脑补之后苏彦臻他们是怎么怎么后悔,是怎么来讨好她,是怎么跪在她身下求她原谅,但是现在……

    ……现在她依然被人冷遇不是吗!

    这种冷遇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那种被人当做空气,完全不闻不问的感觉,实在是太糟太糟了。

    可是她做了什么?她做了什么他们凭什么这么对她?他们这是家庭暴力!

    苏明萱忍了忍,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在一天晚餐的餐桌上突然爆发了。

    “你们这是在冷暴力!”苏明萱尖叫一声,她突然站了起来,像一只被激怒的野兽,愤怒地亮出自己的尖牙利爪,“我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

    “你们冷待我,无视我,为什么?”

    “爸爸,你不是最疼我了吗?我不是你最喜欢的小女儿了吗?”

    “大哥,我是萱萱啊,你最疼爱的萱萱啊!”

    “二哥,二哥你忘记我们两个的感情了吗?二哥,你忘记你说了你会爱萱萱一辈子的吗?”

    “三哥……三哥……你不是萱萱的英雄吗?你为什么也要这么对萱萱?你为什么也会不理会萱萱?你为什么……?”

    苏明萱就像一个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小孩子,模样看起来十分委屈,她的眼睛在其他人身上一点一点地扫去,带着委屈和难过,

    餐厅里一片安静,没有人理会她,仿佛没有人听到她说话一样,

    苏明萱不敢置信地看着苏彦臻,苏彦臻淡定地将最后一勺汤送到自己嘴里,在苏明萱的视线下,平静地用帕子擦了擦嘴,心平气和道:“萱萱,你的礼仪需要加强了。”

    语气那么轻柔,说出来的话却让苏明萱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

    ……竟然……竟然会是这样的回应吗?

    苏彦臻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什么好东西,商场如战场,今日.你繁花似锦,明日就可以债台高筑,稍有不慎,就有无数人等着将你撕扯下去,

    现在明里的人还少些,当年祖父将苏氏留给他的时候,多少人齐心协力想要将他拉下来啊,他的那对父母向来是不管事的,指望他们给予他一点点的帮助,还不如指望那些吸血虫不要盯上苏氏,

    心不硬的人是没有办法混下去的,而苏彦臻向来心狠,

    苏家的教育更是“完美”,从小到大就没有让他感受到什么温暖或者感情,他向来都是心狠手辣的大白鲨,

    也不知道上辈子脑子怎么抽了,老了老了,竟然想做个慈祥人了,也不看看这个战场,哪里是让慈祥人能够待下去的地方?

    可能是上辈子,苏明仪为他而死,给他的冲击太大了。

    让他知道什么是温暖,什么是感情,但是偏偏苏明仪已经死了,他不可能将他感受到的那些东西统统回馈给苏明仪,就只能加倍地回馈给苏明萱,

    然后害了自己全家。

    想想也真是可笑。

    苏彦臻轻轻地笑了一声,扭头便走了,没有再给苏明萱一点反应,

    苏明萱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她猛地扭头,去看其他人,却发现苏晖晔他们如同苏彦臻一样,平静地推开自己的餐盘,从容地离开,

    苏明萱缓缓地、缓缓地坐了回去,

    她这一次,终于那么清楚地认识到,他们已经不在乎她了。

    也是,她那三个哥哥,和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母亲,能对她有什么真心?不过是因为苏彦臻而已。

    因为苏彦臻疼她、宠她,所以她那三个好哥哥,才总是围在她身边,

    呵。

    现在苏彦臻有了更喜欢的女儿,她那三位好哥哥,自然都去围着她那位好姐姐团团转了,哪里还会理会她?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苏明仪会抢走她的一切。

    从第一次见面,不,从第一次听说自己还有个双胞胎姐姐的时候,她就知道,迟早有一天,苏明仪会抢走她的一切。

    她千防万防,做了那么多事情,每日每夜都在她的父亲和兄长面前灌输苏明仪多么多么不好,抓住一点机会就让她的兄长和父亲去厌恶苏明仪,

    结果最后,苏明仪仍然抢走了她的一切,

    凭什么?!

    凭什么?!凭什么?!!

    苏明仪抢走了妈妈,当年妈妈只带走了苏明仪,根本就不在乎她,现在妈妈死了,苏明仪又回来抢她的父亲和兄长?

    凭什么?!

    苏明仪从她这里抢走了什么,她就要让苏明仪加倍地还回来。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应该有苏明仪的存在。

    苏明仪早就该死了。

    苏明萱放下自己手中的筷子,然后平静地离开餐桌,一步一步地走上楼梯,

    如果没有苏明仪,这个世界会是多么的美好啊。

    苏明萱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冷静。

    她从容地进了房间,平静地打开门,然后平静地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在对面接了电话之后,苏明萱一字一顿道:“我等不及了。”

    “铭瑄哥哥。”

    “我今天就想要让她死。”

    “我等不及了。”

    “我也不可能再等下去了。”

    “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铭瑄哥哥。”

    墨铭瑄并不知道苏明萱在搞什么鬼,但是他听出苏明萱声音不对,于是连忙稳住苏明萱,“好好好,都听萱萱的。”

    “我的计划已经开始了,进展的十分顺利,那个人已经骗到苏明仪的信任了,很快我们就能把苏明仪骗出来,然后拿到她的心头血,进而完成我们的计划了……”

    “萱萱你放心,你放心……”

    苏明萱听着墨铭瑄的话,突然有些厌倦,又是这样,又是这样,不停地往后拖,往后拖,

    在这么拖下去,她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所有人的视野中心?她什么时候才能让那些人后悔?!

    她哪里还能再忍下去?哪里还能?!!

    苏明萱陡然发出了一声尖叫声,就像被逼到绝路而无法反抗的困兽,那种嘶吼声在墨铭瑄耳边炸开,让墨铭瑄都懵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

    墨铭瑄百般安抚着苏明萱,但是苏明萱都没有回应,她跌在地板上,觉得头很痛,身体很疲累,整个人都像踩在云端一样,特别想要睡觉,

    她真的……好困啊……,

    苏明萱摁断了电话,然后蜷缩起来,将自己缩成一团,靠在桌子上,闭上眼睛,呼吸竟然渐渐均匀起来,

    她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完整、很完整的梦。

    梦里的一切,就仿佛真的发生过一样。

    梦里的她,一直一直都是大家的宝贝,所有的人都宠她,爱她,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小公主,她收获了所有的一切,

    她有着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他将苏氏给自己做了嫁妆;她拥有世界上最好的舅舅,他将叶家送给了她;

    她的三个对此没有任何异议,用尽一切去宠她、爱她,他们所得到的一切,只要她想要,他们就会统统献给她,

    她拥有世界上最好的老公,他将她宠上了天,她那么那么的幸福,所有的人都羡慕她,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姑娘。

    她生了两个孩子,那两个孩子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孩子,他们为她取得了那么多的荣耀,赢回了那么多的羡慕和赞叹,

    她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她是这个世界的中心。

    而苏明仪算什么?

    那不过是一个可怜虫,一个被人人厌弃的垃圾,

    只要她一个眼神,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就可以被轻而易举地打下去的可怜虫。

    有无数人上赶着帮助她收拾苏明仪,她根本不需要动手,就可以欣赏苏明仪最狼狈的姿态,

    爽。

    她连他们有女朋友有恋人都无法忍受,又怎么能忍受他们多出一个女儿/妹妹/外甥女?

    这个世界的中心,是她的;

    所有的视线,都应该停留在她身上;

    她才是他们的一切。

    那个梦实在是太美好了,美好到苏明萱几乎不想要从这个梦里醒来,她觉得那个才是她的世界,才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她要在那个世界里继续生活下去,

    但是她还是醒了,

    醒了之后,面对这个世界的一切,就更是怨恨。

    无能!无能!墨铭瑄一点用都没有!

    一点都不像……她梦里那个强大而又无所不能的男人。

    第二天晚上,苏明萱又做了一个梦。

    这一次的梦,跟上一次稍稍有些不一样。

    苏明仪不一样了,她不再像上一个梦里那么偏激绝望惹人厌恶,这一次的她,似乎学会了怎么讨好他们,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她还缺苏明仪这么一个跟班?

    谁都可以,只有苏明仪不行。

    苏明仪跟她流着相同的血,是她永远堤防厌恶的对象。

    其他人跟她没有血缘关系,她的哥哥爸爸舅舅都不会注意到那些人,但是苏明仪不一样,她有着和她一样的血,

    渐渐的,苏明萱发现,舅舅、爸爸、还有哥哥们,看苏明仪的眼神,已经不是那么的厌恶了,甚至有一点点温情,

    三哥甚至还给苏明仪拿了水果和牛奶,因为苏明仪没有吃晚饭!

    三哥竟然在关注除了她之外的事情!!

    不能忍……不能忍……!!

    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不能忍……!!

    三哥只能注意她……!……不可以注意苏明仪……!不可以!!

    苏明仪不能留了。

    于是苏明仪死了,死的极惨,

    她面上哀泣,心里却十分傲慢,这就是苏明仪跟她抢三哥的代价,

    这个世界是她的,是属于她的,所以谁也不可以……谁也不可以抢走属于她的任何一点东西!!

    苏明仪死了,一切回归到正轨。

    她的生活,依然如上一个梦境一样美好。

    这是属于她的世界,所以她过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生活。

    真美好啊。

    这两天的梦境给了苏明萱极大的鼓舞,她觉得她仿佛窥视到了未来,

    只要苏明仪死了,她就可以拥有,那么美好的未来,

    真棒啊……

    苏明萱突然爱上了睡觉,爱上了做梦。

    梦里的那一个个世界,都是别样的美好。

    那,才是属于她的世界。

    只要她想,她就可以做到。

    **

    苏明仪最近似乎更忙了。

    她每天都在默不作声地写着什么,霍晨翔只是从她身后默默地看着她,就像一个忠诚陪伴她的骑士一样,该安静的时候绝对安静,该欢笑的时候又绝对欢笑,

    苏明仪偶尔写累了,看着霍晨翔的侧脸,霍晨翔就会在第一时间发现她,然后回头看向她,对她露出笑容,安安静静又格外美好的笑容,就像一个天使,

    苏明仪也会露出一点点笑容,稍纵即逝,然后继续写写画画。

    这是苏明仪第一次,那么认真地去回忆曾经发生的那一切。

    准确地说,是回忆她每一次的轮回和惨死。

    她曾经想要与他们每一个人搞好关系,不争不抢,尤其讨好苏明萱,打算大学毕业之后就与他们告别,但是最后她还是没有活到大学毕业,

    那时候她为什么想要讨好苏明萱来着?

    因为苏明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角,这是一个书中的世界,以苏明萱这个女主角为中心的书中的世界,所以当时,她想要讨好苏明萱,

    但是并没有成功。

    苏明仪只记录几个关键字,除了她自己之外,没有人能够看懂,

    她轮回过太多次了,重复过太多次,记忆难免有偏差,毕竟每一世的经历都有一些相似,很容易张冠李戴,苏明仪需要从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之中,将自己的每一次轮回的记忆抽出来,然后去验证自己的猜想,

    十亿信仰值,在一开始听到的时候,似乎还不是特别多,等到真正开始做,才知道这十亿的数量是多么的庞大,

    两年仅仅只有一千万信仰值,二十年也只能拿到一个亿,二百年?

    呵。

    没有拿到足够的信仰值,她依然会陷入到轮回怪圈之中,怎么可能有二百年?她依然会在那个固定的时间死去!

    所以说,从一开始,这个信仰值,就是个伪任务,

    而真正的任务……

    ……拯救世界。

    苏明仪觉得有些头疼,虽然能够推出这个结论,但是她到底应该怎么做?

    系统那边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限制,所以并不能告诉她真相,她就只能自己去推,一个真正的任务就让她推了两年,她还有几年的时间?

    再这样下去,她还不知道在这个轮回怪圈里再挣扎多少次才能完成这个任务,终结自己轮回怪圈的世界,

    但是毫无疑问,这么再继续轮回下去,她迟早会疯的,

    而且,也不能确定,下一次这个系统会不会精准地找到自己,如果没有找到自己的话……

    ……苏明仪觉得自己八成要凉。

    苏明仪深深地吸了口气,刨除掉自己脑海中那一团乱麻的猜测,继续回忆自己曾经轮回的那些记忆,一点一点地整理下来,想要从中找到些什么,

    而这个时候,霍晨翔突然伸出手来,推了推苏明仪,他的眼眸里闪过几分忧虑,但是语气却带着几分轻松,笑道:“明仪明仪,放学了,该回家了~”

    苏明仪愣了愣,抬起手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愣愣道:“……哦。”

    中午放学,苏明仪一般是要回家的,霍晨翔似乎是有些忧虑于苏明仪的状态,笑眯眯道:“明仪明仪,我要去叶家蹭饭~”

    “让赵伯给我准备菠萝古老肉好不好?我就喜欢吃他做的这个。”

    “尤其是叶先生最讨厌这个菜,连闻到都不愿意,”霍晨翔做出了一个狡黠的表情,笑眯眯地拉着苏明仪的胳膊撒娇。

    叶凌枫讨厌菠萝,连味都不想要闻,熟的还好一些,生的最招他烦了,果盘里绝对不能出现菠萝的,所以霍晨翔格外喜欢吃这个菜,

    以往苏明仪都会很随意的答应,叶凌枫讨厌吃的菜太多了,总不能一个都不做吧?

    毕竟苏明仪还很喜欢吃菠萝派。

    说来也奇怪,叶凌枫受不了生菠萝和菠萝做菜,对菠萝派倒是没什么反感。

    但是这一次,苏明仪定定地看了霍晨翔好久,霍晨翔有些疑惑地摇晃苏明仪的胳膊,苏明仪才缓慢地点了点头,

    那一刻,霍晨翔的心脏仿佛都慢了一拍,

    苏明仪刚刚的模样,就像可以看穿一切一样,

    那一瞬间,霍晨翔都觉得自己被看透了,

    “咚——咚——咚——”

    霍晨翔有些怅然,又有些遗憾,还有一些庆幸,以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他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了。

    明仪。

    霍晨翔在心里默默地念着。

    世界上唯一的明仪。

    他的战友,他的伙伴,他的唯一。

    苏明仪和霍晨翔回到了叶家,午餐已经快准备好了,叶凌枫笑眯眯地对着苏明仪招手,苏明仪歪了歪头,对叶凌枫说道:“今天我们请苏家人吃午饭,怎么样?”

    叶凌枫脸上的笑陡然一僵。

    苏明仪认认真真地说道:“一定要请苏明萱哟。”

    叶凌枫脸上的笑容更僵硬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