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七十八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六零小仙女武神天下仓鼠先生[星际]为科学奋斗听说我很穷[娱乐圈]百炼成神     第7八章

    罗子晗深深地、深深地沉默了。

    最后, 苏明仪诚实道:“我也没去过那个地方, 只是一个猜想而已,主要是去找几个人,然后将他们带回来。”

    “有没有厉鬼, 危险不危险,我并不大清楚。”

    苏明仪倒是没有隐瞒, 罗子晗不愿意去她自己去也不是不可以, 除了麻烦了一些,

    到时候她拖着那些人, 可不方便打车。

    而且那个地方还真的未必方便打车。

    罗子晗有些犹豫。

    但是一来, 他对苏明仪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还有些好奇,而且这个小姑娘的实力深不可测, 每每观她对战,对他也有一些启发;

    二来,被苏明仪抓到的这只恶鬼本事不低, 带回特殊部,他这个月的贡献又多了一大笔,他也舍不得将这只恶鬼还给苏明仪;

    三来,刚刚苏明仪还救了他一命呢,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于情于理他都应该报答苏明仪,

    四来, 看苏明仪的样子,应该是去救人, 自己给她提供一点协助的话,也是帮了忙的啊,日后说出去多好听啊,他可是帮了这位大佬的忙!

    而且,苏明仪也说了,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危险,只要他跟在苏明仪身边,被苏明仪保护着,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才对,

    这样的话……他应该也可以的……吧?

    犹豫了一下,罗子晗点了点头,道:“就当舍命陪大佬了。”

    “现在回去拿车还得耽误不少时间,”罗子晗咬了咬牙,从自己身上摸出一张符来,有些恋恋不舍地摸了摸这张符,“想来大佬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耽误了吧,就……就用这个吧……!”

    罗子晗还真舍不得,这是他好不容易花了大价钱才拿到手的,这世上还真没有多少,主要是……那么稀有的材料炼制出来这东西,谁不心疼?

    还是个一次性产品。

    当初罗子晗花了大价钱拿了这个东西,也是因为想着,这玩意说不定能成为一个逃跑保命的玩意,

    罗子晗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鲜血一点一点地抹在那个符纸上,符纸陡然幻化出一阵阵光芒,应该是法阵和符纸的双重折叠,随着符纸一点一点地消失,一个无形的、透明的、近似于轿车一样的东西,陡然出现在苏明仪和罗子晗的面前,

    “原来如此,”苏明仪眼里闪过一分恍然大悟,“这个东西被你拿到手了啊?”

    “有眼光。”苏明仪点了点头,称赞道。

    罗子晗突然有些震惊,有些羞涩。

    ……被……被大佬夸奖了呢。

    这东西的出现,也是玄学界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一位玄学师准备了几十年的天材地宝,想要给自己改造一件趁手的武器,结果进了炼器房,不知道怎么就打造出来这么一个东西,

    那位玄学师不信邪,当场试了一下,发现这玩意真的没什么用,最大的用处就是一旦进去,普通人类是看不到的,但是这没有什么卵用啊!

    普通人类看不到有什么用?那些妖魔鬼怪照样都能看到啊!

    而且,这个东西开起来是需要玄学师灌注进去灵力,开出什么速度全靠玄学师的灵力,如果碰到那些妖魔鬼怪追杀你,你灵力都灌注进去里面,怎么抵御来自后面的攻击?

    你灵力灌注的少,这玩意跑的慢,跟没用这玩意有什么区别?

    那位玄学师发现自己耗时几十年准备的各种天材地宝,就炼制出来这么一个玩意,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

    ……这也太造孽了吧!

    更造孽的还在后面,那个玄学师崩溃地发现,妈的这玩意还不是永久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人类的灵力不合,总之那个玄学师测试了十个小时之后陡然发现,这辣鸡玩意似乎有哪里不对,

    那位玄学师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又几次试验之后终于确定,这个玩意八成就只有五十个小时的寿命,还是在玄学师使用的灵力比较平缓的时候,如果玄学师用这个逃命,是全力灌注自己的灵力,这玩意可能都撑不了24小时……

    ……我勒个去啊耗费了那么多天材地宝最后弄出来一个一次性消耗品?!

    这一次,那个玄学师是真的要吐血了。

    没办法,及时止损吧,再将这玩意放在家里看着,那个玄学师觉得自己迟早得出现心魔。

    于是那位玄学师就在玄学界的群里,挂了出售信息,最后被罗子晗买到了,

    罗子晗买这个的时候,还年少,正是深受动漫和科幻大片影响的年纪,对什么机甲战车充满了好感,于是大手一挥买下了这东西,

    这东西寿命有限,普通人类又看不到,想要耍个帅装个逼都不行,罗子晗买了没两个月就后悔了,一直安慰自己万一日后逃跑的时候能用到呢?

    现在,突然得到了苏明仪的认可,罗子晗竟然有几分惊喜。

    “大佬也觉得这个不错?”罗子晗眼睛亮晶晶地说道,“这东西是不是还有别的用处?耗费了那么多天材地宝,应该不会就这么点用吧?”

    罗子晗一边打开车门让苏明仪上去,一边近乎惊喜地问道。

    苏明仪:“……”

    苏明仪默默地移开了头,然后报出了一个地名,罗子晗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苏明仪这个态度清楚地让他明白,什么叫做痴人妄想qaq!

    果然,这个世界上,是不会有什么突如其来的惊喜的。

    罗子晗默默地呜咽一声,然后打开手机,输入导航,带苏明仪去那个地点,

    看到路线图之后,罗子晗才突然发现,苏明仪要去的这个地方很远,横跨市区和郊区,在几乎要出城的偏远角落,而且这个地方,不是什么安生的地方。

    “大佬,你去这里干什么?”罗子晗微微蹙眉问道,这地方都快类似于贫民区了,反正小巷子暗巷子七拐八拐的,有不少暗地里做皮肉生意的都在这边,混混流/氓的原生家庭也往往诞生在这边,也没谁会轻易来这边玩,更何况苏明仪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

    苏明仪不过是根据符箓的指示推出来的地方,对这个地方倒是不熟悉,于是抬头问道:“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对吗?”

    “也不是不对吧……”罗子晗小声开口,然后支支吾吾地说道,“嗯……总之……不是你这个年纪应该来的地方。”

    “那十六七岁的男孩子,来这边是为了什么呢?”苏明仪似乎是听懂了罗子晗的潜台词,问道。

    “……嗯……”罗子晗犹豫了一下,他记得这位大佬是一中的学生,今年还拿了国际中学生数学竞赛的个人冠军,妥妥的学霸,来往的应该都是些好学生吧?

    “……如果是好学生的话,”罗子晗小声道,“……可能是被骗过去的?”

    骗过去的吗?

    苏明仪微微蹙眉,心底的那个猜测更明显了几分。

    岳昊林那个神魂颠倒、心神不宁又憔悴不堪的模样,确实挺像被迷了心智吸了精气的样子,从而导致黑气上身,厄运临头,

    ……厄运临头?!

    苏明仪脑海里猛然闪过这几个字,然后瞬间,她就抓住了这四个字,

    脑海中的一些东西,就这么串成了线。

    是啊,岳昊林弄出来的那些事,他们都觉得是因为岳昊林心神不宁的原因,连她都是这么觉得的,但是……

    ……如果岳昊林被吸走的不是精气,而是气运呢?

    失去气运,就会发生一系列的倒霉事,撞到这个那个发生意外对那些受到无妄之灾的人是倒霉,对岳昊林就不是了吗?

    今天上午,他不小心碰到那个姑娘水杯的时候,自己似乎也被烫到了,而这种事情似乎发生了许多,岳昊林会每一次都躲过?每一次都不受伤吗?

    当然不可能。

    仔细想想,岳昊林到目前为止,已经让班里的同学都失去了对他的信任,虽然担心他,但也有一点怨气,包括班主任,班主任甚至都已经撂下了请家长的狠话;他和他的好朋友也打起来了,让他的好友对他颇为愤怒;据他的好朋友赵若刚所说,岳昊林家里也不平静,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岳昊林的妈妈总是来跟赵若刚的妈妈哭;

    同学情、师生情、友情、亲情,岳昊林都已经丢的差不多了,还不够倒霉吗?

    ——岳昊林失去的,明明是气运!

    而之后岳昊林心神不宁,也很好理解了,在学校里岳昊林就发生了这么一大堆倒霉事,回家的路上呢?其他同学看不到的时候呢?

    而且岳昊林又不是毫无感觉的人偶,同学、老师、朋友、兄弟、父母对他的不满,他肯定也能够感觉的到,他肯定也想要改变这一切,但是气运已经被夺走的他,能那么容易改变吗?

    在学校里发生了事情,导致他在回家的路上心神不宁,然后可能出了点什么小意外,类似于撞到树上或者差点发生交通意外什么的,然后回到家,可能就是父母的责怪和不满,或者是岳昊林的言行举止引发父母的不满,岳昊林当场翻脸砸东西,也是在宣泄,

    然后父母错愕,与岳昊林发生冲突,岳昊林回到房间里,越想越气越想越窝火,继续砸东西,等到渐渐冷静下来,又觉得愧疚,又觉得愤怒,然后一晚上翻来覆去无法安眠,第二天早上顶着一双熊猫眼出门,继续重复着这悲惨的命运……

    就像一个死胡同,不管岳昊林怎么做,都挣不脱,

    简直可怜。

    苏明仪在心里叹了口气,紧接着,她的眉心微微蹙起,目光也渐渐冷了下来,

    ……是谁在掠夺岳昊林的气运?

    ……为什么要掠夺岳昊林的气运?掠夺这些气运是要干什么?是怎么选上岳昊林的?

    苏明仪眉心皱的更深,罗子晗看着旁边坐着的眉头紧皱的大佬,突然感觉到一阵阵压力,

    ……大佬这是怎么了?

    罗子晗灵力有限,自然也不会将这个车开的多么快,那个地方又远,苏明仪微微侧头,语气淡淡道:“我来开,可以吗?”

    “这个东西由我买下,可以吗?”苏明仪指了指可以输入灵力的地方,语气舒缓的问道。

    罗子晗有些懵。

    苏明仪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叠符纸,从中数了五张,塞给罗子晗,语气平平地问道:“可以吗?”

    罗子晗更懵了,他垂下头看着手中的符纸,只感觉自己要跳起来了!

    苏明仪塞给他的那五张符纸,竟然都是高阶攻击符纸!而且还都是有名的大范围攻击符纸!!

    这东西,可是可以用来保命的啊!

    罗子晗的眼睛里满是亮光,他用力地点头,十分狗腿地说道:“大佬您来大佬您来,您随便用您随便用,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它是您的了!”

    “你请便!您随意!!”

    罗子晗都快喊出来了,他实在是太兴奋了,目测这几张符纸还是苏明仪自己画的,苏明仪在符纸上面的天赋和能力大家都很清楚,连有名的符箓大师都拍着苏明仪的肩膀,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能教给苏明仪的了,那几位符箓大师都认为,再过几年,苏明仪肯定能画出传说中的极品符纸。

    苏明仪出品,必属精品。

    罗子晗没想到今天自己竟然能有这样的收获。

    果然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轰隆——!”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陡然滑过一片惊雷,苏明仪抬起头来,天空一片阴云,空气中那种湿漉漉黏腻腻的感觉更加明显,

    ……这是要下大雨的节奏啊。

    苏明仪眉心皱得更深。

    为什么要选择今天呢?难道是因为今天有雨?

    不对……肯定不只是这么简单……

    是谁弄的这一场?如果学校陡然失踪了几个学生,必然会引起轰动。

    怕是现在,就引起轰动了。

    苏明仪低头看了看罗子晗的手机,已经接近十二点了,一中晚自习只上到十点,平常这个时间岳昊林他们肯定到家了,现在没到家,家长估计已经开始出来找人了。

    时间不多了。

    苏明仪将灵力凝聚起来,驱使这辆“车”,这辆“车”的速度瞬间快了许多,在马路上飞驰,身边传来罗子晗的惊呼声,

    苏明仪的眼眸一点一点地暗了下去,

    ……罗子晗,

    ……有意思。

    罗子晗扭头看着苏明仪,这个车的速度极快,苏明仪放进去的灵力怕是不少,年纪轻轻,灵力倒是让人羡慕,

    ……就是脑子不大好使。

    没办法,谁让她只有十三岁呢?

    哄骗小女孩,他最拿手了呢,

    嘻嘻。

    汽车一路飞驰,很快就感到了那个地方,这地方只有几个破旧的房子挤在一起,看起来又脏又乱,而且还颇有烂尾高危房的精髓,走在路上,时时刻刻让人担心这地方什么时候会塌。

    苏明仪倒是心平气和,罗子晗就继续做一个弱鸡,看着苏明仪在这个地方淡然地走,然后一路跟着苏明仪,不知怎么的,总感觉有些阴森森的,

    罗子晗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心里总有一种不大好的预感,低头对苏明仪说:“……大佬,这个地方的感觉,好怪异啊。”

    “……总有一种非常强烈的不好的预感,仿佛从哪里都可能冲出来一个恶鬼。”

    “这地方好可怕啊……连个灯都没有……大晚上的一点光源都没有……还臭的出奇……”

    “大佬……你能陪我说说话吗……我有点怕怕的……”

    苏明仪唇角微微上挑,带着几分嘲讽的弧度,她慢慢道:“……你手里不是有符纸吗?”

    “有什么好怕的?”

    “到时候直接扔出去不就好了?”

    “就像这样——”苏明仪随意地扔出了一张符纸,那符纸在半空中剧烈的抖动,然后陡然消散,变成一个透明的罩子,盖在他们身上。

    “还怕吗?”苏明仪淡淡道。

    总感觉这三个字带着一股讽刺的意味,罗子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小声道:“……不……不怕了。”

    两个人继续向前走。

    苏明仪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

    瑟瑟风声扑面而来,罗子晗的手不自觉地握紧,抓紧了自己口袋中的符纸,随时准备掏出来,

    苏明仪注意到了他这个动作,目光更有几分意味深长,

    ……不是一拨人吗?

    ……两拨人?

    想到最近华国各地出现的乱子,以及特殊部的那些让几位玄学大师愁的直叹气的烂事,苏明仪的眼眸更凉了几分,

    ……所以说,最近到底有几拨人对他们华国玄学界这么感兴趣?

    “在那里。”苏明仪的声音陡然响起,罗子晗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眼里一片茫然。

    什么?

    罗子晗有些疑惑地看向苏明仪,只见苏明仪的手里夹着一张符纸,那符纸正在缓缓地燃烧,他眼眸里不由闪过一分恍然大悟——

    ——原来是靠符纸吗?

    这个地方,竟然流动着不少黑气,看到人,就想要往人身上钻,想要粘走人的气运

    ……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法阵,

    苏明仪镇定地向前走,手中的符纸燃了一张又一张,无形的气体在空气中飘散,吸引着那些黑色的气体,当那黑色的气体真的被吸引过来之后,火光陡然烧起,将它们一起吞的干干净净,

    空气中阴森的感觉渐渐消退了一些,就像大雾一点一点散去一样,总算让人好受了一些,罗子晗松了口气,神情更放松了一些,

    苏明仪破阵一向简单粗暴,这一次也不例外,只要将法阵里的“气”扰乱,或者吞噬,法阵自然而然就灭了,更那几个学生,也终于出现在尽头,

    他们身上,似乎有着白色的线,将他们围了一圈又一圈,

    气运都被吸走了。

    苏明仪同时拿出了三张符纸,三张符纸一起吹动起来,一些光点落在他们身上,白色的线一点一点地溶解,几个人无声地飘了起来,苏明仪淡淡道:“走。”

    说着,她大步向外走去。

    那几个人浮在半空中,脸色却渐渐地红润起来。

    罗子晗看着这一切,目光渐渐染上了几分深意。

    当回到那“车子”上,苏明仪拿了几张符纸,贴在他们身上,罗子晗知道苏明仪这是在藏掉他们的记忆,不由道:“你消除掉他们有关这些东西的记忆,我们找幕后之人,不就不方便了吗?”

    苏明仪微微弯了弯唇角,语气随意道:“打草惊蛇,不就更方便找幕后之人了吗?”

    罗子晗总觉得这句话有些奇怪,目光有一点警惕,没有回应,

    苏明仪也毫不在意,让罗子晗将这些学生扔到学校附近的那个小树林里,这几个学生明显是被岳昊林引来的,几个人似乎还打起来了,苏明仪淡定地为他们编故事。

    “岳昊林最近很不对,你们很担心他,于是询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岳昊林不肯说,你们觉得他不把你们当兄弟,最后你们打起来了。”

    “打着打着,你们就哭起来了,于是在公园附近开始谈心,聊很多的往事,从小到大发生的那些事情。”

    “聊着聊着,就这个时候了。”

    “我数三声,你们会忘记刚刚那一切,我告诉你们的,就是你们的记忆。”

    苏明仪坐回了那个车子,三张符纸都剧烈地燃烧起来,“3、2、1……”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三张符纸全部烧光,几个学生同时睁开了眼睛,然后发出大笑声,

    他们浑然不觉刚刚发生了什么,只以为自己在跟朋友谈心,

    “卧槽这都几点了!都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再不走要死了!”

    “我去我去!我们的自行车不见了!”

    “估计是刚才聊的太投入了,被人偷了都不知道……”

    “打车回去吧?反正咱们家位置都差不多……”

    “妈呀,我妈竟然给我打了十几个电话,我都没听到……!!”

    “这都已经快一点了……!!惨了惨了……绝对会被骂死的……!!”

    “都怪你啊岳昊林!出了事你全责!!”

    “就是啊全怪岳昊林!!”

    “走走走!!我们走了!!!”

    几个少年笑着向外面跑去,苏明仪看着他们的背影,耳边传来系统的声音。

    “恭喜宿主,宿主的信仰值又上了一个台阶,目前已经有八位数了!”

    “完成了目标的百分之一!”

    “宿主真的超级棒!!”

    “照这个速度下去,宿主一定可以……唔……宿主似乎还需要努力啊……”

    苏明仪冷冷一笑。

    八位数,一千万,两年。

    按这个速度下去,二十年一个亿,二百年十个亿,

    她可不认为自己能活一百年。

    “系统,”苏明仪淡淡道,“你说,拯救华国,当个救世主,能给我带来多少信仰值呢?”

    系统还没有回答,苏明仪猛地扭头,将手里的东西一下子塞进罗子晗嘴里,

    罗子晗都惊呆了!

    “你干什么?!”罗子晗气急败坏道。

    苏明仪连眉毛都没抬一下,只是语气平平道:“你认识墨铭瑄吗?”

    罗子晗的目光陡然一变,他看着苏明仪那镇定从容的模样,知道她已经十分肯定了,不由微微抿了抿唇,有些困惑道:“我自认为我做得很好。”

    “你和墨铭瑄的过节很大?”

    “确实很好,”苏明仪淡淡道,“就是太好了。”

    “太好了,又太巧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