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七十三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闲唐六零小仙女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武神天下九星霸体诀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仓鼠先生[星际]     第73章

    霍家这个狼崽子, 就是故意的。

    故意抢他的功劳。

    苏晖明阴郁地看了一眼霍晨翔, 然后很快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即使心里已经开始上演古今中外十八种酷刑,面上还是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对着苏明仪说道:“明仪,饭前一碗汤对身体有好处, 这个汤的味道还不错, 你尝尝看。”

    知道苏明仪在乎霍家这只讨人厌的狼崽子, 在面上苏晖明绝对不会露出什么把柄, 他知道他自己完全没有优势, 弱势还一大堆——

    ——比起苏晖晔这辈子还没对苏明仪动过手,苏晖耀虽然动了手但是坑的是他自己而不是苏明仪, 自己可是实打实地做过不少死。

    直接正面冲突就起了不少,更别说背地里对明仪下手的那些烂事,苏晖明简直不想要回忆, 他重生的又晚,和明仪又交恶,自然是不敢露出半分不妥,

    心里恨得想要将霍家这个狼崽子剁了, 面上也是分毫不显的,生怕再惹了苏明仪的厌烦。

    苏晖晔和苏晖耀也是一样的。

    虽然他们重生的早,但是明仪可并没有对他们露出半分不同, 他们在明仪眼里,真的就跟苏晖明没什么区别, 这两年的时间足够让他们认清真相,自然是不敢造次,

    只能看着霍家那个狼崽子嚣张。

    霍晨翔对此倒是有些诧异。

    两年过去了,难道苏家这几个也学会了什么叫做沉稳?

    以前可是没少瞎折腾的,现在竟然也学会忍耐了?

    他还以为他们会直接掀桌子的。

    霍晨翔在心里遗憾地摇了摇头,苏明仪微微侧头看着他,似乎是有些无奈的模样,霍晨翔露出了可怜巴巴的模样,苏明仪不由摇了摇头,

    ……别闹。

    苏明仪的眼眸中有些无奈地写着这两个字,霍晨翔自然是看懂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明白明仪压根就没有折腾他们的意思,当然不是因为明仪对他们有什么感情,而是明仪实在是无所谓,

    ……对于几个陌生人,你会为了两年前的事情折腾他们吗?

    陌生人之所以是陌生人,就是因为只打一时交道,过后就忘光了。

    苏明仪并不是记不住他们对她的那些行为,但是她不认为那是伤害,因为根本没有伤害到她,因为他们对她来说,不过是陌生人,

    她的大脑那么宝贵,为什么去留下这些陌生人的信息呢?

    霍晨翔倒是能够明白苏明仪的想法,苏明仪在感情方面着实淡漠一些,为人又足够刚正,她似乎给自己设置了一堆条条框框,告诉自己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

    简单地来说,简直就是个完美主义的强迫症,

    霍晨翔本人其实挺看不上那种仗着别人的感情肆意玩弄戏耍对方的举动,但是这个时候,真的非常想蹿腾苏明仪去玩弄戏耍苏晖明他们,就算苏明仪不愿意,他代替她上场也可以啊!

    他完全可以仗着苏明仪的“势”狐假虎威为虎作伥啊!

    但是苏明仪不愿意。

    不愿意就不愿意吧。

    霍晨翔在心里叹气,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苏明仪只想安安静静吃顿饭,吃完饭就走人,完全不想给其他人有瓜葛。

    苏明仪喝了汤。

    她盘子里还有着一堆的菜。

    没有一道菜是她自己夹的。

    都是饭桌上的其他人夹给她的。

    在苏明仪放下那个排骨汤的碗之后,叶凌枫、苏彦臻、苏晖晔、苏晖明、苏晖耀齐齐看着苏明仪,等待苏明仪下筷子,

    也就是苏明仪不是普通人,在五个人的目光之下还能动筷子,这要是普通人,真的是连筷子都动不得了,

    苏明仪看了看自己盘子上的那几道菜,其实并没有吃的意思,她并不喜欢别人夹给她的菜,但是刚刚霍晨翔夹给她的菜她吃了,

    苏明仪在这几道菜之中找了一下,有一道菜是叶凌枫夹给她的,她怎么都答应了做一个优秀的继承人,那么父亲夹给她的菜,她总应该吃下去,

    尤其是刚刚吃了霍晨翔夹给她的菜。

    苏明仪吃了那道百合四季花青菜,叶凌枫脸上瞬间就露出了笑容,苏家那几个人虽然脸色有一瞬间的不好看,但是还都找到了理由安慰自己,然后继续盯着苏明仪的动作,等待苏明仪会吃哪道菜,

    但是苏明仪哪一道菜都没有吃,只是安静地夹了最靠近自己的那个盘子的菜,叶凌枫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变得真诚而热烈,他又给苏明仪夹了几筷子百合四季花青菜,笑道:“明仪喜欢吃这道菜吗?以后桌上多几道清口的,明仪喜欢这道菜,以后就多做几次。”

    苏明仪其实不挑食,那么多次轮回之中,那种硬的跟砖头式的面包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了,最凄惨的一次还做了几天的乞丐,什么吃不下去?

    只是有条件的时候,为什么要委屈至极呢?

    苏明仪将叶凌枫夹给她的菜吃了,其他人的菜还是没有动,她的吃相是十分优雅的,又带着几分清冷的气质,看起来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苏彦臻看着苏明仪将叶凌枫夹给她的菜乖乖吃掉,对他夹的菜却看也不看一眼,心里着实有几分苦涩,这可是他的女儿,是本来应该一心想着他的女儿,现在都被叶凌枫这个混蛋抢走了!

    苏彦臻深深地呼吸,勉强压抑住自己自心尖而生的愤怒和戾气,也学着叶凌枫的样子夹了一筷子百合四季花青菜,笑道:“明仪喜欢这个菜,就多吃点。”

    目光慈爱声音温柔,似乎还带着一点子期待,当场让饭桌上的叶凌枫、苏晖晔、苏晖明和苏晖耀变了脸色,

    ——果然,苏彦臻也重生了!

    虽然看到苏彦臻刚刚的那个反应,知道苏彦臻重生的几率很大,但是也比不得此时亲眼确定之后的感觉,叶凌枫眼眸登的就沉了下来,一眨不眨地看着苏明仪,等待着之后苏明仪的举动,

    ……不管怎么样,苏彦臻休想再将明仪抢回去!

    苏明仪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碰苏彦臻夹过来的那道百合四季花青菜。

    叶凌枫一瞬间就笑了开来,由他而生的风暴瞬间归于平静,一模一样的菜,自己夹给明仪,明仪就喜欢吃,苏彦臻夹给明仪,明仪就不肯吃,这其中的含义,还需要多说吗?

    叶凌枫心里都起了一朵朵小花,心情好的很不得哼个小调,他叫来佣人,让佣人打开餐厅的音乐,放了一首轻快的歌,

    这歌声就昭告着他的好心情,并且让他的心情更好。

    而苏彦臻的心情,可就很不好了。

    尤其是当音乐响起,那个欢快的小调就更是让他心底烦躁,他强迫自己压抑那种愤怒,实际上心里就如同火山喷发一般涌动着岩浆,

    ——叶、凌、枫!

    他在心里一个字一个字地叫道,眼眸中渐渐升起几分风暴。

    苏晖晔、苏晖明、苏晖耀见苏彦臻败北,知道再给苏明仪夹菜无疑是自取其辱,明仪的一举一动表明她根本不会吃他们夹给她的菜的,但是……

    ……不管是卖惨还是要让明仪见证自己对她的一片真心,这种自取其辱的举动都不能停!

    “明仪,你尝尝这个,味道还不错。”

    “明仪,这个菜的味道也不错,你要不要尝尝看?”

    “明仪,我记得你喜欢甜口,你尝尝这道宫保鸡丁,是甜口的,味道不错。”

    “明仪,吃个虾吗?我给你剥!”

    苏晖晔、苏晖明、苏晖耀一点也不打算放弃,当然他们也不打算自取其辱,反正桌子上的菜色那么多,他们为什么要跟叶凌枫撞上呢?

    苏晖晔、苏晖明、苏晖耀避过叶凌枫给苏明仪夹的菜,重点观察苏明仪自己夹菜的习惯来确定苏明仪的口味和喜好,然后更加努力地“讨好”苏明仪,苏明仪又不愿意吃这些东西,很快盘子上面就摆满了食物,倒真让苏明仪有了几分困扰。

    苏明仪本来是觉得,她不吃他们的东西,就意味着拒绝,这样他们就不会给她夹东西了,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执着……执着到让人反感。

    如果是正常人,在她不肯吃他们给她夹到盘子里的东西、却吃掉其他人家来的东西时,就应该明白了她的拒绝,在知道她的拒绝之后,他们就应该不再给她夹东西,

    但是苏晖晔、苏晖明、苏晖耀依然执着地为她夹东西,这是在逼迫她吃掉呢,还是在……?

    苏明仪并不喜欢吃掉别人夹给她的东西,更不喜欢有人逼迫她动作,既然隐晦的暗示没有用,那就只能更直白一些了。

    苏明仪的眼眸暗了暗,当看到苏晖明笑眯眯地将剥好的虾放在她的盘子里,苏明仪只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走到了尽头,她扭头唤来了佣人,语气平淡道:“麻烦再给我拿一个盘子,谢谢。”

    佣人领命而去,很快给苏明仪带来了一个盘子。

    苏明仪将装满食物的那个盘子放到旁边,然后将佣人拿来的新盘子放到自己面前,这个举动之中拒绝的意味更浓了几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她的抗拒。

    霍晨翔忍不住微微一笑,看来他的小明仪在这两年内也有了不少的变化,善良正直而又有原则,脾气好但并不意味着没有底线,虽然面上是一副冷清的模样,但是却拥有着一颗纯洁无瑕的心,以及……格外漂亮的灵魂。

    这样的明仪,怎么能让人不喜欢呢?

    苏晖晔、苏晖耀、苏晖明自然知道这是苏明仪明确的拒绝了,他们不由自主地咬下唇,他们知道自己刚刚的举动幼稚,而且后面明明看到明仪盘子里装不下了,还要继续往明仪盘子里夹菜的行为更是带了几分逼迫的性质,但是……

    ……但是他们停不下来啊!

    明仪愿意吃叶凌枫夹给她的东西,却不肯吃他们夹给她的东西;

    明仪愿意吃霍晨翔夹给她的东西,甚至会夹给霍晨翔,却连看一眼他们夹过去的东西都不愿意;

    他们知道自己错了,他们真的非常想要弥补,但是明仪却不愿意接受,

    一分一毫都不愿意接受。

    因为明仪,压根不在乎。

    她不在乎他们,自然不会在乎他们的伤害,更不会在乎他们在愧疚之后想要补偿的那颗心,

    就算他们把心捧到明仪面前,明仪都不会愿意要的。

    苏晖晔的唇角有些白。

    他本来以为,他重生了,一切就能从头开始,他能够甩开苏明萱,能够守好苏家,能够保住自己的弟弟,能够将明仪宠成小公主,

    但是……

    ……但是明仪根本不惜的要!

    他欠了明仪一条命啊。

    但是他却永远都还不了。

    因为明仪……根本就不在乎他……根本就不需要他的补偿。

    这个结论在脑海中升起的那瞬间,苏晖晔的心就痛的厉害,他知道错了,他后悔了,他想要弥补,他真的想要弥补……!

    ……为什么……没有这个机会呢?

    他真的知道错了,他真的后悔了,

    为什么……为什么明仪不肯给他一个机会呢?

    叶凌枫都有机会不是吗?

    为什么明仪不愿意多给自己一次机会呢?!

    心脏痛的厉害,让苏晖晔的鼻尖都有几分酸涩,在那种酸涩和疼痛之间,苏晖晔甚至都生出一分近乎扭曲的恨意,

    ……为什么明仪,不愿意给他一次机会呢?

    比起苏家四个人的低落和难堪,叶凌枫今天可是有一种扬眉吐气的爽感,苏明仪的动作无疑让他的心都安定下来,

    当苏彦臻晕倒、猜出苏彦臻很可能会重生的时候,天知道叶凌枫有多么慌乱,

    他真的很怕苏明仪被苏彦臻带走。

    血缘关系是很难磨灭的。

    很多父子,即使平日里都是拍着桌子互骂,一言不合就动手,但是真的当对方遇到事的时候,那份链接双方的血脉之情又在动荡,让他们不由自主地为对方付出,

    叶凌枫很怕最后输给那一份血脉之情,

    毕竟,苏明仪是苏彦臻的亲生女儿,他们之间流着一模一样的血,万一明仪对苏彦臻这个当父亲的还要期盼呢?万一还有什么舐犊之情的?万一呢?

    尤其是当初,苏彦臻还在西里国待了那么久,当苏明仪参加为决赛之后苏彦臻才离开,虽然苏彦臻对他做了保证,但是叶凌枫还是不放心,

    当然,现在确实是彻底地安心了。

    苏明仪的动作就给叶凌枫吃了一颗定心丸。

    叶凌枫脸上的笑就没断过,对苏明仪更是关怀备至,连带着对霍晨翔都顺眼了许多,刚刚霍晨翔直接将苏晖明那碗汤抢走的举动可真是让叶凌枫太爽快了,如果不是顾忌着影响不好,叶凌枫简直想要给霍晨翔鼓鼓掌,

    ——干得漂亮!

    ——苏晖明就应该受到这种待遇!

    叶凌枫神清气爽,都多吃了半碗饭,苏彦臻干脆不动筷子了,就默默地看着苏明仪夹菜,观察她的喜好,叶凌枫还要假惺惺地问上一句,“苏总怎么不吃?是饭菜不合口味吗?”

    苏彦臻简直想怼回去,但是直觉告诉他,叶凌枫这个混蛋绝不会只是问他这么简单的一句,于是谨慎地回答道:“只是胃口不佳而已。”

    “哦,原来苏总看到这些菜没有胃口啊,”叶凌枫笑眯眯地说道,“真是可惜了,这些可都是明仪喜欢的菜。”

    “苏总和明仪的口味,可真是天差地别啊。”

    ——果然!

    苏彦臻的眼神一暗,心里怒极反笑,他就知道叶凌枫不安好心!

    “自然不是,”苏彦臻冷冷淡淡地说道,“这些菜色我也很喜欢,尤其喜欢百合四季花青菜,看来我和明仪的喜好基本一致啊。”

    “果然,血缘关系就是斩不断的,叶先生,你觉得呢?”

    苏彦臻镇定自若地反将一军,叶凌枫的脸色也带出几分不善来。

    空气中的火/药/味节节攀升,两个男人冷淡地对视,就像被侵/犯了地盘的猛兽一样,都想要直接咬碎对方的脖子!

    苏明仪放下了餐具,扭头问霍晨翔,“你吃好了吗?”

    霍晨翔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苏明仪站了起来,对着其他人点了点头,淡淡道:“我吃好了,先出去了。”

    “各位慢用。”

    说着,苏明仪给霍晨翔了一个眼神,然后在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动作利落地拉着霍晨翔走人,

    霍晨翔跟在苏明仪身后,忍不住露出几分笑意,看来明仪真的是烦了,所以干脆果断走了,

    苏明仪也在心里叹气,好好的一顿饭,吃的刀光剑影,怎么这么胃疼呢?

    饭桌上的其他人:“……”

    正主苏明仪已经走了,饭桌上的其他人自然不需要再伪装了,叶凌枫当即冷笑出声,冰冷的视线当即对上苏彦臻,不紧不慢道:“苏总,诱/拐别人家的女儿,不好吧?”

    苏彦臻同样冷笑道:“叶先生,趁人之危同样不好吧?”

    “趁着别人头脑不清楚,偷走了人家最重要的宝贝,现在还来受害人面前炫耀,是不是更不好?”

    “那不是你亲口同意的吗?”叶凌枫冷声道,“你前几天给我的承诺,你都忘了吗?”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卖后悔药的吗?”

    苏彦臻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叶凌枫,目光冰冷;

    叶凌枫同样站了起来,目光冷冽地瞪着苏彦臻;

    空气中的火/药/味又一次节节攀升,几乎要烧起来了!

    苏晖晔、苏晖耀、苏晖明先后站了起来,无声地站在苏彦臻的身后,与叶凌枫对峙,

    叶凌枫冷笑一声,都什么年代了,还打算玩人海战术?

    ——嗤。

    叶凌枫嗤笑一声,然后拍了拍手,叶家的佣人们一个一个地走了出来,然后无声地站在叶凌枫后来,

    叶家的佣人不少,尤其是这两年来,为了苏明仪,叶凌枫更是添了许多的佣人,此时站在叶凌枫身后,还真有种人多势众之感,

    苏彦臻:“……”

    苏晖晔:“……”

    苏晖明:“……”

    苏晖耀:“……”

    即使知道叶凌枫绝对不是什么要脸的人,但是他现在这个举动,也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一点吧?!

    ——这他.妈也太骚了一点吧?!

    **

    苏明萱回到了苏家,然后快步上了楼,她着实被气得不轻,回到卧室之后直接砸了半个卧室,什么东西都往地下砸,

    ——她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侮辱!这是赤/裸/裸的侮辱!!

    苏明萱的眼睛都红了,她越砸越生气,越砸越委屈,最后坐在床上哭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墨铭瑄。

    苏明萱的眼眸一亮,立刻就接了这个电话,然后带着哭腔地喊道:“……铭瑄哥哥!”

    “铭瑄哥哥……铭瑄哥哥……”苏明萱泣不成声,只得委屈地叫着墨铭瑄的名字,墨铭瑄连忙安慰她,语气温柔,“明萱,有什么事告诉铭瑄哥哥,铭瑄哥哥帮你想办法,好不好?”

    “不要怕,有铭瑄哥哥在,无论是什么事情,铭瑄哥哥都可以帮你解决。”

    “铭瑄哥哥在这里呢,铭瑄哥哥去苏家找你好不好?”

    苏明萱哭着说道:“……好……好!”

    “铭瑄哥哥你快来……我需要你……萱萱需要你……!”

    “苏家现在没有人,你过来就好……萱萱需要你……萱萱需要你……!”

    墨铭瑄本来就在这附近,听到苏家没有人之后,他一边安抚着苏明萱,语气温柔地诱哄她,一边向苏家赶,

    他赶来的很快,苏明萱一见到他,就扑到他的怀里,哭的肝肠寸断,墨铭瑄眼眸里满是怜惜,温柔地哄道:“有铭瑄哥哥呢,有铭瑄哥哥呢,萱萱不怕,萱萱不怕。”

    “铭瑄哥哥会帮助萱萱的,萱萱不要怕,萱萱不要怕,好不好?”

    “萱萱想要什么,铭瑄哥哥都可以帮忙的,铭瑄哥哥可以让萱萱得到萱萱所有想要的东西,只要萱萱告诉铭瑄哥哥。”

    “别哭,多么美丽的小姑娘啊,这么哭下去,可就不好看了哟。”

    “萱萱不要哭,铭瑄哥哥在这里呢,有没有感受到?是铭瑄哥哥,你的铭瑄哥哥来了。”

    在墨铭瑄的安抚之下,苏明萱的情绪渐渐平缓了下来,然后在墨铭瑄的劝哄这下,苏明萱抽噎着将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墨铭瑄,

    当然,有一些事情,是做了艺术加工的;

    然后,苏明萱哭泣着控诉道:“……舅舅以前不会这么对萱萱的,萱萱不过是关心舅舅而已,舅舅就这么对待萱萱,他将萱萱当什么?他将萱萱的一颗真心当什么?!”

    “萱萱再也不会喜欢舅舅了……萱萱再也不会喜欢他了……!”

    “还有爸爸,爸爸竟然也不帮萱萱,爸爸也不爱萱萱了……爸爸也不爱萱萱了……!”

    “三个哥哥也都被苏明仪抢走了……舅舅早就被苏明仪抢走了……现在爸爸也不爱萱萱了,估计也要被苏明仪抢走了……”

    “萱萱什么都没有了……萱萱什么都没有了!”

    苏明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将自己整个都缩在墨铭瑄的怀抱里,模样看起来委屈至极,墨铭瑄连声安抚她,眼眸里闪过一丝深沉,但是紧接着,就做出了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对待萱萱?!”

    “萱萱那么爱他们,萱萱对他们一片真心,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对萱萱?”

    “他们一定都被苏明仪蛊惑了!”

    苏明萱哭的十分难过,她用十分依赖的目光看着墨铭瑄,委屈地询问道:“……那铭瑄哥哥,萱萱该怎么办?”

    “萱萱还能不能抢回舅舅,哥哥和爸爸?”

    “他们以前那么疼爱萱萱,萱萱那么喜欢他们,萱萱不想让苏明仪抢走他们,萱萱怕他们被苏明仪欺骗……!”

    “铭瑄哥哥……铭瑄哥哥……你想想办法好不好?你那么聪明……你想想办法好不好?”

    苏明萱恳求地看着墨铭瑄,一双漂亮的眼睛还带着泪珠,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墨铭瑄小心地将她眼眸上的泪珠拭去,然后有些苦涩地摇了摇头,道:“……真的没有办法。”

    “他们现在,都被苏明仪迷住了,我真的没有办法……”

    苏明萱一听,又要哭出来,墨铭瑄连忙安慰她,然后犹犹豫豫地说道:“……但是……还有一个……比较危险的方法。”

    “什么方法?”苏明萱眼眸一亮。

    “嗯……”墨铭瑄犹豫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道,“那个法子太危险了,还是不要了吧?”

    苏明萱一把抓住了墨铭瑄的手腕,哭泣着看着他,道:“铭瑄哥哥不想要帮助萱萱了吗?铭瑄哥哥明明有办法,为什么不告诉萱萱?”

    “铭瑄哥哥……求求你……求求你……”

    在苏明萱的万分恳求之下,墨铭瑄才“不得不”将那个法子拿了出来,他犹豫地说道:“……萱萱,你听说过,换脸术吗?”

    “什么换脸术?”苏明萱楞了一下,但是心里陡然有了一种猜测,当即,心脏就剧烈地跳动起来。

    “就是……”墨铭瑄小声道,“……将一个人的脸,换成另一个人的脸。”

    “前提是,那个人不存在了。”

    “什么意思?”苏明萱楞了一下,问道。

    “就是说……”墨铭瑄着实有些犹豫,但是禁不起苏明萱的苦苦哀求,还是将这个法子告诉了苏明萱,“打个比方,用甲乙代替吧,甲已经死了,那么乙就可以通过换脸术,得到甲的那一张脸,从此在别人眼里,乙就是甲。”

    苏明萱愣愣地看着墨铭瑄,低低道:“……铭瑄哥哥的意思是……?”

    “如果你担心你的家人,也不是不可以用这个法子……”墨铭瑄小声道,“……就是太危险了……”

    “我不怕危险!”苏明萱连忙道。

    “嗯……就是……让苏明仪消失……你通过换脸术……得到苏明仪的那一张脸,”墨铭瑄小声说道,“你的家人都被苏明仪蛊惑了,没有办法了,除非……你取代苏明仪。”

    “但是这样太危险了,也可以让别人通过换脸术,得到苏明仪的那张脸,只要将那个人控制在咱们手里,你的家人就不会受到威胁……”

    “不……!”苏明萱几乎是尖叫出声,她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她定定地看着前方,努力平缓自己的呼吸,她咬着自己的下唇,做出一副痛苦的模样,“……不能……不能将无辜的人扯进来。”

    “不能让无辜的人替我承受风险……”

    “……那我不就成了苏明仪了吗?我不能做她那样的人。”

    “我是一个善良的人……”

    苏明萱喃喃自语,眼眸里却闪过几分光亮,如果……如果她真的得到了苏明仪的脸,从此成为苏明仪的话……

    那么……

    ……舅舅会疼她爱她,她会是舅舅唯一的继承人;

    ……三个哥哥会讨好她,会疼爱她,跟在她身后;

    ……爸爸也会将苏家交给她,她可以同时继承苏家和叶家,并且被所有人宠在手里!

    哦对,还有霍家的那位小少爷,也会将她当做掌中宝;

    霍家的那些人,包括文家老太太他们,也会那般疼爱她;

    ……她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人。

    想到这,苏明萱的心都热了起来。

    墨铭瑄一直注意着苏明萱的反应,自然没有忽略苏明萱亮起来的双眼,他知道苏明萱是拒绝不了这件事的,就如同他不能拒绝权力和地位一样,

    他们是一类人,先天就是一样的,就应该彼此陪伴,一同站在王位之上。

    墨铭瑄的眼睛一点一点地温柔下来,尤其是看到苏明萱那明亮的双眸时,最后,苏明萱重重地对墨铭瑄点了点头,坚定道:“我不能让我的家人处于危险之中。”

    “我要去救他们,我不能看着苏明仪害他们。”

    “铭瑄哥哥,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墨铭瑄抱住苏明萱,满怀怜惜地说道:“……萱萱,你真善良。”

    “铭瑄哥哥……”苏明萱抱住墨铭瑄,楚楚可怜地说道。

    “放心,铭瑄哥哥会帮助你的,萱萱不用怕,铭瑄哥哥一直都在……”

    墨铭瑄温柔地安抚苏明萱,然后低声道:“……首先,我们应该这么做……”

    **

    苏家几个人回去的时候,脸色都不大好看,只有叶凌枫还一副春.光明媚神清气爽的模样,连霍晨翔今天不回去了,在叶家睡,都没有影响叶凌枫的好心情。

    苏明仪和霍晨翔玩到深夜,霍晨翔将自己的礼物一一拆开,又一一合上放好,这几乎花了他一晚上的时间,每一件礼物他都还要在点评一番,具体停留在这个礼物多么合他的心意这个礼物多么难买到等等,最后总是把自己弄的一副泪眼迷蒙的样子,让苏明仪有些尴尬的同时,又有一些微妙的开心,

    送出去的礼物得到他人的喜欢,自然会让送礼人开心的。

    第二天一早,苏明仪和霍晨翔一起去学校,两年前他们就是一起去学校的,现在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

    上了车,霍晨翔就总是左右看看,目光中带着几分稀奇,又带着几分喜悦,让苏明仪颇有几分好笑,

    霍晨翔被分到一班,但是这一天是他第一次来上学,自然还是需要先到办公室去的,苏明仪便将霍晨翔送去了一班班主任的办公室,

    班主任见苏明仪带着霍晨翔来的,知道苏明仪和霍晨翔认识,就决定将霍晨翔安排在苏明仪的旁边,苏明仪年纪小,霍晨翔年纪更小,两个人又认识,关系不错,苏明仪应该能带着霍晨翔早日融入到班集体之中。

    班主任让苏明仪回去上早自习,又跟霍晨翔聊了一会儿,知道霍晨翔和苏明仪两年前就是同桌,感情很好之后,更加坚定了将霍晨翔安排在苏明仪身边的念头,毕竟孩子小,融入集体不容易,万一融不进去,可不就成了校园冷暴力?

    那可是万万不行的。

    一班班主任很负责也很热情,跟霍晨翔聊了一个早自习,等到早自习快要结束的时候,班主任才到着霍晨翔来到一班,向一班同学介绍了这个新同学,

    霍晨翔的年纪小,但是一班同学早就习惯面对苏明仪了,华国又不少天才神童,只不过自己班级遇到两个……而已……

    ……而已个毛啊!

    ……太打击人了吧?!

    ……有一个苏明仪还不够,还来了一个年纪更小的霍晨翔?

    ……这不是在逼着他们痛哭流涕吗?

    以前考完试回家,父母只会说,你瞧瞧你,瞧瞧人家苏明仪,你连一个十三岁的孩子都考不过!

    等到以后考完试回家,父母说不定就会说,你看看你,再看看人家苏明仪和霍晨翔,你别说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了,你连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都考不过!

    想想之后父母会说的话,一班同学都有一种膝盖中箭、瑟瑟发抖的感觉。

    然后班主任调了位置,班里本来是奇数人口,来了霍晨翔正好变成了偶数,班主任总算有机会把班里的位置调了,最后让霍晨翔去了苏明仪身边,

    班主任笑眯眯地对苏明仪说道:“明仪,照顾好你朋友,帮助你朋友早日融入集体。”

    苏明仪点头应好,正巧下课铃响起,班主任扬了扬手,说了一声“好好相处”,就离开了。

    班级里有一瞬间的安静。

    ——这位新同学竟然和苏明仪是朋友啊!

    按照定律,大佬的朋友也是大佬,所以这霍晨翔……必然也是个大佬!

    本来考完试回家,父母说那些话的可能性只有一半,现在提升到百分百了,

    ……心里苦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