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快穿系统攻略大龟甲师六零小仙女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武神天下为科学奋斗九星霸体诀     第55章

    苏晖耀根本没想过事情会这么发展。

    在他的计划中, 自然就是和苏明仪一起上学放学,朝夕相处,再不济每天也可以从教室里见到苏明仪,结果这才第二天,苏明仪竟然没有来上课!

    等了两节课, 苏晖耀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就跑去办公室询问班主任, 经过昨天的事情, 班主任对苏晖耀也实在没有什么好感,只是轻描淡写道:“明仪请假了。”

    请假了?

    苏晖耀眼眸一暗, 心里更是多了几分难受, 难道明仪为了躲他,连学都不想上了吗?

    “明仪……为什么请假?”苏晖耀艰涩地问道。

    “身体不舒服。”班主任随便拿了个理由打发苏晖耀,还好心地提议道,“不如你找叶先生询问一下?”

    苏晖耀身体一僵,叶凌枫现在那么排斥他们, 怎么可能会理会他们?

    班主任将苏晖耀的动作看在眼里,心里更添了几分不喜, 别说苏晖耀是苏明仪的哥哥,但是苏明仪根本不认,她说为什么苏明仪明明姓苏, 监护人却姓叶啊, 原来是她这一家子根本不能容纳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啊!

    昨天苏明仪那几句话还在老师的脑海中回荡, 让班主任心底对苏晖耀的厌恶更深了一点, 对自己的亲妹妹都能下手的人,还是个人吗?

    但凡作为一个有良知的老师,对于校园暴力都是深恶痛绝,比校园暴力更可怕的就是家庭暴力,作为老师,她没有办法对自己的学生做些什么,也只能在心里厌恶几分,

    苏晖耀想要知道苏明仪的信息?她怎么可能告诉他!

    不仅班主任自己不会告诉他,其他老师也都得到过班主任的嘱咐,不会将苏明仪的事情告诉苏晖耀,当然,班主任并没有将苏晖耀和苏明仪的恩怨说出去,只是含糊间带过,都是老师,对学生之间的恩怨纠葛也有几分猜测,毕竟以往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便也都识趣地不再追问。

    这下,苏晖耀愣是没有什么途径知道苏明仪到底去哪里了。

    苏晖耀来附中,就是为了苏明仪,偏偏苏明仪见了他就发了那么大的火,第二天干脆就不来上学了,对他的厌恶和反感可见一斑,苏晖耀心里能好过?

    苏晖耀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的紧。

    不仅如此,一班的同学大多见了昨天那一场闹剧,苏明仪对于苏晖耀的厌恶和反感他们自然也看得见,苏明仪在一班同学眼里,绝对是个好脾气的好姑娘,就是赵美兰那样的,他们都气的快要上天了,苏明仪还给人摆事实讲道理呢,这么温柔的好姑娘,怎么会简简单单气成那个样子?

    苏晖耀得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才让苏明仪气成这样啊!

    这么想着,一班的同学对苏晖耀多少有些排斥,结果今天苏明仪干脆没有来上学,苏明仪有多么热爱学习,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结果苏晖耀刚来,苏明仪就不来上学了,这是因为什么,还需要直接说出口吗?

    苏晖耀是长得好看,但是长得好看的又不只有他。

    霍晨翔的五官无可挑剔,就像一个堕入凡间的天使一样,苏明仪气质轻灵淡漠,五官精致,也像一个精灵一般,苏晖耀跟苏明仪和霍晨翔比起来,那张脸就不够看了。

    一开始,大家对苏晖耀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抱着欢迎新同学的念头,再加上苏晖耀和苏明仪以及霍辰旭不是一个路线,加上青春偶像剧的热播,大家对苏晖耀还是比较欢迎的,但是……

    ……但是苏晖耀可以直接将他们班上的两个吉祥物小天使气的不来上学啊!

    苏明仪的脾气可是一等一的好,班里没有受过苏明仪帮助的人实在是太少了,霍晨翔又惯于与人交朋友,隔三差五拿着零食分一分,给自己还有苏明仪刷点好感度,班上哪里有人不喜欢他们俩?

    俗话说得好,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一班同学又吃又拿的,能对苏明仪和霍晨翔没有好印象?

    在霍晨翔、苏明仪和苏晖耀之间选一个,傻子都知道该选谁吧?

    第二天,苏晖耀就被大半个班的同学一起孤立了。

    当然,实际上也算不得孤立,苏晖耀毕竟没有对一班的同学做些什么,一班的同学大部分还都是十分懂礼貌的,让他们无缘无故地无视苏晖耀,他们也做不出来,

    只不过,多多少少有些忽略苏晖耀,比如说苏晖耀叫他们,往往叫了三声他们才会回答,对于一班的学生来说,这基本也就是极限了。

    苏晖耀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他脑海里满是苏明仪苏明仪苏明仪,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班上九成以上的同学都这么干了,苏晖耀怒极反笑,眼里满是冷意,

    ——这可是个稀奇事,向来只有苏晖耀带头孤立其他人的,哪里有人敢孤立他?

    苏晖耀可不是一个好脾气的,没重生前他就是个无脑鲁莽的小少爷,向来信奉拳头硬,重生之后虽然多了些脑子,但是本质和性格可不是重生就能改变的,发现自己被孤立之后,被苏明仪厌恶反感躲避的委屈与难过统统化为愤怒,登时一泄而出——

    ——“我问你话呢,你竟然敢不回?!”

    苏晖耀猛地拽住前面那个男生的衣领,一班的同学都因为这个变故楞了一下,齐刷刷地看了过去,那男生被苏晖耀捏住了衣领,又气又急,怒声道:“……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放开你?”苏晖耀冷笑一声,眼里满是戾气,“敢给小爷玩校园冷暴力?小爷玩这个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撒尿呢!”

    那男生又气又急,脸都红了大半,但是他一个斯斯文文的男生,都没跟人吵过架,哪里是苏晖耀的对手,苏晖耀见他挣扎的厉害,登时一拳就打了过去——

    下一秒,一班都炸了!

    一班这里聚集的大部分都是学霸,斯斯文文的男生女生,跟人吵架的都少,出了一个赵美兰就让半个班的人气的心里难受,哪里见过苏晖耀这种架势?

    就是曾经跟苏晖耀一个小学的学生,也只是听说过苏晖耀的“威名”,完全没有见过啊,

    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见!

    登时,一班就混乱开来,有学生匆匆去找了班主任,班主任过来的时候,教室都乱成一锅粥了,班主任气的都要懵了,

    她带过那么多一班,从来没有见到过打架斗殴的事情!

    这还是第一次!

    “你们在干什么?!苏晖耀!你还敢动手!”

    “都给我来办公室!愣着干什么?!!”

    “班委一起过来!你们是一班的学生!你们在一班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你们简直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班主任声色俱厉,可见是气的不轻,一班的同学哪里见过班主任这一副面孔?哪里被班主任这么劈头盖脸地骂过?

    几个同学垂下头,心里只感觉一阵阵屈辱。

    班主任把苏晖耀等人带走,了解情况,一班的教室安静了好一会儿,才响起一阵阵不满的窃窃私语,

    “我说明仪那么好的人,为什么会厌恶苏晖耀呢,原来真是这样的人啊。”

    “真的太过分了,我们一班怎么会进来这样的人?”

    “就是啊,人家又没有招惹他,他凭什么打人啊?”

    “我是晨光小学的,早就听说了苏晖耀的威名,据说他家里有钱有势的,曾经那些被他欺负的都转学走了,晨光小学里根本没有人能管得了他……”

    “那我们还就白白受他打了?有这样的人在班里,我连书都看不下去了!”

    “好险好险,幸好我昨天没跟他换位,要不然这么一个暴力狂坐在明仪身后,明仪的安全哪里有保证?看明仪这么排斥他的样子,他不会打过明仪吧?”

    “我觉得很有可能啊,而且明仪那么排斥他,明仪那么温柔善良的人,一点点小事绝对不会记在心里的,苏晖耀绝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那我们怎么办啊?这种人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给他打交道,好烦人啊……”

    “能怎么办啊?只能远着点了……”

    一班的同学大部分都是乖乖子乖乖女,奉行五讲四美好少年的那种,平日里高声说话的时候都少,哪里见过这一言不和大打出手的架势?听说过和见过,怎么都是两回事啊。

    心里还真是有些害怕。

    教室里渐渐安静下来,一班的同学心里满腹牢骚,翻动书本的声音都大了一些。

    “就不能将他调出我们班吗?”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声音响起,简直击中了班里所有人的心,

    ……这样的人,就跟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小心招惹他了,然后换一顿爆揍,他们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将这么一个定/时/炸/弹放在他们身边啊?

    昨天苏晖耀带来的外貌优势已经荡然无存,一班同学简直盼着他滚蛋。

    另一边,办公室里,班主任了解完情况之后,就让其他人走了,苏晖耀对自己做的事情完全没有避讳,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威胁和恶意,班主任头疼的不行,

    “苏同学,”班主任认认真真地说道,“如果你一定要这样,我们不介意与叶先生和霍先生好好谈一谈。”

    “然后再请叶先生和霍先生,与您的父亲好好谈一谈。”

    苏晖耀的眼神一瞬间变得极为难看,他没有想到,竟然有老师敢威胁他!

    班主任也是剑走偏锋,走了一步险棋,但是还能怎么办?难道还让她看着自己班的学生被这么殴打欺负?

    那可都是些好孩子!

    班主任不顾苏晖耀威胁的目光,轻描淡写道:“或许苏同学,想要让明仪知道你做的事情?”

    “明仪与班里的同学相处的很好,大家都非常喜欢她,她也很喜欢大家。”

    “她的朋友很多,大家都很喜欢与她做朋友。”

    “苏同学,你伤了明仪的朋友,你觉得明仪会高兴吗?”

    班主任的声音轻描淡写,颇有几分不徐不缓的意思,苏晖耀的眼眸一点一点地冷了下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苏明仪已经对他有多么厌恶,

    他不可能让苏明仪更反感他。

    半晌,苏晖耀勉强道:“……我知道了。”

    这是妥协。

    班主任在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

    ****

    苏明仪是不知道学校里发生的这些事情,她之后要去参加附中弄得培训课,所以索性在家里做一些准备,霍晨翔知道了,就陪她一起在叶家做准备,

    苏明仪倒是想要把霍晨翔赶去上学,霍晨翔不肯,苏明仪想到班里的苏晖耀,也懒得催霍晨翔了,索性就跟霍晨翔一起在家里窝着,不时给霍晨翔安排点“作业”,两个人从卧室里做题,倒是也轻松简单。

    但是叶凌枫,就不是很高兴了。

    ……虽然没有人管叶凌枫高兴还是不高兴。

    苏明仪在家里窝了两天,就去那个培训班里报道了,初中生比起高中生,在心里素质、专业能力、知识网络等等方面都有较大差异,所以像附中这样的初中,一开始也没有奔着决赛去,能冲进复赛就是厉害了,说白了也不过是提前让学生适应这种竞赛模式,大部分初中生都是走个过场,真正让他们发挥力量的时候,还是等到高中了。

    现在初中生去参加这些,也就类似于一个选苗子的过程,毕竟初中生学业相对简单,没有高中生那么累,只要有天赋有兴趣,是个好苗子,现在开始学起也来得及。

    各个初中在这一次的竞赛中比拼的,也不过就只有那么几点,一个是闯进复赛的人数,一个是综合成绩平均分,当然,闯进复赛的人数往往要比平均分更重要一些。

    毕竟,真的要到外面说出去,肯定是“我们学校有xx人闯进了复赛,他们还都是初中的孩子啊”更好听一些。

    当然,对于附中这种学校来说,肯定是两个都拿,才更给力。

    附中举办的培训班是全日制的,专门找了个宿舍安排这些孩子们的住宿,毕竟就只有那么一周的时间,时间紧迫,竞争对手又多,老师们需要讲解的东西又多,不得不高速利用,

    所以,他们就这么过上了高中时间,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十点,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一天学习十几个小时,这种高压下来,基本上都吃不消,

    但是吃不消,也得吃。

    学生们大多有些疲惫,注意力也在下滑,讲台上的自然是注意到了这一些,这几天学生们的精力不济,这可不是个好事情,

    他抬头看了看时间,这堂课只剩下十分钟了,便也无所谓了,直接用板擦敲了敲黑板,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我知道大家很累了,所以最后这十分钟,我跟大家聊聊天好了。”

    班里的学生们都起了几分兴趣,抬头亮晶晶地看着老师,老师随意地笑笑,将板擦随手一扔,笑道:“这两天,大家应该看到了不少外校的学生吧?”

    “咱们附中就来了你们这些学生,你们其他的同龄人,自然不是咱们学校的,而是其他学校的。”

    “为了这一场竞赛加班加点的,从来都不只是咱们。”

    老师对着学生们笑笑,特意用了“咱们”这个词语,将她和学生们放到一起,激发学生们对于学校的认同感和荣誉感,这些孩子都是他们挑出来的好苗子、好学生,他们心里都有着几分傲气,对于自己的学校自己的班级,都有着极强的荣誉感和责任感,

    只需要将这些荣誉感和责任感调动起来,这些孩子还会有更亮眼的成绩。

    对着下面十几双眼睛,老师平静地微笑道:“隔壁十中知道吧?听说今年,他们学校进来了好几个好苗子,智商奇高,从小学习竞赛,对预赛胸有成竹。”

    “十中向来与我们附中争锋相对,我们附中也向来稳稳压十中一头,十中这么多年以来,也都没有成功地压过我们附中,这荣誉能不能继续捍卫,还靠你们了。”

    “除了十中,听说九中今年也特意招了竞赛生,校长还亲自去了下面找好苗子和好学生,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能够赶十超附吗?我们附中在金字塔尖端上待久了,这位置可是人人都盯着呢。”

    “你们出去,说自己是附中的学生,你们骄傲吗?”

    “而附中是怎么撑起这一份骄傲的?是学生!是无数优秀的附中学生!”

    “他们一届一届,用优秀支撑起的这份骄傲,用优秀来奠定出的这份骄傲!”

    “你们累吗?你们的上一届、上上届,比你们还要累,还要辛苦!”

    “但是他们为什么能够撑下来?”

    “因为他们不能让附中的荣誉从他们的肩膀上垮下来!因为他们要将附中的骄傲一届一届传承下去!”

    “你们现在为附中而骄傲自豪,是因为无数优秀的学长学姐为你们打下了基础!”

    “而你们之后的学弟学妹们,也在等着你们为他们捍卫荣誉,打下骄傲。”

    “共勉吧,孩子们。”

    老师说完最后一句话,下课铃声骤然响起,那老师毫不犹豫,直接拿着教学材料扬长而去,

    只是那背影,怎么看怎么悲凉,

    就仿佛在说——

    ——“你们就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

    能够被选上的学生谁没有几分傲气?谁不是被父母长辈宠在手心上的?谁不是觉得自己聪明厉害?被老师这么直白地指出,谁能不要面子?

    这个年纪的孩子,最要面子了。

    苏明仪眼眸里闪过了一分笑意,在自己正在做的那本练习册上写下答案,即使老师已经走了,教室里也空前的安静下来,只能听得见笔纸的声音,还有那么几个学生趴在桌子上补眠的呼吸声,比前几节课的躁动好了许多。

    苏明仪喜欢安静,对这样的环境十分钟爱,她安心做题,这些日子她想要刷的题多了去了,她的目标可不是个复赛。

    只要一路闯入决赛,最好决赛再拿些成绩,直接被选入另一个培训班,这样前前后后也能折腾两三个月,也就是说,直到期末考试,她都不需要回来了!

    不需要看到苏晖耀苏晖明他们,也不需要回去面对叶凌枫,不要被层出不穷的奇葩事闹的头疼,累了就炼器炼丹捉捉虫子,心情好就继续刷题,苏明仪刷题都要刷出乐趣来了。

    “那个……”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犹豫的女声响了起来,苏明仪抬起头来,正看向前面的那个姑娘,那姑娘对着苏明仪露出了一个略有几分羞涩的笑容,小声地问道:“……请问,刚刚老师记录的这一题的笔记,你有没有做啊?”

    那姑娘其实并没有报什么希望,苏明仪看起来实在是太小了,虽然不知道苏明仪是怎么加入这一次竞赛的,但是她们普遍并没有将这个年幼的小姑娘放在心里,

    这个年幼的小姑娘也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后排,下课的时候一头扎进各种书本之中,杜琪琛这么多天,还没看清楚这小姑娘长什么模样呢。

    苏明仪抬起头来,看了一下杜琪琛本子上的那个题目,然后点了点头,从自己的抽屉里翻找了一会儿,才拿出一个本子,然后翻开找了一会儿,道:“在这里。”

    苏明仪抬头的那瞬间,杜琪琛只觉得眼前这个小姑娘有些眼熟,但是偏偏想不起来,而那个小姑娘很快又低下头去做题了,杜琪琛就是想再多看两眼,也看不到了。

    ……可能是错觉吧?

    杜琪琛眯着眼睛想着,但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将注意力都放到了手上的笔记上,这个题老师是作为扩展题目讲的,杜琪琛其实没有听明白,她问了周围一圈,也没有人真的弄懂了这个题,老师也只是作为一个趣味题目扩展了一下,大部分学生就干脆利落地放弃了这道题,因为这道题里有好多他们不曾涉及的公式定理。

    但是杜琪琛放不下这道题,她就是想弄明白这道题,问了一圈她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杜琪琛就去问了老师,老师一看这个题,就笑了,道:“只是随意给你们弄了一个扩展,不需要关注这个题。”

    说完,老师就不说什么了,明摆着是不打算给她解这个题了,杜琪琛目瞪口呆,老师都这么说了,可见老师也不想让她把精力放到这个题上,但是杜琪琛偏偏跟这个题死磕上了,

    但是没有老师,周围也问了一个遍了,还能问谁?

    杜琪琛抱着随便问问的心态问了后边这个小姑娘,实际上已经打定主意,要是后边这个小姑娘也不知道,她就放弃这道题,

    就像老师说的,这个题只是个扩展,不值得她牵扯那么多精力,

    但是哪里想到,这小姑娘的笔记里,真的详细记载了这个题!

    而且不仅仅用了一种方法!

    不对……不对……不仅仅是这一个题!

    杜琪琛往后翻了几页,这个笔记本上的解题方法比较多,直接用红笔标了一二三,等到后面,竟然还有解析和变形!

    ……这是什么神仙笔记啊?

    杜琪琛简直惊呆了!

    如果不是她刚刚真的从身后那个小姑娘手里拿到了这个笔记本,她简直要怀疑这根本就是一个解析教材了!

    杜琪琛又往前面翻了翻,发现不仅是这一个题有着庞大的解题办法和解析以及变形,基本上前面每个题都是这么庞大的解题方法以及变形!

    甚至还有归纳和总结!

    看看对方的笔记,再看看自己的笔记,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自己的笔记这也太寒颤了吧?

    杜琪琛拿着这个笔记,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小姑娘,那小姑娘还在认认真真地做题,仿佛一点都不知道她自己的这个笔记有多么珍贵……

    ……杜琪琛一阵恍惚。

    她突然觉得,身后的这个小姑娘,实在是太帅了。

    各种意义上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