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破云为科学奋斗星际之全能炊事员武神天下六零小仙女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飘渺之旅     第51章

    接下来的几天, 苏明仪着实过了几天风平浪静的舒心日子,霍晨翔似乎是喜欢上了健身, 每天早上都早早地来到苏家,陪着苏明仪一起跑步,

    ……虽然一般情况下,苏明仪跑完两圈, 霍晨翔他本人还没能跑完一圈, 但是他的笑容灿烂而明亮,只让人见了心情就好。

    这下, 苏明仪和霍晨翔就更是形影不离,基本上只有晚上放学回家那段时间是见不着面的, 满打满算也没有几个小时, 叶家的佣人们倒是都熟悉了霍晨翔。

    或许是被叶凌枫警告了,也或许是被叶凌枫那一场秋后算账紧了皮,叶家的佣人们都惊醒了许多,曾经叶家就叶凌枫一个主人,叶凌枫又常年不在家, 佣人们需要做的活计都很少,尤其是厨房这一边, 叶凌枫压根不回来,厨房的佣人基本不干活, 简直就跟叶凌枫拿钱养人吃白饭差不多了, 也就养成了一部分佣人懒散的性子,

    而之后叶凌枫为了苏明仪, 也专门请过一批照顾苏明仪的佣人,宅子里的佣人更多,各自的职责也多有交重,再加上有一部分赵伯都不方便出面的叶家老人,所以叶家老宅这边的佣人真的很乱,而叶凌枫本人在叶家的时候还好,当他甩袖而去的时候,这种混乱就显示的淋漓尽致了。

    赵伯在叶家老宅中再有威信,也是个管家,他是没有权力越过主人家去辞退员工的,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叶家老人的问题,所以叶凌枫回来之后,第一时间就处理了这些问题。

    这些日子以来,叶家老宅的佣人精简了不少,许多熟面孔都没有了,苏明仪虽然没有怎么留意,但是多少还是发现了,

    尤其是在白天有司机拦下她,想要送她上学的时候。

    苏明仪当时是拒绝了那位司机,这几天依然和霍晨翔一起坐霍家的车上学,结果叶家的这位司机越来越慌张,今天就追到了附中,苏明仪想要坐霍家的车回去的时候,就被叶家的那位司机拦下了——

    “小姐!”叶家的那位司机急忙道,“小姐,您坐我们的车回去吧。”

    那位司机不仅是急切,更有着几分慌乱,苏明仪脑子一转就明白了,她道:“我今天去朋友家做客,你这么跟他说,可以交差。”

    那位司机依然有些焦虑,最后跟在霍家的车后来,注视着苏明仪进了霍家的大门,这才停在外面,去给叶凌枫打了电话,告诉他苏明仪去了霍家,

    叶凌枫面上虽然不显,语气也非常平静,只是心里着实有些失落。

    他这几天确实是忙。

    因为前段时间的怄气,所以那些关于明仪生日宴会的事情都停了下来,现在离明仪的生日已经没有多少天了,叶凌枫必须将这件事情安排起来,因为是第一次将明仪介绍出去,所以叶凌枫极为重视之间的每一个环节,唯恐别人对明仪有一点点忽视,生日宴的事情、无论大小,全都是他自己亲自跑下来的,

    在忙生日宴的事情之余,叶凌枫还需要处理叶家的佣人,然后去寻摸一些可靠的佣人,叶家的部分老人年纪大了,干不动什么活了,还都是当年叶凌枫的祖父叶老爷子嘱咐下来善待的佣人,据说当年叶老爷子是一个十分重情的人,而这些佣人曾经也给过他一定的帮助,部分佣人压根没有成家,叶老爷子觉得不缺那两口饭,就决定养下来,

    当年的事情叶凌枫还小,并不清楚,但是当年叶老爷子病榻缠.绵的时候,还嘱咐他对名单上的那些老佣人好一些,叶家后来只有叶凌枫一个主人,再加上那些老佣人对他确实很好,他也就这么养着,

    但是这一次牵扯到苏明仪,叶凌枫就不打算这么简简单单地过去了。

    除了这些事情之外,叶凌枫还在忙碌苏明仪礼物的事情,为了表达自己对苏明仪的重视,也为了让其他家族的人睁大眼睛好好瞧瞧,叶凌枫还打算自己为明仪做生日蛋糕,只不过他在厨艺方面真的没有太大的天赋,折腾到现在也没学出个什么样子;

    然后,叶凌枫还给苏明仪寻摸了一个礼仪老师,没有多少时间了,就简单地速成一下便好,更何况学习那些礼仪都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叶凌枫私心不希望苏明仪那么累。

    这么一大堆事情安排下来,再加上本身的工作,叶凌枫忙的脚不沾地,每每回到叶家老宅的时候,都是深更半夜,然后一大早就走,只能通过电话或者报告来了解明仪最近的情况,知道明仪和霍晨翔关系更亲近了,叶凌枫心底还十分酸涩,

    ……他就是个蠢的!

    为什么要和明仪发生争执?为什么要怄气直接扭头就走?

    他这明明就是把明仪往那个狼崽子怀里推啊!

    叶凌枫越想越懊恼,越想越后悔,这一天他好不容易暂时放下手头的事情,可以在明仪放学的点回到叶家老宅,特地嘱咐厨房多做了一些饭菜,结果……

    ……结果明仪被那个小狼崽子拐走了!

    叶凌枫看着眼前这一桌饭菜,心里真的有些难过,但是这股难过他又不可能放到苏明仪身上,他对苏明仪本来就有愧疚和亏欠,只能咬牙切齿地在心里咒骂霍晨翔这个狼崽子,把人家的姑娘都拐走了,实在是太渣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叶凌枫心底的焦躁和难过也越来越深,眼前的饭菜渐渐变凉,他也没有动一筷子,整个人的坐姿都没有什么变化,就是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像一个雕塑一般,安静地等待着,

    偌大的餐桌上只有叶凌枫自己和渐渐凉透的饭菜,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非常的孤寂。

    叶家的佣人们都知道叶凌枫心情不大好,也知道叶凌枫都在等苏明仪,都有些战战兢兢的,也不敢向餐厅这边过来,生怕引起叶凌枫的不快。

    叶家老宅之中,弥漫着一股子阴郁之气,直到这个时候,叶家的某些老人,才真正的认识到,苏明仪在叶凌枫心中的地位有多重。

    所以,当苏明仪回到叶家老宅的时候,立刻受到了叶家佣人空前热烈的欢迎。

    “明仪,你终于回来了,饿吗?先去餐厅吃点东西吧——”

    “明仪,你冷不冷啊?餐厅那里非常的暖和,你先去餐厅休息一下吧——”

    “明仪,你快去休息一下,餐厅那里有暖和的茶和点心,你去吃一点,休整一下好不好?”

    “明仪,过来过来,我带你去餐厅那里休息一下怎么样?”

    自从上一次和叶凌枫发生那么大的争执之后,苏明仪就没有受到过这样的欢迎,她微微蹙起眉来,不动声色地避开那些人,但是那些人基本上都围在她身边,让她几乎寸步难行,

    苏明仪多少有些不愉,淡淡道:“我要上楼了,你们让让。”

    或许是没想到苏明仪会这么冷淡,那些人脸上的笑瞬间就僵了下来,苏明仪淡定地推开他们,然后向楼梯口走去,

    而正在餐厅里等待的叶凌枫,仿佛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他瞬间就动了起来,然后大步离开了餐厅,然后一打开餐厅门,正对上苏明仪平静无波的模样,

    苏明仪大步向楼梯口走去,多余的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叶凌枫那激动喜悦的心瞬间冷却下来,他唇角微微蠕动一二,竟然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苏明仪抬脚上楼,一步也没有多停,叶凌枫下意识地叫道:“——明仪!”

    苏明仪扭过头来,平静地看着他,叶凌枫根本不敢看苏明仪的眼睛,他下意识地避开了苏明仪的眼睛,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尽可能平静地说道:“吃过晚饭了吗?要不要再来吃一点?”

    “喝一碗热汤,对你的胃也有好处。”

    “我吃过了,”苏明仪心平气和地说道,“并不需要再吃东西,谢谢。”

    叶凌枫一时间竟然卡了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苏明仪等了一分钟,见叶凌枫没有再开口的意思,扭头便向楼上走去,

    “——明仪!”叶凌枫下意识地叫道,苏明仪又停了下来,重复刚刚的动作,叶凌枫只感觉自己的掌心里都多了几分汗珠。

    叶凌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面对苏明仪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那一双眼睛清亮而通透,仿佛所有的黑暗和罪恶都会在那一双眼睛之下无处遁藏,

    每一次注视着这样的眼睛,叶凌枫心底的那种愧疚与心虚就截然而生,他握着拳,强迫自己面对着苏明仪,一字一顿道:“明仪,我们谈谈。”

    “谈谈正事。”

    “你不是说,想要跟我做个交易吗?”叶凌枫在心里深深地叹息,面上却不显露半分,他心平气和地说道,“我们谈谈这个交易,怎么样?”

    苏明仪定定地看着叶凌枫,叶凌枫即使面上无懈可击,但是被苏明仪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这般看着的时候,也只感觉手心里生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心里,其实是有些慌乱的。

    但是这种慌乱并不能让苏明仪看出来,虽然叶凌枫只觉得自己的一切思维在苏明仪的眼睛里都无处遁形,他冷静道:“做个交易,对我们彼此都有利,当一个合作伙伴,怎么样?”

    即使心里十分不甘愿,叶凌枫依然这么说道。

    只是想起霍晨翔,就恨不得冲上去将他打个半死,明明明仪是他的外甥女,现在是他的姑娘,他的女儿,竟然被一个霍家的狼崽子叼走了!

    换谁谁不气?

    苏明仪点了点头,沉默地下了楼,一步一步地向叶凌枫走去。

    那一瞬间,叶凌枫只感觉自己的心跳如雷如鼓,苏明仪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模样,就仿佛要走进他的生命一般。

    叶凌枫打开餐厅的门,让苏明仪进去,然后将门关的死死的,又冷眼看了一下那些佣人们,佣人们急急离开,叶凌枫这才满意地坐了回去。

    “明仪,”叶凌枫放缓了声音,给苏明仪夹了一筷子菜,“尝尝这个,我记得你很喜欢吃这个菜的。”

    “明仪,要不要来碗汤?”叶凌枫多少有些兴奋,给苏明仪夹完菜就要给她盛汤,苏明仪淡淡地摇了摇头,“我在霍家吃过了。”

    叶凌枫的手一顿,故作轻松道:“那喝点汤,这汤养胃,你来试试怎么样?”

    苏明仪淡淡道:“吃了太多的东西,对我的肠胃更不好吧?”

    叶凌枫的手顿了一下,心里更多了几分苦涩,他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低声道:“好吧。”

    “那明仪,我们就来谈谈交易好了。”

    苏明仪抬头看着他,叶凌枫镇定道:“我们叶家需要一个继承人。”

    “你做好这个继承人,给我们叶家争脸,我提供给你一切所需要的东西啊。”

    “彼此利益互换,这似乎是个共赢的好主意。”

    “怎么样,有兴趣吗?”

    苏明仪深深地望着叶凌枫,叶凌枫就仿佛一头撞到南墙不回头了一般,她之前明里暗里拒绝了太多次,叶凌枫一意孤行,苏明仪彻底没了脾气,只淡淡道:“好。”

    “你如果反悔了,可以随时过来找我终止合约。”

    苏明仪微微点了点头,向前走了两步,又回头道:“我希望我个人的事情,你不要多插手。”

    “谢谢。”

    苏明仪生疏而有礼,一如既往。

    叶凌枫看着苏明仪的背影,有些颓唐地坐了下来,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无声地叹息,

    ……明仪啊……

    即使知道这是一场劫难,也不能不去渡啊,

    叶凌枫颇为苦涩地想道,

    这个时候,他只感觉自己呼吸到嘴里的空气,都是苦涩的。

    很快,叶凌枫将那个礼仪老师请了过来,只要求那位礼仪老师教导苏明仪一些宴会礼仪和应急礼仪,那老师见到苏明仪,眼前就是一亮,苏明仪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年纪小小便自有一股气质,倒是个好苗子,

    那礼仪老师笑眯眯地对苏明仪招了招手,示意苏明仪与她一起离开。

    苏明仪的计划中又加了一股礼仪课的任务,她就只能通过提高效率来压缩时间成本,顺便将各种零七八碎的小时间都搬出来用了,以至于苏明仪最近忙的团团转,所有人都发现了她的忙碌,

    因为她看起来实在是太忙碌,大家也都自觉地不去打扰她,苏明仪的效率越来越高,最后索性挪用了一部分上课的时间,老师所讲的内容她大部分心里都有数,小部分都十分精通,于是便不在乎听课这些,理科的一部分上课时间被她搬出来做题,老师们多多少少能够看到,于是便叫她起来回答问题,方便检验苏明仪对于这堂课的掌握情况,

    这些日子苏明仪被叫起来回答问题的次数越来越多,但是不管什么问题,不管苏明仪有没有在听课,她都能回答上来,老师们见她掌握的内容非常牢靠,又发现苏明仪实在是非常忙碌,于是她也就没有多加管束,只是在办公室里经常可以听到老师们提起苏明仪来。

    就这样,在这种十分紧促又繁忙的生活节奏中,苏明仪的生日终于要来了。

    这一天,霍晨翔实在是忍不住了,小声地劝道:“你最近这些日子也太忙了吧?怎么都应该休息一下了啊,你再把自己的身体忙垮了,你身体本来就虚弱。”

    霍晨翔有些忧心忡忡地劝慰道,苏明仪将一叠生日宴会的邀请函递给霍晨翔,霍晨翔茫然地看了苏明仪一眼,苏明仪简单道:“你帮我把这些分给班里的同学,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被苏明仪信任的感觉让霍晨翔眼前一亮,他随意翻了一下这些邀请函,大约有二三十张,肯定不是邀请全班同学一起去生日宴会,苏明仪这个举动的意思就是让他去选择一班的同学,岂不是对他很大的信任?

    “保证完成任务!”霍晨翔笑眯眯地说道。

    “谢谢。”苏明仪打开一本竞赛题,然后进入了刷题模式,霍晨翔拿着这一堆邀请函,笑眯眯地开始思考到底应该给谁,

    当然,首先要给自己留一张,然后是俞羽尚。

    霍晨翔拿了个笔记本,开始列人名,生日宴会这种好日子,肯定是选择明仪关系比较亲近的同学,万一请了关系一般又不喜欢宴会的同学,人家还不好意思拒绝,到时候人家不舒服自己也不爽,好不容易过一次生日,多不好啊。

    “对了,”苏明仪从书包中又拿出了一张邀请函,小声地咳嗽了一下,简短道,“你的在这里。”

    霍晨翔拿过那个邀请函,然后打开,又翻出其他的邀请函,打开对比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个十分灿烂的笑容,

    ——他的邀请函,是明仪亲手写的呢。

    霍晨翔美滋滋地想道。

    叶家早已经放出了风声,叶家继承人苏明仪的生日宴会要在叶家老宅举办,叶家老宅鲜少会举办宴会这种事情,许多人压根就没有进去过叶家老宅,而现在,叶凌枫不仅宣布他有了一个异姓继承人,竟然还要在叶家老宅里为这位继承人举办生日宴!

    这苏明仪在叶凌枫心底的位置,到底有多重啊。

    许多家族接到邀请函的时候,心里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就是苏彦臻得到消息,都十足的不敢置信,

    苏彦臻的第一反应就是:

    ——这苏明仪到底给叶凌枫管了什么迷/魂/药,叶凌枫竟然能够做出这么的荒唐事来!

    是的,荒唐。

    在苏彦臻眼里,叶凌枫这件事简直太荒唐了,叶家老宅都没有举办过叶凌枫自己的生日宴,这个第一次竟然给了苏明仪?!

    不仅如此,叶凌枫竟然让了他一分利,要求今年苏明萱不举办生日宴会,而且他们苏家要去参加苏明仪的生日宴会,

    那一分利,是何等的利益?为了苏明仪,叶凌枫竟然就这么放手了?

    苏彦臻又好笑又惊奇,这个天上砸下来的馅饼,可是让他十分感兴趣啊,

    ……叶凌枫那么精明的一个人,竟然……?

    啧。

    苏晖晔、苏晖明、苏晖耀、苏明萱也都收到了邀请函,苏晖晔和苏晖耀的第一反应都是“安抚”苏明萱,苏晖明不跟他们掺和,只安静地敲响了苏彦臻书房的门。

    苏彦臻淡淡道:“进。”

    苏晖明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将自己的情绪统统遮掩起来,像现在这个时候的苏晖明一样,怀着激动、喜悦、不安的模样走了进去,小声道:“父亲。”

    “嗯?”苏彦臻淡淡地应道。

    “萱萱……”苏晖明做出一副压抑、愤怒又心疼的模样,“萱萱很难过,那一天也是萱萱的生日……”

    “父亲,这样对萱萱是不是太残忍了?”

    “明明舅舅曾经那么疼萱萱,现在对萱萱弃之如敝履,还对苏明仪那个……”或许是想到什么,苏晖明硬生生地压下了某些词汇,窝火道,“……那么好,萱萱去了,得有多么难过啊。”

    “叶家老宅的大门给苏明仪开了,现在还在叶家老宅给苏明仪办生日宴!”

    “那萱萱……萱萱怎么办……萱萱还不得难受死?”

    “那一天也是萱萱的生日啊!”

    “父亲……不要让萱萱那么难过……好不好?”

    苏晖明恳求地看着苏彦臻,苏彦臻微微蹙眉,然后淡淡道:“你去告诉萱萱,不想去就不去了,让她在家好好休息。”

    “好!”苏晖明的眼眸瞬间就亮了起来,语气轻快道,“谢谢父亲。”

    苏彦臻看着苏晖明的背影,只感觉自己这个向来不受重视的二子,似乎有了不小的变化,

    这倒是有意思了,

    苏彦臻平静地拿起毛笔,漫不经心地想道。

    苏晖明干脆利落地将一切威胁掐在摇篮里,心情好的出奇,在苏晖晔和苏晖耀与苏明萱纠.缠的时候,他就奔出去找礼物了,他送给明仪的礼物,必须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

    时间匆匆而过,苏明萱已经确定留在家里,苏晖晔、苏晖耀和苏晖明都精心准备了礼物,苏明萱自然也得到了他们的礼物,中午的时候,苏家还为苏明萱办了一个小型的家宴,

    苏明萱收着各样的礼物,只觉得心里抑郁的厉害,其实苏家没有举办生日宴会的传统,毕竟苏家四个孩子,每年举办四场生日宴,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以目前苏家这种地位,已经没有必要举办生日宴去拉近各家的关系了。

    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也便只有苏明萱最为特殊,在她五岁之后,基本上年年都会办一场生日宴。

    今年……竟然这般简陋。

    亲手将父兄送上车,苏明萱捏着自己的衣角,即使父亲已经将原因跟她说的清清楚楚,但是她依然无法接受,

    ……如果没有苏明仪……就好了……

    ……那么爸爸、哥哥、舅舅,就只是属于她的,

    ……只有她,没有苏明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