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第五十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50章 第五十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星际之全能炊事员破云为科学奋斗武神天下六零小仙女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飘渺之旅     第50章

    几个老师小心地走了过来, 和孙老师一起看苏明仪做题, 孙老师向里走了走, 给几个老师让了点位置,其中有老师发现这是初二那边的竞赛题, 不由带着几分疑惑地看向孙老师, 不知道孙老师想要干什么;

    孙老师对那个老师笑笑,示意等苏明仪做完了题再说。

    附中是有竞赛名额的, 但是这个名额一般给初二的学生或者是少数的初三生, 初一的学生才刚进入初中,知识面太窄;初三生即将面对中考, 怕竞赛会分了他们的心,所以一直以来, 附中的竞赛名额都是初二的学生打头,

    苏明仪这才上学一个月,孙老师就想要去让她参加竞赛?

    未免太早了一点吧?

    苏明仪在自己的草稿纸上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公式,她的神情非常安静并且沉稳, 那一个个公式在她笔下写出来,几个老师看了看她正在做的那个题的题干,知道苏明仪这些公式倒是用对了,这个题难的是那庞大的计算量, 计算量太多太大的时候, 是很容易出错的。

    但是苏明仪看起来很稳, 她的神态非常镇定, 也看不出半分慌张或者是焦躁, 即使计算量非常庞大,她也是一步一步地往下算,神情中并无半分不妥;

    几个老师倒是在心里赞叹了一句,这样的心性,确实是适合参加竞赛,

    但是年纪到底是太小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三个填空题都被苏明仪写出了答案,然后苏明仪直接跳过了最后一个填空题,选择了孙老师画出来的那两个大题,当然,最后一个大题也被她放弃了,

    六个题,苏明仪最后只写出来了四道,她将试卷交给孙老师,孙老师颇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这两个题不做?”

    “我不会。”苏明仪简单地说道,“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孙老师唇角微勾,带着几分笑意,“在竞赛场上,说不定就是这两个题拉开了差距,大题也就算了,填空题还可以蒙一个啊。”

    苏明仪眨了眨眼睛,直白道:“但是现在并不是竞赛场啊。”

    孙老师笑了起来,拍了拍苏明仪的肩膀,含笑道:“行,那你先回去吧,一会儿升旗仪式就要开始了。”

    苏明仪点了点头,与孙老师道谢,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几个老师看她离开了办公室,急忙让孙老师将答案拿出来对一下,有个老师道:“这个大题肯定是正确的,填空题拿出来对对。”

    孙老师从抽屉里翻出了答案,苏明仪答了三道填空题和一道大题,最后的结果都是正确的。

    “这孩子倒是有意思,”孙老师晃了晃苏明仪的试卷,眼里带着笑意,“心稳手也稳,我们这么多人看着,也没给这孩子造成什么心理负担,倒是个竞赛的好苗子。”

    “这份心理素质倒是十分适合参加竞赛,”林老师也点了点头,只道,“不过你怎么想起让苏明仪答这个了?”

    “这不是咱们附中今年的竞赛凑不起人来吗?”孙老师道,“自从这些竞赛取消加分之后,学生和家长们对于竞赛都没有多少兴趣了,初二那边有两个成绩亮眼孩子拒绝了去参加竞赛,我们附中总不能出不来一个能拿成绩的竞赛小组吧?这不十中还虎视眈眈的吗?不能和人家高中生比,初中里面我们附中总是要做拔尖的那个。”

    “这不就从初三开始找人吗?明仪不是一直在做竞赛的题吗,我觉得她应该会对竞赛有兴趣,所以拿测试卷来试试她的水平。”

    “你别说,明仪虽然年纪小,但是成绩还不错,”孙老师指着这六道题道,“咱们附中自己的测试卷,肯定相对来说要简单一些,我选的这六道题是整个试卷里难度最高、陷阱最多的六道题,最后一个大题整个附中能够做出来的也就那么一两个,填空题的最后一道也没几个人做出来,剩下的四道也是错误率极高的几道题,我倒是觉得明仪可以试试这次竞赛。”

    “初一生……”吴老师沉吟道,“你跟咱组长说了没?”

    “还没有,我这不是等着明仪做出这些题,看看成绩再去找咱组长说啊,”孙老师笑了一下,“总不能空着手去吧。”

    “竞赛前还得拉出去培训小半个月呢,苏明仪还是初一生,才刚刚进入初中,与班里同学直接这么生分了,行吗?”一个老师有些忧心地说道,“我们班那个学生,可把我愁死了,那孩子本来就内向,又是中途转过来的,我观察了一下,还真的不大受班里同学欢迎,算不得带头孤立吧,但是……唉。”

    “应该不会吧?”孙老师也有些犹豫,毕竟这个真的很难说,现在那些校园暴力也分冷暴力和热暴力了,而且有的时候仅仅是一句话一个词甚至是一个笑,就能让整个班级排斥她,“明仪在班里还是很受欢迎的,大家都很喜欢她。”

    “苏明仪运动会的时候可是跑了三千五,我记得你们班不是她报的三千五吧?”林老师小声地提醒道。

    “这……”孙老师蹙眉,也带着几分犹豫,她第二天也从学生的嘴里知道了那个三千五的事情,但是魏美兰向来胆小懦弱,她将魏美兰叫出来,魏美兰竟然当场吓哭了,她还能说些什么?

    孙老师叹口气,“我再去问问明仪,之后还要选拔呢,明仪能不能选的上还是个未知数,明仪要是想去,我就试试给她争取个名额,最后就看她的了。”

    “别的不说,就这份干脆果断的利落劲,就适合参加竞赛,还有这种丁是丁卯是卯的精神,也是竞赛的好苗子啊……”

    **

    苏明仪回到班里,霍晨翔小声地问她,“老师找你干什么啊?”

    “一个竞赛,”苏明仪淡淡道,她从桌上摆放的那些书里抽出了一本竞赛书,突然道,“我可能要跳级了。”

    霍晨翔:——!!!

    “你还跳啊?”霍晨翔趴在桌子上,小声道,“为什么啊?”

    “没有为什么,”苏明仪用红色签字笔在那本竞赛书上勾出了几行字,低声道,“我只是想跳……”

    “跳到哪?初二?”霍晨翔压低声音,低声道,“你现在跳到初二,和你初二的时候跳到初三有什么区别啊?我们初二的时候再一起跳好不好?”

    “明仪,我听说初二的几个班不大太平,”霍晨翔小小声道,“班里的气氛并没有我们班好,初二一班,你应该不会太喜欢的。”

    “我们请家教直接自学初二的课程也可以啊。”霍晨翔小声道,“你是不是因为魏美兰?除了魏美兰,我们班还不错。”

    “不过那个害群之马今天没有来,要不然我一定揍她——”霍晨翔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苏明仪似乎是笑了一下,她伸手拍了拍霍晨翔的头,简短道:“不是因为她。”

    霍晨翔歪着头看她,似乎在询问那是为了什么,苏明仪看了看他,妥协道:“行吧,没有事了,我不跳了。”

    霍晨翔眨了眨眼睛,叹息道:“小明仪啊,人生苦短,要好好享受啊。”

    “别把自己逼得那么紧。”

    苏明仪抬起手,淡定地将手里的竞赛书砸在霍晨翔的脸上,淡淡道:“看来你的地理课……”

    “明仪我错了!”霍晨翔果断地认错,有些讨好地看着苏明仪,背后仿佛有一条尾巴在用力地摇晃,“我错了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明仪你消消气!”

    苏明仪微微弯了弯唇角,将跳级的事情放到一边,跳级或许更容易接受到各种竞赛的机会,但是那里却不会有霍晨翔了。

    没有他,即使自己早就习惯了一个人,也会寂寞的吧?

    很快,铃声响起,大家匆匆下了楼,准备参加升旗仪式。

    升旗仪式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最后多了两条通报,初二二十一班的宁巧贞和黎思琦严重违反校规,对其他学生身心健康造成很大的影响,进行劝退处理,希望学生们引以为戒,不要去伤害其他学生,不要进行校园暴力。

    九年义务教育,学校没有办法开除任何一个学生,最绝的手法也不过是一个“劝退”,附中成立至今,还是第一次听说劝退某个学生呢!

    刹那间,学生们都在低低交流着这件事情,宁巧贞和黎思琦竟然被劝退了?这么多年以来附中的第一例?

    因为网上的舆论声讨和上面的人施压,附中校领导不得不将宁巧贞和黎思琦进行劝退处理,苏明仪回去的路上,就听到很多人在讨论这件事情,一班的学生也非常兴奋,

    “太好了,宁巧贞和黎思琦早就该从附中滚出去了,真是惹人厌啊。”

    “对啊,这宁巧贞和黎思琦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早就该滚了。”

    “你们看昨天微博的爆料了吗?宁巧贞和黎思琦真的超级恶毒,好恶心的。”

    “据说……宁巧贞的亲弟弟,就是她自己下的手……”

    “话说,魏美兰今天没来上学啊,这是以后都不打算来了?”

    “不打算来才好,我们一班就出了这么一个讨厌鬼,看着就生气……!”

    “这倒是,而且魏美兰和黎思琦都是一丘之貉,怎么没把她也劝退了呢?这么一颗老鼠屎放在一班,想想都烦。”

    回到教室的时候,大家还在讨论着这件事,苏明仪垂下头来做题,目光平静,

    很快,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了,苏明仪以为是老师来了,并没有在意,直到头上有了一片阴影,她才慢慢地抬起头来,

    正对上苏晖明那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

    苏晖明将手里的食盒放到苏明仪的桌子上,轻声道:“这么努力啊?吃点东西再努力怎么样?厨房王叔做的点心,味道不比你们赵伯做得差。”

    “尝一尝,怎么样?”

    苏晖明尽可能压下自己心中那一点颤.抖,尽可能对苏明仪笑的自然而得体,苏明仪微微蹙眉,敏锐地发现苏晖明有些不一样了。

    苏晖明是苏家对她敌意最大的那一个,尤其是经历过那一天的野餐之后,苏晖明对苏明仪的恶意几乎是遮掩不住了,现在却……

    苏明仪镇定地在竞赛书上写下了一个数字,冷漠道:“不怎么样。”

    苏晖明早就知道自己会碰壁,因此也不是很在意,只是微笑道:“对不起,明仪。”

    “前两天的事情是我这个做哥哥的不对,你能不能原谅我这一次呢?”

    “我发誓,只有这一次,好不好?”

    苏晖明的声音带着一股特殊的磁性,当他压低声音,温柔轻哄一个人的时候,就带着难得的低沉和性/感,那种声音,格外让人沉醉。

    苏明仪附近的几个女同学都做出一副沉醉痴迷的模样,苏晖明低声哄着苏明仪,他看着苏明仪那一张平静而毫无波澜的脸,心底确实有几分无力感,

    ……他穿来的时间实在是太坏了,坏到明仪都已经……厌恶上他了。

    ……他都将明仪得罪死了!

    为什么要这个时间呢?

    真是造孽啊。

    苏晖明在心底叹了口气,面上还是那一副温柔的模样,他十分诚恳道:“放心吧,没有问题的,要不然我先吃给你看,你先给我选一个,怎么样?”

    苏明仪安静地将本子扣起来,语气毫无波澜,“不需要。”

    “你确定你要送给我,是吗?”苏明仪站起身来,语气平平地说道。

    “对。”苏晖明心底突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勉强笑道。

    “那这个现在是我的了,对吗?”苏明仪依然十分平静地说道。

    “是的。”苏晖明咬牙道。

    “嗯。”

    苏明仪站起身来,直接拿着那个食盒,当着苏晖明的面,直接扔进了垃圾桶,语气平淡道:“既然是我的,那么怎么处理它,都是我的事情了吧。”

    “苏同学觉得呢?

    这个举动确实很无礼,但是苏明仪对于苏晖明的厌恶值真的是实打实的,苏晖晔、叶凌枫、苏晖耀加在一起,都赶不上苏明仪对苏晖明一半的厌恶,

    苏晖晔年纪大,基本上都是玩冷暴力,这玩意对苏明仪一点伤害都造不成,反正她对苏晖晔从来没有什么期待;苏晖耀年纪小,又天天跟着苏明萱跑,也不过是冷嘲热讽之能是,最多抓点蛇来吓唬她,多半还是苏晖明出的主意;

    而苏晖明,才是那个将“坏”字演绎的淋漓尽致的人,偏偏苏明仪对他起了好多次杀心,每次行动都伤不到他分毫,还会反弹到自己身上,简直……!

    一班的同学终于发现有什么不对了,几个学生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还有几个学生跑出教室,去找班主任搬救兵了。

    “我不会吃你递过来的任何东西,除非我想死。”苏明仪毫不客气地说道,“或许苏同学忘记自己在前几天还想要弄死我的事实了吗?”

    苏晖明艰难地笑了一下,低声道:“……我没有。”

    即使知道自己会被苏明仪拒绝和排斥,但是真的被苏明仪这么拒绝和排斥的时候,才知道这种滋味有多么难过。

    苏晖明上一辈子的时候,死的极惨,苏晖晔身死,苏晖耀跳楼,害了他们的苏明萱却可以快快乐乐地活,苏晖明不甘心,更不想死,于是装疯卖傻,浑浑噩噩地活,

    一个天之骄子,为了活命,真的将自己整成了一个神经病,灰头土脸不说,手抓饭、吐人唾沫、随地大小便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就如同一个真正的神经病患者。

    但是偏偏苏晖明不是。

    他装的再像,内里也还是个正常人,虽然性子坏了些,但是他真的是有意识的,那些行为做的时候面上是不显,心里不知道多么膈应,无数次午夜梦回,苏晖明都想干脆死了算了,还干净,但是他又不甘愿,他为了活命付出了这么多!

    他为了活命,连胯.下之辱都忍了,那些仇家踩着他的脸羞辱他,他也是像疯子一样嘿嘿傻笑,只要能活着,顾不了那么多,他的尊严、骄傲、脾性都为了活命而统统丢掉,受尽屈辱,他怎么能这么死……?!

    他不甘就这么死。

    那些年里,苏晖明真的是忍常人之不能忍,而苏明仪,就是他唯一的救赎。

    每每痛苦绝望再也撑不下去的时候,他就回忆当年苏明仪舍命救他的事情,然后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苏明仪想要让他活下去,这世界上还有人想让他活下去,这世界上还有人爱他,他的命是苏明仪救回来的,为了苏明仪他也得活下去。

    活下去,抓住机会,走出这个神经病院,然后报复苏明萱,

    就算死,也得拖着苏明萱一起死!

    他们苏家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凭什么苏明萱还可以痛快地活?

    但是直到死,苏晖明也没有离开那个精神病院。

    即使重生,那段日子依然笼罩在他的头顶,他在精神病院待了将近二十年,没病都被逼出病来了,他谁也不在乎,谁也无所谓,只除了苏明仪,

    那将近二十年的时光中,他都是靠着苏明仪给他的那一点光芒,而艰苦撑下来的,

    他的命都是苏明仪给的,他怎么能不对苏明仪好?

    但是他重生了,还把苏明仪得罪死了,这个世界里他唯一在乎的人,竟然这么厌恶他,甚至是……恨他。

    也是,如果自己是苏明仪的话,也会恨苏晖明这个王八蛋的。

    苏明仪的眼睛黑白分明,带着一种特殊的光彩和亮度,苏晖明甚至不敢跟她对视,他低低道:“……对不起。”

    “明仪,”苏晖明近乎于恳求地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都是我的错,我想要改,我想要弥补,你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我发誓……明仪……我发誓……”

    “给我一次机会可以吗……就一次……”

    苏晖明越加低三下气起来,被苏明仪讨厌这个事实像钝刀子一般割着他的肉,让他眼泪都要落下来了,苏明仪二十年间都是他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如果苏明仪都厌恶他、想要让他死……

    ……那这个世界上,又有谁想要让他活?

    他的眼里渐渐染上绝望和痛苦,他祈求地看着苏明仪,仿佛是正在等待神灵的宽恕一般,那么虔诚而绝望,

    但是苏明仪,远比他想象的更冷漠,尤其是对他。

    “哦。”苏明仪冷淡地应了一声,直接坐回了位置上,再也没看苏晖明一眼。

    这个时候,抱着卷子回来的霍晨翔和俞羽尚看到苏晖明,瞬间就不愉快了,苏晖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这是来找明仪麻烦的?!

    刹那间,霍晨翔和俞羽尚像两个小炮弹一样冲了过来,一左一右地挡在苏明仪面前,霍晨翔高傲地冷笑道:“看来这个健身,我还不能不学了。”

    “免得某个傻/逼天天过来讨人嫌。”

    “你说是不是?”

    霍晨翔挑衅地看着苏晖明,对苏晖明充满了反感和厌恶,苏晖明冷眼看着他,略有几分冷意地勾起唇角,“你觉得,你还能活几年?”

    上一辈子的时候,这个霍家的小少爷连十五都没有活到,其中缠.绵病榻连床都下不来就有三年,苏晖明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

    “你——”霍晨翔的眼眸里瞬间酿起了风暴,而就在这个时候,苏明仪一手搭上了他的肩,猛地将霍晨翔拉到后面,抬头看向苏晖明,一字一顿道,“我不知道霍晨翔日后会怎么样,但是如果你想,我可以送你。”

    苏晖明猛地瞪大了眼睛,心脏痛的几乎要窒息,

    ——上一辈子愿意舍命救他的苏明仪,这一辈子竟然想要让他死!

    ——甚至还想要亲手送他去死。

    ——那么他重生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晖明游魂一样跑了,跌跌撞撞的模样,看起来竟然带了几分虚弱,

    苏明仪扭头看向霍晨翔,低声问道:“你还好吗?”

    霍晨翔楞了一下,然后灿烂地笑了起来,“明仪~我们一起去健身好不好?”

    “下一次我把他吓走,就不需要明仪自己动手了!”

    “怎么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