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四十六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六零小仙女大龟甲师民国之文豪快穿系统攻略九星霸体诀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七十年代学霸     第46章

    苏晖明整个都要气炸了!!

    苏明仪竟然敢——苏明仪竟然敢——?!!

    为了以防万一, 苏明仪淡定地打开商城面板, 又多兑换了三次力大如牛技能,这种技能只需要在心里默念一声,就可以使用, 相当快捷方便。

    苏明仪见苏晖明不说话,懒洋洋地拖长调子, 学着苏晖明刚刚的口吻, 一字一顿道:“狗咬我一口, 我不能咬狗, 因为我是人。”

    “但是我却可以制住狗, 让他从此离我远一点,你说是不是, 苏同学?”

    ——这是在拿他比作狗!!

    苏晖明气的脸都红了,他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

    他想挣扎,想用力, 但是都没有用,苏明仪就像一座山一样死死地压.在他身上,让他根本反抗不了,

    心里陡然生出一股愤怒和惧怕, 苏晖明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只厉声喝道:“……你们都傻了吗?!还不把这个疯子给我拉下去!”

    旁边的几个人这才反应过来,想要上前拉苏明仪, 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劝。

    “这位小姑娘,你这是干啥呢?大家都是来做客的, 你这样不好吧?”

    “对啊,你这不是让主人家为难吗?”

    “苏晖明就是嘴贱,实际上没有多少恶意,你别放在心上啊。”

    “明仪,你是叫明仪对吧?给姐姐一个面子,快放手好不好?”

    “你看,主人家也是你的好朋友,不能让主人家不好做啊,对不对?”

    俞崇斌在心里冷笑,这时候想起他来了?刚刚苏晖明嘴贱的时候怎么没想起会让他难做?算计他们兄弟的时候怎么没想起会让他难做?

    现在想起他会难做了?晚了!

    他今天都已经这么难做了,还做个屁?

    俞崇斌假意地劝了两句,俞羽尚拉了拉他的袖子,怒瞪他一眼,俞崇斌垂头丧气地去哄自己弟弟了,唇角却不由露出几分笑意,

    ……苏晖明也该让人收拾一下了。

    众人去拉苏明仪,但是苏明仪却像一座大山一样站在那里,任凭他们几个人用尽了力气,都没能让苏明仪动半分,

    苏明仪算着时间,在心里默默念了“力大如牛”这四个字,然后冷眼望过去,带着几分警告地说道:“走远一点。”

    “要不然,力气用大了,他的手出点什么事,我可不负责。”

    苏明仪的力气有多么大,他们在刚刚拽她的时候就已经有所感觉,此时也不敢强迫她,一是武力值不是一个档次的,二是真怕苏明仪弄伤了苏晖明啊!

    他们对视一眼,无奈地离远了一点,一个男生咬牙道:“……你知道他是谁吗?!”

    “你现在快放手,我们还能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你再这么执迷不悟,我们都救不了你!”

    “对啊!你知不知道苏晖明是谁啊!”

    “快点把他放了,我们还能既往不咎!”

    “当然知道,”苏明仪漫不经心道,“京城苏家的二少爷,苏晖明。”

    “那你还……?!”那些人又惊又怒,完全不明白眼前这个小姑娘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

    那可是苏晖明!京城苏家的二少爷!这个小姑娘把苏晖明得罪透了,她还想要从京城混吗?

    “噗嗤——”霍晨翔冷冷一笑,倨傲地抬起头来,“明仪也姓苏。”

    “人家的家务事,你们也要管?”

    “苏明仪……?”俞崇斌眼眸一暗,做出一副诧异的模样,“我记得晖明有个妹妹,叫苏明萱的,苏明仪和苏明萱,只有一字之差啊。”

    “等等……我怎么觉得苏明仪这个名字那么熟悉?”那个长相十分艳丽的姑娘挑起眉来,“……那个被叶家家主接回叶家的叶家继承人,是不是就叫苏明仪?!”

    刹那间,在座几个人脑海中都想起这个名字,他们本来家世不凡,对叶家家主接回继承人、还打开叶家老宅大门的事都有所耳闻,只是没有后续,几个日子下来,也便忘得差不多了,再加上俞羽尚他们都是“明仪”“明仪”那么叫,没有加上前面那个“苏”字,他们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反应过来,脸色不由有些古怪。

    苏明仪可是苏晖明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苏明仪更是苏晖明捧在掌心里的妹妹苏明萱的亲姐姐!

    ……苏晖明和苏明仪这点子事,可真的算是家事,可能比家事复杂一点,但是也不应该把他们牵扯进来啊,这可不是什么私生子抢家产那些让人同仇敌忾的事情,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家事”!

    苏晖明为了家事,把他们都给牵扯进来,这可就有点不道德了吧。

    苏晖明气急,怒声道:“谁跟她……唔……!”

    苏晖明那句话还没说完,苏明仪猛地用力,同时一脚踢到苏晖明的脚跟上,苏晖明竟然当场半跪在地上!

    这一下子,大家的呼吸都仿佛要凝固了。

    苏明仪冷冷道:“道歉。”

    虽然没有真的伤筋动骨,但是真的很疼,苏晖明的额角露出点点冷汗,疼得他几乎要熬不住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丈夫能屈能伸,

    即使眼里都能喷出火了,苏晖明还是一字一顿地说道:“对、不、起。”

    “说清楚,为什么对不起?”苏明仪淡淡道,“苏同学,你要是继续磨叽下去,你的手出点什么事,我可不负这个责任。”

    “是不是已经没有多少感觉了,嗯?”

    刹那间,苏晖明警铃大作,他心底翻滚着愤怒的火苗,但是那种愤怒之中又陡然生出几分恐惧,他被人死死地压制住,身上生疼,那种疼甚至在渐渐麻木,手腕上似乎变得没有多少感觉了……!

    即使心里再过于羞恼,此时的苏晖明也都顾不上了,他难得有些慌乱,他可不能失去手!

    再也没有了别的心思,苏晖明张嘴道:“就是想跟明仪开个玩笑,都是我的错,明仪千万别计较,都是我这张嘴讨打,明仪别往心里去,今日之事,都是我错了。”

    苏晖明用力扭头,艰难地与苏明仪的眼睛对上,苏明仪的那一双眼睛如古井深水一般,平淡无波,冰寒刺骨,又幽深至极,仿佛藏着万千波涛在其中,稍有不慎就会被吞之入腹——

    ——!!!!

    那一瞬间,苏晖明只感觉自己大脑里一片空白,无尽的冷意在心中蔓延。

    苏明仪松开了他的手,“龙族威压”技能只有短短的三十秒,却也需要五十点信仰值,今天她竟然已经花去了二百五十信仰值,真的是亏,

    不过如果日后能宁静下来,倒是也算物有所值。

    苏晖明向前一个踉跄,他另一只手握着这只手的手腕,眼眸里掀起滔天巨浪,最后又一点一点地归于寂灭,可见是强忍下去了,

    苏明仪淡淡道:“宁巧贞,黎思琦,还有魏美兰,都是你送过来害我的,苏晖明。”

    “从今往后,只要有人来找我麻烦,我就冲去苏家揍你一顿,但凡你想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我就让你出丑十次八次。”

    “你不信,就试试看。”

    “就像你所说的,我可是你三弟的救命恩人,”苏明仪眼底闪过一丝讽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成了苏晖耀的救命恩人,不过这无所谓,“你是想要让苏家人背上忘恩负义之名?”

    “忘恩负义苏二少,倒是好听。”

    “你——!”苏晖明猛地回头,只见苏明仪随意地活动着她的手腕,心底陡然而生的火气就这么一点一点地消散,苏晖明知道自己丢人丢大发了,只能咬着牙给自己找台阶下,“明仪说的哪里的话?你可是我的亲妹妹,哥哥不过想跟你开个玩笑,又怎么可能真的去害你?你这般刺伤哥哥的心,可真是伤人啊。”

    “我没有哥哥。”苏明仪嗤笑一声,平静无波,“苏同学可不要乱攀亲戚,平白给苏家丢脸。”

    苏晖明只感觉自己额角的青筋都在跳,但是看着苏明仪晃动她自己手腕的动作,想到刚刚的事情,又只能将所有的愤怒一点一点地咽下去,

    与苏明仪正面对上,他绝对讨不到半分好!

    该死——!

    苏晖明在心里骂了几句,苏明仪扭过头去,对着其他人欠了欠身子,礼貌道:“耽误大家时间,让大家难做,非常抱歉。”

    “不过今日之事,只是我和苏同学的私人恩怨,相信苏同学必然没有那般小气,将我们私人恩怨往其他人身上发泄,对不对?”

    就如同苏晖明曾经的道德绑架一样,苏明仪直接将苏晖明逼上了一个高台,苏晖明僵硬地笑了笑,良久才吐出一个字,“……对。”

    俞崇斌心头的恶气这才散了几分,又对苏晖明生出几分兄弟情义来,其实苏晖明只要不牵扯苏明萱的时候,人还可以,只要一牵扯到苏明萱,这家伙就完全六亲不认了,

    如果不是这一次牵扯到自己和俞羽尚,俞崇斌其实也不大想管苏家叶家这些烂事,只不过苏晖明算计到他的手上,他这才——

    现在俞崇斌见苏晖明这个模样,心知心高气傲的苏二少肯定受不了,连忙上前打圆场,而这个时候,佣人们也将甜点水果饮品等等东西上来,俞崇斌招呼大家一起来玩,

    佣人们在草地上扑了很厚的毛绒毯子,大家坐了下来,绝口不提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有几个人不时向苏明仪那里看上一眼,苏明仪倒是一点躲闪的意思都没有,无论是谁看过来,都直直地看过去,

    她那一双眼睛,清澈透亮,又黑白分明,虽然没有刚刚那几分锐利之气,却也让人心底一惊,急忙扭过头去。

    俞崇斌在心里摇头,他们不过是些小打小闹,根本是扯不上什么家族关系了,更何况这还是苏明仪和苏晖明的“家事”,更是没理由往他身上扔责任,要不然他刚刚也不会那般随意,

    只是现在,调动气氛则是他这个主人应该做的了。

    “我们就玩国王游戏吧,咱们这里有九个人,就取红桃a到红桃k好了,再加上一张贵,一共十四张牌,抽到鬼的便是国王,可以指定人做任何事情,指定几个人都可以,但是这其中有空牌,如果国王叫的几个牌里,没有人拿到这个牌,就由国王自己去顶上。”

    “如果国王叫的人多,出现两张或者更多的空牌,那其他人的惩罚都免了,就由国王去完成这道惩罚,如果这项惩罚是国王一个人所完不成的,就由国王自己抽一道惩罚。”

    俞崇斌又拿出了一小捧牌,笑道:“我这是把真心话大冒险的冒险牌都拿过来了,大家凑活着玩吧,怎么样?”

    “没问题。”

    “就这样吧。”

    大家笑着应道,这国王看起来很有“权利”,但是不小心就会扎到自己,叫的数字越多,就越容易扎到自己,所以国王一般不会叫太多的人,以免波及到自己,受惩罚的人数就会被控制在一个相对合理的范围内,这样倒也不错。

    俞崇斌专门找了个佣人过来发牌,第一轮,苏明仪淡定地亮开了自己的牌,淡淡道:“我是国王。”

    “哟,小姑娘运气不错啊,”那个长相艳丽的姑娘对着苏明仪笑笑,目光之中倒是带着几分善意。

    “我运气一向不错,”苏明仪对着那姑娘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有拒绝那个姑娘的善意,只道,“大家有没有带手机什么的?”

    其他人不明所以,有几个人点了点头,苏明仪放下心,淡淡道:“那就由红桃七跟着视频跳支舞吧,跳个三五分钟就行。”

    “钢管舞还是脱衣舞?”有人笑着起哄,苏晖明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苏明仪淡淡道:“找个钢管,跳个钢管舞吧。”

    “哟!红桃七啊红桃七!你快点出来啊!”

    “国王第一局就玩的这般大,不怕反弹到自己身上?”

    “感天动地啊我是红桃六,就差一点点。”

    “红桃七呢?没有红桃七就是国王自己上了。”

    “先去找个钢管吧,老俞,让你家佣人拿个钢管去,记得拿个新的!”

    “要跳什么版本的钢管舞啊?我给你找!”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见红桃七出来,那个长相艳丽的小姑娘拿起了剩下的牌,直接翻了过来,道:“咦,这里面没有红桃七啊,大家谁拿了红桃七?”

    众人的牌纷纷亮了出来,只除了苏晖明,

    大家都扭头看向苏晖明,苏明仪漫不经心地看着他,礼貌地笑了一下,目光深处却毫无波澜,“跳吧。”

    苏晖明心里窝火,但还是站了起来,再怎么恼火,也不可能第一局就直接尥蹶子啊!

    几个人放了视频,苏晖明跟着视频看了一遍,苏明仪一边看一边感叹,颇有几分诚恳地道“也不为难你,跳三分钟怎么样?”

    “但是怎么都得让我们满意啊,死尸动作混三分钟,可是要重来的。”

    苏明仪漫不经心地说道,霍晨翔起哄道:“我们这里都是裁判,你可别想跑!”

    俞羽尚也大笑道:“愿赌服输,相信你一定会带给我们一曲让我们满意的舞蹈,对不对?”

    苏晖明在心里磨牙,扭头看向俞崇斌,示意他管管他弟弟,俞崇斌暗了暗眼眸,笑道:“就一个游戏嘛,能不能high起来就靠你了,上啊晖明!”

    苏晖明心底那一丝怪异更为明显,他这一次终于确定,俞崇斌确实对他有了一些意见,要不然也不会对他的求救视若无睹,

    ……到底是为什么?

    “你都看了十分钟了,”苏明仪凉凉道,“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算了,大家喝个茶聊聊天,也免得互相为难,是不是?”

    苏晖明知道苏明仪这是故意激他,但是他偏偏不能退缩!

    苏晖明在心里长长地吸了口气,她苏明仪还能一直都是国王不成?等他成了国王……他一定……!

    艹!

    苏明仪到底怎么做到的,一叫就叫起了他?

    苏晖明僵硬着半边身子,艰难地跟着视频跳了舞,那手足无措的模样颇为狼狈,真的是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霍晨翔和俞羽尚笑的毫无顾忌,直接趴下来砸地板,其他人一开始还强自忍耐,后来实在是忍不下去了,霍晨翔和俞羽尚还笑的那么激动,最后直接跟着霍晨翔和俞羽尚哈哈大笑起来,

    三分钟,生生让苏晖明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度秒如年,虽然做的并不怎么样,但是苏明仪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扭头看着牌面,等待着重新开始。

    苏明仪都不说什么了,大家自然也不好说什么,然后重新发牌,

    第二轮——

    苏明仪淡定地放下手中的牌,镇定自若道:“不好意思,又是我。”

    苏晖明瞳孔一缩。

    “既然刚刚已经跳了舞,这一次我们来说段台词吧,”苏明仪对着霍晨翔伸出了手,霍晨翔立刻将手机递给了苏明仪,苏明仪搜索了一阵,然后打开一个视频,道,“就让红桃k跟这个视频念一段台词吧。”

    “希望可以表现的声泪俱下,将主人公的感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来吧,红桃k。”

    大家纷纷放下了自己的牌,然后将剩余的牌面翻开,然后默默地看向了苏晖明,

    苏晖明拿着自己的牌,眼睛都要红了,

    ——为什么苏明仪又可以叫到他?!!

    “来吧。”苏明仪将那个视频打开,一个姑娘凄厉的声音瞬间闯入众人的耳膜。

    ——“你为什么不爱我?!”

    ——“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为什么不爱我?!!”

    ——“我为你远走他乡,我为你背弃了自己的父兄,我为你丧失了一个女人最基本的权利,我为你失去了一切!”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是我还不够爱你吗?!是我对你还不够好吗?!我将一颗心都掏出来给了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那姑娘声声凄厉,字字带血,只听的人耳根都发麻,不一会儿,这个视频放完了,大家默不作声地看向苏晖明,只见到苏晖明漆黑的脸,

    让他一个心高气傲的大少爷,念这种台词……

    ……那可真是个灾难。

    但是要说苏明仪故意报复……

    ……苏明仪和苏晖明离那么远,又看不到苏晖明的牌,怎么作弊怎么故意报复?

    ……只能说是,凑巧了吧。

    苏晖明脸色阴沉地看着这个视频,苏明仪将视频重放,将声音关了,字幕就在这里显着,对着苏晖明伸了伸手,道:“请。”

    苏晖明脸色更沉了几分,他干巴巴地看着台词,念道:“你为什么不爱我?我……!”

    还没说几个字,就听苏明仪认认真真地提醒道:“感情,感情。”

    苏晖明的脸色更黑了,他扭头想要骂人,但是看到苏明仪不动声色地活动自己手腕的时候,终于将那些字眼都咽了下去,

    干巴巴地重新念,然后被苏明仪继续打回,这样折腾了十几分钟,苏晖明破罐子破摔,用力地吼了起来,

    苏明仪扬了扬眉,倒是有几分愉悦。

    第三轮——

    苏晖明伸手,道:“换个人发牌吧。”

    这就是怀疑苏明仪作弊了。

    苏明仪嗤笑一声,漫不经心道:“你发牌都可以。”

    即使苏明仪那态度太让苏晖明恼火,但是苏晖明也不可能拒绝这送入自己手里的权力,他不做声的拿过牌,仔仔细细地洗了好几次,这才开始发牌,

    这一次,总不会是苏明仪是国王了吧?

    大家拿到牌,苏明仪淡定地将自己的牌亮了出来,语气从容,“不好意思,还是我。”

    苏晖明立刻僵硬了,他握紧了自己手里的牌,索性连自己也不看了,生怕被别人看到。

    “跳也跳过了,演也演过了,这次干脆唱一下吧。”

    “唱个小蛮腰吧,唔,就让红桃九给我们表演一下吧。”

    大家下意识地看着苏晖明,然后纷纷亮出自己手里的牌,苏晖明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咬牙道:“别看我!”

    然后,苏晖明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地翻开了自己手中的牌,

    ——正是红桃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