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四十四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九星霸体诀快穿系统攻略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大龟甲师六零小仙女天下第九民国之文豪七十年代学霸     第44章

    很多时候, 学校就是个小社会, 也有一条“食物链”。

    重点班的学生瞧不起普通班的学生,普通班的学生看不起艺术班/体育班的学生,成绩好的看不起成绩差的学生, 这样的现象在学校中并不算少见;

    而同样的,体育班/艺术班的学生往往也都瞧不起普通班/重点班的学生, 认为她们循规蹈矩, 是家长老师的“乖宝宝”, 一点个性都没有等等;

    而在附中, 因为一中的原因, 这样的现象更是普遍一些。

    尤其是在宁巧贞的带领下,大部分体育生更是桀骜不驯, 之前也跟某个班级起过冲突,对号称全校最好的班级一班更怀有几分抵触情绪,所以黎思琦一张口, 她们就干了。

    结果——

    ——结果苏明仪这个小姑娘看着文文弱弱,却是一个能干的?!

    三千五百米啊,她们一开始都没有想过苏明仪会跑下来,这三千五百米向来都是体育生的专场, 落下第七名一两圈也是常有的事情,她们从来没有想过,竟然还有非体育生能从她们手里拿下一个名额!

    那么多学生都跑不下来这三千五, 偏偏这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小姑娘不仅跑下来了三千五,还愣是从她们手里抢走了一个名额!

    她拿了第六名。

    一班等候在终点的姑娘们分成两部分, 一部分还在陪着丽丽,一一部分小心地扶着苏明仪向前走,时不时地问上两句,苏明仪完全没有力气回答她们,只微微摇了摇头,颤.抖地想要撕开刚刚那个体育生扔给她的巧克力,她急需要补充能量。

    一班的一个姑娘连忙将矿泉水递给苏明仪,然后从苏明仪手里拿过那个巧克力,亲手给苏明仪扒开,小心地喂到苏明仪嘴边,苏明仪有气无力地道谢,咬了一口,含在嘴里,慢慢地等着那块巧克力化掉,

    三千五跑下来实在是太消耗体力了,苏明仪只感觉自己的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痛,腹部也像被人敲击一样疼得厉害,而嘴里的那股子铁锈般的腥味和巧克力的味道混杂在一起,更形成了一股十分奇葩的味道,让苏明仪不由抽了抽眉毛;

    她们走的很慢,苏明仪实在是没有什么力气了,一步一步简直就是在挪动,她都感觉自己是被戳破了的气球,仿佛还在漏风一般。

    苏明仪走得慢,那些体育生自然可以将苏明仪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见苏明仪现在这副模样,她们就知道这八成是苏明仪第一次跑长跑,估计也是凭着一腔毅力在死撑,现在她的手都在颤.抖,准确地来说,似乎整个人都在颤,

    连扒开巧克力袋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些体育生突然对苏明仪肃然起敬,尤其是刚刚那个被苏明仪超了的小姑娘,她倒是没有感觉什么羞耻的情绪,只愣愣地看了苏明仪的背影一会儿,然后冲了上去。

    “喂!”那个体育生气喘吁吁地跑过去,然后对着一班的学生说,“你们这样不行,她现在满嘴都是铁锈味,给她吃巧克力,这味道一混杂简直让人膈应,去买点碳酸饮料,可乐就挺好的,快去。”

    “这个时候喝可乐,那不得吐了吗?”一班的几个姑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个胆子大的姑娘瞪着那个体育生,颇为警惕的模样。

    “吐了就好了。”那体育生颇为不耐烦地说道,“她这个样子我们又不是没有感受过,刚开始训练的时候谁不这样啊,你让她这么缓缓上一天都缓不好,一会怎么回去啊?到时候坐车还得吐,还不如现在吐出来就舒服了,快点去买瓶可乐,你没看她现在都这个样子了吗?”

    这些体育生会这么好心?

    一班学生的眼里更多了几分警惕,只把那体育生气个半死,正想要发火的时候,一瓶可乐突然被递到她面前。

    那体育生抬头,只见刚刚跑三千五的四个体育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过来了,现在除了黎思琦不在,她们倒是齐了,

    那体育生勾了勾唇角,道了一句,“谢了。”

    递可乐的那名体育生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从哪里又拿了瓶雪碧出来,不屑道:“行了,客气个屁啊,赶紧给这小姑娘灌一灌,你看这小姑娘那张脸啊,那叫个纠结那叫个惨烈,这大长跑跑下来就是糟心,不吃点巧克力啥的,体力补不上来,吃了以后满嘴那个血腥味和巧克力混一下,简直分分钟想要跳楼。”

    “怎么,一班的这小姑娘,第一次跑长跑吧?滋味怎么样?”那体育生拧开那瓶雪碧,当即灌了两口,饮料顺着她的嘴唇流了下来,她用手一抹,随手一甩,看起来格外狂放不羁。

    那名体育生冷哼一声,翻了个白眼,将可乐地给苏明仪,她打定主意,如果苏明仪要是犹豫啥的,她就直接将这瓶可乐拿走,如果苏明仪不喝——

    那体育生在心里暗暗磨了磨牙,结果苏明仪很快接住了那瓶可乐,直接灌了两口,一班的姑娘们都有些担心地看着苏明仪,苏明仪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又灌了几口,

    可乐这种碳酸饮料的作用,真的是出奇的好啊。

    “谢谢。”苏明仪握住那个可乐瓶,吐出一口气,有气无力地道谢道。

    “哼。”那名体育生颇有几分神采飞扬的样子,她挑眉道,“我叫沈月彤。”

    “我叫苏明仪。”苏明仪礼貌地回道。

    沈月彤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苏明仪,见苏明仪并没有其他表情,只是平静地喝着可乐,一时间竟然心情大好,她拍了拍苏明仪的肩膀,大笑道:“你这个小姑娘倒是有意思,怎么样,交个朋友吧?”

    苏明仪抬头看着沈月彤,简单道:“宁巧贞很讨厌我。”

    言下之意便是,你要是跟我做朋友,小心宁巧贞排斥你。

    沈月彤愣了几秒,然后不由笑了起来,她笑的十分有力气,似乎肚子都笑痛了一般,她揉着自己的肚子,大笑道:“我是体育生,但不是校队的。”

    “宁巧贞是厉害,但是她还不敢对我怎么样,”沈月彤抬起下巴,竟然带着几分倨傲,其他那四个体育生也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小姑娘啊,你真是很有意思啊,我们只是体育生,可不是什么校队的,校队的哪看得上这三千五啊?人家都奔着一百米二百米四百米八百米还有接力去的!”

    “就是,一个人只能报两个项目,也就是黎思琦早就想算计你,所以报了个三千五吧,哪里有校队的愿意报这三千五啊?”

    “校队的为什么被宁巧贞制住了啊?她爸可在教育部,有名的很呢,这校队的有很大一批是成绩没有办法考入附中的,自然未来也就考入不了一中,一中可不像附中对体育生考察那么轻松,一中那是非尖子不要,那几个名额哪里好抢?可不就扒着宁巧贞呢吗?”

    “不过就是校队啊,也不是她宁巧贞一家独大,人家是一超多强,这不,宁巧贞一走,这校队可不就乱糟糟的了吗?”

    几个体育生嘻嘻哈哈的,完全没将宁巧贞放在眼里,宁巧贞被她爸关起来了,她们几个都有所耳闻,据说是惹了不该惹的人,好像还出了点什么事,被他爸直接捆在家里,半步都不能出去呢,

    沈月彤几人家室绝对也算不得普通,要不是背后有家里撑着,她们能不把校队放在眼里?宁家确实是厉害,但是宁巧贞的父亲只是个次子,可不是继承人。

    一班几个姑娘听沈月彤几个人这么说,不由抬头问道:“……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要帮黎思琦啊?黎思琦不是宁巧贞的得力助手吗?”

    沈月彤沉默了一下,然后理直气壮道:“不帮黎思琦,还帮你们吗?”

    如果不是苏明仪最后跑赢了她,沈月彤依然不会将苏明仪看在眼里,她低头看着那个小姑娘有些瘦弱的身躯,依然感觉十分不可思议,

    这个小姑娘最后到底是怎么爆发出来那一股子力量的?又是怎么在身体都已经这个样子的情况下跑下来的?她们都是体育生,彼此也算知根知底,就算练的不是长跑,也比普通学生的体力和爆发力好一些,而苏明仪……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体育生们向来比较崇尚强者,她们瞧不起人的时候是真的瞧不起人,但凡有人做了什么让她们看得上的,敬佩也是真的敬佩,而现在,她们对苏明仪,就是这种感受。

    她们本来也和苏明仪没有什么矛盾,只不过是帮朋友的忙,以及对重点班学生的那种微妙的心理,还有刚刚被苏明仪那个大话激的,结果现在却发现……

    ……苏明仪真的做到了。

    沈月彤摸了摸鼻子,缓和了一些语气,低声道:“……怎么着,黎思琦也是体育生啊。”

    “体育生本来就人少,当然也要互相帮助。”

    一班的几个姑娘眼里闪过几分恍然大悟,这倒是正常,就像她们力挺苏明仪一样,挺自己的同学,倒是再正常不过了,

    “那就可以不分是非了吗?”一班的一个姑娘翻了个白眼,冷笑道。

    沈月彤犹豫了一下,小声道:“……黎思琦的意思是,苏明仪辱骂体育生,还在班里带头排挤她朋友,让我们帮个忙,给苏明仪一点教训。”

    “……你们重点班的人向来瞧不起我们,我们本来就对你们印象不好,而且重点班这些年闹出来的各种各样的神奇事还少吗?远的不说就说上一届初三,不还有为了个竞赛名额把一姑娘逼得跳楼自杀的奇葩事吗?我们这不就信了嘛……”说到最后,沈月彤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小了下去。

    “那你们现在为什么又不信了?”一班的一个姑娘有些好奇地问道。

    “能用毅力跑完三千五,并且超过我的姑娘,绝对不会做这么下作的事!”沈月彤斩钉截铁地说道。

    所有人:“……”

    这是什么神奇的逻辑?

    “对不起啊。”沈月彤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郑重地对苏明仪道歉,“刚刚讽刺你讥笑你还有想要撞你的那些事,是我做错了,很抱歉。”

    其他体育生也都一一道歉,苏明仪摇了摇头,并没有跟她们计较的意思。

    沈月彤长松了一口气,认认真真地看向苏明仪,道:“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有什么事就跟我打声招呼,能帮的我绝无二话!”

    “对对对还有我!!”

    “没错只要你开口!”

    “小妹妹,姐姐欠你一个情,有事你说话,宁巧贞黎思琦这些人要是敢来找你,你就报姐姐的名字,玩不死她们!”

    “对了,黎思琦还跟你弄了赌约吧?要不要姐姐现在就把她弄过来?愿赌服输,她别想跑!”

    苏明仪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道:“等成绩出来,一起算总账。”

    见苏明仪的状态果然好了一些,一班的姑娘们也因为刚刚的行为微微有些内疚,其中一个姑娘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小声道:“刚刚……对不住了。”

    沈月彤猛地停住了脚步,不敢置信地看着一班的那个姑娘,而其他的体育生,也都向看什么稀奇物种一般看着那个一班的姑娘,

    一班的姑娘被她们看的有些恼怒,便道:“怎么了?!”

    “啧……”沈月彤看着那姑娘,缓缓道,“……我们也有错。”

    重点班的这些书呆子,好像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高傲和……尖锐啊……?

    沈月彤看看苏明仪,又看看那个姑娘,再看看一班其他的姑娘,突然觉得这些向来让她反感厌恶的尖子生,还挺可爱的嘛……

    几个跑了三千五的运动员在一班几个姑娘的陪伴下小步小步地走着,脸上竟然渐渐燃起了笑容,那无形的隔阂,竟然渐渐消失起来。

    在旁边看完这一场比赛的俞崇斌突然对这个小姑娘肃然起敬,另一个男生歪着头,小声道:“……苏明仪……苏明仪……这名字怎么听着那么耳熟?”

    俞崇斌也楞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苏晖明,苏晖明的脸色颇为难看,俞崇斌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苏晖明有一个异母妹妹,疼在手心里,叫做苏明萱。

    ——苏明仪、苏明萱,一字之差,难道……?

    ——等等!叶家接回去的那个继承人!不就叫苏明仪吗?!!

    俞崇斌倒吸一口凉气,不敢置信地看了苏晖明一眼,他真的不大懂苏晖明的脑回路,

    ……事实上,哪怕跟苏晖明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他也不知道苏晖明为什么会那么宠苏明萱,何止是将苏明萱放在心尖尖上啊,简直就是将苏明萱当祖宗一样供着,

    俞崇斌自己也宠弟弟,但是绝对做不到苏晖明这样,

    有的时候,俞崇斌简直怀疑苏晖明的脑回路。

    不管怎么样,苏明仪都是叶家的继承人,苏晖明于情于理都不应该这样啊……

    ……苏晖明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拎不清的模样的?

    ……似乎是,一牵扯到苏明萱的时候。

    俞崇斌抿了抿唇,在一瞬间做出了决定,他就是和苏晖明是兄弟,苏晖明也是个外人,他还有亲弟弟,还有父母亲人,他弟弟与苏明仪交好,那么他这个做哥哥的,就不能落弟弟的后腿,

    ……苏明仪这个姑娘,他结交定了!

    ……而且十一出去玩,他断不会让苏明仪受半点委屈!

    **

    这一场三千五跑下来,苏明仪拿了第六,给一班拿了十分,直接成了一班的英雄,魏美兰见她没事很是松了口气,脸上也有了些笑容,她觉得这件事应该到此为止了,但是发现一班的同学们还是不大理会她的样子,

    这是为什么?

    苏明仪明明没有事啊!

    她没有害苏明仪,苏明仪只是跑了个三千五而已,而且苏明仪也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弱不禁风,苏明仪不仅跑了个三千五还跑过了一个体育生,拿了第六呢,连她都做不到!

    她非但没有害苏明仪,还让苏明仪出了风头,让一班拿了十分,她根本就没有伤害到苏明仪,为什么大家还这么对她?

    魏美兰心里委屈,就算是一开始她的要求对苏明仪来说有些过分了,但是苏明仪不是没有跑下三千五的实力啊,苏明仪她有啊,苏明仪跑了三千五啊。

    魏美兰越想越委屈,越想越委屈,竟然是低低地哭了出来,这下大家就手足无措了,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不知道该不该安慰,

    魏美兰哭的这么惨,于情于理她们都应该安慰一下的,可是刚刚魏美兰做的这事,真的让人受不了……

    最后,还是魏美兰的同桌上去安慰魏美兰,魏美兰周围的人犹豫了一下,也都纷纷去安慰她,魏美兰似乎是终于可以发泄心中的委屈,竟然越哭越用力起来,一班此时的氛围登时有些古怪起来,

    最后,魏美兰的同桌将魏美兰劝了出去,请假带着魏美兰去了洗手间。

    魏美兰一走,班里那种诡异的气氛就缓解了不少,霍晨翔脸色阴郁地看着魏美兰的背影,被苏明仪一个笔记本呼在了头上,苏明仪淡淡道:“你的试卷。”

    霍晨翔打开那个笔记本,只见自己的试卷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红色批注,有的地方似乎是写不下了,于是苏明仪就从旁边用彩笔写了“笔记本第x页”这样的字眼,而笔记本上也有着对应的字眼,对应哪哪个大题,一看就是用了心的,霍晨翔拿着那个笔记本,喜不自胜,

    其他的几个姑娘愤愤不平道:“真是,什么人啊,明仪这还没有哭呢,她倒是哭上了,委屈个屁啊!”

    “就是啊,真的气死了,她这是不是就是网上说的那什么白莲花啊?明明是她让明仪背了锅,还一副自己受了委屈的样子,真是气死我了!”

    “就是,我真的气死了,这什么玩意啊?明仪替她跑了这三千五,她道过一句谢吗?关心过明仪一个字吗?以前我还觉得她人挺好的,现在……什么人啊!”

    几个姑娘愤愤不平,魏美兰不道谢也就算了,还不道歉,不道歉也就算了,还装委屈从那里哭,到底谁才是该哭的那一个?明仪还没哭呢!!

    苏明仪倒是无所谓,拿了笔记道:“刚刚我们说到哪里了?继续说下去怎么样?”

    其他那些姑娘们见苏明仪这个样子,只感觉自己的火气都要被明仪弄没了,一个两个都有几分无力的模样,让苏明仪颇有几分茫然。

    ……怎么了?

    几个姑娘们摆了摆手,算了,既然明仪都不在意了,还是别说出来给明仪添堵了。

    一班渐渐恢复了平静。

    没一会儿,魏美兰回来了,她的眼睛有些红,并没有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而是犹犹豫豫地来到苏明仪面前,一班其他姑娘登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明仪……”魏美兰小声道,“……明仪,我们都是同学,没有必要弄得那么僵硬吧?得饶人处且饶人,退一步海阔天空,要是闹大了,在老师校长那里,你也落不得好,何必呢?……”

    苏明仪第一时间听懂了魏美兰的意思,而其他人都听得云里雾里的,魏美兰说的这是什么鬼?

    “黎思琦让你来的吧?”苏明仪淡淡道,“愿赌服输,如果是我输了,她会不让我跪地磕头赔礼道歉?如果是我输了,我让你去求她,你去吗?”

    苏明仪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带着几分锐利,魏美兰被她这目光一看,下意识地一缩,竟然后退了一步,带着几分惊惧的模样,

    苏明仪微微蹙起眉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魏美兰身上有一种违和感,好像……

    ……好像一个提线木偶一般。

    “你去跟黎思琦说,等到月考的成绩下来,一起算账好了。”苏明仪淡淡地说道。

    魏美兰眼眸里闪过一分喜色,连声应好,苏明仪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淡淡道:“魏美兰,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你就打算被她威胁利用一辈子?”

    魏美兰的身子一僵,但是她并没有说什么,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用力地擦拭着什么。

    苏明仪身边的其他人勉强将事情听了个大概,心里更是恼火,着实讨厌起魏美兰来,

    一次还能说她是没办法,两次呢?三次呢?

    如果她被威胁,找她们求助,她们肯定不能坐视不管,就是告诉老师也可以啊,但是魏美兰没有,魏美兰直接去找了苏明仪,然后让苏明仪处在一个更危险的地位,如果不是苏明仪本身厉害,现在说不定连骨头渣都没有了!

    ……魏美兰这么对苏明仪,哪里能让她们不心寒?

    刚刚对魏美兰有些同情的人,现在更讨厌魏美兰了,完完全全躲着魏美兰,就是魏美兰前后桌的同学,也都自发地避开了魏美兰,

    ——她们真的很讨厌魏美兰这种得寸进尺的性子,恶心。

    黎思琦吃了瘪,自然不会在苏明仪面前出现,而沈月彤等人倒是喜欢来这里,不时跟一班的姑娘们闹闹,感情倒是一日千里,

    第二天运动会结束,就是月考放成绩的时候了,沈月彤等人不在乎自己的成绩,倒是对苏明仪的成绩极为好奇,一群人跑去一班看成绩,

    成绩单人手一份,都放在每个人的座位上,沈月彤率先拿起苏明仪座位上的成绩单,一眼看过去,苏明仪这三个大字高高地排在最上面,登时一喜,笑道:“明仪你厉害啊!你考了第一!”

    “卧槽我看看!”

    一名体育生将成绩单抢了过去,“我勒个去啊,这个分数简直让我头晕,语文一百一十一,数学一百二,英语一百二,物理七十,化学五十,地理五十,生物四十八,历史五十,政治四十七,妈啊!”

    “我的天啊!这他.妈什么神仙分数?数学英语化学物理历史全他.妈满分?这怎么做到的?!”

    体育生的嗓门都不小,一下子就喊起来了,大家看着成绩单,被苏明仪的成绩秀了一脸!

    而门外,因为自己难得常超发挥,第一次考入全校前五百的黎思琦匆匆赶了过来,还没进教室,就听到前面的同学在讨论——

    ——“明仪真的超级厉害啊!她竟然考了六百六十六分!”

    ——“真的超级可怕啊,明仪就是语文扣分多了一点,扣了九分,政治生物一共扣了五分,太可怕了……”

    ——“你看明仪给我们分析试卷的时候,妥妥就是学神啊爱尚小说网!”

    黎思琦瞬间僵硬在原地,她愣了愣,突然掉头就跑,

    ——如果苏明仪真的考了六百六十六,那她就完了……!

    ——还等什么!赶紧跑啊!!!

    “黎思琦!你别想跑!愿赌服输!!你给老子回来!”沈月彤厉声喝道,“有本事你一辈子都不要回来上学!老子堵你一辈子!艹!!”

    没追上黎思琦,沈月彤简直是暴怒,她回了教室,拍了拍苏明仪的肩膀,郑重道:“你放心,老子一定让她履行赌约。”

    苏明仪扬了扬眉,刚想说不需要,她有的是办法让黎思琦履行赌约,但是被沈月彤直接给拦住了,“你别推辞,我们做了错事,一直想要补偿一些。”

    “现在想想,也不知道怎么就猪油蒙了心了,你还那么小,如果真的被我们撞到了,肯定要受伤,说不定还要留下心理阴影什么的……”

    “真的很对不起……”

    沈月彤低低地说道,眼里满是内疚,她也不知道当时脑子怎么进了水了,就那么同意了黎思琦的意思,现在想想,只想将当时的自己掐死,

    ……这么一个小姑娘,再受点什么伤,或者被逼着下跪道歉,那成了什么了?那不就成了校园暴力了吗?她当时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就掺和进这种事?

    苏明仪楞了一下,突然抬起头来,一字一顿道:“你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我们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沈月彤的声音陡然拔高,周围人望了过来,她急忙压低声音,“这不是校园暴力吗?我们哪里会做这样的事?我们撑死也就是嘴上占占便宜,这要是真做了,别说别人了,我爹就能打死我。”

    苏明仪楞了一下,然后猛地扭头看向魏美兰,比起昨天下午,魏美兰身上的违和感更重了,

    连笑容,都显得有些怪异,

    ……更像一个提线木偶了。

    这一天晚上,叶凌枫接到了一个电话,

    那时候,他已经在办公室加班加了足足三天了,熬了三个通宵,眼睛上都带出几分青黑,整个人都显出几分凌冽和厉色,

    ——“先生,小姐考了年级第一,足足六百六十六分,落了第二名整整十三分。”

    ——“先生,您看是不是要回来给小姐庆祝一下?”

    叶凌枫的心陡然一热,

    他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明仪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