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四十二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六零小仙女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九星霸体诀武神天下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民国之文豪     第42章

    一般而言, 求助者是不会向比自己更弱的人求助的, 如果他们向比自己更弱的人求助,百分之九十九是别有所图。

    魏美兰虽然性子沉默,家境不好, 从小在乡下长大,漫山遍野地跑, 又干惯了农活, 所以体力很好, 跑步也快, 三千五百米长跑是她第一个报的, 还报了一个四百,今天早上就比了, 拿了小组第一,顺利地闯入决赛。

    据说魏美兰之所以能到附中来上学,除了成绩之外, 也是因为她妈,她妈妈在一个挺有势力的家里做佣人,听说是求了人家女主人,才把魏美兰送来的, 不过这些都是听说,而一般的同学往往也就是听听就算了,不妨碍他们对魏美兰的印象,

    魏美兰在他们眼里,一直都是一个虽然胆小羞涩, 但是为人很好的印象,今天却……

    ……发生了什么?!

    一班的学生纷纷问道。

    “美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告诉我们我们怎么帮你啊?”

    “就是啊美兰,你怎么能让明仪去跑三千五?你看看明仪这个小身板,三千五她跑的下来吗?”

    “对啊美兰,明仪还那么一点点,三千五哪能让她去?你要是不舒服,我们替你去也可以啊。”

    “就是最后没人跑,这几分我们放弃就是了,没有必要为了一个运动会把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嘛,反正运动会就是体育生的专场,我们负责看看喊喊加油也就算了。”

    “对啊美兰,不就是三分吗?你要是去还能跑下来,明仪肯定跑不下来的,到时候再逞强一二,保不准还受点伤啥的,太不划算了。”

    “美兰,到底发生了什么啊?你要是真放不下这三分,你看我替你跑行吗?”

    “不……不……”魏美兰慌乱地摇头,她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请到苏明仪的代价,她刚刚被那些人逼到角落里,如果她没能请到苏明仪,不只是她完了,她妈妈也完了,她们母女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不下去的!她们只能回农村老家,而农村老家……

    ……那个偏远的、贫穷的、落后的小地方,重男轻女那般严重,她们孤儿寡母的,会被活活逼死的!她们会逼死她们母女的!

    ……她妈妈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她也不能回乡下老家,不能……!

    魏美兰颤.抖着唇角看着苏明仪,眉眼里满是哀求,她也不想的,但是那些人里面有表小姐,那个姑娘前几天还去做客,她在那里见到过这位小姐,夫人很是疼爱这位小姐,如果她让夫人把妈妈赶走的话,夫人肯定会同意的……

    ……不能……不能这样的……

    魏美兰祈求地看着苏明仪,泪水不停地落下,她恨不得直接给苏明仪跪下,她哭求道:“……求求你了……明仪……求求你了……明仪……”

    “求求你替我跑个三千五……以后我做牛做马回报你……”

    “求求你……求求你明仪……”

    “美兰!”一个女生有些愤怒地叫道,“是不是有人威胁你了?是不是宁巧贞那些人?她们这哪里是要让明仪跑三千五啊!明仪站在那个跑道上,她们就不会放过明仪的!”

    “你不能这么自私!就为了自己,难道要把明仪搭上吗?明仪又不欠你的!”

    “我没有……!”魏美兰带着几分哭腔喊道,“……我也不想这样的啊……!但是我没有办法啊……我真的没有办法啊!”

    魏美兰一个没站住,跌坐在地上,她哭的肝肠寸断,极为难过,她捂着自己的脸,哭泣着说道:“……我也不想……我也没有办法啊……”

    她也不想害苏明仪啊,但是她没有办法啊。

    如果她不把苏明仪请过去,她的整个人生都要毁了,连带着她的母亲,她们两个人都活不下去的,苏明仪只是跑个三千五而已,跑不完还可以下来,她也没有苛求苏明仪别的什么,苏明仪帮她一把不好吗?

    她们母女真的不容易,苏明仪不能就这么让她们死啊。

    魏美兰哭求着看着苏明仪,她也愿意自己跑这三千五啊,但是这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吗?跑个步而已能出什么事?

    “你要是不行……跑个几百米再下来也可以啊……”魏美兰喃喃地说道,“……求求你……求求你明仪……你救救我……救救我……”

    “我一辈子都念着你的好……求求你……”

    “……就一次……明仪……求求你……”

    魏美兰挤到中间,伸手拽住苏明仪的衣袖,霍晨翔气急,一把将她扯开,用力地将她推了出去,魏美兰一愣,她没想到霍晨翔的力气真的那么大,竟然真的被霍晨翔推的踉跄了两步,

    霍晨翔的脸色极为不好看,这些人一天到晚就惦记着他家明仪,这都是第几次了?怎么就跟蝗虫一样滔滔不绝了呢?

    “大家好声好气地跟你说,你还听不进去,就盯上我们家明仪了是不是?”霍晨翔怒极反笑,绷紧的小脸上满是怒意,竟然给他添了几分威严感,“三千五长跑,就是某些体力好的姑娘都跑不下来,我们明仪年纪小,身体弱,你非得让她替你跑三千五,你到底什么居心?”

    “非得害死明仪吗?”

    “为了一己私欲将另外一个人推进火坑,你晚上都不会做噩梦的吗?!”

    霍晨翔有着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眸,平日里笑着的时候,这双眼睛就像一颗举世无双的黑珍珠,十分吸人眼球,但是现在,当霍晨翔冷下脸的时候,那一双漆黑的眼眸里就带着几分锐利和冷意,仿佛一把利刃一样直接捅进魏美兰的心扉,让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

    “……我不是……我没有……”魏美兰苍白地辩解道,周围人有些谴责地看着她,让她的脸色白的更厉害了几分。

    班长早就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赶了过来正好听到霍晨翔那几句话,不由叹了口气,跳出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不要为了这点事闹得不痛快,美兰要不就自己去跑,身体不舒服的话就放弃,有人想要去试试就去跑跑看,不想要跑我们班也不差那三分。”

    “不行——!”魏美兰惊惧地叫道,似乎是想要跳起来,她苦苦哀求道,“……明仪……你救救我……你帮帮我……我真的没有办法……”

    这一下,就是班长的脸色,都不大好了。

    苏明仪将手里的笔记合上,抬头看向魏美兰,语气淡淡道:“我不知道她们拿什么威胁你,但是能让你说出救救我这样的话,想必不是什么简单的把柄。”

    “我今天可以替你跑三千五长跑,那明天呢?”

    “明天她们让你将我约到什么小树林集体打我,你是不是也会干?”

    “后天她们让你把我骗到厕所,然后把我锁在厕所里,你是不是还会干?”

    “你的那个把柄握在她们手里,你就永远被他们操控驱使,像一只木偶一样,你以为你做完这件事情就会得到解脱吗?”

    苏明仪略略勾起唇角,带着几分刀锋般的锐利,她缓缓地摇了摇头,无比坚定地说道:“不,这只是一个开始。”

    “你越是不肯反抗他们,越是不能拒绝她们无理的要求,她们就越会看轻你,她们越是看不起你,就越会欺辱你,你就永远都是她们手中的傀儡,真出了什么事情,她们还可以将一切过错都推到你身上,从而洗脱自己。”

    “你什么都落不到,只会让人怀疑你、讨厌你,你确定吗,魏美兰?”

    苏明仪的假设让魏美兰眼眸里渐渐带出几分绝望,魏美兰用力地摇头,不知道是在欺骗自己还是在欺骗别人,她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她们不会这么对我的……”

    “就这么一次……就这么一次……”

    其他人见到魏美兰这般执迷不悟,都非常失望,她们都知道苏明仪说的是对的,敲诈勒索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只有一次?

    家暴不会只有一次、出.轨不会只有一次、赌博不会只有一次、敲诈勒索更不会只有一次,如果不从第一次开始拒绝,之后只会更难更苦,

    明明苏明仪都已经将这些说的清清楚楚了,为什么魏美兰还要执迷不悟?

    “那么,你现在还要我替你去跑这三千五吗?”苏明仪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魏美兰,这么问道。

    不管魏美兰点头还是摇头,这三千五苏明仪都会替她去跑,毕竟事情也算因她而起,而且这些事情已经让霍晨翔非常不高兴了,那个小家伙暴怒护崽的模样是很可爱不错,但是苏明仪不打算让霍晨翔继续这么不高兴,

    一劳永逸,永绝后患,自然是最好的。

    而魏美兰的回答,决定之后苏明仪对她的态度,魏美兰若是一直执迷不悟,这就是唯一一次,如果魏美兰能想明白,那么苏明仪依然会将她当同学,能拉一把是一把。

    所有人都在看着魏美兰,魏美兰似乎也在进行着什么激烈的情感挣扎,好一会儿,她终于缓缓地……缓缓地点了点头。

    “好,”苏明仪站起身来,淡淡道,“我去跑。”

    “明仪——!”霍晨翔一把握住苏明仪的胳膊,简直要气坏了。

    苏明仪熟练地给霍晨翔顺毛,安抚道:“放心,我有分寸。”

    “你有个……毛!”霍晨翔气的都想撬开苏明仪的脑子里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不用脑子都知道,那些体育生定然是准备了后手对付苏明仪,结果苏明仪还专门往里面跳!

    霍晨翔简直要气死了,苏明仪却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低笑声,她摸了摸霍晨翔的头,低笑道:“等我回来。”

    “放心,以后不会再给你生气的机会了。”

    苏明仪站起身来,霍晨翔不由楞了一下,周围的人给苏明仪让出了一条路,苏明仪虽然个子矮、身体瘦,此时却有一种气势,仿佛她不是要去进行什么长跑,而是要踏上征战疆场的道路一样,

    那种气场,着实让人震撼,尤其是对于这一群初一的孩子来说,更是……震撼,

    那些学生们恍惚间想了起来,明仪可是演过女帝的……

    一班的学生们看着苏明仪的身影渐渐消失,很快就想起一阵讨论声,周围的人都不愿意和魏美兰靠着,有些人还特意远离了魏美兰一些,魏美兰还在哭,但是并没有人安慰她,

    “我感觉美兰好过分啊,明仪那么小,又瘦弱,三千五怎么跑的下来?说不定都得去医院了。”

    “就是啊,还说什么跑个几百米就可以下来,也不知道是骗她自己还是骗别人,他们那么费心将明仪弄过去,难道能让明仪跑掉?”

    “再说了,就是那些体育生故意使坏,到时候去撞明仪,或者把明仪推倒,绊明仪啥的,也不是做不出来,反正他们也不在乎这几分……”

    “我才不相信魏美兰想不到这些,她还是把明仪推了出去,而且明仪跟她分析的那么清楚,她还是要这么做,真不知道脑子怎么长的……”

    “就是啊……就像明仪说的……今天不过是让明仪去跑三千五,明天是不是就得骗明仪出来挨打了?如果她们对明仪进行校园暴力,那魏美兰也是帮凶!”

    “……唉,只能希望我们害怕的那些事情不要发生吧,明仪的皮肤看起来特别嫩,要是被绊倒了估计会弄得一身伤……”

    “……但是你觉得,那些人让苏明仪去参加三千五长跑,真的就是随便玩玩?大家都知道三千五长跑因为人数多、圈数多等等原因,管理向来松散,每年都有一些摔倒绊倒的,难道都是自己摔的?”

    一班的学生议论纷纷,魏美兰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那里,只感觉心里哇凉哇凉的,

    ……如果那些人,真的推倒苏明仪、绊倒苏明仪,她可怎么办?那不就是害了苏明仪了吗?

    ……不会的……不会的……她们说只是跟苏明仪说说话,苏明仪要是跑不下来就可以下去,她们不会为难苏明仪的……

    对对对……她们不会为难苏明仪的……

    体育委员连忙带苏明仪过去检录处,然后又四处奔波告诉老师裁判她们换人了,许多人看到苏明仪,都不由皱起眉,检录处的老师还特意多问了一次,确定是换成这个孩子参加吗,都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检录处老师见苏明仪太小,不免嘱咐道:“如果有一点不舒服,就赶紧下来,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不要为了比赛搭进去自己的身体,知道吗?”

    苏明仪重重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检录处的老师又嘱咐了一些,这才给了苏明仪运动员的布条和别针,让苏明仪将布条别在胸.前,去检录口等待,苏明仪照做了。

    检录口没有老师,只有运动员和学生,三五成群地站在一边,正在聊着些什么,见到苏明仪过来,好几个人高马大的体育生露出了迷之微笑,

    其中,就包括黎思琦。

    黎思琦本来对魏美兰能把苏明仪骗过来没报什么希望,她就是玩弄玩弄魏美兰,一班的这些学霸们讨厌极了,她就讨厌这些成绩好的乖孩子,既然这么“乖”,不欺负她们欺负谁?

    她在厕所遇到魏美兰,魏美兰向来都是她妈口中那个“好”孩子,她对魏美兰十分厌恶,尤其是看着魏美兰那茫然的模样,她心里的火就更大了,

    ——魏美兰完全不认识她!

    ——也就是说,魏美兰的妈妈从来没有提起过她!!

    她哪里比不上魏美兰?

    起码她是自己特招进附中的,完全凭的都是自己的本事,而魏美兰是魏美兰她妈求的那家女主人才塞进来的!

    她明明比魏美兰更优秀!

    凭什么她母亲觉得魏美兰更好?凭什么魏美兰的母亲不把她放在眼里!

    黎思琦出离地愤怒了。

    所以她在厕所里将魏美兰威胁了一番,还扇了她几个耳光,魏美兰那一副怂包的模样,就他.妈该挨揍!

    但是黎思琦真的没有想到,魏美兰竟然真的将苏明仪请过来了,

    ……哈!

    黎思琦简直想要大笑。

    这世上怎么会有苏明仪这么愚蠢的人?

    黎思琦对着自己身边的几个姐妹使了个眼色,体育生也是分布在几个班级里的,所以此时站在这里聊天的体育生也有几个,在接到黎思琦的眼神示意之后,她们一个两个的走过来,将苏明仪直接给围了起来,

    黎思琦拽成那样,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走红毯呢,她冷笑一声,伸手摁住了苏明仪的下巴,傲慢道:“苏明仪?”

    苏明仪抬起手来,将手搭在的手上,明明没有用任何力气,黎思琦的手瞬间就涌上一阵针扎般的疼痛,她惊惧地喊了一声,用力地甩了甩自己的手,苏明仪淡定地将自己的手拿开,语气平平,“黎思琦。”

    不知道为什么,体育委员在那一瞬间,甚至觉得面前这个瘦弱的小姑娘无比的高大,气场惊人,就如同那电视剧里的小女帝一样,那掩藏在暗处、属于帝王的眼神,让人心惊。

    黎思琦都被震住了,她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由微微瑟缩一下,下一秒,她仿佛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个动作一样,颇有几分气急败坏地喊道:“苏明仪。”

    苏明仪懒得理她,只指着赛道,淡淡道:“你们体育生有六个人,我能进前七。”

    苏明仪知道自己未必跑得过那些体育生,她年纪小,比不上这些每日都在跑步的体育生,如果是那些四百米八百米的,她连比都不用比,但是这种三千五,她还能有个机会,

    三千五是耐力体力的竞争,而这些体育生也不全都是长跑的,更何况这些体育生才都初一,系统的训练才刚刚开始,她还有机会去钻这么个空子。

    苏明仪这话一出,体育生们都讥笑起来,显然不将她放在眼里,一个小毛孩有啥好放在眼里的?

    苏明仪也不在乎这些讥笑声,只抬头看向黎思琦,声音平静无波,“赌不赌?”

    “输了,我给你跪地道歉;赢了,你给我跪地道歉。”

    将黎思琦曾经的赌注搬了出来,苏明仪语气更淡。

    “赌赌赌!黎思琦跟她赌!!”

    “一个小丫头片子!怕什么啊!跟她赌!”

    “黎思琦!咱跟她赌!玩死她!!”

    明明是苏明仪自己往陷阱里跳,但是黎思琦却偏偏感觉不到快/感,她甚至感觉到一种压抑和耻辱,她冷冷地瞪着苏明仪,只感觉憋屈,“赌!”

    “嗯,”苏明仪点了点头,然后开始活动身体,淡淡道,“愿赌服输哟。”

    明明还没开始,就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这让黎思琦心里更是火大,冷笑道:“你以为你能赢?”

    “不是我以为,”苏明仪淡淡道,“是我肯定能赢。”

    这话十分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自大,体育生们讥笑不已,黎思琦却憋屈的不行,

    ——苏明仪!!

    黎思琦面色不善地看着苏明仪,然后将自己的几个小姐妹带了出去,似乎是在商讨什么,体育委员有些愁,小声道:“明仪,她们肯定想怎么绊你或者推你,黎思琦那个人特别阴险,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苏明仪淡淡道:“我从不后悔。”

    体育委员急坏了,苏明仪却还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她开始做热身运动,即使这些日子她每日晨跑,体力好了些许,但是也比不过这些体育生,

    不过她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她不怕痛。

    或许是因为惨死太多次,她对于疼痛的感触非常低,很多时候都知道身体受不了已经不行了,但是她其实感觉不到什么疼痛,

    这一点还可以利用的上。

    苏明仪一边做准备活动,一边淡淡地想道。

    不时有其他选手好奇地看着她,黎思琦和她的姐妹们回来了,神情颇为张扬跋扈,

    体育委员十分担心,想跟苏明仪说些什么,而这时候,广播三千五长跑决赛的声音响了起来,裁判过来组织纪律,体育委员只能离开,然后在一边焦急地看着苏明仪,

    苏明仪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目光,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而这个时候,一班的几个女生跑了过来。

    体育委员一愣,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来陪明仪跑三千五!”其中一个姑娘笑嘻嘻道,她们没有办法在赛场跑,但是她们可以跑里圈,给明仪加油,只要不进入跑道就可以。

    “预备——!”

    裁判的声音响起,枪指向天空——

    ——“砰!”

    开始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