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四十一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武神天下六零小仙女九星霸体诀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民国之文豪     第41章

    “十月一……”苏明仪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下, 十月一黄金周她确实没有什么安排, 然后她扭头看了看霍晨翔,询问霍晨翔有没有什么安排,霍晨翔想了想, 摇了摇头。

    “那应该就是没有什么安排。”苏明仪说道。

    “那太好了……!”俞羽尚的眼眸一瞬间就亮了起来,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小声道, “……那你……要不要一起去野餐。”

    “野餐……?”苏明仪对这个提议还是有些动心的, 野外抓虫子也比较方便, 最近她抓的那些虫子种类越来越单一, 能够研制的蛊虫就那么几个,她都快对蛊虫失去兴趣了, 也是时候去野外抓一点了,野餐也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苏明仪毫不犹豫道, “好啊。”

    然后苏明仪扭头看向霍晨翔,问道:“一起去吗?”

    “当然。”霍晨翔灿烂一笑,勾住俞羽尚的肩膀,“你会不请我?嗯?”

    “当然请!”俞羽尚毫不犹豫地说道, “走走走!一起去野餐啊!我哥哥和他的朋友也会去,所以我邀请你们,嘿嘿嘿。”

    “小爷我烧烤手艺可是一绝, 你们就瞧好吧!”俞羽尚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膛,笑的自豪。

    下午运动会开场, 苏明仪身边依然围着上午那些人,甚至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势,班主任见到这个小圈子,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小心地走过来旁听,不去惊动其他学生。

    周围这些学生早就习惯了时不时地有人过来,所以连头都没抬一下,只聚精会神地听苏明仪讲解试卷,时不时地在自己的笔记上记些什么,偶尔插/上一句,等待苏明仪讲解,整个学习气氛都非常好,班主任简直以为这是教室呢。

    苏明仪腿上抱了好多笔记本,班主任想去拿一本看看,不自觉就向里面挤了一下,外围的学生不耐烦地说道:“别挤别挤,挤什么啊?懂不懂先来后到啊老兄?”

    一边说,一边不耐烦地抬头,正对上班主任那一双似笑非笑、好气又好笑的眼睛。

    “啪叽——”

    手里的中性笔不自觉地掉在了地上,那学生磕磕巴巴地说道:“……孙孙孙孙……孙老师!”

    ……孙老师怎么出现在这里啊?

    孙老师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股作威严道:“你们干什么呢?”

    那学生缩了缩脖子,其他学生也因为他的一声叫喊,都向这边看了过来,孙老师对苏明仪道:“我看看你那些笔记。”

    苏明仪将手里正用的这份笔记留下,其他的笔记统统递给了孙老师,

    孙老师笑道:“你们继续,我看看这些笔记。”

    说着,孙老师抱着那些笔记走了,其他学生目视着她的背影,然后扭头齐刷刷地看向苏明仪,苏明仪淡定地继续道:“这道题的考核点主要在这里,只不过比较隐晦,陷阱就是这个题干……”

    苏明仪的语气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就仿佛刚刚孙老师没有来过一般,语气极稳,下手也极稳,每一个字都写的非常清楚,很快就把周围学生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周围几个学生对苏明仪不由更多了几分敬佩,苏明仪实在是太牛了,不管什么都不能让她有半分动容,哪怕是孙老师突如其来的到来,苏明仪都可以稳成这样,

    她明明还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比她们都要小两岁,而且看起来还只有八.九岁的模样,但是却比她们要稳、要厉害,就是几个一班学霸级的大佬,一开始对苏明仪这种分析总结还挺看不上的,但是在听了半个多小时之后,就成为了苏明仪的终极迷妹——

    ——这实在是太强了!

    你以为苏明仪只是在总结归纳吗?

    一开始这些一班学霸级别的大佬,真的是这么认为的,能成为学霸的人,除了先天的脑子之外,大多都有自己的一套学习方法,这也是他们找到的最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所以对其他学习方法,并不怎么在意,

    而一开始的时候,这几个学霸级别的大佬,就只是因为坐得近所以随便听听,但是渐渐地,就真的听进去了,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也都格外投入进去,并且听得聚精会神,时不时地还要跟苏明仪讨论一番——

    ——因为苏明仪根本就不是在简单的总结归纳!

    那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早就有了自己学习方法的学霸级大佬对此的感触更深一些,苏明仪就仿佛将所有的知识都串联在一起,如果在其他人脑海中,知识是一个一个小碎钻,那么在苏明仪的脑海中,知识就是一串串好的钻石项链,她想要拿出哪一块就拿出哪一块,想要联系哪里就联系哪里,想要比较哪里就比较哪里;

    你要是说那些学霸级别的大佬真的不懂这些吧,其实不是,但是他们没有办法看的这么透,他们看得可能是最外面那层,或者是两层三层,但是苏明仪,却可以看到里面最深的那一层,

    所以,学霸大佬们还没想到的时候,苏明仪就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夹在一起了,如果说学霸大佬给同学讲题的时候,是在讲这一个题,那么苏明仪,就是在讲“知识”,

    她不是在讲这道题的做法,而是在讲这一类题的“知识”,这些知识摁在你的脑海中,之后这个题无论怎么变形,你都是忘不掉的。

    而那些学霸大佬,其实对这个都是知道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做出这道题来,但是他们说不出,也讲不出来,

    老师们自然是可以讲出来的,但是老师们需要顾忌的是整个班级整个集体,并不能一点一点地给你加所有的东西都顺下来,那样耽误的是全班的时间,

    很多时候,一些学霸大佬们都会发现,一道题目老师翻过来覆过去讲了五六遍,甚至半节课半节课的讲,等到了考试的时候,某些学生该错还是错,而且这某些学生还不是少数……

    ……为什么?

    很多时候,这些学生都会被冠上“没开窍”或者单纯的“xx科目不擅长”等等,有的时候他们也很奇怪,明明老师讲的时候他们是听懂的,但是真的去做的时候,哪怕只是原题换了个数字,他们也会错……

    ……为什么?

    直到苏明仪一点一点地将所有的知识串联起来,将他们心底那自己都未必察觉到的疑惑一一抚平,当他们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的时候,才终于明白为什么,

    也因此,他们对苏明仪满怀激动和感激,

    ——随着苏明仪的讲解,他们竟然真的掌握了这道题!

    周围学生看苏明仪的眼神越来越灼热,苏明仪在心里笑着摇了摇头,其实这并不是她的功劳,能考上附中一班的学生,能有几个是笨的?

    或许附中一班中真的有人是花钱塞进来的,但是这些人并不在她的周围,而且大多对学习没有兴趣,他们既然能花钱进附中一班,自然也可以进一中一班,无所谓的,

    而一班自己考进来的学生……

    ……要知道,即使在一班排名中等,在全校排名也是上游的学生,又怎么可能真的是“没开窍”或者什么都不懂?

    只是暂时没想明白,或者因为其他的原因,对这部分知识没有掌握起来,就算没有她,假以时日,自己归纳总结,或者找个家教补补课,他们也能吸收这部分知识的。

    至于没开窍的标准人选……

    ……比如霍晨翔的地理。

    苏明仪在心里摇了摇头,将试卷翻过来,语气平淡地继续讲解。

    霍晨翔看着身边的苏明仪,只感觉苏明仪整个都闪闪发亮,眼眸里不自觉地多了几分笑意,心里也涌出了几分骄傲,

    总有人疑惑他为什么对苏明仪这么好。

    哪怕是他的父母,有的时候都非常疑惑,当然,他的父母、尤其是他的母亲也非常喜欢苏明仪,只是疑惑为什么他会一眼就愿意跟苏明仪做朋友,

    哪怕是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些家世相当的朋友,也没有得到过他对苏明仪十分之一的关注,

    霍晨翔从来不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是个秘密,他每一次都笑着说:“因为明仪足够好。”

    是啊,苏明仪真的足够好。

    什么都没有办法压住苏明仪身上的光芒,苦也好,痛也罢,都没有办法压住苏明仪,她的灵魂那么坚定那样顽强,即使被黯淡的尘灰所笼罩,也遮掩不住那璀璨的光芒,

    只需要将那些尘灰扫掉,就可以让那种光芒问世,那般耀眼。

    这世上,绝不会有其他任何一个人,能成为苏明仪,

    绝不会。

    霍晨翔在自己心中斩钉截铁地说道,他直直地望着苏明仪,眼眸里完全是不加掩饰的赞赏,这个时候,他仿佛要挣脱这具身体的束缚,变为一个高大的成年人一般;

    苏明仪扭头望向他,目光之中有一分疑惑,霍晨翔对着苏明仪灿烂一笑,那一张好看的有些过分的脸极为张扬夺目,他笑着说道:“明仪超级棒!”

    声音中那种骄傲和自豪,让周围几个学生也不由笑了起来,带着善意的笑声仿佛可以传很远。

    **

    孙老师抱着那些笔记本到一旁坐下,开始翻阅,这些笔记本分的很细,每一个科目基本上都有日常笔记、周清笔记、月结笔记,按这个架势,以后说不定还会推出学期笔记和学年笔记。

    孙老师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找出自己科目的笔记,认认真真地翻阅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脸上轻松随意的神色越来越淡,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可以称之为震撼的神色,

    很快,孙老师将自己科目的那些笔记本翻了个大概,她心里的起伏很大,她站起来对着班长嘱咐了几句,又拜托隔壁二班的班主任照顾一下她们班的学生,然后拿着这些笔记匆匆向办公室走去。

    现在这个时间,除了各个班主任都在看台上陪着自己的学生,其他老师大多都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聊天,聊聊学生们的学习情况什么的,也不出来受这份晒;

    孙老师匆匆走了回去,办公室基本是按学科划分的,语文/英语老师基本上是在一个办公室里,物理/数学老师是在一个办公室里,化学/生物是在一个办公室里,政史地的老师在一个大办公室里,孙老师先去找了同在一个办公室的物理老师,本班的物理老师不在,只有二班的物理老师张老师在这里,

    张老师是物理老师中少有的女性,和孙老师关系挺好的,孙老师直接将物理的笔记塞到张老师的怀里,低低道:“老张老张,你来看看这个笔记本,这是我们班学生弄的。”

    说着,孙老师的语气里竟然有了几分骄傲。

    张老师一开始听说是个学生弄出来的,本来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是随意将这三个笔记本打开了而已,孙老师也没有催他,只是去自己的办公室倒了杯茶,然后捧着茶杯慢悠悠地走过来,一边喝茶一边注意观察张老师的表情变化,

    很快,孙老师就在张老师脸上看到了熟悉的表情,那种轻松随意渐渐消失,一种郑重和震撼渐渐在张老师的脸上诞生,孙老师心里突然一阵愉悦,看吧,会这么变脸的绝对不只是她自己。

    “怎么样,张老师?”孙老师捧着茶杯,还特意调侃般地问了一句。

    “这是你哪个学生做的?”张老师仰起头来看向张老师,“这学生真的很有几分意思啊,学生笔记我见多了,大多都差不多,本质都是一个样子的,就是我们自己打印出来的文案提纲啊等等,也都殊途同归,这个孩子竟然用这种方法去写笔记,这还真是第一次见啊!”

    孙老师捧着茶杯,笑道:“你再看看周清那一本,月结那本不知道写没写到你那,我这边是写了,真是让我……”

    张老师看着她,孙老师捏了捏眉心,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孩子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呢,我出试卷的时候,脑子里怎么想的,陷阱在哪里难度在哪里知识点在哪里是什么题型的变形等等,这孩子写的一清二楚,我当时看的时候,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孙老师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张老师打开周清那个笔记本,这个笔记本基本上是以她们周清的试卷为中心然后进行分析,

    张老师其实觉得这并没什么用,分析试卷也就是弄出个错题本,还能分析些什么?尤其是这种周清的试卷,真的有浪费时间的感觉在里面。

    孙老师一眼就看出张老师的想法,她在心里暗笑一声,然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没办法,一开始她也确实是这么想的,直到将这个笔记看下去。

    张老师前面翻得很快,然后越翻越慢,越翻越慢,时不时地还要重新翻回去看看前面,好一会儿,张老师扣上这个笔记,神情颇为复杂,道:“老实说,我真的不觉得我这是在看一本笔记,我总感觉我这是在看什么教辅书或者是练习手册。”

    “你不跟我说这是一个学生弄出来的,我真的……完全想不到。”

    “快说,这到底是你哪个学生弄出来的?张阳佳?李润行?”张老师心里火急火燎的,好奇的不行,她一连爆出几个一班学霸的名字,都只得到了孙老师的摇头和神秘的微笑。

    “到底是谁啊?”张老师都要急了。

    “是苏明仪。”孙老师对张老师笑了笑,抛下了一个重/炮/炸/弹。

    张老师都有些恍惚,“……那个十一岁、没有上过小学的苏明仪?”

    “对。”孙老师重重的点头。

    “真的是……”张老师只感觉万千话语堵在自己嘴里,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当初苏明仪和霍晨翔安在一班的时候,许多老师明里暗里地觉得孙老师要倒霉,毕竟安插过来这么两个学生,这平均分还不知道要被拉低多少呢,到时候一不小心被二班超了,孙老师的脸往哪放啊?

    结果……

    ……这苏明仪不仅不会将一班的平均分往下拽,还会将一班的平均分往上拉一把!

    等这一次月考的成绩出来,不知道得震惊多少人。

    孙老师笑眯眯地看着张老师,然后敲了敲这些笔记,低声道:“……老张,你说我要将这些笔记复印出来给学生,有用吗?”

    **

    孙老师匆匆离去,一班倒是没啥感觉,纪律也还算好,但是等到喇叭上开始宣传“三千五百米”检录的时候,却突然乱了起来。

    三千五百米长跑也算是附中的传统吧,也是为了给体育生一个英雄加深的机会,附中举办运动会是借用学校附近的广场,一圈足足有四百米,三千五百米也需要跑将近九圈,体质不好的学生基本上跑不下来,而前面打头的也往往都是体育生,其他班级的学生能跑下来的太少了,

    也因此,只要学生参加了这个三千五百米长跑,并且成功跑下来,不管耗时多少,都会为班级挣得三分。

    三千五百米长跑,分为男子组和女子组进行,每个班级出两男两女,没有什么预赛复赛决赛之分,就比一场,也不分小组也不分跑道,大家都挤在一起,枪一响就跑,毕竟对于这种长跑来说,设置小组、跑道等等东西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

    附中初一足足有二十五个班,也就是说会有五十个人同时开跑,按照惯例,最后很有可能连二十个人都跑不下来,所以这个三千五百米长跑,也是整个运动会上管理最松的比赛,甚至允许赛前换人,只要将该通知的地方都通知到了,就允许赛前换人。

    而现在,一般原定于参考三千五百米长跑的女生之一魏美兰正闪烁着眼眸,浑身僵硬地走到苏明仪面前,眼眸里甚至带了几分绝望——

    她定定地站在那里,眼里满是挣扎和绝望,甚至带着几分哀求,就这么看着苏明仪,苏明仪又不是没感觉的,自然感受到了魏美兰的眼神,于是停下笔,抬头看向魏美兰,

    顺着苏明仪的目光,周围的人也都看向魏美兰,见魏美兰那视死如归的眼神,大家都吓了一跳,你一言我一语地问了起来,

    “美兰,你怎么了?”

    “美兰,发生什么事了?”

    “美兰,你怎么哭了?”

    大家都吓了一跳,魏美兰在班里的存在感不强,她是一个很是温柔内秀的姑娘,甚至可以说是胆小懦弱,永远将自己禁锢在那个座位上,也就和周围的学生熟悉一些,

    魏美兰听到大家的声音之后,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她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半张脸,一边无声地落泪,这可把大家吓坏了,纷纷站起来安慰她,

    魏美兰的半边身子都在抖,但是这些学生的安慰仿佛给了她力量,她艰难地、磕磕巴巴地说道:“……明仪……明仪……你能不能……代替我跑三千五?”

    这话一出,大家都呆住了。

    “美兰你在说什么啊!”有人不敢置信地说道,“明仪还那么小,你怎么能让她去跑三千五?”

    “就是啊!魏美兰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怎么了美兰?你自己报的三千五,现在为什么要明仪替你跑?”

    “你找其他人也行啊,为什么要找明仪?明仪哪里跑的下来三千五?”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魏美兰眼眸里的绝望更甚,她捂着自己的脸,无助又绝望地说道:“……明仪……求求你……求求你……”

    “不就是三千五吗?”一个姑娘咬了咬牙,道,“我替你跑!”

    “明仪那么一点点,你让她帮你跑三千五,这哪里跑的下来啊?”

    “不——!”

    魏美兰尖叫一声,哀求地看着苏明仪,“……明仪……帮帮我……帮帮我……”

    这下,大家就是再迟钝,也感觉到不对劲了,

    ……魏美兰为什么坚持让苏明仪替她跑三千五?

    ……明明明仪根本跑不下来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