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四十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九星霸体诀大龟甲师六零小仙女快穿系统攻略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武神天下天下第九七十年代学霸     第40章

    黎思琦心情极差。

    最近因为宁巧贞不在, 校队里也开始兴风作浪, 本来被宁巧贞管的死死的校队也都开始分裂,今天竟然还有人敢当面顶撞她!

    如果不是正好要考试,没有时间, 被其他人拦了下来,要不然……

    黎思琦在心里冷笑,

    ……要不然她绝对让那些人好看!

    因为宁巧贞不在, 她们这些宁巧贞的“得力干将”的地位也明显不如以前了, 又有小道消息传的贼响, 有的说宁巧贞重病在床, 有的说宁巧贞得罪了人,要被强制转学了,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宁家家大业大,贞姐怎么可能会被强制转学?

    黎思琦心里冷笑, 一百万个不信,因为宁巧贞一直不来,本来就暗潮汹涌的校队又起波澜,近日里也起了一些嘴上的冲突,

    这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黎思琦她们因为宁巧贞作威作福那么久, 现在宁巧贞一走,她们的主导地位备受挑战, 黎思琦怎么能受得了?

    她深深地恨上了苏明仪。

    而当她满怀怨气来到考场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苏明仪,她曾经跟着宁巧贞去找过苏明仪的麻烦,对苏明仪印象深刻,更何况每个人的桌子上都贴着考生姓名,黎思琦自然是看到了,所以毫不犹豫地上门找茬,这些天关于贞姐的谣言满世界乱飞,一定是苏明仪做的,

    而黎思琦,也是真的讨厌苏明仪。

    ——“让让,听见没?”

    压低的声音带着难言的冷意,黎思琦眼眸里闪过一丝愤怒,她猛地回头,就对上一个好看的有些过分的脸。

    那是一张天使般的面孔,漂亮的男孩子唇角微勾,黎思琦不自觉地退后半步,那男孩子从书包里拿了牛奶、面包还有水果放在苏明仪的桌子上,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你早上没有吃东西!”

    刚刚还带着几分嚣张和冰冷的男孩子瞬间就变了,像一个吸引主人注意力的猫咪一样,身上的尖牙利爪都被他妥善地收了起来,唯恐会扎到他的“主人”,

    ……这个少年,可真好看啊。

    “你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霍晨翔不高兴地抱怨道,“你怎么能不吃东西呢?早饭是必须要吃的,不吃对胃不好,尤其是你这样的肠胃,您能不能多注意一点啊,大小姐?”

    霍晨翔开启了喋喋不休的模式,从早餐的益处开始,涵盖不吃早餐所造成的恶劣结果,到早餐对胃病患者的重要性,时不时地还举出几个确凿的胃病患者的例子,大有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架势。

    苏明仪立刻举双手投降,“我吃。”

    霍晨翔这才露出了一个笑容,干脆利落地将面包撕开递给苏明仪,然后制止了苏明仪打开牛奶的举动,认认真真地说道:“不允许空腹喝牛奶。”

    苏明仪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一个头两个大。

    “你啊,”霍晨翔小声地碎碎念,“就是不让人放心,你对你自己的身体怎么半点不上心呢?你知不知道我都要被你急死了?那可是你的身体你就不能多多上点心吗?你看看你现在瘦的,都皮包骨头了啊小明仪。”

    “还有啊,明明肠胃就不好,怎么可以任性的不吃早餐呢?你的身体重要还是考试重要啊?明仪你不要不把我说的话放在心里,你忘记你胃疼的时候多么难受了吗?”

    霍晨翔有些不高兴地瞪着苏明仪,然后制止了苏明仪拿水果的举动,“水果有些凉,你吃完了饭隔一会再吃,免得肠胃不舒服。”

    霍晨翔一边说一边将牛奶打开,还摸了摸牛奶瓶子的温度,确认没有问题才递给苏明仪,有些欢快道:“最后一瓶热牛奶,我好不容易才抢到的。”

    苏明仪认认真真地说道:“谢谢。”

    漂亮的男孩子面对这种感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升起了几分温度,他移开目光看向周围,正对上黎思琦那惊愕的目光,有些不满地扬了扬眉,有些嘲弄地说道:“姐姐,你在这里当木桩干什么?觊觎我明仪的美貌?”

    上一次他还没来得及怼她们,她们就跑了,这一次上赶着送上门让她怼,他不满足她们的心愿简直不配姓霍!

    霍晨翔简直想卷起袖子大干一场,但是想到自己在苏明仪心中的形象,这个袖子还是没卷。

    黎思琦突然觉得这个漂亮的有些过分的男孩子,好像有些眼熟,

    她没有见过这张脸,这么漂亮的一张脸,她见了怎么可能会忘?只是这侧影,只感觉有些熟悉,从哪里见过呢?

    黎思琦微微蹙眉,这个男孩子实在是太好看了,所以他叫她姐姐她都不会生气,那么好看的小男孩,谁舍得生气呢?

    “姐姐,你当木桩还当上瘾了?人家木桩还不浪费空气浪费土地浪费资源呢,您就别从这里跟人类争夺空气了好不好?”霍晨翔扬了扬眉,冷冷一笑。

    苏明仪仰起头来,轻声道:“你怎么了?不高兴吗?”

    “高兴?”霍晨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声道,“隔三差五地就看到你被人欺负,我能高兴吗?”

    “明仪,我很难过。”

    “我知道你不把这一些放在心上,但是我真的很讨厌看到有人要欺负你。”

    “她们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你呢?”

    我们那么努力地关心你、爱护你,并不是让你对着其他人的欺辱而无动于衷的。

    明仪,你到底知不知道,

    看到你被欺负,我很愤怒,也很难过,

    ……真的很难过。

    苏明仪楞了一下,抬头看向霍晨翔,霍晨翔却已经不再看她,只是冷淡地看着黎思琦。

    “比如这位大姐——”霍晨翔冷淡道,“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来找明仪的麻烦,用你那肮脏的心思去折腾一下乱七八糟的恶心事——”

    霍晨翔眯起眼睛,明明还是个孩子,但是气场却极为惊人——

    ——“你看我放不放过你。”

    霍晨翔拎着书包扭头就走,气势汹汹。

    黎思琦大脑一片空白,刚刚那个漂亮的过分的男孩子,那一眼,是那么的可怕。

    黎思琦呆愣在原地,直到监考老师过来才将她弄走,苏明仪看着发下来的卷子,若有所思。

    或许是曾经那些世界受到的欺辱太多太杂,苏明仪对于所谓的欺负侮辱早就没了概念,宁巧贞黎思琦这种找茬,对苏明仪来说真的什么都算不上,她以前每日每夜都要经受比这严重几十倍的欺负和侮辱,

    那无尽的轮回岁月之中,那些人杀也杀不死,怎么都死不掉,滥杀无辜她又做不到,只能日日夜夜就这么熬下去,让她对这些的感知都太弱了,

    而且……除了霍晨翔,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苏明仪的唇角忍不住微微勾起,

    真心和假意,有的时候,真的是一眼就能看穿。

    “宿主心情很好?”系统不知道是感受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问道。

    “是挺好的。”苏明仪第一次落落大方地承认道。

    系统似乎是有些好奇,笑着问道:“为什么啊?”

    “因为啊……”苏明仪的笔尖流出一个一个流畅的字符,她的眼眸里闪烁出几分温暖的意味,“……因为一个人。”

    “……是……”系统似乎停顿了一下,才如往常一般道,“霍晨翔?”

    “对。”苏明仪在心里低低笑了一下,“他真可爱。”

    系统……系统突然不说话了。

    苏明仪也不在意,安静地答着自己的题目。

    或许……

    ……苏明仪仰起头,或许应该好好向霍晨翔表达一下感谢。

    ……但是,该怎么表达呢?

    黎思琦距离苏明仪的位置不远,她时不时地抬起头来,用带着几分恶意的目光看着苏明仪的背影,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就这么一个讨人厌的小姑娘,凭什么让那个漂亮的男孩子那么护着?

    ……凭什么啊?

    黎思琦对于苏明仪的恶意,竟然又加深了几分。

    其实上一次,宁巧贞去找苏晖明的时候,也带上了她。

    或许是因为她貌不惊人,或许是因为她从来不展现出半分对于苏晖明的兴趣,也或许是宁巧贞需要一个陪衬,于是便找上了她,

    宁巧贞不知道,当初看到苏晖明的那一刻,她有多么欣喜,又有多么激动,

    那个盛放在阳光下的少年,哪怕是校服都能穿的那么好看,早就长在她的心底,让她魂牵梦萦,日夜难忘,

    只是她向来……不擅长展现自己的情绪而已。

    所以没有人知道她真的非常喜欢苏晖明,她只是在心里默默地喜欢,她知道这么好的少年是不可能属于自己的,她知道实际是她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所以她也从不奢望,

    但是那一次,苏晖明在她的心里点燃了一缕光。

    他似乎是看着宁巧贞,漫不经心的,又仿佛透过宁巧贞看向她,带着几分玩味,

    她清楚地感觉到自己那剧烈跳动的心跳声,那么快,那么急,

    ——“你要是能让苏明仪出丑,我就跟你约会。”

    ——“苏明仪越难过、越崩溃、越绝望,我跟你约会的次数就越多。”

    那个声音那么好听,第一次给她送来了一个梦幻的桥。

    虽然这不是跟她说的,但是她依然将这个声音如同圣旨一般记在心里,宁巧贞失败了,但是她没有——

    ——如果她成功了,她是不是也可以和那个少年约会?

    而那个漂亮的过分的男孩子,是不是也会远离苏明仪……

    黎思琦脑海中渐渐浮现出霍晨翔那一张极为精致的脸,心情不由更好了几分。

    “咚咚咚——”

    监考老师敲响了黎思琦的桌子,语带警告道:“认真答题。”

    黎思琦楞了一下,知道这监考老师以为自己作弊,不由抬起头来怒瞪了一眼监考老师,有些恼羞成怒的味道。

    考试的时间匆匆流逝,直到铃声响起,监考老师们起来收卷子,卷子都被收走之后,这一场考试就结束了。

    考场内的学生们陆陆续续离开,苏明仪看了周围一眼,背上自己的书包,一把抓住了黎思琦的书包,迫使黎思琦回头,这才放下了自己的手,冷淡道:“你的赌约,我答应了。”

    “如果你输了,就给我跪地磕头,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向我和霍晨翔道歉。”

    苏明仪将黎思琦的要求改了改,语气淡淡,“再见。”

    黎思琦气急败坏,怒声喝道:“你竟敢挑衅我?!”

    “第一,这不是挑衅,”苏明仪头也不回地走出教室,语气淡漠,“第二,你不值得我挑衅,”

    “等着道歉吧。”

    黎思琦气的冲出去抓苏明仪,却没有抓到。

    苏明仪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混入人群,找不到了。

    黎思琦愤怒地跺了跺脚,立志要黎思琦好看。

    苏明仪并没有废什么力气就找到了霍晨翔。

    霍晨翔对她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这个漂亮的如同天使的男孩子,每一次在她面前的时候,就会收敛起自己身上的尖刺,像一个真正的孩子一样对她笑,更多的时候,却像一个长辈一样关心她、照顾她,

    哪怕他实际上比她还小呢。

    “明仪~”霍晨翔仿佛已经不记得早上发生过的事情了,笑的灿烂,“一会儿去我们家吃饭吧?妈妈很想你呢。”

    “谢谢。”苏明仪定定地看着霍晨翔,然后认认真真地道谢,霍晨翔楞了一下,然后猛地扭过头去,不过那通红的耳根,却落入到苏明仪的眼中。

    苏明仪不由勾起唇角。

    “哼。”霍晨翔重重地哼了一声,“才不需要你谢我。”

    “你只要对自己好一点,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一句话霍晨翔说的老气纵横,让苏明仪忍不住勾起唇角,去揉了揉他的发丝,霍晨翔瞪了苏明仪一样,却并没有阻止苏明仪的动作。

    ——“我讨厌他们欺负你。”

    ——“嗯,以后没人能够欺负我。”

    ——“包括你的那些神奇的哥哥爸爸妹妹舅舅?”

    ——“嗯,包括他们。”

    ——“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能骗我。”

    ——“我说的,不骗你。”

    ——“每一次你被他们欺负,我都很难过。”

    ——“嗯,对不起。”

    ——“可是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啊?又不是你的错!”

    ——“……”

    ——“以后不可以随便说对不起,不可以随便将错误揽到自己身上,知不知道?”

    ——“知道啦。”

    ——“明仪,你是世界上最特殊的存在,你知道吗?”

    ——“……嗯……知道。”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她那么倒霉,困在这个轮回怪圈中出不去,现在才有了一线生机。

    ——“笨蛋明仪!”

    ——“……嗯?”

    ——“我也不会让人欺负明仪的,谁要是欺负明仪,我就揍她!反正我没有不打小姑娘的人生信条,嘻嘻。”

    ——“好。”

    ——“你不可以帮着他们哟。”

    ——“嗯,我帮你。”

    两个人的背影越拖越长,渐渐交织在一起,远远地望过去,竟然有几分相互依偎相互依赖的味道。

    霍晨翔爽朗而欢快的笑容灿若朝阳,苏明仪微弯的唇角如耀眼繁星,

    他们走在一起,是别样的和谐,

    ……就仿佛天生就应该站在一起一般。

    **

    两天的考试匆匆结束,紧接着来的就是运动会,运动会之前都已经报好了名,像苏明仪和霍晨翔这个年级的孩子,自然是没有分配到什么任务的。

    总不能让他们两个去跟一群十三四岁的孩子赛跑跳高跳远吧?就是方阵阵型,他们俩的个头也不行啊,于是两个人安安稳稳地当观众,下面比赛激烈,观众台上的大家都在照着答案对自己的答卷,估算自己的分数。

    除了有自己班级的选手比赛的时候,其他时候看台上都非常安静,时不时地传出几声崩溃的声音,多数都是——

    ——“啊啊啊我这个题改错了!”

    ——“要死了我作文跑题了!!!”

    ——“卧槽这个跟我答得完全相反啊!”

    ——“妈啊我猜错了!”

    苏明仪对答案对的非常安静,霍晨翔就不行了,他壮士割腕一般打算先对地理,时不时地抽抽胳膊,然后可怜巴巴地在自己的试卷上写上一笔,苏明仪不经意间就看到了好几次,有些好笑地问道:“怎么了?”

    “……你说这一次的地理试题,难吗?”霍晨翔可怜巴巴地望着苏明仪,让苏明仪对这个答案也不由慎重了几分。

    “……难度中等。”

    “选择题呢?”霍晨翔可怜巴巴地问道。

    苏明仪抽出了自己的地理试卷,沉思片刻,小心道:“难度逐渐增加,前五个题最简单,都是送分题……”

    “呜——”霍晨翔呜咽一声,格外悲愤道,“可是我前五道题错了四个!”

    苏明仪:“……”

    苏明仪都震惊了,这怎么错的?!

    霍晨翔倒在苏明仪的身上,气若游丝道:“……你说地理老师,会不会对我不客气啊?”

    苏明仪认认真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沉痛地点了点头。

    霍晨翔发出小动物一般的呜咽声,可怜无比。

    他们前面的两个学生无奈地扭过头来,问道:“怎么了?没考好吗?”

    霍晨翔气若游丝地点了点头,“……我觉得……地理老师……不会放过我的。”

    知道这位是地理老师的“新宠”,于是他们给了霍晨翔一个同情的眼神,然后又看向苏明仪,问道:“明仪考得怎么样?”

    苏明仪的答案基本上对完了,目前选择题并没有任何一个错误,理科的大题都没啥问题,文科大题大体上都是对得上的,就是政治语文这种不知道怎么给分了,地理和历史问题倒是不大,

    于是苏明仪点了点头,道:“应该还可以。”

    后排的一个人戳了戳苏明仪的肩膀,这是一般有名的一个学霸,叫田川川,她问道:“明仪,你语文选择题错了几个?”

    苏明仪摇了摇头,田川川不敢置信道:“你没错?”

    “没有。”苏明仪诚实道。

    “那数学选择题呢?”

    苏明仪依然摇头。

    “物理选择题呢?”

    苏明仪继续摇头。

    等把这九科问了一遍,田川川虚弱道:“这贼老天!”

    “我本来以为自己考得不错,结果……!”

    “呜呜呜!既生瑜何生亮!何生亮!”

    这答案对完,就是订正答案修改试卷,苏明仪拿出几个笔记本,她的答题基本上没有什么失误,所以她直接开始分析考卷,从每一道题开始分析老师的意图,主要包括这道题目涉及到的知识点、老师设置出来的陷阱、为什么这会成为陷阱、易混易错点在哪里等等,而且苏明仪还要加几个发散性思维,将关于这个知识点的内容统统搬出来,一个题能分析好几页大纸,霍晨翔凑过去看的时候,嘴.巴都不自觉地张成了“”型;

    ——这也太可怕了吧。

    “明仪明仪,你可不可以帮我分析分析地理试卷啊?”霍晨翔眼睛闪亮地问道,“等到开学,地理老师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我一定要早做准备。”

    霍晨翔可怜巴巴地看着苏明仪,苏明仪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她一边拿着笔记本写,一边低声跟霍晨翔分析,渐渐地,周围学生都过来听苏明仪的分析,不时加入讨论,竟然渐渐形成了一个小圈子。

    直到上午的运动会结束,大家都意欲未尽,急忙跟苏明仪预约下午的位置,还预约了苏明仪下午的时间,生怕自己下午的宝座就这么被人这么抢走了。

    霍晨翔开玩笑道:“明仪,你真该收个补课费。”

    苏明仪笑了笑,道:“那我还不如卖笔记。”

    “这个真可以啊!”霍晨翔翻了翻苏明仪的笔记本,“这些摞在一起,保证一堆人争先恐后过来买,要不要试试?”

    苏明仪倒是无所谓,只耸了耸肩,而就在这个时候,俞羽尚跑了过来,犹犹豫豫道:“……明仪,你十月一有空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