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三十八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武神天下六零小仙女九星霸体诀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七十年代学霸     第3八章

    高大师拧起眉, 有些不赞同地看了尤大师一眼, 尤大师似乎也觉得自己这么咄咄逼人一个小姑娘不大好,于是轻声咳嗽了两下,张嘴道:“好吧, 那……”

    尤大师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苏明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歪了歪头, 目光澄澈而明亮, “确实不是那里啊。”

    “……啊?”尤大师的话直接被堵在嘴里, 他有些懵地看了看苏明仪, 然后又看了看其他大师,

    ……苏明仪这句话, 他怎么就是听不明白了呢?

    别说尤大师了,就是其他大师,也被苏明仪这句话搞懵了。

    这是什么意思?

    郭大师垂下眼眸, 哄道:“既然不是那里,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那里呢?”

    苏明仪抬头看向郭大师,眼眸里也带着明显的懵懂和迷茫,她似乎是怔愣了一下, 然后糯糯道:“……我也不知道。”

    苏明仪还只是个孩子,所有的信息都是从“梦”里得到的,她既然给自己立了这么一个人设, 就不可能将事情讲清楚,而“运气”、“福气”、“感觉”等等却比其他各种各样的解释都有用,

    反正她是个小福星,不是吗?

    苏明仪这句话一出,几位大师都愣住了,然后很快反应过来,只微微苦笑一下,他们真是……竟然真的病急乱投医,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到了一个孩子身上,这合适吗?

    这孩子即使功德金光满满,灵气十分充裕,是名副其实的福星,但是她也只是个孩子啊。

    她只是一个孩子而已,意外做了那么一个梦,一直积极地想要帮助他们,他们凭什么去怪这么一个孩子?

    郭大师抬起手,摸了摸苏明仪的头,略有几分内疚地说道:“嗯,谢谢明仪,明仪真是个好孩子,今天真的谢谢明仪了。”

    如果不是他,苏明仪根本不会被牵扯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中来,

    他们为什么会去质问一个孩子,还不是因为他们这些做大人做长辈的无能?

    如果他们有解决办法,如果他们有线索有思路,就不会因为苏明仪的梦而……从而在他们发现这些阵法问题之后,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苏明仪的身上,

    因为那个梦,

    但是苏明仪……还只是个孩子啊。

    郭大师心里又愧疚又自责,其他几位大师也有几分难受,但是都没有再去询问苏明仪,他们这些做长辈做成人的,哪里能去给一个小孩子施加压力?

    不管这一次到底有没有收获,那也是他们自己决定信的,因为苏明仪身上那闪闪的功德金光,他们下意识地认为她的每一个梦都是有指向性的,但是却忘了……

    ……说不定那只是个梦。

    而且,就是没有苏明仪,他们自己这么奔波一天,说不定也依然是没有任何头绪,又哪里能怪得了苏明仪呢?

    车子里倒是难得的安静,就是一向急躁的尤大师都没有再说些什么,反正现在天色已晚,他们也找不到什么,还不如就陪苏明仪去这么一趟,

    ……找到了线索,自然是一件普天同庆的大好事,如果找不到,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对方不知道布置了多少年,定然不会让他们一朝之内就发现问题的,但是他们这些老胳膊老腿,也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郭大师眉眼里闪过几分怅然,就是很可惜不能看到翔翔恢复健康,像一个普通的孩子一样结婚生子了,

    还有啊,自己把苏明仪牵扯进来,也是件错事,

    郭大师摸了摸苏明仪的发丝,苏明仪似乎是睡过去了,躺在了他的肩膀上。

    下了车,又回到了他们今天下午所在的地方,其他几个大师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什么都没有发现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蹲下来抚.摸着苏明仪的发丝,含笑道:“明仪饿了吗?要不要带明仪去吃点东西?”

    说起来也羞愧,这孩子陪他们跑了大半天了,还没吃点东西呢,而且这孩子又乖,竟然没叫一句饿。

    苏明仪摇了摇头,重新回到这里,她发现自己确实找对了地方,她感觉到了一些不同的“气”,和今天白天在这里感受到的那些“气”,既有相同点,又有不同的地方。

    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之“气”。

    苏明仪闭上了眼睛,风声、水声、树叶簌簌作响的声音都在她的耳边徘徊,那月光柔和地洒下来,将整个世界都笼罩在内,

    那些“气”在她的周围流转,一点一点,一步一步,让苏明仪都忍不住在心里惊叹了一番,

    ……高!

    ……到底是高手啊!

    ……差一点,就将她也这样骗了过去!

    苏明仪眼眸微闪,那些杂乱不堪的小阵,看起来是没有任何作用,让人只以为是障眼法,随随便便就破了阵,但是这个地方,却还留有着那个残余的“气”,

    按理来说,只要破了阵,就不会有“气”,他们白天明明白白将这里的法阵都破掉的,为什么现在还能有“气”?

    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破除掉这些法阵,或者说,是他们以为自己破掉了这个阵,

    其他那些地方的法阵或许都是障眼法,而且都是高级障眼法,有的甚至可以迷惑那些大师,只有这里,这个让人最摸不到头脑最觉得是障眼法的地方,

    ……才是他们要找的地方。

    这个阵法构建之大,让苏明仪都恨不得给他鼓掌。

    那些乱七八糟的法阵,在白天的时候或许是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夜晚却可以,因为这个法阵将这里的一切生态……也就是“自然之气”,统统算计了进去。

    以这里的生态自然作为法阵的基石,从而构建了一个极为庞大的法阵,即使她们破除了那些明面上的法阵,但是实际上因为这个庞大法阵的特殊性,那些乱七八糟的小法阵依然在里面运转,

    风、树、水、月光、还有这些法阵,扎根于此,构筑了一个庞大的……传送阵。

    而且这个传送阵,极为精妙,就算是它的设计者,可能都无法准确地掌握它开启的时间和规律,

    还需要别的,定然是还需要别的,才可以开启这个传送阵。

    传送阵是所有阵法之中最为特殊的一类阵法,因为她们没有任何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只是带人去一个地方而已,所以严格地来说,根本不需要破阵,

    所以那个老道士,也曾跟苏明仪讲过传送阵的各种理论原理等等,但是因为他本人就只会那一个法阵,再加上传送阵已经许久不问世,据说是材料太严苛,所以苏明仪还没有见过传送阵,

    今天还是第一次,

    但是这个传送阵,明显还缺点什么,才能打开。

    而这个时候,其他大师也陆陆续续发现不对了。

    “这些法阵,我记得我们今天破除掉了啊……”

    “对啊……我走的时候还检查过一遍呢……”

    “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我确实毁掉了这个法阵的阵基啊……但是为什么……那么奇怪呢……”

    “对,我明明毁掉了啊,但是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就那么像,没被彻底毁掉的呢?”

    “明明连阵基都没了啊……”

    几位大师的脸色渐渐开始凝重起来,这些法阵明明是他们自己亲手毁的,就算他们其中有人有异心,也不可能每个都没有毁掉,所以绝不是他们之中有叛徒,而是……

    ……这些法阵必然有古怪!

    “或许,我们想错了,”郭大师舔了舔自己略有几分干涩的唇角,脸上带出几分凝重与苦涩,“我们一直以为,那个上古大阵才是他们的目的,后来发现那个上古大阵是不成立的,所以我们理所应当的周围这些小阵都是障眼法,他们有着一个更可怕的法阵,我们需要找的是那个可怕的法阵。”

    “但是……实际上……这里的这些小阵,才是他们需要掩藏起来的,而什么上古大阵什么可怕的法阵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才是他们的障眼法呢?”

    “……我们如果……都陷入了思维定式,然后被幕后之人误导了呢?”

    “如果明仪的梦,没有问题,只不过这个地方,是需要某种特定的时间才能找到呢……?”郭大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如果在这里,确实有一个大阵,以土地为阵法基石,将风、水、花、草、树甚至包括月亮,统统都加入进去,从而形成一个可怕的大阵呢?”

    “而这些乱七八糟的小阵,只不过是他们用来欺骗我们的一种手段,这些小阵只是大阵的一部分,我们即使毁掉了这些小阵的阵基,又有什么用呢?”

    “大阵会让这些小阵……继续运转的啊……”

    郭行梦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带着几分虚弱的味道,

    而刹那间,好几位大师突然感觉到一阵不寒而栗。

    “明仪……”陶大师略有几分颤.抖地问道,“来的路上,你似乎也睡着了,那时候你做梦了吗?”

    苏明仪歪了歪头,点了点头,小小声道:“……做了。”

    “那你……”陶大师艰难道,“……梦到了什么?”

    在那一刻,所有大师都凝视着苏明仪,目光灼灼。

    苏明仪垂了垂眼眸,到底什么才能让这个传送阵打开,而又可以隐瞒世人,让聚在京城的那个多玄学大师都没有一点察觉呢?

    ……必然是某一种“气”。

    许许多多的画面在苏明仪脑海中一点一点地闪现,最后突然定格——

    “……我看见……”小姑娘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怎么描述,“很黑,很可怕……”

    “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小姑娘仰起头来,拽了拽郭大师的袖子,小声道,“很可怕……仿佛世界都要被改变了一样……”

    “……特别可怕……”

    小姑娘又一次重复道,似乎是在强调着什么。

    这样强烈的天气变化所带出来的“气”冲击了这个法阵,给这个法阵注入了新的“气”,从而推到这个法阵的打开,毕竟雷雨交加电闪雷鸣的时候,各位玄学大师也都摸不准了啊,以往雷雨交加的时候,妖魔鬼怪多出来作怪,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电闪雷鸣,风雨加交,很可怕……”陶大师缓缓将苏明仪的话重复了一遍,目光之中带着几分若有所思,“要不然我们叠加几个法阵,再借助符箓啥的,去营造一下这种天气变化?”

    几个大师也觉得十分可行,郭大师看着苏明仪,有些犹豫,这小孩子自从被他带出来,还没有吃过东西呢。

    “我没有事情。”苏明仪歪了歪头,对着郭大师笑了一下,“我一点也不饿。”

    “先去弄这个吧,”小姑娘笑得格外明亮灿烂,“我等着你们一起去啊。”

    “好。”郭大师只感觉心里熨帖极了,看向苏明仪的目光之中,更加温和慈爱。

    几个大师分工合作,很快就确定了方案,苏明仪安静地坐在一边等着,一边看自己的面板一边跟系统聊聊天,当做打发时间了。

    商城里的东西应有尽有,五花八门,虽然都是被封印着的,随着苏明仪的信仰值又一次提升,她打开了商城第二个方向——“灵物”。

    “灵物”也分为许多种,灵植、灵兽、灵药、灵酒、灵丹、灵食等等,分了n个小版块,价格也是节节攀升,最便宜的肯定就是这些原材料,灵花灵草等等,灵兽的牙、唾液等等,也相对便宜一些,但是一整只灵兽需要的信仰值就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了。

    系统大力地给苏明仪推销这些灵兽,苏明仪一概当没听到,系统不死心道:“……宿主,你想想有个灵兽陪你多幸福啊,居家旅行最不可缺少的就是灵兽的陪伴啊!”

    “而且它们还可以保护你,遇到坏人的时候它们第一个跳出来……”

    系统还没说完,就听苏明仪淡淡道:“我需要保护?”

    系统:“……”

    系统:……自闭.jpg

    在这段时间内,各位大师基本都将自己手头的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了,毕竟是一个组合性的法阵,最后启动这个组合法阵还差一步,各位大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想上前动手,

    ……毕竟这种组合型法阵失败的几率还不小呢。

    最后,大家默默地将视线移到了苏明仪身上,郭大师问道:“……那让小福星过来加持一下?”

    众位大师利落地点头,十分赞同这个决定。

    郭大师将苏明仪叫了过来,然后一个擅长法阵的女性玄学大师抱着苏明仪,还蹭了蹭苏明仪的脸颊,眉开眼笑道:“小福星,将福气借给我一点,好不好?”

    “好。”苏明仪伸手搂住这个玄学大师的脖颈,语气软软地说道。

    这个人身上的感觉,竟然跟那个老道士有点类似。

    苏明仪甚至有一点怀念。

    那位玄学大师抱着苏明仪,然后开启了这个法阵,刹那间,在周围构建起的结界之内,被开启的组合型法阵在一瞬间就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力量,只是被结界做了一些阻挡,让那些光芒不要传出去,但是却没有阻拦这些“气”向外发散——

    几分钟后,一股极为绚丽的光芒,就在他们眼前绽放,

    而半空中缓缓形成了一个特别大的“圆”,上面闪烁着某一种奇妙的花纹,几位大师刹那间都有几分恍惚,

    ——这就是苏明仪看到的那个圆吗?

    “这是……”尤大师喃喃道,“传送阵吗……?”

    一直以来,他们的方向都错了,还错的十分离谱,如果没有苏明仪这个梦的话……

    ……后果不堪设想!

    ……说不定最后,为了华国,他们真得牺牲自己。

    “怨不得明仪看到的是圆……”郭大师喃喃道,“……根本不是什么破坏性法阵,而是一个传送阵啊!”

    几个大师安静了几分钟,抱着苏明仪的那个女性玄学大师默不作声地开蹭,苏明仪茫然地看着她,她眯起眼睛,认真道:“沾点福气。”

    “最近我好不顺的。”那位大师颇为委屈地说道。

    苏明仪理解地点了点头,然后握住那个玄学大师的手,歪头道:“给你。”

    那位大师眉开眼笑,忍不住在苏明仪脸颊上亲了一下。

    其他大师:“……”

    ……有些嫉妒,怎么办?

    女性大师还好一些,抱着小姑娘蹭蹭福气牵牵手,其他男性大师就只能望梅止渴,眼巴巴地看着。

    “那我们其他几个人进去,老郭,你将这个小姑娘送回去,怎么样?”尤大师看着那个传送阵,率先道。

    他们不可能把苏明仪一个人放在外面,也不能将苏明仪带去里面,毕竟天知道里面有多么危险,所以只能让人将苏明仪送回去,

    但是郭大师可不愿意,天知道这个传送阵传到哪里去里面又是什么样的光景,他就这么走了,万一出点什么事,那真的是后悔一生的节奏。

    陶大师蹲下身来,问苏明仪道:“小明仪,你觉得我们进去会有危险吗?”

    苏明仪想了想,软声软气道:“你们要是带我进去,就没有危险;你们要是不带我进去,就有危险。”

    陶大师楞了一下,笑道:“小明仪这是在开玩笑的吧?”

    “没有啊。”苏明仪认认真真地摇了摇头,“我是认真的啊。”

    陶大师沉默了一下,看向其他大师,无声询问道:这该怎么办?

    几位大师私心里其实并不想带苏明仪进去,毕竟这说不好危险系数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苏明仪这么说……

    几位大师齐齐望向郭大师,郭大师苦笑一声,道:“小明仪,为什么说你陪我们进去就没有危险,你不进去就有危险了呢?”

    “因为你们不知道路啊。”苏明仪格外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路?”郭大师疑惑地反问。

    苏明仪重重地点了点头,“就是路啊。”

    到底是什么路,苏明仪也说不清楚,几个大师商议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带苏明仪一起去。

    当今华国玄学界最引以为豪的几位玄学大师基本上都在这,为防他们有什么不测,华国玄学界无人,有几位大师被他们留在了特殊部,禁止他们参与这一次的活动,

    这些玄学大师早就做好了准备,所有的法器灵器等等都带在身上,现在一一都拿了出来,神态庄重而威严,

    那几个玄学大师还想给苏明仪带上一些灵器或者法器,却被苏明仪坚定地拒绝了,最后在几位大师的“围攻”之下,才不得不带上几个灵器。

    在他们踏入传送阵的那一刻,绚烂的光芒就这么消失了,一切都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而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地方。

    这似乎是一个桥,很窄,下面都是翻滚的黑水,偶尔还能听到几个可怕的笑声,这里阴风阵阵,仿佛带着万千哀嚎,让人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而更恐怖的,却是那些被禁锢的灵魂——!

    一眼望去,数不清的灵魂被禁锢在附近,他们被固定在半空中,忍受着种种折磨,灵魂散发着惨痛的哭嚎和绝望的戾气,被这些翻滚的黑水吞噬,融入这瑟瑟阴风之中,

    ——这是在培养怨灵啊!!

    以这种地方的规模,一旦怨灵出世,必定生灵涂炭!

    几位大师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只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而苏明仪推开了抱着她的那位大师,率先走上那个桥,

    “明仪!”那大师下意识地叫道,苏明仪扭头看了她一眼,软软道,“跟我走。”

    而这个时候,那些被禁锢在半空中的灵魂都睁开了眼睛,他们日夜受尽折磨,眼眸里都带着阴森和恶意,那么多双眼睛一起望过来,只让人后背上升起无尽的寒意,

    苏明仪却像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一样,只看着那些大师们,轻轻地重复道:“……跟我走。”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带着某一种莫名的力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