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三十七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快穿系统攻略大龟甲师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九星霸体诀六零小仙女天下第九武神天下破云     第37章

    苏明仪跟郭行梦上了路, 郭行梦头上有一层浅浅的功德金光, 似乎又与国家有一定的联系,跟霍家还有一点关系,因着石头村的事情, 苏明仪对郭行梦还有几分信任。

    郭行梦带着苏明仪飞速赶路,然后觉得还是跟苏明仪将事情解释一下更好, 于是斟酌着语气说道:“这两年, 华国的气运不是很顺, 我们陆陆续续在京郊发现了许多破坏华国气运的法阵, 这些法阵自然都要除掉, 但是在我们动手之前,胡大师却突然发现, 这些法阵不仅京郊有,就是市里也有。”

    “这根本不是一些随意的小法阵,而是用无数小中型法阵串联起来的大型法阵, 而且还有许多小型法阵没有被我们发现,如果随意破坏这些法阵,很可能会导致这个大型法阵突然崩塌,从而让所有的小法阵突然自爆或者什么, 到时候会弄出来不可磨灭的损失。”

    “这里毕竟是京城,是华国的国度,华国气运之处, 龙脉云集之所啊。”

    郭行梦苦笑一声,神色中带着几分愤怒, “这些法阵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而且如果这些法阵都是集中在半年一年内弄完,我们必然是可以发现的,所以这些法阵,应该已经有一些年份了,”

    “耗时这么久,必然不是什么简单的大型法阵,我和几位大师这些年陆续在各地查找有无这样法阵的记录,还有许多大师在京城一点一点排查这些法阵,随着被我们发现的法阵越来越多,那个大法阵的轮廓也渐渐出现,我们在这些日子里,也终于找到了关于这个法阵的记载。”

    “古书上对这个法阵的记载只有很短的记载,”郭行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极为复杂,“上古大阵,伏仙阵,传说中连仙人都可降服。”

    苏明仪安静地倾听,郭行梦苦笑一声,道:“就描写了这么多。”

    “什么破解方法啊,什么怎么应对啊,会造成怎么样的后果啊,统统没有说。”

    “所以……”郭行梦摸了摸鼻尖,眉眼有些黯淡,这种大针继续放下去是不行的,大阵的模样和古书中的模样十分相似了,不将这个大阵铲除,他们自然是心神不宁,可是怎么除,他们也真的不知道。

    毕竟这种阵法,连古书中都没有多少记载,他们自然是不会破解的,但是为什么……这个法阵就能够在华国构架起来呢?

    是谁做的?是谁有这种本事?将这种古书里都没有多少记载的特殊大阵都能弄出来,到底对华国有多么大的仇啊?

    “给我们一些福气和运气,好不好?”郭行梦似乎是想要笑一下,但是那个笑容,真的是惨不忍睹啊。

    苏明仪歪了歪头,轻声道:“好。”

    她的目光清澈,如同水一般,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又一次重复道:“好。”

    这似乎是没办法的办法。

    郭行梦知道这简直就如同封建迷信一样,但是还是想为这一次行动加一点点保证和气运,

    ……万一呢?

    ……万一就差这么一点点呢?

    郭行梦对着苏明仪笑了一下,非常郑重道:“谢谢。”

    与此同时,苏明仪脑海中响起系统的声音,“得到具有功德金光之人的浓重感激,获取信仰值,信仰值翻十倍计算。”

    十倍。

    苏明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同样郑重地对郭行梦道:“一定会好的。”

    小姑娘那般郑重的模样,说不出的可爱,郭行梦不由揉了揉她的发丝,也轻轻地点了点头,重复苏明仪的话,“会好的。”

    希望,会好的。

    他们华国也没出什么事,天道也不会将他们华国往绝路上逼得吧。

    会好的。

    一定会好的。

    即使心底沉沉,郭行梦依然不停地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

    一定会好的。

    走出市区,道路状况就好多了,郭行梦加紧向郊区某个地方赶去,偶尔扭头看看苏明仪,那泛着金光的小福星几乎成为他的心理慰藉一般,

    苏明仪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仿佛渐渐睡去了一般,

    郭行梦看到她此时的模样,不由含笑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个孩子。

    郭行梦趁着红灯的时间,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苏明仪身上,这孩子被自己领出来了,可别再感冒了啊。

    一路疾驰。

    等到终于到了那个地方的时候,郭行梦戳了戳苏明仪,将苏明仪唤醒,苏明仪睁开眼睛,茫然地看了看周围,喃喃道:“……不是这里……”

    这不是破阵的关键。

    这里确实藏着许多混乱的法阵之气,但是却没有法阵源头之气,所以必然不是这里。

    苏明仪对于法阵其实并没有怎么了解过,但是她知道怎么破解,当年她重生,第一件事就是从那个地方逃出去,然后被一个老道士捡到了,

    那个教她玄学知识,将她扔到某个深山老林某草屋的老道士,是这么跟她说的,

    “你的天赋得天独厚,这些法阵阵法之类的东西都不适合你,你不需要学这些。”

    “你既然想学,就学学破解之术吧。”

    “这世界所有的法阵和阵法,不论说的再怎么高大上,再怎么玄乎其玄,你只需要记住一点,这些都是法阵和阵法。”

    “法阵和阵法,是靠气来撑起的,灵气也好,玄气也罢,甚至妖气魔气鬼气都可以,法阵和阵法是所有种族,不论人神仙魔鬼要妖都可以使用的东西,所以万变不离其宗。”

    “所以破阵有一个简单直白干脆的办法,你只需要找到这个阵法或者法阵中的主气,就像树木有主干和枝干一样,你毁了枝干对主干毫无用处,只有毁了主干,才能让所有的枝干都一起赴死,这法阵也是一样,有主气和分气之分,只要找到主气,破坏主气和分气的连接,无论怎么大型的法阵,都会在一夕之间毁掉。”

    “所以,你的任务根本不是学什么乱七八糟的法阵阵法,你还是去分辨气吧。”

    就这样,苏明仪直接被那个老道士扔进法阵中去寻主气和分气,然后破掉这个法阵;

    她第一次的时候,在那个法阵里足足被困了四天,幸好因为某种原因,她习惯性身上带点水和吃的,所以身上有几个小面包和一小瓶矿泉水,这才在饿死之前破了阵,破阵之后奄奄一息,当场晕了过去;

    之后她又被无数次带去那个法阵里分辨气找到阵眼破阵,那无数次之中,都只有那一个法阵,老道士只是改了气,却没有变化法阵,

    直到后来,苏明仪询问他,为什么不肯换个法阵;

    老道士理直气壮道:“不同的人放出阵法或者法阵也会有不同的方式,因为会有不同的解读,你不能局限于一种,我这是给你模拟,”

    “难道所有人在弄法阵的时候都会按照法阵图上给你照本宣科吗?”

    “别逗了孩子,那只有最低级的玄学师才没有一点点属于自己的创新,法阵最有意思的地方不就在这吗?只要你将其中一个气弄出一点点改变,整个法阵的阵眼说不定就变了,多么神秘莫测啊。”

    “记住,我亲爱的孩子,不管是上古大阵还是现在这些简易的小阵,所有的法阵都万变不离其宗,都可以用这样的方式破解。”

    直到后来,她才知道,因为这老道士一生就只学过这么一个法阵,

    曾经,她也好奇地问过,许多上古大阵那么威风凛凛,仿佛可以轻而易举毁掉一座城,为什么他不愿意学呢?

    那老道士哈哈大笑,眉眼中带着几分感伤,又带着几分嘲讽和轻蔑,他低低道:“因为上古大阵,都不可能再问世了。”

    “那些上古大阵,往往都用妖骨妖丹以及各种天材地宝为轴,那些气哪里是现在的气可以比得上的?那都是天生天养的异宝,现在怎么可能还有?”

    “连天材地宝都没有。”

    “那那些上古大阵,是再也不可能问世了吗?”

    “不可能。”老道士斩钉截铁道,“绝对不可能,我们现在根本没有那个条件,连个残阵都弄不出来,如果有朝一日.你见到了那所谓的上古大阵,一定是某些人弄出来掩人耳目的东西,看着是上古大阵,实际上根本不是,只是走了个形式和样子而已。”

    “到时候,你只需要找主气就可以了,不过是用什么东西将各个法阵连接起来的玩意,就是个障眼法,好多小阵连气都没有,或者都是些嘈杂的气,完全不用在意。”

    “这世上,没有能困住你的法阵,明仪。”

    曾经的一幕幕在苏明仪的脑海中流转,郭行梦听到她说什么,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问道:“什么?”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苏明仪仰起头来,目光极为清澈,“梦里,有一个散发着奇妙光芒的圆,”

    苏明仪不可能直接暴露自己,所以必须要将一切都推出去,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们似乎都非常信任自己,上一次在那个石头村也是,

    ……难道是因为他们说的什么小福星?

    苏明仪扬了扬眉,暗暗将这个词记在心里,然后给郭行梦比划了一下子,继续道:“……那个圆……不在这里…不是这样的…”

    如果是别的小孩子说这个,郭行梦肯定不在意,还会觉得那个小孩子在浪费时间,但是面前的这个孩子是苏明仪啊!

    那一身满满的功德金光、堪称是天道之女的苏明仪啊!

    “明仪,你的意思是……?”郭行梦压住自己语气中的激动,连声问道,“那你看清楚在哪里了吗?”

    如果这里不是破阵的关键,那么破阵的关键应该在哪里呢?

    苏明仪睁着迷茫的大眼睛,小声道:“……对不起……我看不清……”

    “……对不起……”

    这种跨面积太大的法阵,苏明仪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气的,她只能知道这里没有主气,只不过是一些随意摆放的小阵,没有什么价值和作用,但是真正重要的主阵和主气在哪里,因为距离太远,她也实在是找不到。

    郭行梦略一沉吟,摸了摸苏明仪的发丝,温和地说道:“我们先去找其他人,然后你将自己看到的画面跟大家再说一遍,好不好?”

    “好。”苏明仪乖巧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十分可爱,郭行梦忍不住又摸了摸她的发丝。

    郭行梦带苏明仪去找其他玄学大师,那些玄学大师早就等急了,急性子的尤大师更是来回踱步,焦急道:“老郭这是到哪里去了?怎么还不过来?这个地方只能以管理的名义暂时封闭几天而已,可没有这么多时间耽误啊。”

    “哎呀老郭,老郭怎么还没回来啊,急死我了。”

    其他几位大师心里也急,但是性子要比尤大师沉稳,尤大师就是这火爆脾气,这些年也是改不了了,跟他交好的高大师拍了拍他的肩膀,哭笑不得道:“你再等等,你这么急干什么?也不差这一会儿,老郭既然觉得那姑娘定然会是一个助力,我们就相信一下老郭好了。”

    “我不是不相信老郭,”尤大师急的团团转,然后叹了口气,“我就是急,急中还有点慌,慌里还带着点怕,唉……”

    高大师拍了拍尤大师的肩膀,尤大师的心情他们都理解,因为他们现在基本也就是这心情,只不过没有尤大师那么外漏而已。

    “来了——!”陶大师抬起头来,沉声说道,自从石头村那件事情解决之后,他就回了京城继续镇守,对当初石头村遇到的那个小福星可是印象深刻,这一次郭行梦说要将苏明仪带来,他是第一个跳出来表示赞同的。

    刹那间,在这里等候的几位大师同时望了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极为吸人眼球的功德金光,

    金灿灿的,就像一个球一般将那个小小的身影彻底笼罩。

    ——这就是老郭嘴里的小福星?

    ——妈啊这实际上天道他亲闺女吧!

    等到郭行梦和苏明仪走过来的时候,众位大师愣愣地看着苏明仪,都有几分受惊过度的模样,

    ……他们现在可是明白,为什么老郭一定要将这个小姑娘带来,

    ……天道总会给自己的亲姑娘留点命吧?

    “是这样的,在路上我跟明仪解释了一下,就是为什么会请明仪过来,”郭行梦怜爱地摸了摸苏明仪的头,“明仪是一个很乖巧的孩子,很懂事,也很可爱,她一直在安慰我,说一定会变化的,愿意保佑我们之类的。”

    “然后,明仪就睡着了,睡了一路,等到到了这里要下车的时候,我叫醒了明仪,明仪说不是这里,”郭行梦蹲了下来,看着苏明仪,柔声道,“明仪,你可以将自己梦到的东西再说一遍吗?”

    苏明仪点了点头,吐字清晰道:“我梦到了一个圆,上面有着特别奇妙的光点,然后一直在那里跳动,跳动,就仿佛在等着我上前戳掉它一样……”

    “不在这里……在另一个地方……”

    “不是这样的地方……”

    小姑娘稚嫩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天真,几个大师对视一眼,小姑娘那满身的功德金光是骗不了人的,功德金光护体,刀枪不入法器不伤,老天爷无条件先天性地站在她那边,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小姑娘可以说是全华国最牛掰的人物了。

    所以,信……还是不信?

    各位大师都在犹豫的时候,急性子的尤大师第一个坐不住了,“那你有没有看到在哪里呢?”

    苏明仪摇了摇头,有些歉意地说道:“……对不起……”

    “我没有看到……”

    郭行梦摸了摸苏明仪的发丝,脸上带着几分无奈,这个傻孩子啊,你有什么好抱歉的?

    众位大师犹豫了一下,郭行梦提议道:“这个阵法毕竟没有任何讲解,就那么一句话,怎么破阵都是我们自己猜测推理出来的,也是根据各位大师的意见,最后选择从这里破阵。”

    “但是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没有把握,明仪虽然没有看清楚到底是哪里,但是她似乎有一种奇妙的直觉,我们要不要带她去每一个发现法阵的地方,然后让她一一辨认一下呢?”

    “当然,这样的前提是信任明仪,大家可以选择一下。”

    郭大师认真道:“是选择按照我们的计划,从这里开始,还是带着明仪去辨认一下其他地方呢?”

    “我们大家一起选,少数服从多数好了。”

    几位大师多少有些犹豫,陶大师见状,便蹲下来,看向苏明仪,问道:“那如果我们先除了这边的法阵,会有什么危险吗?”

    苏明仪歪了歪头,似乎有些困惑的模样,陶大师更耐心地哄她,笑道:“那明仪讨不讨厌这个地方?”

    苏明仪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如果我们要将这里的某些东西除掉,那明仪会不会害怕?”

    苏明仪依然摇了摇头。

    “那应该就是没有危险,”陶大师抬头看向其他几位大师,“要不然我们先按我们的计划试试?如果不行的话,再按老郭所说的那样,怎么样?”

    这个方案得到了众位大师的一致通过,或许是因为苏明仪的那几句话,几位大师的心绪稍微平复了一下,但是素来喜欢钻研修心的大师都有几分若有所思,看向苏明仪的眼眸里,也格外带着几分亮色。

    几位大师果然按照他们的计划开始行动,苏明仪镇定自若地在附近抓虫子,这里可比叶家的小花园的虫子品种多多了,或许她以后可以常来玩玩。

    一连抓住几十个虫子,苏明仪心满意足,而此时的几位大师,已经完成了他们的“计划”。

    这里的法阵都是一些杂阵,毕竟不是真的传说中的上古大阵,都是用某种特殊的方法连起来摆成了一个样子而已,几个大师动手,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

    “我们被骗了。”尤大师咬牙切齿地说道,“这不过是一个上古大阵的形式而已,实际上根本没有上古大阵的内涵!”

    “这是在扰乱我们的视线!”

    “真正的起作用的法阵,我们还得去找。”

    “我感觉不会这么简单。”郭大师抿起唇角,目光有些冷,“这种法阵,我们一试就能发现,那么他们费心弄这么一个大阵模型出来有什么用?”

    “虚虚假假真真实实,或许就是为了骗我们呢?”陶大师眯起眼睛,问道。

    “但是万一,他就是想要让我们以为他们只是为了骗我们呢?”郭大师认真地问道。

    这句话或许有些绕口,但是大家都听懂了,

    一时间,气氛陷入停泄。

    陶大师叹了口气,然后蹲下身,摸着苏明仪的头,问道:“那明仪,你有没有看到别的什么啊?”

    苏明仪歪了歪头,认认真真地想了会儿,摇了摇头。

    陶大师不放弃,又问道:“那你看到的那个圆,是什么样的?里面外面或者其他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吗?”

    苏明仪想了想,知道他们现在还不信任她,比较犹豫,她必定要拿出更能让他们心动的东西,才能让他们跟她一起走,

    但是……还不能暴露自己。

    苏明仪歪了歪头,磕磕巴巴道:“……圆里面的光点,向上飘,仿佛要走了一样……”

    “那些光点……为什么要走啊……?”

    几位大师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凝重。

    苏明仪的这个光点,说的或许是莫名其妙,但是如果将它理解为气运呢?

    华国的气运,就这么走了,

    那……那不就恰恰是他们追踪了那么久的这件事吗!

    郭大师当机立断,“反正这里也没有别的线索了,要不然我们先带明仪去转一圈?明仪是小福星,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

    “那也行。”

    “走吧。”

    “先去看看。”

    “线索这样断了,先去看看吧,大不了晚上再重新撸。”

    于是,他们去了之后他们所发现的那些法阵的那里,苏明仪都没能找到主气,这些法阵除不除都暂时无所谓,更要紧的是找到那个被幕后人藏起来的那个法阵。

    但是将他们所在的那些法阵统统都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

    大家找的心浮气躁,隐隐带着几分焦虑,

    苏明仪抬起头来,看着那天色,喃喃道:“……要下雨了。”

    苏明仪突然一愣,

    ……他们找了那么久,没有发现那个法阵,是不是因为那个法阵的气,被人藏起来了呢?

    就想曾经那个老道士训练她的时候一样,他利用一些天材地宝,将那法阵的主气藏起来,

    ……天材地宝?!

    ……等等!难道这些法阵都是用来掩藏主阵的气的?

    苏明仪心里陡然有了答案,她装作终于睡醒的样子,拉了拉郭行梦的袖子,软软道:“……回去……回去……”

    郭行梦楞了一下,“回哪里?”

    “第一次……第一次……”苏明仪眨了眨眼睛,道,“我看清楚了……在那里……”

    尤大师没忍住,问道:“可是你第一次不是说不在那里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