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快穿系统攻略大龟甲师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六零小仙女九星霸体诀武神天下破云     第25章

    苏晖耀和苏明仪挑了个没人的时候, 快速地蹿了出去。

    苏晖耀不知道怎么, 竟然感觉不到什么兴奋激动之情,他脑海中一直有一个模糊的声音在大声尖叫,似乎在喊着让他回去,让他丢掉手里的东西,

    他的头……更疼了。

    苏明仪带着苏晖耀向那个地方走,苏晖耀从苏明仪身后看着苏明仪,突然感觉苏明仪是那么的瘦, 至少要比苏明萱瘦一圈的模样,

    而且背影看起来那么的孤单, 那么的……惹人心疼……

    苏晖耀猛地僵硬起来,他到底在想什么?!

    这可是他的仇人!是她害了他们全家!大哥现在那么阴郁冰冷, 跟以前相比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萱萱日日以泪洗面, 爸爸将他们所有人都罚了, 都是因为苏明仪!

    苏明仪是他的仇人,他怎么可能心疼他的仇人?!

    ……你难道……你难道想要背叛萱萱吗?!

    想到苏明萱那哭肿的双眼,苏晖耀猛地打了个激灵, 萱萱已经那么可怜了, 他怎么可以背叛萱萱?

    ……他可是萱萱的……英雄啊。

    苏晖耀凝视着前面的那个小小的身影,暗暗咬了咬牙,他绝对不会原谅苏明仪的, 是苏明仪让他的生活变得如此糟糕, 他报复苏明仪, 是合情合理的。

    没错,是合情合理的。

    苏晖耀在自己心里那般坚定地说道,也不知道是在劝服谁。

    恍惚间,苏晖耀仿佛听见了一声悲鸣。

    苏晖耀追了上去。

    那个山洞离村子里其实并不远,走了大半个小时,他们终于走到了那个山洞,苏明仪走到那个石塑前,细细地看了起来。

    果然不是雷劈开的。

    雷劈开的,怎么可能这么多碎石?明明是被人用锄头什么的砸开的。

    似乎是为了……取走里面的东西。

    苏晖耀看着苏明仪的背影,她的注意力似乎都在那些石头身上,对自己是如此的不设防,就这么背对着自己,自己要是将书包里的东西砸过去,肯定是一砸一个准的,

    而且书包里还有吸引蛇虫鼠蚁的药粉,到时候那些蛇虫鼠蚁肯定钻进苏明仪的衣服里,他带着手机,只要录下来,就可以让苏明仪出个大丑,

    但是……

    ……她是萱萱的孪生姐姐,也是自己的妹妹啊。

    真的要这么做吗?

    苏晖耀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抖。

    不知道为什么,他甚至下不了手。

    想想萱萱!想想可怜的萱萱!!你为什么不动手?!你想要背叛萱萱吗?!

    你是萱萱的英雄,萱萱那么信任你喜欢你期待你,你忍心这么对萱萱吗?

    大哥和舅舅都背叛了萱萱,萱萱身边只有你了,她最信任的就是你了,你真的要背叛她吗?!

    扔过去——扔过去——为萱萱报仇!

    “啊啊啊啊——!!!”

    苏晖耀突然大叫一声,然后用力地举起自己的背包,突然用力,直接地向苏明仪的后背砸了过去!

    “砰——!”

    苏晖耀听到了那些瓶瓶罐罐破碎的声音,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不想去看苏明仪的惨状,他骤然转身,就想要跑。

    没走两步,他突然想起他还得将这些录下来,他得让萱萱看到,他是给萱萱出气的,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又往后退了一步,

    苏晖耀突然感觉到眼皮上传来一种……光芒。

    那种光芒并不刺眼,但是却让他心里一沉,心脏“砰砰砰”地直跳。

    苏晖耀突然感觉自己的手上,似乎触摸到了有什么滑腻的东西,

    自己的鼻尖,似乎也被什么湿湿的东西舔了一下,

    而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面,似乎也感觉到了,一股毛茸茸的……痒。

    苏晖耀猛地睁开眼睛,正对上自己鼻尖那鲜红的蛇信子。

    那一刻,苏晖耀整个都懵掉了。

    他一动不敢动,愣愣地看着那个鲜红的蛇信子,大脑一片空白,仿佛什么都没有了一样。

    好一会儿,苏晖耀的眼睛艰难地动了动,看了下面。

    蛇……老鼠……以及那巨大的蜘蛛。

    它们都在他的身上,不怀好意地看着他。

    “啊啊啊啊啊——!!!”

    刹那间,苏晖耀尖叫出声,他剧烈地摇动着自己的头,拼命地又蹦又跳,如同中风了一般剧烈地甩动着自己的身体,眼泪一瞬间就夺眶而出,那种恶心感几乎要将他逼疯了!

    苏明仪静静地看着苏晖耀,歪了歪头,目光冷冷淡淡,

    原来他这么讨厌蛇虫鼠蚁啊。

    苏明仪漫不经心地想道。

    当年,苏晖耀拿了两条蛇,直接塞进她的衣领里的时候,她还真看不出苏晖耀这么讨厌蛇呢。

    那个时候苏明仪也才轮回了一两次,对于蛇这种东西还有着小姑娘天然的惧怕,更何况苏晖耀是直接给她塞到了衣服里面,蛇从她背部的肌肤上滑过,那种触感几乎让她当场瘫软,

    那时候苏晖耀看着她哈哈大笑,她还以为他只是厌恶这种东西,而不是害怕,结果……

    苏明仪眼眸里闪过一分嘲讽。

    “啊啊啊啊滚开——滚开啊!!”

    “滚啊——!!!”

    “啊啊啊啊——!!!”

    苏晖耀的惨叫声在这个山洞里徘徊不已,听起来极为渗人,他身上有着他准备的吸引蛇虫的粉末,现在这些东西即使被他甩开,也坚持不懈地向他身上爬。

    苏晖耀几乎要崩溃了!

    那种触感、那种味道、那种恶心和反胃的感觉……

    ……他真的要疯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晖耀突然感觉自己嘴唇上,有一种毛茸茸的触感,

    他完全呆愣住了,整个人都在发抖,还是那种僵硬的抖,他觉得他都可以听到他骨骼发出的声音,他甚至都不敢向下看一眼,

    整个人都木了。

    好一会儿,他的眼睛微动,正对上那一只正爬过他的嘴唇的蜘蛛,

    那个蜘蛛,特别大,几乎比一个鹌鹑蛋还要大,

    正在他的嘴唇上,缓慢地向上爬……

    ——!!!

    “砰——!”

    苏晖耀重重地倒在地上,突然什么都不知道了。

    苏明仪望了过去,手指微微一挥,那些蛇虫鼠蚁都退了出去,然后不知道跑到哪些阴森的角落,再也看不见了。

    而苏晖耀,依然脸色惨白地躺在地上,一时半会儿估计还醒不来。

    苏明仪淡淡道:“以后记得少来惹我。”

    “要不然,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苏明仪没有再看苏晖耀一眼,只是抬手一挥,又扔了一张黄.色的符纸在苏晖耀身边,那黄.色的符纸刹那间就燃了起来,化为万千粉末,然后在苏晖耀的身体附近流转,看起来竟然还有几分梦幻般的美感。

    苏晖耀的安全得到保证,苏明仪也就不在意,她扭头看向山洞里面,里面一片漆黑,但是苏明仪却可以感觉到,那浓重的怨气。

    只有怨,没有恨。

    苏明仪对这个怨气,还是有几分好奇的,怨恨怨恨,怨与恨常年都是都是分不开的,怨灵身上所带的往往都是怨恨之气,所以才十分凶猛可怕,好多玄学师都是死在怨灵之手的,而这种只有怨、没有恨的怨气,苏明仪真的是第一次见。

    苏明仪缓慢地向那个山洞里面走,山洞里面很长很长,仿佛被什么扩展了空间一样,隐隐传来那汹涌的、湍急的水流之声。

    那股怨气越来越浓,渐渐的,有一种迷雾笼罩在这个山洞里,苏明仪想了想,从口袋里找出来一个巴掌大的本子,那个本子自带了一个很小的圆珠笔,她在上面画了一些东西,然后将那一页纸撕了下来,那张纸迎风招展,然后一点一点地碎掉,融入到那浓雾之中。

    “我是玄学师。”苏明仪客客气气地说道,“你有什么心愿未了,我可以帮你。”

    山洞里陡然响起呼啸的风声,那种水流声又剧烈地响了起来,那风声越来越大,在这个阴暗的山洞里,带着几分渗人的冷意。

    苏明仪淡定地在那个小本子上又画了什么,随手撕掉,那张纸上面骤然燃起烈火,刹那间整个山洞鸦雀无声。

    “我是玄学师,我可以帮你。”

    “你应该知道,不用符纸朱砂就可以随意做出威力强大的符,对一个玄学师来说,意味着什么。”

    苏明仪缓缓地开口,又一次重复道:“我可以帮你。”

    下一秒,那股强烈的风又一次袭来,但是与此同时,又有一些奇异的画面展现在她的面前。

    那是很久以前,村子里的人还都是那种古装的打扮,一个断臂的年轻人出现在苏明仪的视线范围之内,他眉清目秀,但是却失了一臂,苏明仪细细望去,发现这个年轻人还丢了一只眼睛。

    苏明仪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个朝代,但是现在社会普通人家的人丢了一只手臂一只眼睛,都不是很容易过活,更不用说古代了,更何况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家徒四壁,很是贫困。

    但是他看起来还十分怡然自得,笑起来的时候温润有礼,而且谈吐清晰,进退有礼,估计也是一个读书人。

    这一天,这个年轻人上山,遇到了一只小狗崽,那狗崽很漂亮,只是腿脚有点不大好使,后腿完全使不上力气一样,走两步就要倒,然后滚下来,弄了一身伤。

    年轻人觉得有些可怜,就将它带回去了,跟自己做个伴,毕竟他穷困又身残,在这里也没有个亲人,未来估计也娶不上媳妇,也确实需要有个伴,更何况这只小狗崽还有着与自己相似的残疾,未免让他生出几分同病相怜之感。

    小狗崽毕竟还太小,又十分虚弱,年轻人精心照顾着,比对自己还要用心几分,终于将这个小狗崽养大了,养大了之后却发现,这只小狗崽从来不摇尾巴……竟然……不那么像狗。

    ……像狼。

    这么精心养了两年,年轻人因为这只小狗崽,一成不变的生活也多了一些色彩,到底是有感情了,即使觉得小狗崽越来越像狼,也舍不得,只把小狗崽禁锢在房子里,避免其他人看到而多生事端。

    但是,突发意外,让这个本来平静的小山村突然乱了起来。

    先是家畜们离奇死亡,肉和血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只剩下皮和骨;再是山头上的树一.夜之间全枯了;再然后就是村庄里的人离奇生病,医生还治不了……

    最终,大家将矛头指向了神魔之事。

    村长亲自去请了一个老道士,那老道士折腾了足足一天,最后将矛头指向了年轻人这里,说这里有恶狼妖畜,吞噬灵魂,长久下去,必然会让村庄不宁。

    年轻人是个读书人,本来就不信这鬼神之说,还与那道士发生了冲突,那道士指着他怒骂,“竖子尓敢?!村庄众人尽丧于你之手!”

    村民们义愤填膺,他们这个村庄颇为贫困,那点牲畜简直就是村民们的命.根,过年能不能吃上点肉全靠那些牲畜们了,现在全都没了,只剩了皮和骨,还耕地的牛都……

    年轻人没坚持几天,实在是村里发生的怪事越来越多,他不可能看着村里的人就这么一个个的出事,毕竟也从村子里生活了那么多年,村里的人对他也有几分照顾,

    在年轻人拒绝之后,村子里陆陆续续又病倒了几个,有一个人还去死了,死的时候眼睛睁的极大,死不瞑目的模样,

    村里的人义愤填膺,直接围了年轻人的房子,年轻人终于松口了。

    他答应将小狗崽交给道士,但是他需要再给小狗崽叙叙旧,第二天一早,他就将小狗崽交给他们。

    大家都同意了。

    那一天晚上,年轻人难得去买了肉,给小狗崽弄了一锅肉,自己都没有舍得吃一口,全给了小狗崽,小狗崽吃的十分欢实,它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快乐。

    年轻人在旁边抚.摸着它的毛,他们相伴两年,小狗崽十分通人性,他们感情极好,年轻人看着欢快的小狗崽,泪都打湿了眼睛。

    小狗崽终于发现年轻人的不对劲了,它用力地磨蹭着年轻人,想要讨好他,让他开心一些,那年轻人的泪涌的更快,他抱紧它,向他道歉。

    小狗崽似乎明白了什么,本来十分欢快的模样,也静静沉寂下来,好一会儿,才狗崽才伸出舌.头,舔舐了年轻人眼角的泪,

    小狗崽从未这么做过,这是第一次,似乎是想要安慰年轻人,又似乎在跟他道别。

    第二天,小狗崽被带走了,他被带走的时候非常安静,也从不回头去看年轻人,似乎怕他伤心。

    ……我的命都是你救回来了,你不要我了,想要让我死,那我就去死。

    ……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死了,所以我怎么可以让你为难呢?

    小狗崽死的时候,是非常安静的,那道士早前让村民用金子打了一块小狼崽出来,定在小狗崽的头上,然后让村民弄了个石头,将小狗崽的尸体放入这石头之中,又摆了一个阵法,将小狗崽的石像立在那个洞口,说从此村子里就会得到宁静。

    村民们兴奋不已,那道士又特意多在这里待了几天,见果然没有坏事发生,村民们激动不已,将约好的钱统统给了那道士,道士满意地离开。

    但是那道士实际上并没有走,他去找了那个年轻人,忧郁地告诉他,那小狼崽本是恶妖,又满怀怨恨,入不得轮回,必然会害生灵,他不得不将这小狼崽的魂魄打散。

    那年轻人哪里允许?他本就愧疚难当,此时听那道士这么说,更是悲愤愧疚一起涌上心头,问那道士有没有破解之法。

    那道士深深地看着他,告诉他,那小狼崽恨得是他,因为他背叛了小狼崽,送小狼崽去死,只有他在小狼崽死去的地方死去,小狼崽才能平息自己的怨愤,重新投胎。

    年轻人犹豫了几分钟,重重地点了点头。

    他本就孤家寡人,本以为有个通灵性的小狗崽作伴,结果却被他亲手交了出去,如果那小狗崽挣扎一下还好,可是小狗崽只是用眷恋信任的眼神看看他,带着万千温柔,并没有一分责怪,到死都没有挣扎一下,看着他的眼神,仿佛还在叮嘱他好好照顾自己,每每想起,他心里就十分内疚,

    他对这人世也没有什么留恋,如果能救一下他满怀愧疚的小狗崽,他也是愿意的。

    年轻人拿着道士送给他的匕首,在山洞里他们杀死小狗崽的地方自杀了。

    刹那间,被封在石头里的小狗崽身上迸发出强烈的怨气,几乎可以冲破这石头!

    那道士哈哈大笑,毫不犹豫地将那年轻人踹到一边,满目偏执喜悦地盯着那石头,拿好法器,准备炼化这小狗崽。

    原来啊,这小狗崽是个半妖兽,它的母亲是只狗妖,虽然妖力低微,也是只妖,父亲是只狼,狗妖也是意外怀上了它,妖兽孕育子嗣十分艰难,于是它就留了肚子里的孩子。

    妖兽在孕育子嗣的时候妖力只有平日的一半,也不如以前那般容易掩饰自己的妖气,这老道士早早地盯上了狗妖,确切地说,是盯上了狗妖肚子里的小妖。

    那狗妖是后天自己修炼成妖,虽有奇遇,但一辈子也就是个不入流的小妖了,但是它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先天妖力环境中孕育出来的,一出生就是个小妖兽,妖气浓,炼化出来的效果才好。

    狗妖分娩那日,妖力不足平日的十分一二,老道士与狗妖缠斗,或许是为母则强,狗妖爆发出难得的力量,缠住了老道,放走了小妖兽,小妖兽就遇到了年轻人,而那老道士也受了伤,不得不修养起来。

    本来老道士是想要让小妖兽看到自己打死它母亲,激发它的怨恨,借此炼化它,但是偏偏受了伤,只能等着,等老道士修养好,重新找到小妖兽的时候,就制定了一条条毒计。

    村里的畜生、山上的草木、村里的村民,都是他祸害的,就是为了让年轻人亲手放弃那个小妖兽,让小妖兽怨恨滔天,之后他用毒金定魂、将小妖兽的尸体放入大石之内,都是为了激发小妖兽的怨恨。

    哪知道小妖兽对那个年轻人的感情竟然这般浓烈,为年轻人去死都不带眨眼睛的,最后竟然还没有一点怨恨。

    于是,老道士就定了另一条毒计,让年轻人自杀在小妖兽面前,而且拿的那把匕首,也是大有来头,据说可以直接伤到魂魄。

    小妖兽果然怨愤滔天,老道士趁机想要炼化它,小妖兽年纪还小,力量也弱,已经坚持不住了,眼看老道士已经快要成功,那年轻人的魂魄竟然给了老道士一击!

    谁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那一击也委实算不得重,但是却给了小妖兽机会,炼化失败,老道士被反噬,最后被小妖兽趁机吞噬,而那个年轻人的魂魄,却再也找不到了。

    小妖兽很是绝望,它甚至不敢离开这里,只在这里等,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期待可以再见年轻人一面。

    即使有着一点狼的血统,但是小妖兽大部分都继承了自己的母亲,哪怕是妖兽,它也是一只狗,那种忠诚埋藏在骨子里,它永远记得在最绝望、最害怕、最恐惧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双手抱住了它;

    它也永远都忘不掉,那个年轻人怎么样悉心地照料它,它刚出生就遭此大难,都没有看到母亲一眼,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年轻人,是年轻人日日夜夜守着它,是年轻人给它灌下食物,每每它噩梦惊醒,就看到守在它旁边的年轻人。

    它那个时候真的太虚弱了,连自己吃饭都做不到,年轻人为了让它活下去,把自己仅存的一点银子都用光了,还专门为它请了一次大夫,

    年轻人自己不舒服,都不愿意看大夫的。

    它与年轻人相处两年多,比谁都明白这个人对它有多么好,它的命本来就是年轻人救的,年轻人要拿走,它也别无二话。

    毕竟,它那么喜欢这个人类。

    到最后,它其实已经感觉到不对了,所有人看它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厌恶、惊惧、害怕和杀意,年轻人却还是努力挡在它的前面,用瘦弱的身躯保护它。

    它忠诚他、信任他、深爱他,哪怕他让它去死,它也绝对不会拒绝。

    如果它的死,可以让村里人更照顾他,它甘之如饴。

    它可以先去地府,等他去地府的时候,它说不定都可以照顾他了呢。

    它希望他可以长命百岁,最好可以娶妻生子。

    可是最后,他竟然被它连累了,连魂魄都找不到。

    小妖兽很怨,却不敢恨。

    它明白年轻人对于这里的爱,明白年轻人对村民的感情,它是他的小狗崽,怎么可以去恨他深爱的地方?

    它被束缚在这个石头里,日复一日的从这里等待着,看着年轻人的尸体渐渐腐烂,却什么都做不了,它想伸出爪子去碰碰他,就像以前一样,却根本做不到,

    怨,又不敢恨。

    而因为它的存在,这个地方一直都是那么贫困,怨气虽然对这里的人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但是对土地等等更敏.感的生物,还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久而久之,山上的动物越来越少,树木慌败的厉害,土地越来越贫瘠,村子越来越贫困,村民的身体和寿命,似乎也受到了一些影响。

    而有一天,有人拿着锄头砸开了这个石头,将它头上的那抹金拿走了,石头村太穷了,已经弹尽粮绝了,所以打起了那抹金的注意,

    因此,它的怨终于从石头中钻了出来,大雨层出不穷,仿佛是它的泪。

    ……可是它的主人,又在哪里呢?

    苏明仪已经知道了它的愿望,这么多年过去了,年轻人的骨头早已化成粉末,血液也早也看不见,但是曾经它们都是留在这里的。

    苏明仪拿出自己手里的本,开始一张一张的画符,每画一张就扔在地上,地上很快就铺满了这样的符纸,细细看过去,只感觉这些符纸仿佛是在按照什么规律排的。

    将最后一张符纸画完,苏明仪手里的那个巴掌大的小本已经没剩几页,她跳出了那些符纸的范围,然后将手里的这张符纸扔了下去,

    刹那间,那些符纸猝然升起,然后一阵金光骤然升起,那些符纸眨眼间化为万千粉末,在半空中盈盈洒洒,

    空气里一片寂静,仿佛已经听不到什么呼吸声。

    一阵微风吹过,撩起了苏明仪的发丝,而那些粉末似乎在半空中缓缓勾勒出了一个形状,一个胸口破了一个洞的年轻虚影,出现在苏明仪的面前,

    他缓缓张唇,语气里带着几分无奈,“……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看着你。”

    “是你,看不到我。”

    “汪——!”

    一个虚影跑得极快,仿佛下一秒就会失去什么,它如同箭一般蹿到年轻人的怀里,年轻人胸口的洞上渐渐开始出现金色的光点,似乎在修补着什么,

    而年轻虚影的怀里,正抱着一只看起来并不大的小狗崽。

    “没出息的。”年轻人笑骂了一句,然后扭过头来,向苏明仪缓缓地欠身,“谢谢您。”

    “旺——!”

    “不需要。”苏明仪淡淡道,“我只是好奇。”

    那个年轻人似乎是笑了一下,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眉眼十分温柔,

    那两个虚影,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砰——”

    一个东西掉在地上,是一种晶莹剔透的红色晶石,苏明仪楞了一下,才将那个晶石捡了起来,

    ——这是妖兽内丹。

    小妖兽是天生妖兽,自然是有内丹的。

    这内丹对妖兽来说极为重要,堪比灵魂,比生命都要重要,老道士为什么选中小妖兽,也是因为这块内丹,小妖兽年纪小,妖力精纯,连着内丹一起炼化,威力无穷,

    现在这内丹,却给了她,

    ……是不想再做妖兽了吗?

    **

    y省特殊部分部。

    “卧槽你们看到了吗!!石头村刚刚那道金光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我的错觉?那石头村的怨气好像没有了!”

    “卧槽我也这么感觉啊!!”

    “陶大师呢?快让陶大师去看看?”

    “陶大师好像去接郭大师了,郭大师不是要来这边吗?”

    “那快给这两位大师打个电话去啊!!”

    特殊部工作人员口中的陶大师和郭大师,此时正愣愣地看着石头村的方向。

    “你看到了吗?”陶大师缓缓道。

    “我又不是瞎子。”郭大师轻声道。

    “怨气没了。”陶大师推了推眼镜。

    “是的。”郭大师点了点头。

    下一秒,两位大师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石头村的怨气弥漫的时间太久了,尤其是今年,那怨气都要泛滥了,要不然特殊部也不会专门派一个玄学大师过来守着,但是……特殊部门并没有什么办法来弄掉这股子怨气。

    但是又不能封锁,这些怨气虽然泛滥,对土地河流天气家畜等等都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但是对人的影响……还是最小的,

    石头村都穷成这样了,封锁还不全都得饿死?强制人家离开也是不可取的,毕竟安放也是一个问题,人家不愿意离开故土也是一个问题,

    ……反正石头村的问题有一定的时间了,当初节目组决定过来的时候,大家还讨论过,最后还是郭大师拍板同意的。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百年难遇的真福星吗?”郭大师沉默了一瞬,缓缓道。

    “嗯?”彭大师扬了扬眉。

    “此时,她应该就在石头村。”郭大师缓缓道。

    郭大师当初会同意,就会因为苏明仪,他本来只是想试试,反正他们几个老东西过来守着也不会出事,没想到竟然真的……成了……?

    一时间,郭大师心里着实有几分复杂。

    “嘶——”彭大师倒吸一口凉气,“可是她不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吗?!”

    “谁告诉你,十一岁的小姑娘,就办不成事了?”郭大师凉凉地看了他一眼,“那满身的功德金光,还是吃素的不成?”

    “根本不需要那小姑娘做什么,功德金光自然会保护她的。”郭大师淡淡道。

    “这么一个小福星……”彭大师的眼眸瞬间就亮了,“我觉得我们特殊部需要一个吉祥物!”

    郭大师抽了抽嘴巴,问道:“明天要不要去石头村看看?”

    “去!”

    **

    苏明仪拿着内丹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人了。

    估计是苏晖耀已经醒了,然后跑了。

    苏明仪也没有指望着他等着自己,于是淡定地走了出去,向村子的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她就听见了一阵阵呼喊。

    ——“明仪!明仪!!”

    ——“苏明仪!!”

    ——“苏明仪你在哪里啊?!”

    ——“那边有动静……那边!!!”

    ——“你们看那个人影!那是不是苏明仪?!!”

    刹那间,一群人向苏明仪跑了过来,苏明仪楞了一下,就见苏晖耀双目赤红地跑了过来,似乎是想要将她抱进怀里,苏明仪向另一边躲了一下,苏晖耀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一个踉跄,直接跪在了地上,

    现场突然寂静,

    苏晖耀却完全不在乎,只赤红着一双眼睛,反反复复地说道:“……对不起……”

    “明仪……对不起……”

    “对不起……”

    幸好……幸好找到了明仪。

    如果找不到……如果明仪但凡遇到一点不测……

    ……苏晖耀简直想要直接捅死自己!

    ……他怎么可以对明仪做出这么肮脏的事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