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六零小仙女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九星霸体诀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武神天下天下第九破云     第24章

    直播间的观众们都惊呆了。

    一群工作人员哄了半天都没哄好, 这小姑娘轻而易举就哄好了?

    这怎么哄的啊?

    “我就想知道这小姑娘怎么哄的那孩子!”

    “我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哄的?明明没做什么啊, 那孩子为啥就不哭了?”

    “那孩子现在拽着这个小姑娘的衣袖,一抽一抽地吃棒棒糖??”

    “这小姑娘和这个小孩子什么关系啊?这小孩子那么信任她?”

    “这小孩子刚刚叫这个小姑娘姐姐,难道……?”

    “我看了这一期这些孩子们的资料,这两孩子八竿子打不着, 所在城市都不是一个,肯定没啥关系。”

    “那我可就纳闷了……这小姑娘怎么哄的?明明没看她说两句话啊!”

    不仅是收看直播的观众们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现场的工作人员们, 也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啊。

    ——他们拿了那么多东西不管用,这小姑娘就拿了个棒棒糖就把人哄好了?

    ——太玄幻了吧。

    尽管心里非常懵逼, 但是看见这孩子不哭了,几个工作人员松了口气, 又赶紧拿出糖果哄周围情绪明显低落下去的孩子们,好不容易才将这一场无形的骚动平息。

    工作人员看着缩在苏明仪身后的小男孩, 半蹲下身子, 跟苏明仪商量道:“小明仪,可不可以帮忙照顾一下这个小弟弟?小弟弟胆子有些小,照顾他一下, 好吗?”

    这一次的孩子们里面有三个比较特殊, 工作人员们都知道,这来自三个世家的孩子需要他们更加小心地照料着,要不然回头那些大佬们找起茬来, 他们可就都完了。

    工作人员们本来以为苏明仪、苏晖耀和霍晨翔这三个孩子得是这一期旅行中的三大杀.器, 没想到这几个孩子竟然跟她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尤其是苏明仪。

    看起来冷冷淡淡的一个小姑娘, 竟然这么热心肠。

    苏明仪考虑了一下,这孩子八字轻,这地方又有点古怪,这孩子跟着自己倒是个好选择,她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也不至于对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孩子见死不救。

    苏明仪点了点头,工作人员笑着夸赞她,然后给了她许多糖果,嘱咐了那小孩子几句,苏明仪将糖果塞到那个小孩子的手里,对他说:“道谢。”

    那个小孩子捧了一大把糖果,弱弱地看了看那个工作人员,小小声道:“谢谢。”

    那工作人员笑了一下,摸了摸他的头,道:“乖。”

    那小孩子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缩到苏明仪的背后,将糖果放在自己口袋里,然后一只手扯着苏明仪的衣角,亦步亦趋地跟着苏明仪,毫无安全感的样子。

    霍晨翔见到苏明仪带了个小孩子过来,心里多多少少有一些不高兴,瞪着一双大眼睛控诉地看着苏明仪,苏明仪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剩下的几根棒棒糖,轻声道:“都给你。”

    霍晨翔拿过了这几根棒棒糖,贴身放好,觉得自己手里的棒棒糖是那个小孩子的好几倍,心里这才气顺了一些,不再那样瞪着苏明仪了。

    而这一幕,也自然而然地落在苏晖耀眼里,他微微垂下头,不让别人看到他的眼神,但是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嘲讽和厌恶,

    ……就知道装!

    ……对明萱那么可爱的小姑娘都可以做出那么恶心的事情来,现在在外人面前装个屁?

    ……迟早要扒开你那肮脏的真面目。

    苏晖耀阴郁极了,心情极为不好,再加上杂音多,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他的背包里的各种动静。

    直播间的观众都被这一幕逗乐了。

    “感觉像两个弟弟在争一个小姐姐哈哈哈哈!”

    “是的,小姐姐非常无奈,努力照顾好两个小弟弟2333333!”

    “这小姑娘看起来有些冷淡,但是心肠很好啊,要不然那孩子也不会这么喜欢她。”

    “对啊,据说小孩子是很敏.感的生物了,你不对他好,他是不会信任你的,尤其是在爸爸妈妈都不在的时候。”

    “只有我觉得那个天使般可爱的小男孩是吃醋了吗哈哈哈哈!就是那种我的姐姐竟然去关心别的弟弟的感觉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你别说确实有啊。”

    “这三孩子真可爱,一左一右站在那小姑娘身边,好像斗气一样哈哈哈。”

    “但是我觉得那个男孩真的超级可爱啊,明明都气鼓鼓的,撕开了棒棒糖还是先往小姑娘嘴里塞,好可爱啊!”

    “可是那小姑娘明显不喜欢吃糖啊,这一脸纠结的小模样。”

    “哈哈哈哈可是她最后还是吃下去了,不想让弟弟伤心是不是?”

    直播间的弹幕刷的飞起,大部分都是围绕在苏明仪和霍晨翔以及那个小孩子身上的,现在工作人员还在愁怎么过去,其他小孩子多多少少都有些慌乱,需要工作人员们安抚,趣事反而都集中在苏明仪他们三个身上了。

    尤其是苏明仪和霍晨翔粉琢玉砌,颜值相当在线,看着就招人喜欢,大家的视线自然也就集中在他们身上,已经有好多人提前预约了苏明仪或者霍晨翔的直播间,美滋滋地等待着。

    过了好一会儿,工作人员才终于和本地村民们商讨出了解决方案,本地村民拿出来好多年不用的非常陈旧的工具,艰难地将众人一个一个地运过去,

    等所有人过去,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了,再加上之前他们耽误的一个小时,足足耽误了三个小时,已经有很多孩子看起来都不大好了。

    工作人员们对此颇有些心惊胆战,情绪这种东西最容易传染,尤其是小孩子们,一个哭起来最后全部都得崩溃,哄都不好哄的。

    苏明仪感受着这压抑的气氛,越向这座山里面走,就越感到那种怨气,压得她心里沉甸甸的。

    苏明仪抬起头来,不动声色地环视了一圈,发现许多工作人员的眼里似乎也加了几分不耐,而孩子们的情绪更实在爆发的边缘。

    想了想,苏明仪扭头,看向身边那个小孩子,问道:“他们看起来状态都很不好,很难过,你想不想要让他们心情好一点?”

    那小孩子似乎是楞了一下,但是情绪还算稳定,他犹豫了一下,然后微微点了点头,又依赖地看着苏明仪,苏明仪轻声道:“把你的糖果送给他们,好不好?”

    “好!”小孩子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那些糖果,苏明仪的指尖微动,一抹金光悄无声息地渗入到这些糖果之中。

    苏明仪带着霍晨翔和这个小孩子走到一个眼圈都红了的小姑娘面前,犹豫了一下,似乎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而这个时候,霍晨翔就笑眯眯道:“这是寄托了妈妈思念的糖果哟~吃了就不会难过不会害怕不会想妈妈啦~因为妈妈一直陪着你哟~”

    “尝一块怎么样?”

    霍晨翔顶着那一张天使般的面孔,软绵绵地说着话,根本没有人能够拒绝的了。

    “这可是明仪很艰难地拿到的来自于妈妈思念的糖果呢。”霍晨翔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他将一块糖果放到那个小女孩手里,笑的软绵绵的,“这是属于你.妈妈的那一块呢!”

    霍晨翔这模样真的很能哄人的,小姑娘看着那块糖果,又看看她们三个,然后拆开包装,将那块糖果放到自己嘴里,

    一股甜甜的味道从她的喉咙蹿出,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的意味,仿佛可以直接甜到她的心坎里,抹消掉她所有的不高兴一般,

    ……仿佛可以感受到,妈妈的气息。

    于是霍晨翔、苏明仪和那个小孩子继续去送糖果,三个小孩子分工合作,霍晨翔负责说,小孩子负责送糖,苏明仪负责引起孩子的注意,

    很快,这些小孩子都分到了糖果,刚刚还愁云惨淡的她们,脸色已经慢慢地浮现出一点点笑容了。

    直播间的观众啧啧称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三个孩子也太可爱了吧!简直想抱回家养。”

    “组团一起偷孩子吧?”

    “走走走!一起偷!我要这个小姑娘!”

    “我也要我也要!”

    “为什么?”

    “有了那个小姑娘,两个小男孩还会远吗【奸笑】?”

    直播间的弹幕刷的飞快,正在收看直播的家长们却都松了口气,现在一家一户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孩子眼圈都红了,简直心疼死他们了!

    还真得感谢这三个孩子啊。

    许多家长在心里纷纷感叹道,要不然他们家的孩子真的哭起来,他们只能从这里看着什么也做不了,心里还不得疼死啊?

    真的太感谢那三个小孩子了。

    穿过刚刚那湍急的水流,又得爬山,小孩子们的体力都不好,爬了一会儿就受不住了,工作人员们只能抱起孩子们,艰难地抱着孩子们继续前行,

    ……这个地方,可真偏啊。

    这些孩子们大多都八.九岁了,工作人员们抱着也非常吃力,山路又难走,不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了,而苏晖耀作为这里唯一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真的没有人能够抱起他,所以他只能自己走。

    他的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这山路实在是太难走了,他背包里背了那么多瓶瓶罐罐,还十分重,关键是他也不敢把这个背包拿给别人,只能自己背着,一步一步地走的十分艰难,

    每每这个时候,他抬起头看着苏明仪的身影,只觉得十分怨恨,

    ……如果不是她,他怎么会来到这种破地方!!

    苏晖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急忙扶住了他,他虚弱地大口大口地喘气,汗水浸湿了衣裳,让他心里又愤怒又厌恶,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阳照的太厉害了,他竟然开始头晕,感觉天旋地转的,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都要半靠在那个工作人员身上了,

    工作人员见他这副模样,不由有些担心,小声道:“我帮你拿包吧。”

    苏晖耀的眼眸一瞬间瞪大,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用力地将工作人员推了出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喝道:“滚!”

    工作人员被他推了后退几步,惊愕地看了他一眼,周围人就被这动静吸引了过来,苏晖耀只感觉头疼欲裂,他不由自主地退后两步,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让他直接跌在了地上,

    而那一瞬间,苏晖耀首先抱住了自己的背包,极为在意的模样。

    这一下,可把工作人员们都吓坏了!

    工作人员们赶紧上前查看,知道苏晖耀只是有点头晕,这才松了口气,只以为苏晖耀是累了什么的,这下工作人员们也不管别的什么了,抱不动苏晖耀只能背了,选了个身强力壮的工作人员背苏晖耀,苏晖耀坚持要自己背着背包,其他人也没有办法,只能这么上路。

    这个小插曲让直播间的弹幕又一次刷爆了。

    “这家伙有点过分啊。”

    “就是,明明是最大的一个,却一点都不懂事。”

    “不仅不懂事,还一点礼貌都没有,真让人讨厌。”

    “他刚才对那个工作人员说的是滚吧?真的气死了,人工作人员好心好意地帮他,他把人推开了还让人家滚???这是什么操作?!”

    “这个家伙叫苏晖耀??不会跟刚刚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有什么关系吧?”

    “咦……都是京城人啊,不会吧?”

    “细细看上去……确实有点像啊……”

    “兄妹?不会吧?那小姑娘就像个小天使,这个是什么?说恶魔都伤害了人家恶魔!”

    “今天推一把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成年人底子稳,没出事;明天要是推一把小孩子,血溅当场怎么办?”

    “我感觉这就是个狂暴症患者,好烦啊,为什么这一次会有一个年纪这么大的过来?”

    “这跟年纪没关系吧,这个都十三岁了,感觉还是个巨婴,呵呵。”

    直播间里的弹幕不断,苏明仪抬起头来,只见一些黑色光点从地底截然而生,然后一点一点地围绕在苏晖耀的身边,让苏晖耀附近的工作人员们都受到了一些影响。

    刚刚吃了糖果的小孩子们还好,一些工作人员们眉宇间的不耐之色越加明显,刚刚还有说有笑的队伍,渐渐就沉默下来,除了领头的工作人员偶尔会跟村长说上几句话之外,已经没有人愿意张口了,孩子们的问题也干脆忽略掉,只沉闷地向前走。

    树木簌簌作响,那股阴冷的怨气,却越加明显起来。

    但是这股怨气有些奇怪。

    苏明仪抬起头来,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一般的怨气都带着不小的杀伤力,被沾染上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更不要说生活在这些怨气之中了,

    但是这些村民,精神状态看起来还不错,或许最近不痛快的事情偏多,但是也没有那种常年被怨气缠身的瘦削阴郁之感,

    苏明仪伸出手来,仿佛要接住些什么一般,她眼眸里的疑惑之色更深,

    ……这种怨气,似乎,只是怨而已。

    “那个是什么啊?”苏明仪指着上面一块向外露出的洞,那洞口有一个类似于石塑的东西,但是似乎少了一半,完全看不出什么形状。

    抱着苏明仪的那个工作人员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笑眯眯道:“可能是祖上留下来的石塑之类的东西吧?这里的人手工活都是很厉害的,是不是啊村长?“

    “哦,那里啊,”村长眯起眼睛看过去,有些感叹道,“那是俺们祖上世世代代留下来的一块石碑,是一条十分威猛的狼,据说在几百年前,这条狼救了俺们全村,所以做了一个石塑纪念它。”

    听到村长这么说,大家不由望了过去,几分钟后,有一个人小声道:“……哪里像狼?”

    村长的手指微微一抖,脸色都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但是这个动作实在是太快,除了一直盯着他的苏明仪,并没有人能够看到。

    “被雷劈了嘞。”村长长叹了一口气,极为惋惜地说道,“最近这两年,俺们这里暴雨可多嘞,那几天大暴雨,下了三天,那么大的雷劈下来,俺们家家户户都不敢出门嘞。”

    “等天晴了,俺们出去看,这东西已经被劈成这样嘞,”村长叹息地摇了摇头,“好威猛的一条狼嘞,真的太可惜嘞。”

    “当时俺们发动了全村去找,那上面掉下来的部分都没有找到,也就没有办法了。”

    其他人理解地点了点头,怨不得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形状,原来是被雷劈了啊。

    劈成这样,还真是可惜了。

    其他人对这个没有兴趣,也就没有在问,苏晖耀趴在那个工作人员的背后,目光冷凝地看着苏明仪,颇有几分阴郁的模样,

    ……对那个感兴趣吗?

    说不定可以成为自己将她骗出来的一个机会啊。

    头更疼了。

    仿佛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般。

    苏晖耀伸出手,用力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也丝毫不能缓解那股疼痛——

    ——怎么会这么疼?!!

    他的眼前开始出现许多模糊的、片段式的画面,但是他什么都看不清,只感觉疼,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疼,疼的他几乎要叫出来,

    苏晖耀的呼吸渐渐地急.促起来,

    ……有什么东西,仿佛开始在他的脑子里面扎根一样。

    “呀,快下雨了,得赶紧走了!”那村长指了指天气,有些忧心忡忡道,“这山路不好走,你们得快一些嘞。”

    “快点快点,帮她们把东西分了,咱们得赶紧了。”村长对着自己的村民催促道,

    即使村民们手里已经拿了不少东西,还是赶紧去帮其他人拿东西,工作人员们看到挂满东西的村民有几分不好意思,但是还是在村民的催促中将多余的东西交给他们,然后尽可能快一点走。

    本来还算顺利,但是进行到苏晖耀这里的时候,突然就不行了。

    “别拿你的脏手碰我的包!!滚!”苏晖耀本来就头痛欲裂,心情极差,见有人竟然敢动他的包,登时就脱口而出,怒气蓬发,“……滚开!!!”

    那村民见苏晖耀这般反抗,不敢再向苏晖耀拿包,苏晖耀身下的工作人员心里憋了一口气,对苏晖耀的印象越发不好了,

    ……什么脑残富二代啊?懂不懂得体谅人啊?知不知道自己重的跟头猪一样?!艹!

    而这个时候,直播间里突然发现了一个小秘密。

    “这家伙怎么那么宝贵他那个包?难道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其实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你们有没有发现,他那个包,好像会动……”

    “对对对!我也看见了,他的这个包,这里凸出一块那里凸出一块的,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往外面钻一样。”

    “对对对,我本来以为那是因为山路颠簸的原因,但是目测其他人的背包并没有这样。”

    “我勒个去啊……你们说的好吓人啊……他能带什么啊?”

    “看他那么护着那个包,总感觉有啥古怪。”

    在酒店里收看直播的叶凌枫自然也看到了这些弹幕,他的视线本来都在苏明仪身上,这下不由自主地转移到苏晖耀的背包上,心脏不由剧烈地跳动起来,越看,他脑海中越有一些不好的联想。

    ……不会是蛇吧?

    上一辈子的时候,叶凌枫听说过,苏晖耀那波人会拿无毒蛇和死老鼠什么的吓唬人,最后惹了一个硬茬,被人将那条蛇塞进了衣领,苏晖耀大惊失色,从此才远离了这些东西。

    叶凌枫猛地站了起来,曾经那些记忆源源不断地向他的脑海中涌现,他不敢想象,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如果明仪被苏晖耀骗出去,然后被苏晖耀扔了几条蛇在身上,明仪会被吓成什么样子!

    没有哪个小姑娘会不怕这种玩意的。

    有什么事情苏晖耀做不出来?

    他简直无法无天!!

    叶凌枫简直想直接将苏晖耀掐死。

    他这些日子沉寂在与明仪的关系之中,心力全都被分散了,要不然……要不然也不会现在才想到这种事情!

    叶凌枫简直恨死自己了,明明知道苏晖耀不怀好意,为什么不早点做防备?为什么不查清楚?为什么不先将他的背包等等都翻清楚?

    赵伯的话又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叶凌枫的唇角都白了,他终于明白了那一条赵伯为什么会这么说,

    ……他真的爱苏明仪吗?

    ……他爱苏明仪,他怎么会让苏明仪落到这样危险的境遇里?

    他给苏明仪带来了什么好事吗?他没有!

    他甚至因为一己私欲,连学都不想让苏明仪去上。

    他给苏明仪带来了什么糟心事吗?多了去了。

    来自于苏明萱、苏晖晔、苏晖明、苏晖耀的针对,难道不都是他给明仪招来的吗?

    叶凌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他的手指有一些抖,好几次都摁错了数字,

    不知道为什么,他开始头疼,

    一开始还只是一点点,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头越来越疼,

    但是现在,叶凌枫已经顾不到这些了。

    他明明有那么多办法去循序渐进,能让明仪不受一丝伤害,可是他偏偏采用这种高调的做法,他真的是出于对明仪的爱吗?

    他不是!

    他只是……只是为了刺激苏明萱。

    直到这一刻,叶凌枫终于能够扒开自己的心,直视那丑陋又肮脏的一幕。

    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摆在前面,欺骗了他自己,却骗不过其他人,

    ……所以明仪,才不信任他,也不依赖他,

    因为明仪比任何人都能看得清楚,比任何人都先感觉到了,

    ……自己并没有爱她,自己只是……利用她。

    或许有宠,或许有爱,但是在其他各种理由之下,那点子宠爱,实在是太少了。

    就是现在,他真的喜爱明仪,真的将明仪当女儿疼,明仪也不会信了吧?

    “安排一下,我现在就要进明仪他们去的那个什么石头村,快。”

    “我现在就要去,明白吗?”

    “但是先生,似乎要下雨了。”

    对面传来助理有些犹豫的声音,叶凌枫顺着窗户望出去,突然见到一束蓝紫色的巨雷在半空中闪现,心里突然一个激灵,

    “我现在就要去。”叶凌枫握着手机的指节都在发白,一字一顿地说道,声音里满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助理再不敢说些什么,急忙去安排。

    叶凌枫看着窗外,祈求这场雨再等等,再等等,不要在这个时候下起来,

    ——明仪,你再等一等,舅舅很快就来了,很快的。

    雷声轰隆,预示着这场雨马上要来,大家再也不敢耽误,工作人员也直接终止了直播,急忙向山上的小村庄赶去。

    终于,在大雨到来的前几分钟,他们进了村里给他们安排的房子,避免了被淋成落汤鸡的惨剧。

    “今天的这种天气,估计是不能直播了。”工作人员看着外面哗啦啦的大雨,叹了口气。

    “没事的嘞,”这直播可是关系到他们村的未来啊,村长和村民比工作人员还要害怕不能直播,他摆摆手,道,“山上的雨就是这个样子嘞,等会就停了,不要担心嘞。”

    “吃个饭,等等就停嘞。”

    他们光上山就耽误了好几个小时,这再下几个小时的雨,都晚上了,拿什么直播?

    不过这个他们也懒得跟村长解释,只笑着点了点头。

    有几个工作人员跟村长闲聊,了解村子里的现状,其他一些女性工作人员则去检查孩子们的状态,结果发现孩子们的状态都出奇的好,没有慌乱没有不开心没有想家,还都乐呵呵的,像一个一个可爱的小天使,围在一个小姑娘身边说着什么。

    那些孩子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亲近苏明仪,他们只觉得在苏明仪身边非常有安全感,就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将他们与外面所有的危险都隔开了一般,他们更喜欢向苏明仪身边凑了。

    工作人员早就做好来了三个小祖宗的打算了,结果没想到祖宗就来了一个,天使倒是来了一双,孩子们都喜欢苏明仪,在苏明仪的身边又乖又可爱,谁要是难过想哭,被苏明仪哄两下就没事了,再加上还有个霍晨翔机灵又活跃,这些小孩子们被她们两个管的服服帖帖,什么乱子都没有出过。

    看着正坐在苏明仪周围、听着霍晨翔讲笑话的孩子们,工作人员眼里不由带出几分欣慰。

    这两个孩子,也太给力了吧!

    一个工作人员贴在另一个工作人员的耳朵上,小声地说道:“咱们真的不能每期都带着这两个孩子吗?这两个孩子就是天使啊,我本来以为今天都得闹成一锅粥,没想到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就是啊,如果没有这两个孩子,现在估计都是喊着找妈妈找爸爸的小孩,一个哭全都哭,一个找妈妈全都找妈妈,哄都哄不好,”那个工作人员有些心惊胆战地说道,这种事情也不是发生一次两次了,每一次都是灾难。

    “本来以为是豪门娇养出来的少爷小姐,跟两个活祖宗一样,结果竟然是两个小天使,我的这个心啊……”

    “而且他们两个还这么好看,粉了粉了,听说她们两个饰演了《女帝》里面的小女帝和小皇帝,到时候我一定要去贡献一下收视率。”

    “走走走大家一起去啊,这俩小天使也太可爱了吧……”

    雨下了一段时间,虽然渐渐小了起来,但是节目组还是决定不冒这个险,大家折腾了一天也累了,干脆早点休息好了。

    孩子们身边不能离人,基本上就是几个工作人员带几个孩子,毕竟这些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宝,要是出点什么事,他们节目也不用继续干了。

    但是这个房间分配,就遇到了大难题——

    “你说什么?你让我和别人一起睡?你做梦!”苏晖耀有些厌恶地扫了扫周围,厉声喝道,“住这么破烂的地方就够了,你还想让我和别人一起睡?你疯了吧?!”

    工作人员被苏晖耀这么喷,脸色不大好看,但是苏晖耀又惹不起,只能好声好气地跟苏晖耀商量,苏晖耀冷笑不已,对工作人员的建议视若无睹,闹了十几分钟之后,才气势汹汹道:“就是让我和别人一起睡,我也只能接受一个!”

    “我和我妹妹睡,其他人别想进我的房间!”苏晖耀极为不满地说道,“这么个又破又穷的地方,我躺都躺不下,你还让别人跟我一个房间?你这就是虐待我!”

    被苏晖耀喷了一鼻子的工作人员简直想甩袖而去,最后还是强自忍耐下来,然后跟苏明仪商量了一下,得到苏明仪的点头之后,工作人员才松了口气,让苏晖耀和苏明仪在一个房间睡。

    为了照顾苏晖耀的少爷脾气,还将最干净的那间小卧室分给了苏晖耀和苏明仪,苏晖耀依然极为不满,讽刺的句子接连不穷,让工作人员只感觉自己的忍耐都看到了极限。

    “就这样吧。”苏晖耀一把将苏明仪拉了过来,然后极为不善地说道,“没事少往我们房间来,脏。”

    “砰——!”

    话音刚落,苏晖耀重重地把门关上,那种老旧的木板门根本没有锁,他不得不弄了一个椅子抵着。

    苏明仪看着他做这一切,神色淡淡,苏晖耀扭头看着她,眼里闪烁着恶意的快乐。

    那一瞬间,他甚至想要直接将背包劈头盖脸地砸过去,让苏明仪感受一下被蛇虫鼠蚁缠身的快乐,但是想一想今天晚上还得住在这里,他强迫自己压下这种欲/望。

    他得将苏明仪骗出去。

    “明仪,”苏晖耀小步上前,做出一副轻松地口吻说道,“要不我们一起出去玩吧?你看外面的雨也小了,我们从这里待着也没啥意思,还不如出去玩玩,你觉得呢?”

    苏明仪静静地看着他,目光浅淡,苏晖耀不经意间对上了苏明仪的那一双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一阵心虚,

    ……头,更疼了。

    苏晖耀捂着自己的头,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地叫喊和阻止,他几次张开口,都没能说出话来,最后才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看到……你对那个狼……感兴趣……”

    “……我陪你……去看看……好吗……?”

    “好。”苏明仪淡淡地开口道。

    “那我们……快走吧……”说着,苏晖耀就向大门走去。

    “等等,”苏明仪突然开口,苏晖耀不知怎么的,竟然感觉松了口气,下一秒,苏明仪指了指窗户,道,“从这里走。”

    “从那里走,会被发现的。”

    苏晖耀沉默了一瞬,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突然感觉苏明仪比他还要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是错觉吧?

    苏晖耀用力地摇了摇头,艰难道:“……好。”

    苏晖耀握紧了自己的背包,心里突然有些沉闷,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慌乱,

    ……为什么都要成功了,他却一点都感觉不到快乐呢?

    ……甚至……有些……害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