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武神天下九星霸体诀六零小仙女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天下第九破云     第22章

    叶凌枫此时的模样并不好看, 他抿着唇角, 目光之中有几分冷意,但是赵伯却并没有因为他脸色难看而停止,只是轻柔地问道:“先生,你既然想要补偿小姐, 那么是不是应该事事以小姐的意志为先?”

    叶凌枫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他一字一顿道:“她还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她做出来的决定, 就那么正确吗?难道不需要家长把关?”

    “我费心费力帮她把关,关心这个关心那个, 生怕她受到一点委屈或者什么,我还做错了?”叶凌枫怒极反笑, 脸色更那难看了几分。

    “先生心里必然是想着,你是为小姐好, 你对小姐那么好, 小姐却不能理解你,你觉得失望,觉得难过, 对不对?”

    赵伯温和又坚定地看着叶凌枫, 这一刻,他不像一个管家,而像叶凌枫的长辈,

    这个他从小看大的孩子, 他实在是太了解了。

    “但是您真的……对小姐好吗?”

    赵伯轻轻地说道, 却如同平地一声惊雷,猛地在叶凌枫耳边炸开,

    叶凌枫抬起头来,冷冷地看向赵伯。

    他哪里对苏明仪不好?!

    或许激动了一点,或许做了一点错事,给明仪造成了一点心理负担,但是他本质还是为明仪好的啊。

    明仪去那个所谓的晨光小学,她知道会遇到什么吗?她知道苏明萱和苏晖耀也在那里吗?难道他要让明仪冲上去再被他们欺负?还是让明仪看到他们两个伤心?

    他倒是想将苏明萱和苏晖耀也在的事情跟明仪说,但是他怎么说?说苏明萱和苏晖耀不待见你,肯定会欺负你,你还是不要去了,那明仪还不得难过死?

    明仪对苏明萱还有着期待还有着其他特殊的感情,苏明萱那种被宠坏了的熊孩子,什么话都能蹦的出来,上一次都想要明仪去死了,这一次呢?要是明仪真的太伤心了然后……他找谁哭去?

    他不是不想要明仪去学校,他不是不想按照明仪的意思走,但是明仪那么小,做事肯定需要家长的把关啊,难道还让他看着明仪撞个头破血流再上前去帮她?

    哪有这么当家长的啊!

    叶凌枫虽然真心实意地觉得自己有些地方不对,不顾忌苏明仪的心情,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做的这些事情不对,帮明仪报仇有什么不对?只是方法偏激了一些,下一次注意不就好了?

    当被赵伯这么劈头盖脸的训斥的时候,叶凌枫是真心实意的委屈,也是真心实意的动怒,

    他明明都是为了明仪,就算手法上面有些过激,但是又有什么错?

    赵伯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他早就发现了先生和小姐之间的相处模式有问题,会爆发矛盾是迟早的事情,但是并没有想过会这么快。

    “先生,”赵伯看着叶凌枫,“您说要给明仪小姐准备生日宴,宣布明仪小姐是您的继承人,算下来,也只有月余的时间了,您请老师教导明仪小姐的礼仪了吗?”

    叶凌枫楞了一下,心底突然涌上了一股不好的感觉。

    “您没有。”赵伯轻声道,“那么您有没有考虑到,不懂任何礼仪的小姐出现在宴会上,会不会被人轻视,会不会受到嘲笑?”

    不等叶凌枫说话,赵伯继续道:“那么我再问您,您口口声声要将家业给明仪小姐,那么您让明仪小姐学习有关继承人的课程了吗?”

    “您也没有。”

    “那您是真心将明仪小姐立为继承人的吗?”

    叶凌枫的唇角不自觉地抿了起来,略有几分苍白。

    “或许您可以告诉我,明仪小姐喜欢吃什么吗?”

    “您知道明仪小姐喜欢什么样的颜色吗?”

    “您知道明仪小姐喜欢看什么书吗?”

    “您知道明仪小姐……”

    随着赵伯的发问,叶凌枫的脸色越发苍白起来,赵伯在心里叹了口气,先生就像他的儿子,小姐就像他的孙女,他比任何人都希望这一对父女能够相处愉快。

    但是先生啊……

    ……先生误入了怪区,越走越远,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错处,需要人点醒,而整个叶家,只有自己跟先生说这个,先生能听见去。

    他已经老了,陪不了先生几年了,总不能日后看着先生孤家寡人吧?哪怕赔进去他和先生的情分,他也要说。

    赵伯轻轻地说道:“您真的……对明仪小姐好吗?”

    那一瞬间,叶凌枫的身影似乎都矮小了几分,他僵坐在椅子上,脸上罕见地带出几分迷茫,

    细细望去,会发现他唇角都有几分抖。

    “先生,明仪小姐回到叶家大宅,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她之前过得很不好,对人对事都有一种警戒之心,这点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小姐在外多年,吃了很多的苦。”

    赵伯看到叶凌枫的模样,放缓了语气,转移到了另一个话题,低低说道:“所以她性格独立自主,哪怕她年纪小,她自己照顾自己、很艰难地生活已经很久了,她已经习惯了自己来做出决定,您可以给她提建议,给她分析利弊,但是您不可以替她做决定,还是在隐瞒她的情况下。”

    “先生,小姐不是明萱小姐,不需要被人瞒着、也不需要其他人去给她做决定,更不需要只躺着不用思考,等着别人宠爱就可以,小姐她是独立的,她聪慧、冷静又善良,她知道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您想要宠着她、护着她、爱着她,这当然是对的,但是这一切的基础都是建立在您尊重她之上的,小姐她是独立的人,有自己的思维,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感情,您或许不能理解,但是您不能越过小姐本人,去直接替小姐做决定。”

    “如果当年老爷子直接越过您,为您定下一个妻子,您会开心吗?”

    叶凌枫的眉心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他张开嘴,似乎是想要反驳什么,最后却闭上了,一个字都没有说。

    他的唇角还有些抖。

    “先生,您觉得,您替小姐做了决定之后,小姐开心吗?”赵伯看着叶凌枫,发出了一个灵魂问题。

    叶凌枫抿起了唇角,只感觉自己的心脏正中一枪——

    赵伯一看叶凌枫的表情,就知道了结局,不由抿起唇来,对着叶凌枫微微一笑,道:“先生,您知道为什么小姐更喜欢我一点吗?”

    不等叶凌枫回答,赵伯就开口道:“第一,我是真心待她,真心将她当我的小辈疼爱。”

    “第二,我尊重她。”

    “爱着她、宠着她、护着她,哪怕对着一只您心仪的小猫小狗,或者是其他宠物,您都会这么做。”

    “宠物和女儿最大的区别在于哪里呢?”

    “宠物,是您替它做决定,因为它一辈子都不能去思考问题去理解问题,只能由您来做决定;”

    “但是女儿,她是人,她会懂事,会长大,会独立,会去自己理解问题思考问题,而小姐因为身世的特殊,已经习惯了自己去解决问题去思考问题,她或许年纪还小,但是早已经成熟了,您不能替她做决定,”

    “她不是您的宠物。”赵伯缓缓地开口,目光之中竟然带了几分凝重。

    “如果您不能拿出自己的真心对疼爱小姐,不能去尊重小姐的话,我想她一辈子,都不会对您打开心扉,”赵伯缓缓地欠腰,行了一个礼,“先生,请您好好休息吧。”

    说罢,赵伯缓缓地倒退,叶凌枫也没有拦下他,这意味着谈话的结束,在几十秒之后,确认叶凌枫没有继续谈话的意思,赵伯才转过身来,大步离开。

    叶凌枫凝视着自己的手,眼眸里有一些茫然,

    ……真心吗?

    ……尊重?

    叶凌枫有些愁。

    难道明仪更喜欢赵伯、小狼崽子、还有剧组的其他人,都是因为他们真心对她?他们尊重她吗?

    他对她……没有真心吗?

    他觉得自己是真心的。

    但是他也确确实实没有站在明仪的角度替她考虑问题。

    叶凌枫眼里有些茫然,他其实不大知道该怎么做的,

    但是……

    ……但是他不想要再看到明仪亲近其他人、而不亲近他了。

    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是错了,还错的离谱,几乎是大错特错,

    现在弥补,还来得及吗……?

    **

    第二天,苏明仪下楼的时候,叶凌枫已经坐在客厅里了,只是脸色不大好,除了他,还有一个年轻俊秀的男人。

    那男人有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笑起来的样子光彩夺目,一双眼睛静静地看着你的时候,带着天然的深情,仿佛你是他最重要的人一般。

    苏明仪对这样的男人带着先天的不喜,当初将她切成一片一片的那个变.态男配就有这么一双眼睛,当然那个变.态男配也没什么好下场,在原著里,他才是最大的炮灰,原主苏明仪只能算是个小炮灰。

    苏明仪见了这个男人就跟没看见一样,视若无睹地走开,向餐厅走去,那个男人却对着苏明仪露出了一个极大的笑容,快步走了过去,蹲在苏明仪的身边,满怀亲近地说道:“这是小明仪吧?我是你安叔叔。”

    “小明仪真的好可爱啊,”安凌轩笑道,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温柔道,“叔叔送给你的见面礼。”

    安凌轩在心里暗暗惊奇,这个小姑娘身上的功德金光可是不凡,他虽然修为低,按理来说是看不到人的功德金光的,但是却可以看到这小姑娘身上若隐若现的功德金光。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这小姑娘身上的功德金光,多的都已经溢出来了啊!

    要不然他这个修为,怎么可能能看得见功德金光?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将口袋里带给他妹的礼物直接给了这个小姑娘,这么好的一条幼年期大.腿,不好好抱简直都对不起自己,

    于是,安凌轩的笑容越加温柔起来。

    苏明仪绕过了他,眉眼淡淡。

    安凌轩一点也不生气,和这么一个功德满满的小福星生气,那不是自找苦吃吗?

    安凌轩到底是腿长个头高,三两步就绕过了苏明仪,笑眯眯地蹲在苏明仪面前,道:“明仪不喜欢叔叔的吗?”

    “叔叔很喜欢明仪的。”

    男人对着苏明仪伸出了手,手心里正是那个精致漂亮的小盒子,他笑道:“叔叔排队排了好久才买到,明仪不喜欢吗?”

    言语之中,竟然露出几分苦恼的神色。

    叶凌枫在另一边看着,表情有点不大好看,苏明仪抬头看了看这个男人,又看了看叶凌枫,然后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然后一言不发地绕过了安凌轩。

    安凌轩有些发愁,而这个时候,叶凌枫直接走了过来,一把拿过安凌轩掌心里包装精致的小盒子,淡淡道:“既然是送给明仪的见面礼,那就由我替她收着吧。”

    苏明仪完全没有注意这边的动静,推开了餐厅的门,赵伯正巧将盘子摆在桌子上,对着苏明仪招手,笑容慈祥又亲切,

    苏明仪不由弯了弯唇角。

    安凌轩看着那功德满满的小福星消失在自己面前,然后抬头看了看叶凌枫,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懵逼道:“你干什么?”

    “不是送给明仪的嘛?”叶凌枫气定神闲地问道,“既然是送给明仪的,那么我帮明仪收着有什么不对吗?”

    安凌轩:“……”

    你说的如此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安凌轩震惊地看着叶凌枫,半晌突口而出道:“……你连小孩子的东西你都抢!”

    “你还要不要脸啊!”

    叶凌枫冷哼一声,极为冷静道:“不要。”

    “脸是什么,能吃吗?”

    安凌轩:……

    叶凌枫晃了晃那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又看了看上面的标签,然后眯着眼睛看向安凌轩,安凌轩陡然感觉一股寒意,略有几分惊恐地看向他——

    叶凌枫万分温柔地笑了一下,一字一顿道:“戒、指?”

    安凌轩陡然有了一种拔腿就跑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安凌轩的错觉,他总感觉他的好兄弟叶凌枫身后,有着一团又一团的黑气,

    ……好、好可怕的说!

    安凌轩瑟瑟发抖。

    叶凌枫呵呵一笑,温柔道:“送给明仪的?”

    把戒指送给明仪那么一个小姑娘,是何居心?

    安凌轩在一瞬间就察觉到了危险的意味,连忙道:“你的你的你的!”

    “送我一个大男人戒指?”叶凌枫扬了扬眉,惊奇道,“你竟然还有这癖好?”

    安凌轩:“……”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啊qaq!!!

    叶凌枫这两天心情正不好呢,恰巧安凌轩送上门来了,不发挥一下自己的毒舌技能简直对不起自己,于是马力全开威力十足,安凌轩失意体前屈,被损的分分钟想要跳楼。

    好半晌,安凌轩仰躺在沙发上,目光涣散,声音幽幽,满是生无可恋道:“明仪是真的很可爱。”

    “自然,”叶凌枫略有几分骄傲地抬了抬头,“我女儿。”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带了某种特殊的含义,安凌轩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认认真真地询问道:“你认真的?”

    安凌轩那怀疑的模样让叶凌枫颇有几分不悦,他眯起眼睛,冷淡道:“这还能有假?”

    安凌轩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刚刚叶凌枫对苏明仪的态度,尤其是对他那种防备,确实像一个父亲防备周围的狼……

    “明仪是个好孩子,”安凌轩斟酌着语气说道,他命格特殊,当年被送到山上学玄学也是为了保命,从山上待了十几年,十五岁才下山,下山之后完全适应不了这种城市生活,与家里的关系也比较冷淡,在学校里总有人暗里笑话他,或者是故意算计他,也就叶凌枫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拉了他一把,这兄弟一当就是十几年,他总得提点着叶凌枫啊。

    安凌轩犹豫了一下,轻声道:“你可得对她好一些,以真心待她。”

    安凌轩本来以为自己这句话出口,以叶凌枫的脾气,必然会把他损的无地自容,刚刚不就是这样吗?

    但是这一次,叶凌枫却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叶凌枫才缓缓道:“……连你都这么认为的吗?”

    那一瞬间,叶凌枫如坠冰窟,心里冷的……近乎麻木。

    如果连他最好的兄弟、最后被他连累致死的安凌轩都不认为他是以真心对待苏明仪的,那么明仪,又怎么可能会相信他?

    心里翻江倒海,涌动着各种奇怪的情绪,半晌,叶凌枫近乎于颓唐地倒在沙发上,低声问道:“……真的就……”

    “……就那么……不可信任吗……?”

    安凌轩第一次见叶凌枫这个模样,在他的印象里,他这位好兄弟那是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主,无论是什么都不能让他动摇,又怎么会出现这么痛苦疲惫的模样呢?

    仿佛信仰都被人推翻了一般。

    安凌轩刹那间就慌了手脚,连声安慰着叶凌枫,但是叶凌枫却没有任何好转,只低低道:“实话。”

    安凌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低声道:“你从来不是这么招摇的人。”

    顿了顿,安凌轩委婉道:“苏明仪……毕竟还是姓苏。”

    大张旗鼓地开叶家老宅的大门,那些中小家族或许会认为叶凌枫重视苏明仪,但是这些金字塔顶端的以及跟叶凌枫熟悉的人,却不会这么认为;

    专门为了一个苏姓姑娘打开叶家老宅的大门?让一个苏姓小姑娘继承叶家?叶家先祖都能活活被叶凌枫气活了!

    ……怎么可能不是……别有所图……?

    ……叶凌枫哪里是这么张扬的人……?

    叶凌枫张了张嘴,又闭上,眉宇间竟然染上几分痛苦的神色,

    ……原来外人,竟然是这么看的吗?

    难怪他的小明仪不信任她。

    这让他的小明仪……怎么信任他啊?

    而且,挡箭牌这种事情,当年他和苏彦臻……又不是没做过。

    叶凌枫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不让眼底那种痛苦外泄出来,但是心里依然十分难受,就像被一把匕首插/进心口还不停搅动一般,难受的他几乎要吐出来。

    安凌轩从来没有看过叶凌枫这个样子,一时间更是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客厅里的小插曲苏明仪压根不知道,不过叶凌枫突然沉默了许多,对苏明仪来说倒是件好事,不过叶凌枫总拿那种悲伤痛苦又欲言又止的眼神看着她,苏明仪才没有什么心情去了解叶凌枫的心路历程,他不主动说她怎么可能去问?她又不是闲的。

    一直到出发去那个直播节目约定的地点时,叶凌枫对苏明仪都是那股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又手足无措的模样,赵伯看在眼里,不由摇头叹息,他们家先生,在这方面,简直比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都要愚笨,

    不过——

    ——起码比一开始要好了一些,起码在进步啊。

    这么一想,赵伯倒是有些欣慰,先生和小姐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磨合去解决吧,他已经插手过一次了,可不能在插手第二次。

    叶凌枫这些日子将后面的事情都挪到前面了,紧赶慢赶才赶出几天的空闲,他当初有多么不满这个直播节目,现在就有多么感谢这个节目,

    ……起码因为这个节目,他可以带明仪出去玩了吧,说不定还能在旅游中改善改善他们两个的关系。

    看着身边盖着毯子已经睡着了的苏明仪,叶凌枫无奈地摇了摇头,轻轻地戳了戳苏明仪的头顶——

    ——这个没心没肺的小东西!

    目的地是个小地方,所以节目组要求是大家今天统一在城市这里住下,明天在一起坐车去那个小地方,让大家互相熟悉熟悉,然后开始直播,也让观众们先免费试看,为了之后的收费直播做准备。

    叶凌枫领着苏明仪进酒店,或许是苏明仪还没有睡醒的缘故,看着有些哈气连天的,整个眉眼都因为打哈欠而柔和下来,让叶凌枫心里的沉重也不由自主地散了一下,低声问道:“困了?”

    苏明仪还没有回答呢,叶凌枫就听到了一个极为热情、满怀喜悦的声音——

    ——“舅舅!”

    叶凌枫的眉眼一瞬间就冷了下来,他抬头望去,只见苏晖耀用力地对叶凌枫摆动着双臂,大笑道:“舅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