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二十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20章 第二十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六零小仙女九星霸体诀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大龟甲师武神天下快穿系统攻略天下第九破云     第20章

    什、什么——!

    叶凌枫这一句话, 就像一个原/子/弹一样砸在苏家客厅里,将苏家客厅里的几个人都砸懵了!

    什么叫做他的女儿?

    苏明仪怎么会成为他的女儿?!

    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难道……?!!

    苏晖晔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 然后缓缓地看向叶凌枫, 叶凌枫的脸上还洋溢着笑容, 眉宇之间甚至带着几分得意和骄傲,

    苏晖晔突然感觉全身发冷,连骨头里都带着几分冷意, 那种冷让他只感觉自己整个人仿佛都被冰封了一般, 他艰难地……艰难地扭过头, 看向了苏彦臻,

    苏彦臻的脸上并没有半分表情, 还是那一副冷淡而无所谓的模样, 这模样让苏晖晔心里更冷,甚至隐隐带出几分绝望的情绪——

    ——他的父亲, 那个冷漠又狠辣的男人, 终于将他的妹妹卖了一个好价钱吗?

    苏晖晔只感觉冷, 那是一种彻骨的寒冷, 因为他的无能, 因为他的鲁莽,因为他的冲动, 他的小明仪啊, 温柔又善良的小明仪啊, 竟然被他的父亲转手“卖”了出去吗?!

    是他做错了事情!为什么要报复在他的小明仪身上?!!

    为什么?!!!

    果然, 果然不会是只关一个月的禁闭而已。

    苏彦臻对于苏明萱近乎于病/态的宠爱,让全家上下对苏明萱都极为宠爱,在苏明萱出生之前,苏彦臻从来看不到他的这些儿子,也毫不在意,他们想要得到苏彦臻的一个眼神,那简直就是难如上青天;

    苏彦臻冷傲、高贵、沉默、寡言,那般高高在上,或许是出于慕强心里,或许是出于对父亲这种一家之主的敬畏,总之,他们这些做儿子的,都非常想要得到苏彦臻的一个肯定的眼神,但是勤勤恳恳努力了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得到过;

    但是苏明萱,却相当轻松地拿到了。

    真的以为他们没有嫉妒过苏明萱吗?那可是他们一个异母妹妹,还是叶明玉那么一个疯子的女儿,他们怎么可能从一开始就真心对苏明萱真心疼爱苏明萱?

    苏明萱轻而易举地就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他们当然嫉恨苏明萱了。

    他们针对过苏明萱,但是却被苏彦臻毫不留情地惩罚了,苏彦臻看他们的眼神冷的出奇,还让他们出去跪着,直到那个时候才五岁的苏晖耀都跪晕了,惩罚才结束。

    苏彦臻对他们如凛冬般无情,但是对苏明萱,却细致入微,如春风般温暖。

    为了得到苏彦臻的关注和喜欢,他们开始试探着对苏明萱好,果然就获得了苏彦臻肯定的眼神,他们激动不已,更努力地对苏明萱好。

    ……他们照顾苏明萱、对苏明萱好,让苏明萱开心快乐,就能轻而易举地得到苏彦臻的注意力,甚至是夸奖。

    只要苏明萱对苏彦臻撒娇,说今天哥哥帮了她什么什么,或者是她多么多么喜欢哥哥,苏彦臻的目光就会落到他们头上,然后漫不经心地说上一句“不错”,

    苏晖晔还记得,当年自己第一次得到苏彦臻这一句“不错”的时候,哭了整整一个晚上,感动、自豪、骄傲、得意等等情绪混杂在一起,让他发誓以后一定会对苏明萱更好更好,然后得到来自于父亲更多的认可和夸赞,

    苏晖晔知道,苏晖明和苏晖耀,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那样大力的宠爱着苏明萱,只是宠着宠着,这些东西就已经深入骨髓之中,就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就仿佛被洗脑了一般,下意识地就去宠她爱她护着她。

    在苏彦臻这种夜以继日、以身作则的洗脑之下,哪怕是现在只有十三岁的苏晖耀,都尽自己的全力去疼宠苏明萱,简直将苏明萱当什么祖宗一般高高供着,只要苏明萱落一滴泪,他们全家鸡犬不宁。

    都是因为苏彦臻……

    ……都是因为苏彦臻……!

    ……他们不是想要对明仪不好的,只是苏彦臻那么讨厌明仪,他们怎么可能对明仪露出半分善意?!

    苏晖晔的右手都不由自主地抖起来,他用另一只手死死地摁着自己正在抖动的右手,但是依然阻挡不了这种抖。

    他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浓烈的恨意。

    苏明萱早就被他们宠坏了,或许是因为这么多年苏彦臻对苏明萱真实而不作伪的宠爱,因为苏彦臻对于他们的忽视和冷淡,苏明萱早就将苏家看作是她的东西,

    包括苏家的人,都是她的。

    苏家的一切都是她苏明萱的,所以他们三个也是她苏明萱的所有物;叶家的一切都是她苏明萱的,所以叶凌枫也是苏明萱的所有物;

    对于外人,她还会温柔知性体贴大方,对他们,就只剩下赤/裸/裸的占/有/欲,一旦有一点点不符合她的心意,就必然闹得天下大乱,苏晖耀年纪小,性子倔,有一次他不肯低头,苏明萱闹绝食闹了一天,苏晖耀直接被苏彦臻拿着藤条直接抽进了医院。

    上一辈子的时候,他们三兄弟,没有一个人谈过恋爱,更不用说结婚生子什么的,他们要是多看了哪个姑娘两眼,苏明萱必然会闹起来,比现在闹得要凶几百倍,绝食算什么?苏明萱有的是让你心惊胆战的自残自杀手法。

    有一次,因为苏晖明跟一个小姑娘说说笑笑,苏明萱就想要上吊,连上吊绳什么的都准备好了,还闹着要喝老鼠药,差点把他们都吓死,他们被苏彦臻严厉的训斥和惩罚,被藤条一起抽进医院,然后真心实意地悔过,觉得自己对不起苏明萱,

    他们三个在一个病房里,对自己进行深深地剖析和痛苦的悔过,从此更将苏明萱放在心里最重的位置上,再也容不下别人。

    真的没有遇到喜欢的姑娘吗?

    或许是有的。

    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谁敢呢?

    不说苏明萱闹得这天下大乱的劲头,就是极度宠爱苏明萱的苏彦臻也不会允许啊。

    在那种漫长的岁月里,他们早就被彻彻底底地洗脑了,他们的性格都带着偏执和各种各样的缺陷,不撞南墙不回头,撞的头破血流了,才知道痛。

    他们从小都没有人教导,没有人喜欢,只能懵懂地去探寻,艰难地去行走,他们或许是出生在别人眼中的金窝窝里,但是他们其实……从来没有感觉过爱。

    从来没有。

    一路走得懵懵懂懂、跌跌撞撞,连什么是对什么是错,都分不清。

    上一辈子,直到死,苏晖晔都没有恨过苏彦臻,重生回来之后,他的恨意也主要是留在苏明萱身上,并没有像苏彦臻身上倾斜,

    那是他的父亲,在他心里,如同天神一般高高在上的父亲,他畏惧他的父亲、讨好他的父亲,那种小心翼翼、生怕他父亲对他有一点点厌弃的卑微感,在他心里流动了太久太久,直到现在,他依然畏惧他的父亲。

    但是这一次,在那种畏惧之下,苏晖晔感受到了那浓重的、剧烈翻滚的恨意!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明仪?!!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对他?!!

    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既然不想要他们,为什么要将他们生下来!

    他们到底……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苏晖晔知道,他对于自己的父亲早就有怨恨,只不过平日里被那些畏惧和卑微压了下去,小心翼翼地在心底最角落的一个位置躲藏着,根本就不敢展现出半分,但是现在——

    ——这种怨恨,终于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全面喷发了!

    那汹涌的岩浆剧烈地喷了出来,带着几分要焚烧一切的烈焰在他心里肆意咆哮喷涌,让他的手抖得更厉害,他根本压抑不住那种怨恨!

    苏明仪,这是苏晖晔心底的希望,那个姑娘曾经不顾一切地救了他,将他看的比自己的生命都要重,他曾经没有好好珍惜,后来才明白这份情意多么浓多么重,这世界上的人加在一起,都比不上苏明仪对于他的爱!

    他真的很渴望……渴望爱……渴望亲情……

    ……真正的亲情。

    ……而不是在这个家里,混杂了各种扭曲情感的所谓亲情。

    他将苏明仪……看做是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对于未来所有美好的期望和幻想,都是建立在苏明仪存在的基础之上的,

    现在……现在苏彦臻……苏彦臻竟然将他的这根救命稻草夺走了!

    如果苏明仪从此不是他的妹妹了……

    苏晖晔手抖得更厉害,手指仿佛不会弯曲一般,

    ……他从没有……从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啊……

    为什么……为什么……?!

    叶凌枫……叶凌枫!

    苏晖晔在心里近乎扭曲地念着这三个字,心里的恨意在一瞬间爆发。

    叶凌枫是什么好东西吗?不!他不是!

    叶凌枫当年与自己的亲妹妹叶明玉闹得那是一个水火不容啊,叶明玉当过苏晖晔几年的继母,所以苏晖晔对于这对兄妹还是有一点了解的,

    那么厌恶叶明玉的叶凌枫,对着和叶明玉有着极为相似面孔的苏明仪,会有什么好心情吗?他会真心实意心疼苏明仪吗?他会真心实意喜欢苏明仪吗?他会真心实意照顾好苏明仪吗?

    他不会!

    叶凌枫不会!!

    如果叶凌枫对苏明仪有半分爱怜与心疼,就不会将苏明仪扔在那个只有几个恶意满满的保姆所在的房子里,让苏明仪受了那么多年的虐待。

    叶凌枫定然是有什么阴谋。

    苏明仪……不过是叶凌枫手里的一枚棋子,一个牺牲品。

    而正是因为他的冲动和鲁莽,苏彦臻心疼苏明萱,扭头就将苏明仪卖了,将他苏晖晔最亲最爱的小明仪……卖了。

    那一瞬间,苏晖晔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痛彻心扉。

    就像有一把刀子,一下一下地捅进心底最柔.软的部位,每一下都那么用力那么痛,刀子被□□的时候,带着一片又一片的血,让他更是痛彻心扉。

    都是因为他……都是因为他……

    苏晖晔浑浑噩噩地想道。

    因为他,苏明仪被苏彦臻卖给了叶凌枫,苏明仪就这么沦为一个棋子一个牺牲品,而他此时……甚至什么都做不了。

    ……什么都做不了。

    他连将明仪抢回来,都做不到。

    为什么那么冷?

    为什么那么疼?

    苏晖晔恨不得将当初那个脑子进了水、带着苏明萱进了剧组的自己活活掐死!

    为什么那么蠢?为什么那么脑残?你为什么不长长脑子?!向来沾上苏明萱就没有好事,你为什么要带着苏明萱一起去剧组?!!

    不仅在剧组里让明仪那么丢脸,甚至还引发了这之后一连串的事情。

    而明仪……无辜的小明仪……还什么都不知道……

    ……就已经像皮球一样被人踢来踢去。

    心脏痛的几乎要窒息。

    苏晖晔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他的呼吸急.促,就仿佛要喘不上来气了一般,长年累月压抑的对于苏彦臻和苏明萱的怨恨,一旦爆发根本就收不住了。

    他甚至恨不得去厨房抓一把菜刀把这些人都剁了,然后再自杀,还给明仪一个美好的未来。

    ……都是因为他……

    ……都是因为他……

    ……是他害了明仪……

    ……是他害了明仪……

    周围那乱糟糟的、甚至是嘈杂的声音在他耳边滑过,他什么都听不清楚,心里被巨大的恐慌和怨恨所填满,脸色甚至可以说是惨白,

    有人推了他一把,有人在问他什么,他听不清楚,也统统不想回答,

    ……他陷入了强烈的自我厌弃和怨恨之中,如果不是他,如果他可以忍耐一下,如果他没有那么鲁莽和冲动,如果他长长记性,明仪……明仪会不会就不会被苏彦臻这么“卖”掉了?

    苏晖晔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这么想,他觉得都是自己的错,因为在剧组里发生的那一切,苏彦臻为了给苏明萱出气,所以他被关了禁闭,所以明仪被苏彦臻“卖”了个好价钱……

    ……都是因为他。

    他不仅没有帮助明仪,没有将明仪从深渊中解救出来,反而还让明仪落入了更可怕的深渊之中。

    那种自责和自我厌弃,几乎让苏晖晔整个人都不好了。

    第一次,他那么痛。

    痛彻心扉,原来是这种滋味啊。

    “……那……那明仪是舅舅的孩子,她就不是哥哥的妹妹了,就不是爸爸的女儿了,是不是?”

    而这个时候,一个近乎于喜悦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姑娘娇娇软软的声音中满是惊喜,“……所以,爸爸和哥哥,还是只有萱萱一个小公主,对不对?”

    小姑娘娇娇软软、满是期待与喜悦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动人,那一双黑色的眼眸里带着期待和喜悦,那么亮闪闪地看着叶凌枫。

    叶凌枫几乎是一听这话,脸色就难看了几分,他定定地看了几眼苏明萱,突然笑了一下,漫不经心道:“我的孩子,和你的哥哥,又有什么关系呢?”

    原来早在这个时候,苏明萱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又毒又蠢,自私透顶,当年自己是眼屎糊了一双眼吗?才觉得苏明萱单纯无辜天真善良?

    叶凌枫在心里冷笑连连,反正他也没有想过让明仪与苏家这些智障和白眼狼亲近,于是斩钉截铁地说道:“没错,萱萱永远是苏家唯一的小公主,你的爸爸只有你一个女儿,你的哥哥只有你一个妹妹,你是独一无二的、唯一的小公主。”

    苏明萱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似乎是终于放心了一般,她笑的很甜,苏晖明和苏晖耀看着她笑得这般甜美可爱,也不由露出几分笑意,

    一时间,苏家客厅里,竟然弥漫着一种温馨和甜蜜之感。

    但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坚定的、冷淡的声音陡然响起,瞬间打破了这一种温馨与甜蜜——

    “不。”

    苏晖晔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句话就这么落到了他的耳朵里,他的大脑一抽一抽的疼,那种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脸色都白了几分,但是他还是强撑着站了起来,一字一顿格外用力地说道:“不。”

    苏明萱凭什么做他们苏家的小公主?

    那个在未来,为了一个男人就一手覆灭了苏家、自私自利任意妄为的人,凭什么做他们苏家的小公主?

    还唯一的小公主……放屁!

    苏晖晔的头剧烈地疼痛着,他强忍着那一抽一抽的疼痛,坚定地说道:“……明仪也是我们苏家的姑娘,也是我们苏家的小公主。”

    “她是萱萱的双胞胎姐姐,她应该享受和萱萱一样的待遇。”

    “她是我们苏家的小公主,以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叶凌枫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冷冷地看着竟然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的苏晖晔,简直想要让苏彦臻过来听听他的大儿子在说些什么!

    但是刚刚,苏彦臻放下一句“我去处理点事情,你们自便”,就已经扭头上楼去了书房,叶凌枫看着苏彦臻的背影,心里暗爽,

    ……这么好的明仪成了自己的女儿,苏彦臻日后就等着哭去吧!

    还没高兴两分钟,就发生了这种破事,叶凌枫心里颇有几分不快,似笑非笑地说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明仪是我的女儿,我们叶家的公主,你倒是跳出来跟我抢女儿了,苏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

    语气不咸不淡,还透着几分轻蔑,目光之中也带着几分冷,叶凌枫在苏晖晔身上扫视了一圈,轻蔑地嗤笑一声,极为不在意的模样。

    “明仪还姓苏!”头痛欲裂,整个人都摇摇晃晃的,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晕倒,但是苏晖晔咬牙说道,“那就是我们苏家的姑娘。”

    叶凌枫都懒得跟苏晖晔扯皮,只是抱起苏明仪,淡淡道:“第一,名字是明仪母亲给她取的,明仪重情,不想改,我尊重我的妹妹,也尊重明仪,于是尊重明仪的决定;第二,明仪在我们叶家的户口本上,监护权在我的手里,彻头彻尾都是我们叶家的人,跟你们苏家没有半毛钱关系;第三,等你可以在苏家当家做主再来放大话吧,怎么,当你父亲不存在吗?”

    “第四,”叶凌枫的眼神一瞬间就凌厉了起来,他冷冷地凝视着苏晖晔,一字一顿地说道道,“前几天在医院的时候,你还痛骂明仪,现在则摆出一副深情哥哥的模样,是何居心?”

    最后一句话尾音上挑,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

    叶凌枫漫不经心地勾起唇角,施施然地说道:“前些日子的事情,你不会忘了吧,苏大少?”

    前些日子在医院发生的一幕幕又在苏晖晔脑海中打转,苏晖晔只感觉自己的喉咙里传来一阵腥甜,他艰难地挤出了一个字,“……不……”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他没有祸心,

    苏晖晔下意识地想要去找苏明仪,却找不到苏明仪,心里格外有几分慌乱,

    ……明仪、明仪会不会也这么认为呢?

    明明包藏祸心的是叶凌枫!

    不是他苏晖晔!!

    而就在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的苏晖耀和苏晖明急忙上前,一左一右拦住了苏晖晔,急忙喊道:“大哥——!”

    “大哥!你在说什么啊!”

    “大哥!你这样会让萱萱伤心的!”

    “我才不承认什么苏明仪!我只有萱萱一个妹妹!苏家也只有萱萱一个小公主!”

    “就是啊!苏明仪是舅舅的女儿!跟我们苏家没有关系!”

    “大哥!你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吗?!你是疯了不成?!”

    苏晖耀和苏晖明你一言我一语,气的苏晖晔大脑更是一抽一抽的疼,喉咙里的腥甜竟然越发浓重起来,

    苏明仪淡定地将手里的点心送进自己嘴里,安安静静地看着这一场闹剧般的大电影,就是没有爆米花,有点可惜了,

    苏明仪不无遗憾地想道。

    叶凌枫根本没将苏晖晔放在心上,见到苏家这混乱的模样,竟然还有几分轻蔑和嘲讽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苏晖晔为什么要搞这一出,但是看到苏明萱不痛快,他心里就痛快了。

    苏明萱懵懂地看着这一切,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般,然后她突然扭头,向苏明仪的方向扑去,几乎是尖叫地喊道:“……都怪你!都怪你!!”

    “你为什么要出现?!!为什么要有你?!都怪你……都怪你……!”

    苏明萱一边喊着,泪水就夺眶而出,叶凌枫的脸当场就冷了下来,他快步上前,一把握住了苏明萱的手腕,冷声道:“你想要干什么?”

    “我要将她赶出去——!”苏明萱崩溃一般地喊道,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世界突然就变成这个模样,原本疼她宠她爱她的哥哥和舅舅,全都被苏明仪笼络了去,如果没有苏明仪,她的世界会不会就会恢复成以前的模样?疼她爱她的哥哥和舅舅会不会回来?

    “她不应该存在的……她不该存在的……!”

    “我要让她消失……!”

    苏明萱几乎是凄厉地喊着,叶凌枫怒极反笑,一把将苏明萱推了出去,苏明萱踉跄了几下,跌倒在地上,登时就愣住了,

    苏明萱甚至没有哭,只是那么呆愣着看着叶凌枫,

    叶凌枫冰冷地看着她,那种冷意与厌恶,让她忍不住颤抖,

    ——舅舅……?

    ——舅舅……!

    苏明萱在这一刻,那么清楚地认识到,舅舅真的不是她的舅舅了,

    为了另一个女孩,他可以直接对她动手,毫不犹豫,

    苏明萱下意识地拽住了自己胸前的衣服,眼泪“唰”的一下就落下来了,

    与以前那种假哭或者撒娇不同,这一次,她是真的痛,

    ……真的……好痛……

    苏晖耀急忙过去扶起苏明萱,对叶凌枫怒目而视,苏晖明拦着苏晖晔,不能上前去安抚苏明萱,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苏彦臻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混乱的一幕。

    叶凌枫快步走过去,将苏明仪抱了起来,还将苏明仪正在吃的点心都拿了一块塞在苏明仪的手里,示意苏明仪继续吃,然后扭头看向还在楼梯上的苏彦臻,冷笑道:“一个十八岁了还不分黑白是非,对明仪包藏祸心,挑拨我和明仪的关系;一个小小年纪竟然如此恶毒,还想要明仪消失,浑然不顾明仪是她的双胞胎姐姐,这就是你教养出来的孩子?”

    苏彦臻脸色一沉,眼眸一厉,他的眼睛缓缓地扫过苏家四个孩子,登时,这四个孩子都老实了下来,

    苏彦臻在苏家积威太深,他们根本就不敢碰苏彦臻的眉头,苏彦臻一字一顿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彦臻的声音太冷,苏明萱从来没有听过父亲这么冰冷的声音,当场就痛哭出声,然后崩溃道:“——她抢走了舅舅和哥哥!她就不应该存在!”

    “闭嘴——!”

    苏彦臻冷冷地说道,目光格外冷凝地看着她,那种让人胆寒的气势倾泻而出,让苏明萱整个都呆愣在原地,

    “我是这么教你的吗?”苏彦臻缓缓地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冷意。

    全场寂静。

    “苏明仪是叶家的孩子,是叶家的继承人,来到我们苏家,就是客人。”

    “我是这么教你们接待客人的吗?”

    苏彦臻的眼眸凝视在苏晖晔脸上,一字一顿道:“我是这么教你对待长辈的吗?”

    “老大,你真让我失望。”

    苏晖晔的脸惨白如纸,整个人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会晕倒。

    叶凌枫看的极爽,听到苏彦臻这句话,他心里满意极了,没错,明仪是他叶家的孩子,到苏家来就是客人,苏家没有苏明仪的家人!

    叶凌枫抱起苏明仪,懒洋洋道:“行了,我也不看苏总教育孩子了,面得苏总没面子。”

    “只是,苏总,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你家孩子要是再学不乖,欺负我们家明仪,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不要——!”苏晖晔突然迈出去一步,几乎是豁出去了一般,眼睛死死地凝视着苏明仪,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近乎于哀求地说道,“……明仪,我是你的哥哥。”

    “我和你是一个父亲……我和你流着相同的血……”

    “明仪……”一片寂静之中,苏晖晔低三下四地说道,“……我是你哥哥。”

    空气里一片寂静,苏明萱近乎绝望地看着苏晖晔。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响了起来,她轻描淡写道:“我没有哥哥。”

    “也没有父亲。”

    登时,不仅是苏晖晔一副要晕过去的模样,就是苏彦臻的脸色,都颇有几分不好。

    叶凌枫瞬间就笑了起来,颇有几分喜笑颜开的味道,他抱起苏明仪,笑眯眯道:“对,你没有父亲,你有爸爸。”

    “我没有。”苏明仪冷冷淡淡地说道。

    “我们明仪又傲娇了,”叶凌枫笑眯眯地说道,看苏晖晔和苏彦臻那不好的脸色,他心情极好,“走,爸爸带你回家。”

    说着,叶凌枫抬手捂住了苏明仪的嘴,不让苏明仪继续说话,抱着苏明仪就向外走,突然,他停了下来,然后扭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苏家人,然后漫不经心地开口,

    “还有啊,苏总,明仪是我的继承人,在外面就代表着我,以后你家孩子要是再咒我们家明仪,或者再觊觎我们家明仪,找我们家明仪的麻烦,就是找我的麻烦,我叶某人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既然敢一巴掌抽在我叶某人的脸上,我就得扒下对方一层皮来。”

    “苏总还是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子女吧,免得再破坏我们两家的情意,你说是不是,苏总?”

    “那是当然。”苏彦臻冷冷地凝视着叶凌枫的背影,一字一顿道。

    知道苏彦臻心情不好,叶凌枫目的达到,也不打算继续多待,直接抱着苏明仪走人,苏彦臻冷淡道:“王伯,送客。”

    见叶凌枫和苏明仪走了,苏彦臻才冷淡地看向自己的四个孩子,漫不经心道:“你们倒是很会捅娄子啊。”

    苏晖耀和苏晖明的脸色瞬间苍白了不少,颇有几分摇摇欲坠的模样,就是苏明萱,都有点胆战心惊。

    苏彦臻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滑过,带着几分不耐,他懒得去弄清楚苏晖晔对待苏明萱的态度为什么突然大变,他们什么思想什么态度统统没关系,在苏家,他们只能按着他说的做,按着他的意思行事。

    “说说吧,发生了什么。”

    苏彦臻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漫不经心地说道。

    叶凌枫带着苏明仪坐上了车,心情极好的模样,苏明仪看着他的模样,淡淡道:“你心情很好?”

    “当然。”叶凌枫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心情,“看了一场大戏,心情自然很好了。”

    苏明仪闭上眼睛,似乎是在闭目养神一般,她淡淡道:“去剧组。”

    “去剧组干什么?”叶凌枫皱了皱眉,“我今天给你请假了啊,我们可以去外面玩一玩,小明仪喜欢去哪里呢?游乐场去不去?”

    “去剧组。”苏明仪淡淡道。

    叶凌枫不死心地说道:“游乐场很好玩的,明仪真的不去吗?或者去动物园也好啊,还有海豚表演!”

    “剧组。”苏明仪简短道。

    叶凌枫拗不过她,只能带她去剧组,等到了剧组,苏明仪开门下车的时候,突然开口道:“你不也是戏里的一份子吗?”

    苏明仪歪过头,静静地看着他,那一双澄澈的眼眸之中,似乎是带着天然的迷惑和不解,“你和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

    拿着她做武器挑起苏明萱的嫉恨,然后折腾出了这么一出大戏,叶凌枫也是戏里人,又跟那些人,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他为什么要这么高兴呢?

    明明没有什么区别啊。

    都是一丘之貉,何必五十步笑百步呢?

    她不是没有试过……和他们好好相处的。

    苏明仪曾经想过离他们远远的,但是结局没变;于是第二次,她决定跟他们搞好关系,说不定就能寿寝正终平安到老。

    但是,她的结局……

    苏明仪敛下眉眼,带着几分嘲弄,

    ——他们说,他们也是“真心实意”对她好的。

    ——呵。

    叶凌枫楞了一下,惊愕地看着苏明仪,苏明仪抬起头来,安静地凝视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他的答案,良久,他都没有出声,

    等不到答案的苏明仪下了车,霍晨翔遥遥地看见她,惊喜地向苏明仪这边跑了过来,大声道:“明仪明仪!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请假了吗?”

    “想来就来了。”苏明仪简短地回答道,但是配合霍晨翔的脚步,还是快步上前走了几步。

    叶凌枫定定地看着苏明仪的背影,眉心越皱越深,

    ……明仪她……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在自己的脑海中走了一遍,叶凌枫突然僵立了起来——

    ——糟了!

    那一瞬间,叶凌枫差点蹦了起来。

    自己太冲动了!

    叶凌枫眼里满是懊恼,他曾经将苏明萱她们都疼在手心里,一朝之间就对她们那么冷淡,这让明仪怎么想?

    明仪不会认为他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了吧?

    光顾着让自己痛快了,竟然没把明仪的心情考虑进去,真是太失策了!

    明仪受了那么多年的虐待,又是因为自己的忽视,本来就是敏.感多疑的姑娘,对自己也缺乏信任,这下明仪会不会把自己代入苏明萱?认为不管现在自己多么宠她,只要有朝一日自己厌倦了,自己也会像对苏明萱那样对她?

    ……完了完了完了,明仪铁定是这么想的了,所以才这么对他,这下他该怎么办?他该怎么办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