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18章 第十八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九星霸体诀武神天下六零小仙女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天下第九破云     第18章

    文兰汀和霍莫宁均是一楞, 郭行梦作为京城有名的玄学大师, 眼光自然是极高的,能被他以这么激动的口吻说出“这可是个好东西”的机会, 可是非常罕见啊。

    一时间, 文兰汀和霍莫宁看那个小香囊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这是好东西啊。”郭行梦一边说着,一边给霍晨翔戴到脖子上,“这里面的符纸,是非常古老的符纸, 上面的符咒也极为少见, 只有那种真正的符咒大师才做得出来,像我这种不擅长符咒的,也就只能感受一二了。”

    “澎湃又满是活力的灵力, 充满了盎然的生机, 对于身体调养可是非常有帮助的, 这香囊对翔翔的帮助很大, 这绝对是个好东西。”

    郭行梦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看着霍晨翔,语气柔和道:“以后天天戴着这个香囊,好不好?”

    “好, ”霍晨翔点了点头,他握着那个香囊, 有些懵懂地问道, “这个香囊, 很珍贵吗?”

    郭行梦慈爱地看着霍晨翔,点了点头,温和道:“是非常难求的好东西呢,别人求都求不来的。”

    霍晨翔懵懂地点了点头,眉心微微蹙起,那么贵重的好东西,自己该怎么回礼呢……?

    自己有什么贵重珍贵的好东西吗……?

    霍晨翔从未想过要将这个香囊还给苏明仪,他清楚苏明仪的性格,那个总是淡淡的、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小姑娘自有自己的一套处事风格,要将明仪送给自己的东西再还给她,明仪肯定会生气的。

    即使苏明仪的表情变化非常小,但是霍晨翔就可以奇妙地分辨出苏明仪的微表情,知道她是心情一般还是心情微差或者是心情有一点点愉悦,虽然苏明仪在这些不同心情的时候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变化,但是霍晨翔就是可以分得清楚,

    ……并且,他希望明仪可以开心一点。

    所以明仪给他的这个香囊,他绝对不能因为其价值就退回去,但是他该拿什么比较珍贵的好东西回礼呢?

    霍晨翔的小眉头都皱成一团了,那精致漂亮的五官在灯光下更加好看,这皱着眉的小模样只让人想要为他排忧解难,郭行梦向来将霍晨翔当做自己的孙子一般看待,此时不免慈爱道:“翔翔,怎么了?这小眉头皱的,遇到了什么难题,告诉郭爷爷好不好?”

    霍晨翔眨了眨眼睛,软软道:“谢谢郭爷爷。”

    “不过——”霍晨翔灿烂地笑了起来,明仪给他的是那么珍贵的礼物,他自然也应该将他最珍贵的礼物送给明仪,而不是找大人去要,“……我有办法了!”

    霍晨翔仿佛终于想到了什么一样,扭头“蹬蹬蹬”地跑上了楼,背影看起来非常快乐,文兰汀看着霍晨翔的背影,眼眸里不由闪过几分笑意。

    霍晨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翻箱倒柜找了好久,才终于从自己的小箱子里找到了一张卡,通体黑色,有一些金色的数字,看起来极为大气漂亮;

    霍晨翔握着卡,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又去找了一个可爱的袋子,打算自力更生,弄成香囊的样子,他曾经在手工课上学过的,

    ……这可是他最珍贵的东西了。

    霍晨翔笑得眉眼弯弯,希望明仪会喜欢这份礼物。

    **

    看着霍晨翔跑上了楼,楼下几个大人都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目光中都带着几分笑意,连最是闷.骚的霍莫宁,神情之中都带着几分轻松。

    “翔翔这几天倒是活泼了不少,”郭行梦眉眼之中都带着几分笑意,他都这一把年纪了,虽然看着年轻,但是已经是跟文兰汀的父亲文老爷子一个年纪的人,没有妻子儿女,和文老爷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情,当年也是刀山火海一起走的好兄弟,现在自然将霍晨翔看做是自己的孙子,百般疼爱。

    而且这霍晨翔……也格外让人心疼。

    “是啊,”文兰汀的眉眼都不由自主地柔和下来,她请郭行梦一起去了隔壁的小花厅,那里隔音极好,“当初听了您的,让翔翔去剧组演戏,真的是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呢。”

    “自从去了剧组之后,翔翔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心情也越来越放松,今天带苏明仪回来,更是快活的像个小鸟一样,跟以前那冰冰凉凉毫无温度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文兰汀眼眸里带了几分欣慰,“幸好当初让他去了剧组。”

    “哦对了,郭叔,这香囊,还是苏明仪送给他的呢,”文兰汀认认真真地说道,“是苏明仪的母亲给她的,苏明仪一直戴在身上,今天解下来送给了翔翔,您看……”

    文兰汀有些踌躇地问道,毕竟这是苏明仪已逝的母亲送给她的东西,还是那么珍贵的东西,又是对孩子身体好的东西,她们这里拿着,总有种欺负人家小姑娘的感觉。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郭行梦眼眸里闪过一丝恍然大悟,“怨不得那香囊里的符咒中有着功德金光的影子,原来是被苏明仪贴身戴过的啊。”

    文兰汀和霍莫宁听得有些迷糊,两个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眸里看到几分茫然。

    “这个说来话就长了,”郭行梦喝了口水,细细地给他俩解释道,“我当初不是一直让你们两个送翔翔去《女帝》剧组拍戏吗?我当时不过是一个设想,一个猜测,所以并没有告诉你们原因,只是让你们将翔翔送过去,你们两个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翔翔的命格我们都清楚,这孩子太优秀了,老天都容不得他存于世,”郭行梦说到这,苦笑一声,霍晨翔刚出生的那阵,真的是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急诊室都不知道进了多少次了,丢魂更是常事,还招鬼撞灵,那时候郭行梦寸步不离地守着霍晨翔,才让他渐渐稳了下来,但是翔翔这早夭的命格,真的就是个□□啊。

    郭行梦作为一个玄学大师,知道天命难违,但是霍晨翔毕竟是他寸步不离守了那么久的小孩,他对霍晨翔是有感情的,他又孤身一人,早就将霍晨翔当做自己的孙子,就算是天命难违,他也不能一点都不尝试,就这么看着霍晨翔离世啊!

    霍晨翔从小到大这么多年,郭行梦试了无数办法,也豁出去一张老脸向那些符咒大师灵器大师寻了不少宝贝,但是收效甚微,

    那一日,他替好友陈贤磊算出那个位置的时候,心脏突然剧烈地跳动,眼前甚至开始发黑,那种异样让他察觉到了什么,

    于是那一天,当他一眼看到那满身金光的金娃娃的时候,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么一个满身功德金光的福娃娃,会不会……会不会给她周边的人,带来什么好运呢?

    如果将翔翔送去与她作伴,那么翔翔的状况……会不会好一些呢?

    毕竟那个小姑娘身上的功德金光,几乎可以闪瞎他的眼睛。

    但是这毕竟只是个猜测,如果最后没有用,反而还让文兰汀他们失望,郭行梦也便没有解释这件事情,只让文兰汀她们把翔翔送过去,文兰汀她们虽然不明白郭行梦的用意,但是出于对郭行梦的信任,最后还是将霍晨翔送了过去,

    谁知道霍晨翔和苏明仪极为投缘,霍晨翔本人更是非常喜欢这个粉琢玉砌的女娃娃,对苏明仪极为上心,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身体似乎也越来越好了。连吃饭都越来越多了,还会主动要求一些小点心。

    文兰汀感觉到自家儿子那愉悦的心情,听着自家儿子每夜与自己讲述白天剧组里发生的事情,心里都格外满足,因此对苏明仪才是爱屋及乌,

    文兰汀在心里,其实是非常感谢苏明仪的。

    “那个小姑娘,就是苏明仪,是个小福星,估计是百世轮回所积攒下来的功德,那功德可是非常耀眼的,”郭行梦有些感叹地说道,“我想着翔翔与她待在一起,可以被那功德熏陶一二,说不定……”

    文兰汀明显地激动起来,郭行梦对着她微微一笑,道:“我那时候也只是一个猜测,怕你们失望,也便没有细说。”

    毕竟,从希望到失望,从天堂到地狱,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那个香囊,应该是苏明仪的母亲向什么大师求来的,那东西又被苏明仪贴身放了好多年,所以沾上了她的功德金光,可是一个很好的东西,让翔翔日日带着,对他有好处。”

    “没问题!”文兰汀毫不犹豫地说道,她此时心潮澎湃,很有几分激动,霍莫宁握住了她的手,似乎是在安抚她。

    “那是个真福星,与外边那些传的假福星可不一样,翔翔与她交好,正是翔翔那一线生机。”

    郭行梦微微弯起唇角,语气中带着欣慰和笑意,天道都是公平的,给了你一条荆棘坎坷、毫无光芒之路,还会给你留下一线生机,之前他死活没有找到属于翔翔的这一线生机在哪里,今日可总算是找到了。

    这苏明仪,便是翔翔那一线生机。

    文兰汀心里十分激动,扭头看着霍莫宁道:“那位叶先生想要让我们在明仪生日宴的时候,给明仪造势,明仪是翔翔的恩人,这造势可不能简单了去。”

    霍莫宁秒懂文兰汀的意思,道:“我会请父亲母亲一起去。”

    霍老夫人和霍老爷子这两年鲜少出现在什么宴会上,老两口在霍家老宅恩恩爱爱,觉得有去宴会的时间还不如去种个花呢,轻易不出门。

    请来霍老夫人和霍老爷子为苏明仪造势,还有人不懂?

    “我也会请父亲母亲过来。”文兰汀点了点头,笑道。

    文老爷子和文老夫人性子中都带着几分傲,等闲人入不了他们的眼,他们对苏明仪表现出几分喜爱,便足够让人衡量的了。

    虽然找到了几位重量级的,但是文兰汀还是觉得不够,那小姑娘对翔翔是怎么样的大恩,哪里是这么容易就回报的?

    “我再去找找我几个闺蜜,”文兰汀仰头道,“那姑娘可招人疼呢,我那几个闺蜜定然会喜欢的。”

    霍莫宁点了点头,打定主意去找他的几个兄弟一起去给苏明仪造势,苏明仪一对翔翔有恩,二是那样的命格,三又让妻子这般喜爱,他自然得多多尽力才是。

    妻子不知道苏明仪那些过往的经历,他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这叶凌枫到底是什么意思,还真是……不好说啊。

    **

    叶凌枫带苏明仪回来,想到那只小狼崽子,他心里就窝火,才跟明仪认识几天啊,就将明仪拐跑了!

    果然,这世界上的男性一个都不可以信,尤其是家里有一个如花似玉乖巧可爱十分招人喜欢的小姑娘的时候,

    下到三四岁孩子上到七老八十的老年人,只要是男性,就统统都在他的防守范围内!

    从今天开始,他要采取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无死角地防御模式,等闲人都不可以靠近自家小姑娘半米之内。

    叶凌枫满是怨气地想道。

    但是叶凌枫一扭头,便看到自家小姑娘靠着车窗睡着了的模样,她的五官精致细腻,皮肤又白,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的模样,就像一个白玉雕刻的娃娃,乖巧可爱,那安安静静的模样,让他的心都被抚平了。

    他的小明仪啊。

    叶凌枫的眼眸里不由自主地染上几分叹息的意味,今天被那两个神经病找人来,是不是也很委屈呢?是不是也受伤了呢?是不是心里也非常疼呢?但是偏偏都这样了,小明仪还要为那个白眼狼说话。

    他的小明仪啊,总是这么心善,让他哪里放得下?

    “明仪,”叶凌枫柔声唤道,“不要在这里睡,天色晚了,凉,一会下车吹了风,会感冒的。”

    苏明仪置若罔闻,叶凌枫也不在意,他的小明仪被他冷待了那么久,还因为他的疏忽被虐/待,对他有防备之心真的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他知道他的小明仪善良又可爱,必定早早地就将他放在心上了。

    毕竟,在上一世他和明仪没有什么感情的时候,他的小明仪都会豁出命去救他,更何况这一世呢?

    “今天是不是有人来找你啊,明仪?”叶凌枫轻声问道。

    “是不是受了委屈?是不是很难过?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直接告诉舅舅好不好?告诉舅舅,舅舅会为你讨回来的。”

    “明仪可是舅舅的小公主,是我们叶家的继承人,”叶凌枫怜惜地看着苏明仪,这个小姑娘受了太多的苦,但是她对于这个世界依然没有任何怨怼之心,那一颗心,依然是那么的温柔而柔.软。

    “不可以被人欺负,知不知道?”

    “有人欺负你,那就是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明仪也不想舅舅被人打脸的吧?”

    “所以以后,明仪都不可以被人欺负,好不好?”

    苏明仪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似乎是有些困惑的模样,那一双漂亮的黑眸里还带着几分湿润的水汽,让叶凌枫的心登时就好了起来。

    这以后,可是他的孩子了呢。

    他的明仪,他的继承人。

    “明仪,以后跟舅舅姓叶,好不好?”

    叶凌枫近乎温柔地问了出来。

    很快,他听到苏明仪软软糯糯的声音——

    ——“不。”

    叶凌枫的脸登时就是一僵。

    “为什么呢?”叶凌枫扬眉看着苏明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心中的焦躁,尽可能柔声问道。

    “这是母亲给我起的名字。”苏明仪闭起眼睛,淡淡地说道。

    这个妈妈,自然不是指叶明玉。

    是苏明仪穿书以前的母亲。

    苏明仪其实已经记不得那个世界的那些事情了,毕竟实在是太久远了,她在这个无尽轮回里轮回了太多次,对于曾经生活的世界,记忆早就模糊了,

    但是她还记得她的名字,苏明仪,

    这个名字她用了太久太久,她不想改变。

    “可是你.妈妈也姓叶哟,你不想和妈妈一个姓吗?”叶凌枫笑眯眯地看着苏明仪,“和妈妈还有舅舅一个姓,好不好?”

    苏明仪摇了摇头,淡淡地重复道:“母亲起的名字。”

    又是明玉。

    叶凌枫微微蹙起眉,心里的醋坛子又被打翻了。

    虽然理论上知道明玉是明仪的亲生母亲,明仪喜欢明玉是应该的,但是……但是明玉对明仪哪有他对明仪半分好?!

    明玉的病情有多么严重,没有人比叶凌枫更清楚,毕竟他们是一起长大的亲兄妹,关系十分亲近,那个小姑娘和他一起长大,如果不是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他会将她关起来吗?

    就那么两年,他被叶明玉刺了二十多次,最后一次刺的极重,现在胸膛上都有着痕迹。

    对和自己一起长大、感情甚笃的亲哥哥都这样,更何况是明仪?

    明仪自己亲口说的,一个字一鞭子!

    所以,凭什么明玉在明仪心里有那么重要的位置啊?

    叶凌枫心里的酸泡泡不断涌出,他觉得明仪对谁都比对他好,为了一直虐待她的母亲就不愿意跟自己姓了,赵伯有个锦囊,就是这小狼崽子都有个香囊,他有什么!

    叶凌枫竟然破天荒地感觉有那么几分委屈。

    叶凌枫深深吸了一口气,干脆不理会苏明仪,但是心里就像有什么东西在挠一般,痒得不行,他一分钟能扭头看上十次苏明仪,看着那个小姑娘靠在车窗,歪着头闭着眼的乖巧模样,心里的火气还是渐渐消了下去,

    “真是个小没良心的。”叶凌枫低喃两声,伸手想要去掐苏明仪的脸颊,却被苏明仪敏锐地躲开,但是这车里能有多大地方?叶凌枫还是抓住了苏明仪,掐了掐她的脸颊,理直气壮道,“小明仪,你这么伤舅舅的心可不行,舅舅今天下午刚给你报了仇啊。”

    “你说,你要怎么补偿舅舅?”

    苏明仪见挣脱不过,直接闭了眼睛,睡觉。

    叶凌枫哭笑不得,掐了掐苏明仪的脸颊,见苏明仪一副“我睡了你随意”的模样,心里不由涌上几分笑意,

    ……这个小坏蛋,这是在“赎罪”吗?

    罢了罢了,他怎么可能怪他的小明仪?

    他的小明仪那么乖那么好,要有问题也是别人有问题!

    “对了明仪,明天我们要去一次苏家,”叶凌枫抱着苏明仪,轻声道,“当然,不会待多久的,就是走个过场,以后你就是我们叶家的姑娘了。”

    “高不高兴?兴不兴奋?激不激动?”

    苏明仪依然没有理会他。

    **

    是夜。

    苏家大宅二楼,一个小姑娘从自己的房间溜了出来,她的动作十分小心,仿佛被什么人看见一样,然后她蹿到了一个门前,扭开了房门——

    房门按照他们约定的一样,没有锁,她立刻就闪身进去了,快速地锁了门。

    “萱萱!”苏晖耀有些激动地叫道,他笑着将苏明仪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道,“怎么今天这么晚来找三哥啊?”

    “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有什么悄悄话想要跟三哥说吗?”苏晖耀笑眯眯地说道,眼眸里都带着几分温柔。

    对于一向脾气暴躁的他来说,这分温柔真的是非常少见了,基本上只有在面对着苏明萱的时候才会出现。

    苏明萱见苏晖耀这么温柔,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就翻了起来,大哥有什么事情瞒着她,爸爸还直接罚了大哥,哪怕她再怎么求情都没有用,她已经不是这个家里的小公主了,他们都不在乎她了!

    自从有了苏明仪……她就再也不是……再也不是唯一的小公主了!

    苏明仪抢走了舅舅,还想要抢走她的哥哥,然后就是她的爸爸……

    ……她很快……她很快就会一无所有了……!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绝望,越想越悲愤,苏明萱“哇”的一声打哭了起来,“……三哥……三哥……不要抛弃萱萱好不好?……不要离开萱萱好不好?……”

    “萱萱会乖乖的……萱萱会乖乖的……!”

    “……他们见了苏明仪……就喜欢苏明仪了……明天苏明仪要来……三哥……三哥你不要……你不要喜欢她好不好?”

    “……我只有三哥了呜呜呜呜!!”

    “……三哥!”

    苏晖耀见苏明萱哭的这么伤心,登时慌了手脚,连忙给她擦眼泪,连声道:“不哭不哭,萱萱不哭,三哥只喜欢萱萱一个,苏明仪是什么丑八怪啊?三哥最讨厌苏明仪了!”

    “我们萱萱天上地下独一无二,你放心,我只喜欢萱萱!”

    “三哥……呜呜呜呜!!”苏明萱一下子投进了苏晖耀的怀抱,哭的整个人都在抖。

    苏晖耀见苏明萱这个样子,顿时心疼不已,一时脑热,直接道:“别担心,明天我一定帮你揭开那个丑八怪的真面目,绝对没有人会喜欢那个丑八怪的,好不好?!”

    “三哥……!”苏明萱感动不已地看着苏晖耀,“呜呜呜……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只有三哥最疼我……呜呜呜……”

    苏明萱的依赖和感动顿时让苏晖耀的大脑热了起来,至于他刚刚突然想起的那点子不对劲,早已经被他抛之脑后,

    ……天大地大,萱萱最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