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十七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17章 第十七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武神天下九星霸体诀六零小仙女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天下第九破云     第17章

    苏晖晔带走苏明萱的时候, 虽然说将苏明萱哄好了, 但是苏明萱的眼睛还是通红的, 一回到家撞上苏晖耀和苏晖明, 两个人一看苏明萱这个模样,登时就急了。

    “萱萱萱萱,你怎么了?”

    “萱萱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大哥!你带萱萱出去, 就是把萱萱弄成这个样子的吗?!”

    “萱萱不要怕!告诉三哥,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哥会保护你的!”

    “萱萱,你的眼睛怎么红了?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你这是哭过了?”苏晖明的声音越来越沉,说道最后,都带着一股子阴郁。

    “什么?!萱萱你哭过了?!”苏晖耀则十分震怒,捏着拳头就想要往外跑, “是谁欺负你?!你跟我说!我现在就把她揍死!我看谁敢欺负我们萱萱!”

    “闭嘴。”苏晖晔心情本来就差, 见到苏晖明和苏晖耀一左一右地冲了过来, 将苏明萱团团围住, 一副眼睛里只有苏明萱的模样,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苏晖晔是老大, 又是苏家继承人,平日里颇有威信, 苏晖耀和苏晖明都有几分怕他, 听到他这么说, 苏晖明下意识地闭上了嘴。

    苏晖耀本来也闭上了嘴, 但是却在那一刹那感受到了苏明萱拽住了自己的衣服, 他下意识地看向苏明萱,只见苏明萱的眼眸里带着几分委屈,看向他的时候,带着说不出的信任,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瑟瑟发抖的小动物一般,正在寻求他的庇护。

    那一瞬间,苏晖耀只感觉万千勇气从自己的心尖截然而生,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保护妹妹的英雄,鼓足勇气说道:“大哥,你将萱萱带出去,就应该照顾好萱萱,让萱萱受了委屈回家,还不允许我们问两句了?”

    “你看萱萱的眼睛都哭肿了!”

    “王伯!王伯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萱萱拿两个冰袋!再去将张医生请来,赶紧的!”

    苏晖耀大声说道,苏明萱更握紧了他的衣摆,感受着苏明萱的信任,苏晖耀只感觉自己拥有了无穷的勇气和力量。

    “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欺负我们萱萱了?你将萱萱带出去,照顾不好萱萱,还让萱萱受了那么多委屈,你看萱萱的眼睛都哭肿了,你难道就不心疼吗?”

    苏晖耀说着说着,不由带出几分怨气和愤怒,萱萱可是他们放在手心里千娇百宠的小公主,重话都不舍得说一句,被大哥带出去之后,竟然哭的这么惨,这让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苏晖耀性子冲动,年纪又小,此时越想越气,张口就质问道:“——大哥,到底是谁欺负了萱萱,让萱萱哭成这个样子的?”

    苏晖晔虽然一直都知道苏晖耀性子冲动鲁莽,但是第一次直接被苏晖耀正面刚,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听到苏晖耀的质问,也只是抬了抬眼皮子,一字一顿地说道:“我。”

    苏晖耀楞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向苏晖晔,只感觉自己脑子里乱乱的,

    ……怎么会是大哥呢?大哥那么疼萱萱。

    ……不会的!不会是大哥的!不可能的!

    苏晖耀猛地抬起头来,正对上苏晖晔的一双眼睛。

    苏晖晔冷着一张脸,冷冰冰地看向苏晖耀,一股强大的气场陡然压.在苏晖晔的身上,苏晖晔脸色一白。

    “是我,你想要怎么样?”苏晖晔压低声音,略有几分嘲弄地勾起唇角,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一股强大的气场席卷整个客厅,压的所有人心里都沉甸甸的,苏晖耀只感觉整个大脑都混乱掉了,乱七八糟的思绪从他的大脑中跑老跑去,让他的脸色更加苍白。

    “不问青红皂白,不辨是非黑白,你们可真是好哥哥啊,”苏晖晔冷冷地说道,目光之中带着几分怒火,“你们还以为自己是好哥哥?你们是不是还以为自己是英雄?你们是不是还以为自己保护了苏明萱?”

    “——做梦呢吧!”

    苏晖晔的声音极冷,语气也重,苏晖明和苏晖耀都没有见过这般暴怒的苏晖晔,一时间都被苏晖晔的气势震慑住了。

    苏晖晔的眼眸冷冷地扫过他们,最后凝聚在苏明萱身上,他的眼眸里不由自主地闪过一分愤怒,就是因为这个白眼狼,才害的他们三兄弟感情不睦!

    “大……哥……!”苏明萱张了张嘴,艰难地叫道,苏晖晔在心里拼命地提醒自己,现在的苏家还是苏彦臻当家做主,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小不忍则乱大谋,绝不可以这个时候暴露自己。

    虽然也可能已经暴露了一两分,不过那不严重。

    苏晖晔对着苏明萱露出了一个安抚般的微笑,然后对着不远处的管家王伯招了招手,不咸不淡道:“找佣人带着小姐去洗一洗,等张医生过来给小姐检查一下。”

    说完,苏晖晔扭头看向苏晖耀和苏晖明,眼眸里带着几分冷冽的怒火,一字一顿道:“至于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苏晖晔的声音不大,但是气势很足,苏晖耀和苏晖明都没有反应过来呢,已经跟着苏晖晔走了。

    苏晖晔走在前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勉强将自己的愤怒压了下去。

    就是他们这些无度的宠爱,才活生生将苏明萱宠坏了,让她不辨是非、不分黑白,认为苏家叶家的一切都是她的。

    上辈子苏明萱害的他们这些人那般凄惨,她有过半分愧疚吗?她没有。

    因为她认为,苏家和叶家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她只是拿了她的东西送给了她喜欢的人而已,有什么错呢?

    多么荒谬啊!

    是什么给了苏明萱这样的自信和认知?

    是他们!

    是他们苏家和叶家的所有人。

    苏晖晔并不想回忆上辈子发生了什么,但是那些记忆,还是不断地在他脑海中流转,让他的头,剧烈地痛了起来。

    那种抽痛,让苏晖晔控制不住地捂住了自己的头,下意识地弯下腰,苏晖明和苏晖耀被苏晖晔这模样吓了一跳,瞬间慌得不行。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错了……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

    “医生……!快叫医生……!打120!!”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错了大哥!”

    苏晖耀和苏晖明两个瞬间乱了手脚,苏晖耀毕竟年纪还小,见向来清冷的大哥这般痛苦的模样,还以为是被自己气出了毛病,眼泪都落下来了,慌的不成样子,

    好一会儿,苏晖晔才直起腰来,咬牙道:“给我闭嘴。”

    “扶我进屋。”

    “还进什么屋啊!”苏晖耀急的不行,声音都变了调,“去医院啊!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闭嘴,蠢货。”苏晖晔心情极为恶劣地说道,“带我进屋。”

    苏晖耀还想要说什么,只听苏晖晔冷冷道:“你想气死我吗?”

    苏晖晔这一句话实在是太恶劣了,苏晖耀求助一般看向苏晖明,苏晖明还记得那一天苏晖晔突然晕倒的模样,心里害怕再将苏晖晔气出什么毛病来,还是妥协将苏晖晔扶进房间。

    苏晖晔恶劣的心情这才有几分缓解。

    苏晖晔坐在床上,看着苏晖耀和苏晖明乖乖巧巧地站在他的床前,像一个个做了错事害怕受到惩罚的小孩子,心里这才好受了几分。

    上一辈子的时候,就是他们太宠苏明萱,对苏明萱毫无防备,习惯了接受苏明萱各种无理的要求,到最后才会被苏明萱捅了一刀,输的极惨,

    现在还好,他重生了,他的两个弟弟还小,他还可以掰正他们,不让他们疯了一样去宠一个白眼狼,最后失去所有的一切。

    苏明萱是真的被宠坏了,就是因为他们这种无脑的偏宠疼爱,让她将苏家和叶家都当做自己的东西,最后他继承了苏家,但是在苏明萱眼里,苏家的一切也是她的;

    就连叶家,在苏明萱眼里,都是他的。

    别说他们几个,就是他们那个老狐狸舅舅、叶家家主叶凌枫,不也是因为这几十年的习惯和宠爱,对苏明萱毫无防备和戒心,最后轻而易举地被苏明萱算计了,

    为了那个男人,苏明萱什么都顾不得了,那般疯狂,他们这些疼了她宠了她几十年的家人加在一起,都比不上那个男人在她心中的位置,多么可笑啊。

    苏晖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冷淡地看向苏晖耀和苏晖明,他上一次给他们洗脑的还不够深刻,这种洗脑课程必须每日都进行,势必要让他们对苏明萱提起防备!

    “知道你们错在哪里了吗?”苏晖晔缓缓地说道。

    苏晖耀和苏晖明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茫然,他们缓缓地摇了摇头,茫然地看向苏晖晔。

    苏晖晔眯起眼睛,冷淡道:“你们真的以为自己是一个好哥哥?”

    苏晖耀和苏晖明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荒谬。”苏晖晔冷冷地看向他们,“要不是知道你们疼爱苏明萱,我还以为你们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选择捧杀这种方式。”

    苏晖耀和苏晖明大惊失色,不约而同道:“怎么会?!”

    “苏明萱今日去剧组,直接去找苏明仪,在大庭广众之下,跟苏明仪说,不要抢走我哥哥,你都抢走了我舅舅了,为什么还要抢走我哥哥。”

    “她又哭又闹,在大庭广众之下,足足闹了一个小时,无论我怎么哄怎么劝,她都不肯离开,又哭又闹,整个剧组的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在眼里。”

    苏晖耀和苏晖明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眸中看到了茫然,然后他们一起看向苏晖晔,眼眸里都是一个意思——

    ——有什么问题吗?

    苏晖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克制住自己打爆这两个家伙的狗头的欲.望。

    或许是感受到苏晖晔杀气腾腾的目光,苏晖耀和苏晖明缩了缩脖子,像是个犯了错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小孩子。

    苏晖晔冷淡道:“苏明萱是我们苏家的小姐,京城苏家的小姐,被我们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姐,你看看她做的这些事情,有苏家小姐的风范吗?”

    “众目睽睽之下,将家里那点子事搬了上来,这是要表演一出兄弟姐妹反目?我们苏家丢得起这个人吗?”

    “退一万步说,什么叫做抢走?苏明仪是苏明萱的双胞胎姐姐,即使你们再不喜欢她,也不能改变这个事实!舅舅是苏明仪的舅舅!你们也是苏明仪的哥哥!”

    苏晖耀张口想要反驳,就被苏晖晔的眼神瞪了下去,

    秒怂,

    刚刚发生的那一切,让他对苏晖晔这个大哥还是有几分惧怕的,生怕苏晖晔出点什么事。

    苏晖晔滔滔不绝地说了三个半小时,最后简直要将苏晖耀和苏晖明说晕了。

    “知道该怎么做了吗?”苏晖晔扬了扬眉,一字一顿道。

    苏晖耀和苏晖明茫然地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眸中的圈圈。

    “嗯?”苏晖晔眯起了眼睛。

    “明白明白!”苏晖耀和苏晖明用力点头,唯恐自己说慢了,再让苏晖晔说三小时。

    “以后萱萱那里发生了什么,都要先问问我,明白吗?”

    “明白!”

    “以后帮萱萱做点什么,都需要先跟我汇报,明白吗?”

    “明白!”

    “以后……”

    苏晖晔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了敲门声,苏晖耀跑去开口,管家王伯客客气气地说道:“三位少爷,先生回来了,请你们下去。”

    苏晖晔等人下了楼,就对上苏彦臻那冷淡的目光,

    三个人恭恭敬敬地站好,苏彦臻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漫不经心道:“老大,胆子大了啊。”

    “在剧组大庭广众下欺辱苏明仪,这是怎么回事?”

    苏晖晔在心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恭恭敬敬道:“……是因为……”

    苏晖晔刚说出三个字,就听苏彦臻淡淡道:“行了,我也不想知道这事,但是叶凌枫找上门来,我就不得不做出点惩罚。”

    “从今天开始,学校那边你也不用去了,禁足一个月。”

    禁足一个月!

    苏晖晔的脑子里几乎要炸了。

    一个月……那他怎么去解开和明仪的误会?

    一个月……叶凌枫不把明仪利用的透透的?!

    不行……不行……

    苏晖晔的脑海中飞速运转,而这个时候,另一个重磅消息在他的耳旁炸了开来。

    苏彦臻淡淡道:“很快,苏明仪会改名叫叶明仪。”

    “她以后是叶家的继承人,你们知道该怎么做的。”

    这无疑是一颗重磅□□,几乎将苏家的客厅炸飞,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苏晖晔,不敢置信一般,

    ……怎么……怎么会这样呢……?!

    苏彦臻看向苏明萱,轻声道:“萱萱,以后苏明仪成为叶明仪,就是叶家的继承人,所以你舅舅,会更疼爱她。”

    “因为叶明仪,就是他的女儿,你明白吗?”

    苏明萱缓缓睁开了嘴,不敢置信地看着苏彦臻,她想要大叫,她想要大喊,她想要哭泣,此时却什么都做不出来。

    这一刻,她无比清楚地认识到,她的舅舅,终于被抢走了。

    被人……彻彻底底地……抢走了。

    **

    苏家那边血/雨/腥/风/高/潮/迭/起,霍家这边倒是还好,勉强能算上温馨和睦,除了叶凌枫,所有人吃饭吃的都挺舒服的。

    文兰汀的厨艺十分不错,又有霍晨翔注意了苏明仪的口味,苏明仪吃的十分舒服;见苏明仪吃的舒服,霍晨翔也吃的十分开心;而霍莫宁只关注自己的老婆,吃的更是专注;文兰汀倒是关注一下两个孩子和老公,当然,也十分自然地忽略了叶凌枫。

    但是叶凌枫这一顿饭,吃的却十分胃疼——

    ——这个小狼崽子为什么和明仪靠的这么近?

    ——这个小狼崽子为什么给明仪盛汤?明仪不需要的好不好!

    ——卧槽明仪不仅接过了那碗汤竟然还喝了!

    叶凌枫的眼眸在一瞬间就变得极为哀怨,委屈巴巴地看了苏明仪一眼,苏明仪专心眼前的浓汤,一眼都没有看叶凌枫,

    叶凌枫勉强安慰自己,明仪是个好姑娘,怎么会在饭桌上做出那样拒绝的举动呢?那可太打人家的脸了,更何况明仪还是客人。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

    叶凌枫勉强喝了一口汤,即使这汤味道再鲜美,也比不过他心底不断涌上来的……浓浓的酸泡泡。

    ——这个小狼崽子为什么要对明仪笑的这么灿烂?!

    ——这个小狼崽子为什么要跟明仪说话?食不言寝不语不知道吗?!!

    ——卧槽明仪不仅点了点头还跟这个小狼崽子说了些什么!

    叶凌枫只感觉自己喝了一缸子陈醋,整个胃都不好了。

    从这一刻起,霍晨翔正式被叶凌枫列入“核/武/高/危”级别防御对象,看到他出现在三百米范围之内必须响起警报严加看管的那种!

    想要拐走他家的小明仪的人……

    叶凌枫在心里露出了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都是敌人!

    即使只是个孩子,也绝对不能……绝对不能小瞧。

    他们家明仪那么招人喜欢,从头到脚每一根头发丝都招人喜欢,这世上除了那几个眼瞎的弱智谁能不喜欢他们家明仪啊?所以一定要防范!

    想到那几个眼瞎的家伙,叶凌枫就想起了自己今天的胜利,不由好心情地勾起唇角,笑道:“再有一个月,就是明仪的生日,明仪这些年也都没有出现在大家视线里,我想借此机会公开明仪是我继承人的身份,也带着明仪认认人,到时候一定请霍先生和霍夫人赏光。”

    文兰汀的筷子一顿,然后笑道:“自然。”

    叶凌枫这话自然不只是表面意思,邀请他们去生日宴会只是表面,更多的,怕是想要让他们给明仪壮势吧?

    明仪一直没有出现在上流社会之中,这次出现,直接就有了叶家继承人的身份,而叶凌枫又未娶妻生子,众人对明仪必然会处在观测期,叶凌枫这意思,怕是希望他们带个头,给明仪开个场。

    ……这叶凌枫,真的要将叶家交给苏明仪吗?

    文兰汀扬了扬眉,略带探究地看了过去,叶凌枫对着她微微一笑,神态自然,文兰汀移了移眼眸,正看到自己儿子正兴奋地与苏明仪说着些什么,眉宇间都是快活的味道,再加上那精致的五官,真的像一个小天使再闪闪发亮。

    罢了。

    文兰汀在心里微微一笑,自家儿子的好友,一个小忙也无所谓,

    ……谁让这个小姑娘,这么合她的眼缘呢?

    不仅她的儿子与这个小姑娘合得来,就是她,也十分喜欢这个小姑娘呢。

    文兰汀夹了一筷子菜给苏明仪,含笑道:“尝尝这个,我的拿手好菜。”

    苏明仪点了点头,低头吃菜,见苏明仪这么一副乖乖巧巧的模样,文兰汀眼眸里的笑意更深,

    而旁边的叶凌枫……他的醋坛子又被打翻了。

    ——已婚妇人也不行!

    ——都离他家可爱的小明仪远一点!

    叶凌枫近乎咬牙切齿地想。

    这一顿饭,除了叶凌枫,大家都吃的很好。

    等到叶凌枫要带苏明仪回去的时候,霍晨翔十分不舍,拉着苏明仪的衣摆,与苏明仪约好改日再来。

    苏明仪看着他有些泛白的手指,想了想,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来一个红色的香囊,塞在霍晨翔的手里,道:“这个给你。”

    “我妈妈给我的。”

    霍晨翔的手指关节发白,手脚常年冰凉,皮肤也是,仿佛没有什么温度一般,苏明仪一眼就看出他的身体不好,很是有几分早夭之相,索性便将这个香囊送给了他。

    她自己这个身体也不大好,毕竟被糟/蹋了那么多年,所以上一次给赵伯的时候,也多做了几个,对外一律说是妈妈给的,赵伯也是最后看她还有,这才不再记挂着那个锦囊的事情,只是对她更好,日夜围在她身边,还说等他孙子好了,让孙子来向她道谢。

    霍晨翔拿到了礼物,十分喜悦,文兰汀知道苏明仪母亲的事情,想要霍晨翔将东西还给苏明仪,苏明仪这孩子本就没有几件母亲的东西,她们哪里好意思拿?

    但是霍晨翔却对文兰汀摇了摇头,神情有些严肃,文兰汀楞了一下,还是将自己脖颈上的项链解了下来,戴在苏明仪的身上,微笑道:“阿姨保佑明仪平安。”

    苏明仪歪了歪头,轻轻道:“我也保佑你平安。”

    叶凌枫又一次打破了自己的醋缸子。

    如果不是在霍家,他怕是要拿着手帕抹泪了。

    看着叶凌枫带着苏明仪离开,文兰汀才皱眉看着霍晨翔,摇头道:“明仪的母亲都没有给明仪留几件东西,你为什么要收?这样不好。”

    “妈妈,你不了解明仪,”霍晨翔歪了歪头,软软地解释道,“明仪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收回去的前例。”

    “她送给了我,我再退给她,是对她的不尊重,她会生气的。”

    “而明仪有分寸,她将这个送给我,就是说明她真的想送给我,并不是玩那些弯弯绕绕的,这只是一份礼物,是明仪送给我的礼物,包含着她的情谊,我要是将这个还给你,就是将她的情谊还给她。”

    霍晨翔的眼眸清澈透亮,却带着一股子严肃认真,“所以不能还,提都不要提,明仪会不开心的。”

    “你啊,”文兰汀没好气地戳了戳霍晨翔的额头,道,“就你了解明仪,好了吧?”

    “好。”霍晨翔乖乖巧巧地点了点头,把文兰汀都给气笑了。

    “妈妈,”霍晨翔拉了拉文兰汀的袖子,拿着香囊,眼睛亮闪闪地说道,“快给我戴上,好不好?”

    文兰汀楞了一下,颇有几分无奈地点了点霍晨翔的鼻子,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随便戴的,尤其是你。”

    “但是明仪不是别人。”霍晨翔睁着一双清澈透亮的大眼睛,乖乖巧巧地说道,语气里充满了信任。

    文兰汀低头看着自己儿子的眼睛,看清楚霍晨翔眼眸中的认真之后,心里不由多了几分感叹。

    这世间,真的有缘分这么一说吗?

    才认识多久啊,自家这个冷心冷肺的小兔崽子,就对苏明仪这般信任和特殊。

    “可以戴,”霍莫宁轻描淡写地说道,“等你郭爷爷看过之后,好不好?”

    霍晨翔有些不高兴地抿起嘴,但是看着文兰汀和霍莫宁这般坚持的模样,还是叹了口气,道:“好吧。”

    “你们大人啊。”霍晨翔摇头晃脑,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文兰汀又好气又好笑,捏着他的鼻子跟他闹了起来。

    一个小时之后,郭行梦来了。

    霍晨翔“蹬蹬蹬”地跑了出来,将手里的香囊递给郭行梦,仰起头道:“郭爷爷郭爷爷,帮我看看这个好不好?”

    郭行梦宠爱地摸了摸他的头,拿起了这个香囊,目光渐渐带出几分惊愕,

    文兰汀心里登时有一些紧张,不由自主地问道:“郭叔,这香囊……?”

    “这香囊你们从哪里来的?”郭行梦抬起头来,略有几分激动地说道,“这可是个好东西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