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五章

【书名: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 第15章 第十五章 作者:梦.千航

强烈推荐:六零小仙女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九星霸体诀大龟甲师快穿系统攻略武神天下天下第九破云     第15章

    苏晖晔难过极了,整个人都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但是苏明萱却仿佛得到了什么珍宝一般, 激动又兴奋地问道:“真的吗?!”

    “你真的不会跟我抢哥哥, 对不对?”

    “你没有哥哥的,对不对?”

    “哥哥哥哥!!”苏明萱极为激动地喊着, 还上手拉了苏晖晔的袖子, “哥哥!哥哥她不要你!她不要你!!”

    苏明萱特别激动, 就像拿到了自己最心爱的礼物的小孩子一样,简直都要跳起来了, “哥哥, 哥哥我们走!”

    “闭嘴。”

    苏晖晔猛地甩开了苏明萱的手, 苏明萱楞了一下, 错愕地看着苏晖晔, 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苏晖晔此时的模样,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苏晖晔的眼眸里闪烁着冰冷的光,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明仪是你的亲姐姐。”

    “她是你的双胞胎姐姐, 体内跟你流着一样的血,你们是这个世界上血缘关系最为亲近的人,你就是这么对待明仪的吗?”苏晖晔一字一顿地说着, 口吻之中甚至带出了几分质疑。

    “……是你们说的苏家只有我一个姑娘!只有我一个小公主!”苏明萱满是委屈和愤怒地开口, “……是你们说的!”

    “……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呢?”

    那一刻,苏晖晔只感觉自己额头的青筋直跳。

    “我不是。”苏明仪淡淡开口, 她抱着那一只大白猫, 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只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可不认识你们。”

    苏晖晔一听这话,只感觉心脏都被什么东西用力地捅了,都这个时候了,明仪还在帮着苏明萱!

    明仪一定是怕他们兄妹反目,或者是怕苏明萱讨厌他,明仪知道自己多么喜欢苏明萱,所以心里明明那么想要哥哥,那么想要疼爱,却为了苏明萱、为了他自己,而一一推让出去……

    ……明仪才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但是却因为她的纯善,一直受到伤害。

    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这样……他一定要……一定要保护明仪……!

    手指无意识地握成拳,苏晖晔看着苏明萱的眼眸之中,更是露出了几分厌恶,“对于自己的孪生姐姐都可以冷酷无情、残忍狠辣,苏明萱,你还有没有心?”

    这个问题,自从上一辈子的时候,苏晖晔就想要问了。

    苏明萱的眼眸一瞬间瞪大,她听不明白苏晖晔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她可以感受到苏晖晔的厌恶和排斥,她的眼泪瞬间涌的更凶,“……哥哥……呜呜呜……别不要我……呜呜呜……别不要我!”

    苏明萱想要靠近苏晖晔,苏晖晔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眸中的厌恶和排斥实在是太浓重了,浓重的苏明萱都不敢靠近他,她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哆嗦。

    苏晖晔心里陡然闪过一丝可以说是愉悦的心情,就是眼前这个小姑娘,被他全心全意尽心尽力疼了宠了一世的小姑娘,最后残忍地捅了他一刀,

    鲜血淋漓。

    苏晖晔猛地扭过头来,看向苏明仪,低声道:“对不起,明仪。”

    本来是想要看看明仪,修补修补关系,最后却因为苏明萱而搞砸了这一切,苏晖晔心里难受得紧,面上都不由带出几分黯然和难过,

    他低低地重复道:“对不起,明仪,我不应该带她来的。”

    “明仪,你是我妹妹,我们定然是爱你的。”

    “爸爸,二弟三弟,我们都很想你,你有空回家看看,好不好?”说到这,苏晖晔眼眸中都不由带出几分恳求。

    苏晖晔的本意自然不是让苏明仪回苏家老宅,而是找机会和苏明仪修补关系,只有关系修补好了,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啊。

    “你不该和我说对不起。”

    苏明仪漫不经心道:“你应该和她。”

    苏明仪指了指苏明萱,语气淡淡,“因为你的话,她哭了,很难过。”

    “你说她冷酷无情,残忍狠辣,你问她有没有心,而你对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都可以说出这么一番无情的话,你又比她好多少呢?”

    苏明仪的声音很淡,并没有带着什么特殊的感情,眼眸里清澈透亮,似乎还带着几分疑惑,那一双格外黑亮的眼眸看着苏晖晔的时候,苏晖晔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无地自容。

    “她还什么都不懂,你骂她残忍无情,那你呢?”

    苏明仪看着苏晖晔,语气淡淡,神情之中,却有一种庄严地审判感。

    苏明仪的那一双眼睛,就仿佛一个重重的耳光,她看向苏晖晔的时候,苏晖晔只感觉那一个耳光重重地打过来,几乎要把他打趴下,

    羞愧、难过、紧张之中,又有几分微妙的害怕,让苏晖晔的心“扑腾扑腾”剧烈地跳了起来,

    他想解释,他想说不是这样的,他想说都是苏明萱对不起他,但是在那一双格外黑亮的眼眸之下,苏晖晔只感觉自己仿佛无处遁形,

    他张了张嘴,又闭上,又张了张嘴,眼眸之中更带了几分黯然,

    即使自己觉得十分合理,但是没有人知道他重生,没有人知道上辈子苏明萱做了什么,现在的苏明萱不过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而他一夜之内,竟然从对苏明萱百般疼爱到百般厌弃,展现在外人面前的,可不就是冷血残忍无情?

    苏晖晔只要一想到自己在苏明仪心中的形象,心脏就一抽一抽地疼。

    ……想必自己在明仪心里的形象,已经跌到谷底了吧?

    他今天到底是怎么样的脑抽,才带了苏明萱这个扫把星?!

    这么重要的时刻,他竟然带了苏明萱过来?!!

    他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苏晖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突然明白了上一世的时候,明仪被他用那种怀疑、警惕、戒备、厌烦的眼神凝视着的时候,心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但是明仪……可比他善良多了。

    苏晖晔露出几分苦笑,那眼眸之中都带着几分苦涩,他小声道:“……对不起,明仪。”

    不仅没有修复好与明仪的关系,还弄了一个闹剧,自己在明仪心里的形象都不知道跌到哪里去了,苏晖晔心里又气恼又难过,只感觉头疼的更厉害,

    太阳穴一抽一抽的,仿佛让他的整个大脑都开始疼了一般。

    苏晖晔心里难过极了,想到上辈子自己对苏明仪做的事情之后,他就更是难过,声音之中都带着几分嘶哑,“……对不起啊,明仪。”

    本来想让你因为哥哥而骄傲一下,被其他人羡慕一下,但是却因为带了一个神经病,让你沦为一个笑话,这么一场闹剧下来对谁的影响最深?还不是对苏明仪?

    苏晖晔甚至觉得苏明萱就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胡闹,就是故意弄了一出闹剧,就是故意让苏明仪丢脸!

    明仪是个好孩子,还是个善良的好孩子,苏明萱又是她的双胞胎妹妹,听说双胞胎之间都有什么特殊的联系感情,所以双胞胎感情都特别好,

    苏明萱对明仪没有半分感情,但是明仪却不可能对她没有半分感情。

    想到这,苏晖晔的心就更是揪痛,他知道今天闹出来的笑话太多了,绝不可以继续闹下去,明仪的脸都丢尽了,

    他抬起头,对着苏明仪微微笑了一下,那个笑容满是歉意和疲惫,还有几分难过,

    然后,苏晖晔扭头就走,看也不看苏明萱半分,

    他必须要做出一个姿态,必须要告诉其他人苏明仪对他有多么重要,必须要让他们懂得苏明仪在苏家的地位,这样才能将对于苏明仪的影响降到最低。

    苏明萱没想到苏晖晔看也不看她一眼扭头就走,一下子就慌了,哭着喊着追苏晖晔,苏晖晔一个成年男人,大步往外走的时候,哪里是她能够追上的?

    苏明萱小跑起来,踉踉跄跄的,还摔了个跟头,在苏晖晔后面哭的撕心裂肺,苏晖晔听到那声音,心里对于苏明萱的厌恶又深了几层,

    他从心底里就认为苏明萱今天都是故意使坏,因为苏明萱,他和苏明仪的关系更远了几分,他怎么能不气?

    苏晖晔眼眸里闪烁着几分幽冷的光,然后更快地走了几步,他不可能真的将苏明萱留在这,要不然苏彦臻那里也不好交代,但是不让苏明萱吃点苦头,怎么对得起他遭受的这些不白之冤?

    “哥哥——!!”

    苏明萱撕心裂肺地喊道,她看着苏晖晔大步离开的背影,只感觉天都要塌了。

    “哥哥……!!”

    苏明萱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不顾自己受伤的手,猛地冲向苏晖晔,苏晖晔终于停了下来,这时候他们已经走出很远的一段距离,他扭头看向苏明萱,露出了无奈又宠溺的笑容,

    苏明萱立刻冲进了苏晖晔的怀抱,苏晖晔抬手抱起了她,他点了点她的鼻子,无奈道:“你啊,尽给哥哥找事。”

    “哥哥的计划都被你破坏了。”

    “……哥……哥?”苏明萱哭的撕心裂肺,此时不敢置信地看着苏晖晔,似乎不敢想象他会对自己这么温柔。

    “傻孩子,”苏晖晔叹了口气,眼眸里满是温柔与宠爱,“……你真是……”

    “哥哥只是为了配合舅舅,将那些敌家的注意力转移到苏明仪那里去,结果好好的计划全被你破坏了,”

    “你啊,你难道不知道哥哥多么疼你吗?真是个傻姑娘。”

    苏晖晔叹了口气,苏明萱激动地扑进了苏晖晔的怀里,大声道:“……呜呜呜呜我还以为哥哥不要我了呢!”

    “怎么会呢?”苏晖晔温柔地说道,“明萱可是哥哥最宝贝的小公主啊。”

    “只是这件事……全都被你破坏了……爸爸要是知道了……哥哥要挨骂的……怎么办?”

    “我我我我们不告诉爸爸!”苏明萱大声说道,“不让哥哥挨骂!”

    “真的吗?”苏晖晔近乎惊喜地说道,“那真是太感谢萱萱了……”

    “呜呜呜哥哥……”

    苏晖晔温柔地哄着苏明萱,苏明萱趴在他的怀里,自然也没有看到苏晖晔那一双写满冷意的眸子,

    ……反正你上辈子利用我利用到死,这辈子我收点利息,也不算什么吧?

    ……就当是补偿一下上辈子你可怜的大哥好了,苏明萱。

    ……我傻了一辈子,绝对不会再傻第二辈子的。

    ……好不容易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他只会宠一个人。

    他的明仪。

    他唯一愧对的人。

    **

    见苏晖晔和苏明萱走了,剧组的工作人员不由层层将苏明仪“包围”起来,他们看着苏明仪苍白的小脸,只觉得心疼极了,

    明眼人就能看出苏明萱多么排斥苏明仪,有这样的一个妹妹,苏明仪的日子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怨不得一直生活在舅舅叶凌枫家里呢,她那个好妹妹压根就不让苏明仪回家吧?

    只不过是苏晖晔过来看看苏明仪,苏明萱都闹成什么样了?可怜的小明仪,有家不能回,还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但是偏偏还有一颗赤子之心,或许是双胞胎之间的特殊感情,让苏明仪在最后还维护了苏明萱,实在是让大家心疼死了。

    如果是一个成年人这么做,定然有人看不惯,说不定还要骂两声“包子”“圣母”之类的,但是苏明仪还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又长得小,看起来不过是个八.九岁的孩子,这般懂事,简直让人心疼死了,

    这世上,怎么有这么乖巧可爱又懂事的小姑娘?

    众人围着苏明仪,不想让苏明仪再想起刚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于是你三言我两语地说着别的什么,还给苏明仪塞零食。

    “明仪,来尝尝这个,我记得你很喜欢吃甜食的,这个是我今天中午排了两个小时的长队才买到的蝴蝶酥,就是城东孔记老字号,你尝尝,肯定喜欢!”

    “明仪明仪,要不要吃点水果?今天的红心火龙果和菠萝味道不错哟~”

    “明仪~喝口奶茶吗?刚刚说了那么多,是不是渴了?”

    “明仪,我这边有酸奶,要不要喝一点?”

    “明仪,我这里有小零食,你看看你喜欢吗?”

    工作人员们送了苏明仪一大堆零食,摆了大半个藤椅,就是陈贤磊都送来了一堆糖果,小心翼翼地安慰了苏明仪好一会儿,还找了个笑话集来跟苏明仪和霍晨翔讲笑话,差点没把苏明仪讲睡着。

    就是饰演女主角的任一生,这个素来高冷的影后,也送了苏明仪一包棉花糖,

    据说任一生现在被经纪人勒令减肥,高糖高油之类的东西绝对不能碰,这包棉花糖是她千难万险好不容易从经纪人和几个助理的眼皮子底下藏起来的,平日里珍惜的很,现在将这包棉花糖拿出来给苏明仪,真真是心疼得不得了。

    当工作人员们渐渐散去的时候,都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霍晨翔见大家都走了,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小心地看了看苏明仪,思考了一下,拆了一包软糖,送到苏明仪面前,软软道:“很甜的。”

    苏明仪扬眉看他,霍晨翔对着苏明仪软软地笑,没有一点点脾气的模样,他对着苏明仪眨了眨眼睛,软声细语道:“会心情好哟~”

    “喵呜~”大白猫懒洋洋地叫了一声。

    霍晨翔揉了揉大白猫的脑袋,对着苏明仪笑了一下,他五官十分精致,笑起来的模样就像个小天使一样,“你看,大白也这么说。”

    大白猫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头,叫了一声,“喵呜~”

    “我妈妈说,心情不好的时候,要多吃点糖,这样心情就会好了。”霍晨翔歪了歪头,然后吐了吐舌.头,小声道,“然后她吃糖太多,牙疼了好一段时间,从此爸爸都不让她吃糖了呢。”

    霍晨翔脸上带着暖洋洋的笑,阳光洒在他身上,让他整个人都带着一种特殊的光芒,“所以,你不要难过了,好不好?”

    苏明仪拿过那个糖果放到了自己嘴里,淡淡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难过?”

    语气虽然算不得好,但是霍晨翔却毫不在意,他凑近了苏明仪,小声道:“你要不要天使?”

    苏明仪扬眉看他。

    “我啊,”霍晨翔指了指自己,笑的更加绵软起来,“他们都说我像一个天使。”

    “我妈妈说,天使可以带来快乐。”

    “我守护你,给你带来快乐,好不好?”

    霍晨翔张开了手,似乎是在比划着什么,他软软地说道:“……给你这么多这么多快乐!”

    “把那些不快乐的事情,全都隔绝在快乐之外,这样你就可以永远快乐了!”

    眉眼精致的小小少年整个都沐浴在阳光之下,他的脸上带着灿烂又温柔的笑容,就像一个天生的发光体,将他的温柔与阳光统统给了另一个人,

    他那一双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期待,就那么亮闪闪地看着苏明仪,仿佛在为她勾画着什么美好的图景一般。

    苏明仪定定地看着,仿佛在透过他看什么人一样,好一会儿,苏明仪才漫不经心道:“你.妈骗你的。”

    “我们华国人,从来不信什么天使。”

    “那……”小少年犹豫了一会儿,正想说什么的时候,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将什么糕点直接塞到他嘴里,干脆利落地杜绝了他说话的可能。

    “安静点,”苏明仪扬了扬眉,“别吵。”

    “哦。”霍晨翔乖乖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苏明仪笑了起来,那笑容里满是温暖的光芒,“明仪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温柔?

    苏明仪扬了扬眉,嗤笑一声,她怕是八百辈子都跟这两个字搭不上什么关系。

    两个粉琢玉砌的孩子面对面吃着东西,还有一只大白猫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剧组的工作人员或者演员们时不时地往这边看上一眼,眉眼中都不由带出几分笑意。

    任一生正哀悼着自己最后一包也是唯一一包棉花糖,经纪人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任一生抬起头来,伸了个懒腰,语气突然变得柔.软起来,“……这可能是我待过的,最可爱的一个剧组了。”

    没有撕逼,没有争执,没有抱大.腿,没有居心不.良恶意竞争,即使偶尔有些火气或者什么小争执,对上那两双黑亮的大眼睛,也都没了火气,只有几分啼笑皆非。

    这两个小家伙,就仿佛是他们剧组的吉祥物一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大家都喜欢的紧,彼此相处也没有什么问题,没有话题了就把这两个小家伙拉出来聊聊,人人轻松自在。

    经纪人楞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去看向苏明仪和霍晨翔,然后笑着点了点头,轻轻地说道:“是啊。”

    她们其实并不是第一次和陈贤磊合作,但是却第一次这么温馨而顺利,虽然按照现在任一生的咖位,也不会发生什么让她不愉快的事情,但是那种气氛,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一个尔虞我诈的工作环境里,和一个轻松愉悦的工作环境,这是截然不同的,即使前者并不会真的对你造成什么,但是也不会愉快到哪里去。

    任一生和经纪人相视一笑,然后看着周边三五聚在一起聊天的人,那种轻松的氛围糖任一生唇角的笑意不由更深,她轻轻道:“起码,在其他剧组里,我可不敢随随便便地伸懒腰。”

    任一生笑着站了起来,经纪人下意识地问道:“你上哪去?”

    “去聊聊天。”任一生摆了摆手,就近加入到几个姑娘的聊天之中。

    经纪人看着任一生的背影,含笑摇了摇头,这个一向被外界认为高冷的家伙,也决定走出自己的蜗牛壳了吗?

    可真是……不容易啊。

    抽空得好好感谢感谢那两个小福星,这可多亏了他们啊。

    而这个时候,一个十分漂亮优雅的女人跟着陈贤磊一起进了剧组,陈贤磊似乎是想要说什么,那个女人对着他摆了摆手,一双带着笑意的杏眼更显出几分温柔和亲切,陈贤磊下意识地毕竟了嘴.巴,只见那个女人小心地接近霍晨翔,霍晨翔背对着她,并没有看到她的到来。

    文兰汀眼眸中的笑意不由更深,她伸出了手,轻轻地拍了拍霍晨翔的肩膀,故意粗声粗气道:“……呵。”

    霍晨翔差点没直接跳起来!

    文兰汀看着霍晨翔的模样,笑的停不下来,霍晨翔暗暗磨牙,咬牙叫道:“——妈!妈!”

    “在呢,”文兰汀笑眯眯地应道,“乖乖,叫妈妈什么事情?”

    “哼!”霍晨翔猛地扭过头去,不理会文兰汀,反而是对着苏明仪说道,“这个人是我妈妈。”

    “超级坏,哼!”

    霍晨翔的脸颊不由自主地鼓了起来,看起来极为怨念的模样。

    文兰汀眼眸中的笑意更深,然后对着苏明仪伸出了手,柔和道:“你好,我是霍晨翔的妈妈,你就是明仪吧?”

    “乖乖在家里经常提起你,谢谢你照顾乖乖。”

    文兰汀的态度十分温柔,甚至还带着几分郑重,她根本没有将苏明仪当做一个可以糊弄的孩子,而是以一种足够认真的姿态来对待苏明仪,这是极为招人喜欢的。

    而文兰汀之所有会采用这么认真的姿态,自然也跟霍晨翔有关。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虽然看起来像一个软嫩.嫩的小天使,但是心是冷的,只对她们这些家人有温度,并且这孩子极为聪明,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能跟这个人说,什么话不能跟这个人说。

    打个比方,这孩子会怨念地控诉她,但是只会在她、孩子他爸以及她的父母面前说,而在孩子爷爷奶奶面前,这孩子从来不会控诉她半个字,只会控诉他爸爸,每每还要自己出声喝止,然后她的公婆便总觉得委屈了她等等,对她更好,隐隐要比对孩子他爸都要好上半分。

    人与人之间的情分,都是处出来的,不能好好相处,天大的情分也要被消磨干净了,她的公婆本来就喜欢她,又有晨晨这个机灵鬼,现在都将她当亲生女儿看待,夫妻俩回去吃饭,公婆每每都要对儿子耳提命面,让他好好照顾好媳妇,有两次他都吃醋了。

    反过来,在她父母那一边,有晨晨这个小机灵鬼控诉她,她的父母也觉得是晨晨他爸包容她体谅她,对孩子他爸也极好,好几次她也差点吃醋。

    晨晨说话做事向来有分寸,说起来也奇怪,明明就没有人教过他这些,但是他对此十分精通,所以几乎没有不喜欢他的人,但是……

    ……但是文兰汀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的儿子,骨子里就是凉的。

    而现在,她的儿子却可以在这个小姑娘面前,展现出这般幼稚而天真的一面,更是毫不客气地控诉自己,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个小姑娘,在她的儿子心里,拥有着极高的地位。

    既然这个小姑娘在她儿子心里的地位那么重,她又怎么能给儿子掉链子?

    文兰汀的笑容温柔,她的身上自有一种温柔的气质,那一双杏眼含笑看着你的时候,更是带着一种亲和力,轻而易举地就让人心生好感。

    苏明仪收回了目光,淡淡道:“我没有照顾他。”

    文兰汀楞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苏明仪竟然会这么回答,她认真地看着眼前抱着大白猫躺在藤椅上的小女孩,唇角不由自主地弯了起来,

    ……这小姑娘,可真可爱啊。

    霍晨翔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带着几分骄傲地说道:“都是我照顾明仪呢!”

    文兰汀忍不住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点了点霍晨翔的小鼻子,低声道:“就你?”

    “哼。”霍晨翔扭过头去,“我是明仪的小天使,我会保护明仪的!”

    “对不对,明仪?”

    霍晨翔看向苏明仪,软软地问道。

    苏明仪抬了抬眼皮,没说话,大白猫懒洋洋地叫道:“喵呜~”

    霍晨翔喜笑颜开,鼓起掌道:“你看,大白也这么认为!”

    文兰汀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两个小家伙,可真是有意思。

    都是粉琢玉砌的小人,看起来便十分和谐友爱,说起来,这还是晨晨第一个同龄朋友呢。

    “那小天使,要不要请你的守护对象一起回家吃饭啊?”文兰汀点了点霍晨翔的鼻子,笑着问道。

    霍晨翔的眼睛一瞬间就亮了起来,他用那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眸凝视着苏明仪,身后仿佛有一条漂亮的长尾巴在摇啊摇,

    “明仪~”霍晨翔软软地叫道,眼眸闪亮亮的,“去我家做客好不好?”

    “带着大白一起去怎么样?”

    “家里橙橙和绿绿一定会很高兴很开心的。”

    “明仪~明仪仪~~”

    苏明仪扭头瞪了他一眼,霍晨翔立刻收声,只要一双满怀期待的眼眸看着苏明仪,苏明仪慢悠悠道:“……也不是不行。”

    毕竟苏晖晔和苏明萱来闹了一场,什么好都没有讨到,还把脸丢了个八.九不离十,叶凌枫还没有回来,想必跟苏晖晔和苏明萱在一起呢,

    等叶凌枫回来,发现她已经“心灰意冷”地跟别人走了,会是什么模样呢?

    这些人拼命地“讨好”她,必然是想要从她身上得到点什么,一个人不成就来两个人,结果非但没有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还把她推的更“远”了,叶凌枫怎么着也得气急败坏吧?

    ……气急败坏之后,就更好玩了。

    为了“挽回”她,他们还会做些什么呢?

    苏明仪可是真的非常好奇的呢。

    听到苏明仪的答案,霍晨翔的眼眸更亮了。

    “……陈导那里……”

    苏明仪缓缓地吐出几个字,文兰汀含笑道:“我去说。”

    苏明仪歪头看了文兰汀一眼,文兰汀看着苏明仪那一双黑亮的眼眸,心里忍不住升起几分喜欢,柔声道:“放心。”

    文兰汀扭头去找了陈贤磊,霍晨翔看着苏明仪,认认真真地说道:“我妈妈很喜欢你哟。”

    “我好高兴。”

    霍晨翔笑弯了眼睛,极为愉悦的模样,他歪了歪头,奶声奶气道:“明仪这么好,就应该让全天下人都喜欢。”

    苏明仪轻哼一声,漫不经心道:“我才不好。”

    霍晨翔也不反驳苏明仪,只是笑的眉眼弯弯,在心里悄悄道——

    ——明仪是最好的,

    ——最好的。

    没一会儿,陈贤磊和文兰汀就过来了,陈贤磊也有几分犹豫,毕竟叶凌枫把苏明仪教给了他,但是刚刚苏明萱和苏晖晔过来闹过,苏明萱最后还哭的那么惨,叶凌枫会不会迁怒苏明仪,还真的……说不好啊。

    毕竟叶凌枫曾经对于苏明萱的宠爱,也是实打实的啊。

    而且,刚刚苏明萱说了那么多伤人的话,苏明仪即使不说,心里必然也不好过,现在想要出去走走换换心情,也是合情合理的,更何况还是去霍家,能有什么事?

    陈贤磊看着苏明仪,柔声问道:“明仪想要去吗?”

    “想。”苏明仪毫不犹豫地说道。

    刚刚果然还是伤到了明仪的心。

    陈贤磊可不想让苏明仪这么一个小福星不开心,有苏明仪镇着他们剧组,他们剧组根本就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隔壁剧组女一女二都快打起来了,隔隔壁剧组男二男三闹得那是个天崩地裂,

    他们这边女一女二一起聊天喝咖啡,姐妹关系好着的,男一男二男三正在旁边打斗地主呢,关系也不用说,

    跟这周遭剧组比起来,他们剧组简直就是一股清流,

    这是谁带来的?

    还不是小明仪!

    都是小明仪带给他们快乐,他们总得给小明仪一点快乐吧?

    陈贤磊一边给叶凌枫打电话,一边这么想着,

    连续打了三个,叶凌枫都不接,文兰汀含笑道:“陈导,你对我还有什么怀疑吗?”

    语气里虽然带着几分笑意,眼眸中倒没有半分,那种豪门出身的气势让陈贤磊不由有些悻悻,文兰汀也不再跟陈贤磊废话,只道:“明仪我就带走了,让叶先生到我们家去领人。”

    “放心好了,”文兰汀摇头笑道,“当年我和叶明玉叶小姐,还有几分交情。”

    **

    叶凌枫终于忙完自己的事情,赶回剧组的时候,就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小明仪了,他心里顿时一慌,眼里都露出几分惊惧,扭头大步就准备去找陈贤磊,

    而这个时候,剧组里几个工作人员的对话,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明仪和晨晨去霍家了,明仪嘴上不说,心里怕是很难过吧。”

    “明仪”这两个字吸引了叶凌枫的注意力,他停下了脚步,安静倾听。

    ——“可不是吗?你说那个苏明萱说的那些话,那叫人话吗?换谁谁不难受啊?别说明仪这么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就我一个二十五岁的成年人我都难受!”

    ——“我也是,这苏家也偏心太过了吧?明仪现在有家不能回,还被苏家这兄妹俩上门找茬,幸好是咱们剧组,要是其他剧组里,明仪还不得被嘲笑成什么样啊?想想我就来气。”

    ——“就是,一个两个都不为明仪想想,明仪真的太可怜了。”

    ——“尤其是那个苏明萱,这什么玩意啊?她竟然是明仪的亲妹妹?我呸!我真气的恨不得上手揍她!”

    ——“你以为就你自己啊?要是苏明萱不是苏家的人,我早就上手了,这熊孩子太恶心人了,气死我了。”

    ——“看看苏明萱,再看看明仪,明仪真的是太懂事了,苏明萱说的那叫人话吗?明仪最后还帮着苏明萱,这孩子太懂事了。”

    ——“就是啊,这年头,会哭的孩子有糖吃,懂事的孩子多受苦,明仪这么懂事,还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呢,唉。”

    ——“你们说,叶先生是什么态度啊?会不会……会不会迁怒明仪啊?”

    叶凌枫越听越气,越听越窝火,苏明萱他们竟然趁着他不在来欺负明仪?!

    好啊,好啊,一个个的好啊!

    真当他叶凌枫是死人不成?

    叶凌枫冷声道:“苏明萱和谁来欺负明仪?是谁来剧组找茬?”

    那些工作人员被叶凌枫一吓,险些跳起来,扭头就看到叶凌枫那一双压抑着愤怒的眼眸,

    他看着那些工作人员,诚恳道:“明仪是我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不舍得她受半分委屈,今天竟然有人趁着我不在来侮辱欺负明仪?”

    “这件事我必须要给明仪讨回来,麻烦各位告诉我,今天我不在的这几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各位如实说就可以,叶某事后必然送上一份薄礼,感激各位告诉叶某实情,更感谢各位对于明仪的维护。”

    那些工作人员没想到自己刚刚讨论的事情落入了叶凌枫的耳朵里,心里极为忐忑,但是现在看叶凌枫这么诚恳的模样,心里不由放松下来,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开口,

    叶凌枫心里着急,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只听陈贤磊道:“……叶先生!”

    陈贤磊见到叶凌枫,急忙跑了过来,道:“叶先生,您来的正好,我还想跟您说呢,明仪去晨翔家里做客,晨翔妈妈接走了他们。”

    “这个我知道,”叶凌枫点了点头,刚刚他就从那几个工作人员嘴里得到了这个消息,“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下午发生了什么。”

    “苏明萱和谁过来欺负明仪了?”

    “趁着我不在过来欺负明仪,呵。”叶凌枫冷笑一声,眼眸中蕴含着无穷的怒火,“陈导,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贤磊叹了口气,道:“这个位置是有监控的,怕两个孩子出点什么事。”

    “毕竟也是您的家务事,我们这些外人也不方便插/嘴,要不然您看看监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相邻的书:表妹怂且甜每次醒来都在结婚路上[快穿]请花光我的钱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共享荣耀最毒宠妾:盛宠妾宝王爷大人九阳帝神诀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一吻情深,双面傲妻宠不停追梦传奇重生争霸星空至尊强者异世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