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3章 沈断腿的威慑力,为‘20180114124949739’加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513章 沈断腿的威慑力,为‘20180114124949739’加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龙起南洋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清隐龙最强兵王     “王安石父子谋逆?”

    韩琦愕然。

    “韩相,还说大王是主谋,折克行是打手,苏轼写了谋逆的檄文,沈安率领南征大军悄然潜入……”

    韩琦捧了一下肚子,看着曾公亮等人问道:“这是疯了?”

    曾公亮点头,“定然是疯了。”

    包拯淡淡的道:“官家今日怕是会多吃些。”

    “老夫觉着很好笑。”欧阳修搓热了手心,捂在眼睛上,舒坦的道:“这是要置于死地吗?”

    谣言在政事堂成了笑话,在宫中却引发了一场怒火。

    高滔滔怒不可遏的去见了赵曙,“官家,外面谣言纷纷,把大郎说的十恶不赦,那些人想做什么?”

    赵曙笑道:“这只是个笑话罢了。”

    在他看来这就是个笑话,可女人不同啊!

    女人一旦觉得被欺负、被哄骗了,哪管你什么笑话,务必要报复回来。

    “官家,这是想害了大郎呢!”高滔滔努力回想着那些案例,“当年的汉武不就这样?最后太子身死。那些人传谣所为何事?臣妾以为就是想置大郎于死地!”

    她郑重跪下,赵曙被吓了一跳,赶紧过去拉她起来。

    陈忠珩在边上看得门清,知道这是皇后在逼官家动手。

    哎!男女之间就是这般的有趣啊!

    可是某的晏月呢?

    她还在西北风餐露宿。

    随即帝王的怒火降临,张八年被赵曙叫进宫中,一阵劈头盖脸的呵斥。

    张八年怒了,回到皇城司就把最近没啥事的密谍们赶了出去,去抓那些散播谣言的人。

    几个密谍在街头溜达,看到泼皮就招手问话。

    “那边有人。”

    “谁?”

    “好像是……特么的!好像是乡兵?”

    两个乡兵正在对面的摊子那里吃饭,大热天吃的酣畅淋漓,满头大汗。见到密谍后,他们得意的比划了几个下流的手势。

    汴梁的泼皮倒霉了,几十个头目被抓进去拷打问话,可谣言的源头却依旧找不到。

    张八年被喷了一脸口水,觉着自己真是够倒霉的。

    “这是谁的手笔?”

    皇城司里,他很是恼火的道:“先前的谣言只是说王雱尖刻,后来怎地渐渐就演变成了大王他们谋逆造反。”

    一个手下狐疑的道:“都知,某怎么觉着这是在帮倒忙呢?”

    张八年点头,“本来局势不错,可后面那番话一出来,这就成了笑话。”

    这事儿是变成了一个笑话。

    就在大家觉着此事会平息下来时,一个晴天霹雳来了。

    “吴兴缓过来了。”

    卧槽!

    他竟然活了?

    这事儿马上就变复杂了。

    王雱和吴兴一个昏迷,一个垂危,这样算是一个平衡。

    如今吴兴活过来了,平衡被打破。

    吕诲坐在御史台里,仰天长叹道:“你死了才好啊!”

    可吴兴显然不是那么想的。

    活过来之后,他第一件事就是问了左珍的情况,咬牙切齿的说是要弄死她。

    他的家人欣喜若狂之余,渐渐心慌。

    王雱还在昏迷不醒啊!

    这事儿一下就变成王家有理了。

    吴兴得知局势后也很是懵逼。

    “那些谣言谁传的?蠢货!这不是在帮他们的忙吗?”

    他在叫骂着猪队友,果果却得了众人的一致夸赞,只说她是文武双全。

    那边的弹劾力度瞬间下滑到了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苏轼等人趁机上书,说左珍乃是为夫报仇,其情可悯。

    可一刀子把人的肚皮拉了个口子,这么凶悍的女人难道就这么放出去?

    不合适吧?

    那伙人不干了,于是两边开始争执,朝堂上热闹非凡。

    “王雱还在昏迷不醒,三日了,三日没吃东西,眼瞅着就要死了,却不肯放他的妻子回家看看?”

    “杀人偿命!”

    “谁死了?吴兴在医馆里活蹦乱跳的,说是才将吃了根羊腿。”

    这等伤势不可能吃羊腿吧?

    这话太不要脸了,众人看去,却是唐仁。

    呃!

    这货怎么有资格来参加朝会?

    唐仁站在那里,指东打西,没一会就占据了上风。

    这货真有沈安的一些风范,赵曙在看着。

    “那王雱三日水米未进,还能活几日?”唐仁说道:“若是他去了,妻子却还在牢中,敢问诸位,可能心安?”

    众人只是沉默。

    对于政客来说,心安只是本能。就算是犯下了弥天大错,他们依旧会心安理得。

    唐仁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他微笑道:“诸位就不怕做噩梦?还有……”

    他突然笑的很是恶劣,有恃无恐,“交趾灭国,沈郡公心中牵挂妻儿,怕是会果断回京啊!”

    瞬间,刚才还装木头人的官员们都抬起了头,唐仁看到了许多种情绪,但最多的一种就是忌惮。

    那个沈断腿啊!

    此次他挟灭国之功回来,这谁敢挡?

    “咳咳!”

    “此事其实也能商榷一二。”

    “人有好生之德啊!”

    “一个女子,冲动之下做出些事来,可以体谅一二嘛。”

    “老夫记得那女子乃是市井出身,沈安说以后沈家就是她的娘家……”

    呃!

    气氛马上又变了。

    唐仁躬身,“陛下,臣请释放王左氏。”

    赵曙看了群臣一眼,觉得殿内的气氛有些古怪,就问道:“今日你请见何事?”

    唐仁说道:“陛下,钱庄近日借贷颇多,几近钱荒,臣……”,他抬头,认真的道:“臣听闻宫中颇有些钱钞,臣敢请陛下,把钱存入钱庄……”

    这个话题转的很是生硬,却让大家生出了兴趣。

    “再议!”

    赵曙只是转移个话题,他随后说道:“王左氏……明日就放了吧。”

    多关一天,这是一种姿态,让人知道帝王的威严。

    而不论法,就是帝王特赦,让人想起了前汉时的例子。

    子为父报仇,剁掉了仇人,帝王赦免。

    谁有意见?

    稍后散朝,众人三三两两的出去,有人说道:“官家特赦不是不行,可前汉的是董黯为母报仇,这是妻为夫报仇,能混为一谈吗?”

    “那你先前为何不说?”

    “那不是……那不是沈安快回来了吗?那厮身上带着灭国大功,某也只能暂且退避啊!”

    吕诲等人听到这些话,不禁都冷笑不已。

    “王雱一死,王安石被重创,沈安等人亦是如此,至于王左氏,无关紧要之人,何必为她和官家争执。”

    吕诲的话引发了共鸣,众人都纷纷表示,新政那边死了一个天才,当真是喜大普奔啊!

    有人甚至假惺惺的道:“要不咱们去王家探病?”

    这话嘚瑟过头了,吕诲冷冷的道:“王安石会拎着刀宰了你。”

    老王能和司马光斗殴,你以为他是个动口不动手的君子?

    那人讪讪的道:“听闻他告假在家,怕是心神混乱,罢了,不去添麻烦。”

    ……

    王安石在家里也没啥用,只能和妻子一起发愁,等待着御医的诊治效果。

    “王知府,病人无法服药,只能针灸!”

    王安石知道只能如此,和吴氏低声说了几句,吴氏问道:“在何处下针?”

    御医很是自信的道:“头部!”

    嘶!

    王安石和吴氏倒吸一口凉气,心想那可是头部啊!

    御医也知道这个风险,但他依旧很自信的道:“请王知府放心,某的针灸之术在宫中第一。”

    王安石心中稍安,吴氏听到宫中第一这个名头,不禁欢喜,就问道:“敢问于御医,这针灸头部治好了几人?”

    就如同后世的新型药品和治疗手段刚出来时的一样,大伙儿最关心的还是疗效,临床效果。

    “这个某倒是没试过。”御医信誓旦旦的道:“不过某当年对此颇有些深究,定然能治好令郎。”

    呃!

    你竟然没给别人针灸过头部?

    王安石夫妻心中不安,他起身道:“此事……且容我夫妇仔细想想。”

    那长长的针捅进脑子里,只是想想就觉得害怕。

    “官人,大郎昏迷,就算是扎错了他也不能喊疼啊!”

    御医出去了,吴氏很担忧,觉得风险太高。

    王安石点头,“弄不好就变成了傻子。”

    王雱就躺在床上,因为天气热,只是盖了一层薄被。

    他的右手就在王安石的大腿侧面,手指头突然动了一下。

    “为夫头疼的时候就像是斧头劈砍一般,那针灸若是扎错了地方,怕是疼痛难忍啊!”

    那手又动了一下,王安石的大腿被触碰到了,他兀自不觉,继续说道:“若是被刺成了傻子怎么办?那么聪明的大郎,他若是变成了傻子,为夫心中难受!”

    “可变成傻子总比昏迷不醒好吧?官人你看,这才几日,大郎都瘦了。”

    “没吧。”王安石仔细看看儿子,“怎地……为夫怎地觉着大郎还胖了些?莫不是眼花了吧。”

    他揉揉眼睛,仔细看去,“嗯,是胖了些。”

    “哎!此事且容为夫仔细想想。”

    吴氏点头,“也好,回头置办些好菜,请于御医吃了。”

    “好。”王安石说道:“左珍在女监里倒是不担心吃亏,只是记得给些钱,否则他们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却是亏了。”

    “好。”

    王安石夫妻起身出去。

    房门关闭,室内昏暗……

    床上的人突然坐了起来。

    ……

    感谢书友‘20180114124949739’的盟主打赏。第五更送上,大家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