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9章 令人绝望窒息的差距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509章 令人绝望窒息的差距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文豪神话版三国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清隐龙最强兵王     “王雱昏迷不醒!”

    吴兴第一时间就去御史台找到了吕诲。

    他面色微变,小吏来上茶水,他只是摆手。

    “别担心!”

    吕诲亲自把茶水送过去,说道:“王雱出言不逊,你只是打了一拳,并非想把他置于死地,有事也只是过失,所以……”

    他把茶杯放在边上,俯瞰着吴兴,眼神微微有些冷。

    吴兴深吸一口气,“王安石定然会发狂,还请吕知杂指教。”

    吕诲微笑道:“某在御史台待了许久,见识了许多争执。许多事要的就是态度,你此刻立刻去请罪,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清楚,如此官家就算是生气又能如何?难道还能把无意弄伤王雱的你……嗯?”

    他挥了一下手,“无心之错,虽错不罚,就算是要罚,也仅仅是斥责。就算是王雱去了,也不过是降职罢了,你担心什么?”

    吴兴起身,拱手道:“多谢吕知杂,某这便去写奏疏。”

    “事不宜迟!”吕诲含笑道:“要快,你在这里写,随后马上送进去。”

    “如此,此事就算是了了。”

    ……

    苏轼闻讯第一件事不是去王家,而是去请见赵顼。

    “苏轼来了?此次他算是聪明。”

    苏轼的文采大抵纵横数百年都无人能及,但情商什么的比较差,经常干出些让人无语的事儿来。

    赵顼点头,说道:“我正好要用他,快让他来。”

    稍后苏轼来了,赵顼急促的道:“元泽和吕诲等人发生冲突,被龙图阁待制吴兴一拳击倒,如今昏迷不醒躺在家中……”

    “那某去看看!”

    苏轼转身就准备跑。

    哎!

    赵顼摇头,觉得苏轼够朋友,但就是不够聪明。

    “站住!”

    赵顼叫住了他,说道:“事情紧急,我已经请了御医去王家诊治,你这里,我要你做一事。”

    “何事?”苏轼是真的够朋友,堪称是坦荡无私。

    “此事刚发,吴兴等人必然会惶急,想办法开脱。”赵顼沉声道:“你是御史,你马上写一份弹劾的奏疏,我让人递进去。”

    “纸笔!”

    不给苏轼考虑的时间,赵顼叫来了纸笔。

    苏轼只是想了一瞬,落笔如飞。

    赵顼不但心他的文笔,但见他没多久就写好了一份奏疏,依旧很是佩服。

    等看了一眼奏疏的内容后,赵顼就更没话说了。

    这人莫不是文曲星的亲戚?

    “马上递进宫去!”

    赵顼雷厉风行的姿态让苏轼还有些懵逼。

    “乔二何在?”

    “大王。”

    乔二进来了。

    赵顼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最近你做事很是懒散……”

    “大王,臣……臣有罪。”

    乔二最近是懒散了些,他以为赵顼不知道。

    可赵顼不是不知道,而是等着现在出手收拾他。

    “你马上去传话,就说苏轼弹劾吴兴重伤王雱,官家震怒!立刻去!”

    乔二瞬间想死。

    这是谣言啊!

    若是被查到了,大王定然是不认账的,他乔二就是罪魁祸首。

    我的命好苦啊!

    乔二想拒绝,可赵顼只是看了他一眼,乔二就哆嗦道:“臣马上去!”

    苏轼已经傻眼了。

    他不知道这么做的目的,但还是选择信任赵顼。

    “别管此事了,你先去看看元泽吧。”

    赵曙不觉得自己把苏轼用了即丢有问题,苏轼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稍后赵曙看到了苏轼的弹劾奏疏,他皱眉道:“王雱有些尖刻,这朕知晓,可吴兴为何要动手?”

    韩琦是宦海里的老鱼,所以对这些门清,“陛下,吴兴是龙图阁待制啊!”

    包拯马上补了一刀:“龙图阁待制四人,吴兴最是无用!”

    瞬间一个庸官的形象就出现了。

    赵曙冷笑道:“他这是担心朕会拿下他,然后让沈安接任吗?即便是如此,也不该动手!”

    他不知道王雱的毒舌能让人喷血,失去理智,所以越发的厌恶吴兴了。

    “陛下,外面有传言,说是苏轼弹劾吴兴,陛下震怒!”

    嗯?

    赵曙心想这消息怎么传的那么快?

    陈忠珩说道:“陛下,苏轼先去了大王那里。”

    这个没啥好隐瞒的,赵顼也不想隐瞒。

    赵曙点头,“大郎这是生气了,苏轼的性子豁达,可却坦诚,怕是怒不可遏了。”

    得!

    这事儿被赵曙这么一脑补,全圆过来了。

    “陛下,吴兴有请罪奏疏上!”

    外面来了个内侍,赵曙冷笑道:“早不上晚不上,等外面传言说朕震怒之后才想着来请罪,果然是八面玲珑!”

    吕诲和吴兴的谋略并没错,只是他们没想到赵顼却横插一手,直接用苏轼的弹章抢先一步,随后更是让乔二散播谣言……

    如此吴兴此刻的请罪就变成了投机。

    合着你把王雱打的昏迷不醒,还没想着来请罪啊?

    也就是听到被苏轼弹劾了,听到朕愤怒了,这才姗姗来迟!

    吴兴若是得知,定然会吐血三升。

    他真的很快了啊!

    可请罪奏疏一定要写的情真意切,如此才能打动官家。

    以他的文采写一份情真意切的请罪奏疏需要些时间,而苏仙却是文思如尿崩,顷刻而成。

    谋略上赵顼和吕诲大抵没什么差距,但在文采上苏轼却直接碾压了吴兴,差距之大,堪称是让人绝望。

    ……

    “某真的没想到……只是一拳,某含怒而发,只想教训他一番,可谁曾想他摔倒在地……”

    下衙了,吴兴和几个同僚一起出来,声音很大的说着自己的冤屈。

    造势造势,声音不大你造什么势?

    几个同僚低声劝慰着他,有人含笑道:“既然是无心,吴龙图的请罪奏疏一上,此事就烟消云散了,只是以后要避着王知府罢了。”

    王安石可是开封府知府,也是最近几年任期最长的一位,可见其人深得官家的信任。

    吴兴一脸无辜的道:“此事真是……无妄之灾啊!罢了,以后某见到王安石就退避三舍罢了。”

    边上的人都点头赞许,可吴兴的心情却渐渐轻松了下来。

    吕诲给他的招数是以退为进,今日请罪,明日再上奏疏求外放。

    哪怕是无心之失,可臣却心中愧疚不安,这不就主动要求去外面任职吃苦,这算不算是高风亮节?

    这一去还能完美避开王安石的报复,等再次归来时,王雱尸骨已寒,王安石颓然,大事定矣。

    这个谋划极为精巧,吴兴决定晚些就去吕家,好生感谢一番吕诲。

    “吴龙图!”

    下衙的人流缓缓前行,一个小吏却逆行而来。

    “何事?”吴兴微笑着,此刻他必须要展示自己的姿态,不能有半分不安。

    小吏近前,焦急的道:“苏轼先前弹劾了您……”

    操蛋的苏轼!

    吴兴只觉得腰那里有些发酸,他的眼皮子眨动了一下,“无事。”

    弹劾就弹劾吧,这是迟早的事儿。

    “后来有人说苏轼弹劾您,官家震怒。”

    吴兴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然后迫不及待的问道:“这个消息何时传出来的?”

    “在您的请罪奏疏进去之前。”

    吴兴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面色惨白的道:“苏轼怎地能这么快?”

    众人都同情的看着他,心想你的请罪奏疏可是进去晚了,被苏轼赶在了前面,有投机的嫌疑啊!

    吴兴想吐血。

    事情出来后,他觉得问题不大,所以没管,等后来得知王雱昏迷不醒,这才去寻吕诲商议,随即就上了奏疏请罪。

    这一步步的都没错,都很及时啊!

    可现在却晚了一步,让人愤怒的一步。

    他急匆匆的去寻吕诲,好歹在吕诲进家前截住了他。

    吕诲看了左右一眼,“你不来某也要请你来,不过家里不方便,去外面吧。”

    此事麻烦,他虽然愿意出主意,但却不肯太过。

    在家里就是同党,在外面是偶遇。

    两人寻了家酒楼。

    “吕知杂救某!”

    一进去吴兴就跪下了。

    果然是没本事啊!

    吕诲心中鄙夷,说道:“此事某问过了,和文采有关。”

    “文采?”

    吴兴说道:“知杂,某的文采自问不差啊!”

    能进馆阁任职的,文采是先决条件。

    吕诲看着他,突然叹道:“可你那份请罪奏疏写了小半个时辰,知道苏轼写了多久吗?”

    吴兴摇头。

    吕诲苦笑道:“有人计算过苏轼进出皇城的时辰,加减些必要之事,他写那份弹劾你的奏疏,最多耗费了一炷香的功夫。”

    “那么快?”

    一个是小半个时辰,换算后世的时间就是大半个小时。

    一个是一炷香的功夫,也就是五分钟。

    双方的差距至少在半小时以上。

    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窒息的差距。

    “就是那么快。”

    吕诲抚须道:“苏轼在御史台以文章诗词出名,曾夜书八千,字字珠玑,这样的人……你输得不冤。”

    “夜书八千,字字珠玑?”

    吴兴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他是神人?”

    “对,在文章诗词上,他就是神。”

    吴兴很绝望,吕诲说道:“官家此刻定然对你不满,如今只等着各方争执,才能定下对你的处罚。”

    “此事某该如何做?还请吕知杂教我!”

    吕诲微微一笑,“简单,要造势,要让汴梁人知道你是无心的,是被王雱激怒之后才出的手。王雱本性孤傲刻薄,这话一出,谁能不信?如此你就是无辜的,再上疏请求外放,就算是度过了此劫。”

    ……

    本月最后三天,求月票啊!

    今天依旧四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