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5章 近乎于冷血的旁观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495章 近乎于冷血的旁观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大文豪庶子风流三国之席卷天下龙起南洋大清隐龙最强兵王     交趾人就像是泥潭,把骑兵的速度延缓了下来。

    失去速度的骑兵就是待宰的羔羊。

    种谔怒吼着,“跟着某,不要停下来!”

    他知道敌将早有准备,甚至那一瞬慌乱都是故意露出的破绽。

    但那又如何?

    他带着麾下四处冲杀,渐渐的看到了缝隙。

    “冲出去!”

    种谔从不认为有什么能阻拦自己。

    只要冲出去,他就会改变战术,和交趾人溜圈玩,利用神威弩的射程来逗弄他们。

    “知城!”

    种谔回头,就看到有五百余骑兵被截断,旋即被包围。

    他的眼中多了黯然之色,旋即喊道:“冲杀出去!”

    为将者,你必须要有决断。

    所谓决断,就是在关键时刻视人命如草芥,把麾下的死伤看做是数据。

    这是古今中外名将都拥有的素质,种谔也有。

    但他的心在绞痛。

    大宋夺取了横山和六盘山两个养马地,战马渐渐在增加,但依旧是珍贵的资源。

    五百余骑兵,这是一笔让人心痛的损失。

    他发誓自己要把这些交趾人弄死,然后筑成京观。

    而那五百余骑陷入绝境后并未慌乱,他们在奋力砍杀。

    不断有人落马,然后被乱刀砍死。

    交趾人抢到战马就是一阵欢呼,大抵和宋军斩杀敌将一样兴奋。

    交趾的马……一言难尽啊!

    “有马蹄声!”

    一个交趾人无意回头,然后惊呼出声。

    他们在追杀宋军的骑兵,却没看到自己的身后来了一波宋人的骑兵。

    被发现后,宋军骤然加速。

    “是黑甲!”

    有人不解。

    交趾人不觉得黑甲有什么,可被围困的宋军却欢呼了起来。

    “郡公亲至,杀敌!”

    交趾人仓皇不知所措。

    “是沈安来了。”

    沈安这个名字就像是梦魇,让敌军慌了。那耸立的京观让交趾上下为之哭泣,那屡战屡胜的气势让他们的心生怯意。

    前方在追杀宋军,后面的全是特么的歪瓜裂枣。

    “列阵!”

    有人在指挥列阵,可此刻的战场乱糟糟的,怎么列阵?

    仓促而成的阵列被一波火器给轰垮了,随即沈安就带着骑兵冲杀了进来。

    他的左边是严宝玉,右边却换成了李宝玖。

    乡兵们跟在后面,如同热刀切猪油般的,顺利的杀了进去。

    “闪开!”

    一队交趾精锐来了,各个都是大汉,还身披甲衣。

    所谓大汉,也就是宋军的普遍身高罢了。

    前方的人流闪开了一条道。

    “来!”严宝玉看了李宝玖一眼。

    “好!”

    两人张弓搭箭,两张弓,箭矢几乎是齐头并进。

    当面两个敌军中箭扑倒。

    两人不断发射箭矢,当冲杀过去时,对面的所谓精锐也只剩下了三人而已。

    沈安不禁长笑一声,喊道:“驱赶他们!”

    敌军溃败了。

    沈安带着人冲杀到了残存的宋军那里,那些人在欢呼,沈安吩咐道:“跟着一起来!”

    骑兵们驱赶着敌军步卒,在周围不断狂奔。

    当地面上铺满了尸骸时,前方全是跪着的人。

    种谔还在砍杀,那些跑的精疲力尽的交趾人无人反抗,就像是木桩子般的跪在那里,任由他劈砍。

    “叫他停手!”

    沈安下马,呼吸了一口带着硝烟的空气,觉得很是舒畅。

    京城虽然好,但太过繁华,久居能消磨人的意志。

    所以历来大将都会去戍边,否则在富贵乡里磋磨几年,估摸着就废掉了。

    “郡公有令,停手!”

    种谔喘息着,抬头看了那边一眼,然后从一个交趾人的脖颈里拔出长刀,杵刀而立,“郡公为何出现在后面?”

    没有沈安出现,今日他的麻烦大了。

    来传令的军士说道:“你等出发之后,郡公就率领骑兵跟在后面,一路清扫……你等前脚才过,交趾人就从山林里钻了出来,在挖路……好大的坑,若非是郡公赶到,那个坑怕是会让大军停留半日。他们还准备在水源里下毒。”

    “半日?”

    种谔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半日敌军怕是会合围吧。好险!好险!”

    到了现在他也算是了解了敌将的布置:先缠住他,随后应当还有伏兵,到时候一个夹击,他估摸着得丢下半数的骑兵遁逃。

    他急匆匆的赶了过去,想提醒沈安前方应当又敌军的伏兵。可沈安正在布置,没他插话的余地。

    “敌军有了准备,是想一网打尽我军的先锋,所以前方定然还有大军赶来,某已经派出了斥候,马上去接应他们。”

    “在城中搜罗粮草,注意别给交趾人破坏了水源,这是要事,水源边上要有军士看守,但凡破坏的,杀了。”

    “交趾战俘看押好,后续就让他们修路。”

    众人领命,沈安回身,认真的道:“要想富,先修路,多养猪,多种树。”

    “郡公此言大妙,下官以为当记录下来,让交趾人熟背。”

    一个随军文官拍了沈安一记马屁。

    “修路是头等大事,所以后续……种谔!”

    沈安看着他,“收了你的杀心,好生多抓些俘虏。”

    “遵命!”

    桀骜的种谔低头了。

    这是个好现象。

    随后他去寻了相熟的人询问。

    “郡公怎地知道敌军会在我军的背后破坏道路和水源?”

    那将领摇头叹息道:“不知道,你们刚出发,郡公就带着咱们跟在了后面,他仿佛知道交趾人在想什么。

    就在一个村子里,咱们的人去找水,郡公令我等小心村民,果然,取水的军士被村民偷袭,幸而有准备。

    郡公更是令人在路上来回搜索,找出了数百人,这些人携带毒药,甚至有人带着死掉的猫狗,准备扔到水源里去。”

    种谔面色发青,“若是郡公不察,大军定然会一路受阻,未曾见到敌军就死伤惨重,中毒的,甚至是疫病。而某统领前锋就成了孤军,无后续补给跟上,最多数日就会粮绝,全军覆没啊!”

    “可不是吗?”将领笑道:“全军都说郡公用兵如神,士气顿时就起来了,后来郡公说交趾人诡计多端,怕是想围杀前锋,所以就带着咱们一路清剿过来,就在你们厮杀前,郡公就已经到了。”

    嘶……

    “郡公在旁观?”种谔抹了一把脸上干结的血痂,“他近乎于冷血的旁观我前锋被围,就在敌军松懈的那一刻,领军从后面突击,一举击溃敌军。

    从前面的清扫,到后面的冷静,他一步都没错。”

    种谔上马,将领问道:“种知城去何处?郡公令你部修整了,后续他将亲率骑兵为大军探路。”

    “某去谢郡公!”

    将领见他打马而去,不禁笑道:“人说武人里种谔的傲气第一,可如今他也被郡公给折服了,哈哈哈哈!”

    种谔到了沈安那里,先是谢了沈安的及时来援,然后问道:“郡公如何知道交趾人的秉性?”

    沈安一脸平静的道:“书院的学生和一批军士先前去了交趾,测试抵御瘴疠的药方,某在出发前就仔细询问过。”

    “下官拜服。”

    种谔下马,郑重躬身。

    沈安觉得肚子有些抽抽,就笑了笑。

    那些学生和军士哪里能知道交趾人的秉性?沈安对交趾人的判断大多来自于后世。

    后世的那场反击战就是最好的例子啊!

    战前不断袭扰,肆无忌惮,开战后全民皆兵……

    下毒,破坏道路,暗杀……

    什么手段都上了。

    但现在他们面临着一个怪物沈安。

    他知晓这些交趾人的手段和想法,知晓他们的民风。

    一一针对之下,大军顺利前行。

    “升龙城不远了,令步卒再快些。”沈安漫步在尸骸堆里,看着那些战俘在清理战场。

    “稍后弄个京观,告诉李日尊,沈某来了。”

    ……

    升龙城已经得了消息。

    李日尊召集文武议事,有人提出了议和。

    “陛下,以前不管大越如何的越境烧杀抢掠,宋人都只是驱赶防御罢了,最多是来个使者呵斥,可此次他们竟然大军越境,可见不是玩笑啊!”

    这个臣子叫做陈元荣,此刻他盯着一脸木然的李常杰,身姿挺拔,“臣早就说过,宋人惹不得惹不得,别看他们在北方吃败仗,连西夏都打不过,可那是暂时的。

    但凡看过史书的都知道,当年汉高祖有白登山之围,历三世,方由汉武大复仇。

    其后的唐亦是如此,英明如唐太宗也有渭水之盟,可谓白璧微瑕。

    可见汉人报仇……那是不分早晚呐!”

    陈元荣痛心疾首的道:“前汉报仇久,但从此匈奴就成了个词。前唐是前脚受辱,后脚就准备复仇,这样的中原如何能惹?如今宋人也是如此,从太宗北伐失利到如今正好是三代,和前汉一个样啊!”

    有人颤抖了一下,喃喃的道:“真是这样!”

    “住口!”

    李常杰指着陈元荣说道:“宋人无道,听任沈安等人做奸邪之法,使百姓膏脂涂地,如今他们悍然南下,这便是无道伐有道,自取灭亡!”

    李日尊微微颔首。

    战争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九年后,交趾起大军,号称二十万北上,当时的李常杰就写了一份伐宋露布,里面就是这些内容。

    ——宋皇无道,大宋的百姓你们受苦了。大越统帅李常杰奉命前来讨伐无道的宋皇,你们赶紧丢弃刀枪,接受大越的光明统治吧。

    看到没,一个弹丸之地,在几年后就敢倾国来征伐大宋,目标竟然是要灭亡大宋。

    ……

    四更依旧,求月票。

    三更一万字觉得煎熬,现在四更一万多也觉得煎熬,可见人都是逼出来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