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2章 许久未曾杀人,失态了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492章 许久未曾杀人,失态了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海面上,战船一望无际。

    柔和的海风吹拂着,让人倍觉惬意。

    那些军士在船上无聊,就在那打闹,有人甚至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兀自在笑。

    “要留心高丽人的战船。”

    秦臻站在船头,用望远镜看着前方。

    这里已经靠近了高丽海域,先前他们已经遇到了一艘渔船。

    “军主,来了。”

    那个倒霉的高丽渔夫被带了过来,而他的渔船被拖在了战船的后面,看着就像是孩子的玩具。

    渔夫瑟瑟发抖的跪下,秦臻问道:“高丽战船呢?”

    “就在前面。”

    通译在中间翻译。

    “有多少?”

    “说是有十余艘。”

    “高丽官吏对大宋如何?”

    渔夫抬头,神色惊惶。

    “说!”

    一锭银子落在甲板上,渔夫看了一眼,通译说道:“说了实话就是你的,不说……丢海里喂鱼。”

    渔夫捡起银子,这玩意儿他一辈子都没见过,就听说过。所以他咬了一口。

    “香吗?”

    “香!”

    金银不能使用,但可以去兑换成铜钱。

    发财了啊!

    渔夫马上就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他说高丽官吏对大宋很是艳羡。”

    “为何?”

    “说是高丽穷,关键是大宋什么……什么文人好厉害。还说……拉着大宋能吓住辽人。”

    这就是墙头草。

    秦臻点头,“好好的对他,弄些酒菜给他吃了,晚些咱们还得要他带路。”

    “是。”

    这边在询问,那边的常建仁已经在准备了。

    他跪坐在那里,缓缓擦拭着长刀。

    跪坐在大宋越发的少见了,从高脚椅出现后,渐渐的解放了人的双腿,同时也使跪渐渐沦为了一种礼节。

    “先前朝中有令,让咱们快速南下,所以在高丽不可久留。”

    秦臻坐在了边上,却是箕坐。

    所谓箕坐,就是伸腿在身前,很是自在的坐姿。

    “嗯。”

    常建仁说道:“正好是顺风,五月能抵达交趾。”

    “发现敌船!”

    瞭望手拿着望远镜,冲着甲板在喊。下面有人答应,然后骂道:“狗曰的,你把口水都喷下来了。”

    “准备!”

    秦臻去了自己的位置,常建仁也是如此。

    他的位置在最前沿。

    一队军士站在他的身后,沉默看着在逃窜的高丽战船。

    他们开始解衣……

    “是宋人的战船!”

    “我们为何要跑?”

    “他们不去左边的辽人那里,而是来了这里,你特么的说说为何要跑?这是来杀人的!”

    “他们越来越快了!”

    庞大的大宋船队开始分兵,从两翼包抄了过来。

    此刻双方战船的差距就显露无疑了.

    大宋的战船高大坚实,还簇新。

    而高丽战船看着陈旧矮小,一见面就有一种矮穷矬遇到高富帅的味道。

    自卑的念头一瞬而过。

    “宋军包抄了!”

    高丽人绝望的看着两翼的宋军战船包抄了过来,有人喊道:“去问话!”

    于是有懂汉话的就冲着那边喊道:“咱们是高丽水军,咱们是高丽水军!误会,都是误会!”

    这里已经靠近了海岸线,可高丽水军依旧只能主动喊误会。

    那边有人在狞笑,“告诉他们,大宋水军发现了辽人战船刚从这边过去,让他们停船接受查验!”

    一喊话之后,高丽人这边大部分人都松了一口气,可领军的将领却说道:“停船就只能任人宰割!别怕,咱们连辽人都不怕,击退他们!”

    高丽地形险恶,辽人悲催的栽了几次跟斗,高丽人就觉得自己了不得了,只是损失惨重,最后就勉强认了辽国这个老大,跟着混日子罢了。

    至于大宋,普遍的一个看法就是文化和商业繁茂的让人羡慕嫉妒恨,那个大宋简直就是天堂。

    可这个天堂却很软弱。

    于是大宋就成了高丽的一枚棋子。

    你别笑,这是真事。

    在和辽人的拉锯中,高丽人最强大的武器就是大宋。

    辽国让他们的国主去觐见辽国皇帝,高丽人不干,担心去了回不来。

    你再逼我,信不信我就换个老大?

    后来他们果真换了,把自己的老大换成了大宋。

    于是两边又来了一次斗殴,高丽占据了上风。

    辽人因此放弃了那些要求,于是高丽人又换了一个老大,摇身一变,变成了辽人的小弟。

    这便是地缘政治。

    大宋、辽国、西夏是一个局面。

    而大宋、辽国、高丽是另一个局面。

    这些局面各自形成了平衡,其中一个点的平衡被打破,战争就会降临。

    后来的高丽在蒙元和大明之间玩平衡,甚至主动对大明发动进攻,这也是一种局面。

    但不管怎么变化,高丽在这块大陆上堪称是千年墙头草。

    高丽人鼓起勇气,他们的军士在甲板上列阵,准备跳帮战。

    他们的弓箭手在张弓搭箭……

    而大宋这边,一排排弩手就位。

    “那是什么?”

    高丽将领觉得自己怕是眼花了。

    这特么哪来那么多的弩手啊!

    “是弩手!”

    “放箭!”

    不等进入射程,高丽人就率先放箭,准备引诱宋人的弓弩发射。

    这是一种高明的策略。

    宋人也‘中计’了。

    “放箭!”

    高丽人以为弩箭射不到这边,所以依旧在准备跳帮,结果当弩箭密集而来时,都傻眼了。

    草!

    怎么射程那么远啊?!

    “盾牌!”

    甲板上倒下了一片人,将领趴在甲板上喊道:“盾牌挡着,冲上去!”

    不能趴啊!

    一趴宋人跳过来就是杀猪宰羊了。

    他抢到了一面盾牌,率先站了起来。

    “准备……”

    两边在靠近,宋军的钩镰枪已经伸过来了,随后勾住了他们的船帮。

    “注意!”

    特么的!宋人的战船太高了,居高临下啊!

    这还怎么打?

    一波弩箭之后,将领就看到对面有宋将扯开了自己的衣裳,然后捶打着胸肋在狂吼着。

    “跟着某……杀敌!”

    无数将士脱去上衣,就这么赤果着上半身。

    一时间全是拍打身体的声音。

    接着那宋将就率先跳了下来。

    “杀了他!”

    高丽将领喊道:“擒贼先擒王,杀了他,宋军士气会大跌!”

    他自信满满的带着人冲了过来。

    看看那个宋将吧,瘦弱的全是排骨,这样的人,他觉得自己一人能杀十个。

    所以他不准备把这个斩杀敌将的荣耀让给麾下。

    近前,举刀,然后他就看到了匹练般的刀光。

    好快!

    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念头。

    常建仁一手拎着人头,仰天嘶吼道:“全数杀了!”

    “军侯有令,不留活口!”

    那些高丽人此刻才知道,原来这个最瘦弱的不是最弱的,而是最厉害的。

    “建仁的刀越发的快了。”秦臻作为主将,在这等小场面里自然不会亲自出手,他站在甲板上,看着常建仁带着麾下席卷了这条高丽战船,不禁赞不绝口。

    “某从未见过这等人,他天生就是个武人,只是以前走错路罢了。”

    这是秦臻的感慨。

    随后尸骸密布海面,水军将士们洗去狰狞,开始清点收获。

    “就是些吃的和饮水。”

    常建仁很不满意。

    海上淡水不好找,但此刻即将靠岸,于是他奢侈的用淡水洗了个澡。

    所谓的洗澡,不过是打一盆水,用毛巾擦拭身体罢了。

    至于头发……

    从出海的那天起,除非是登陆,否则他们不会洗头。

    “用饭!”

    一顿饭之后,船队开始驶向海岸线。

    “天呐!那是什么?”

    庞大的船队看着就像是一群巨兽,而林立的风帆甚至遮蔽了渔民们的视线。

    “是宋人来了!”

    “快跑!”

    渔船四散。

    岸边旋即燃起了烟火。

    这是烽火。

    靠近海岸线的军队开始集结而来。

    “军主,三千余人!”

    瞭望哨这次学乖了,没吐口水。

    秦臻看着常建仁,“你怎么看?”

    “某一直觉着郡公说得对。”常建仁的眼珠子开始泛红了,“郡公说仁义是要讲,但不能单独讲,单独讲仁义那是傻子。要一手拎着长刀,一边说着仁义,这才是大宋未来的路。大宋对高丽够仁义,所以该动刀子了。”

    “妙!”秦臻大笑道:“登陆,荡平高丽人!”

    战船开始分开,投石机在准备。

    将士们出现在甲板上,王却带着刀斧手们看着最为引人注目。

    大高个啊!

    高丽人在集结,并迅速逼近。

    “上岸!”

    战船靠岸,地势低的就跳下去,高的就搭梯子,斜着跑下去。

    “杀!”

    半渡而击,这是兵法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个计谋。

    高丽人就是在等着这个机会。

    秦臻狞笑道:“投石机!”

    嘭嘭嘭嘭!

    战船上的投石机打出了一波火药罐,一阵轰鸣声中,高丽人的阵型散了。

    从未遭遇过这等打击的他们甚至止步不前。

    “杀敌!”

    常建仁带着人趁势掩杀。

    高丽人悍勇的反击,双方短兵相接。

    “闪开!”

    常建仁带着一队精锐在冲杀,所过之处,身后都留下了一堆尸骸。

    而王却带着刀斧手们更是杀的酣畅淋漓,战场上多了不少残肢断臂。

    当常建仁一刀劈断敌将的长刀时,对方跪下高呼请降。

    “拦住他!”

    秦臻也拎着长刀来助阵,见常建仁依旧在举刀,不禁满头黑线。

    两个军士抱住了常建仁,其他人赶紧去绑了敌将。

    “某要活口,让他去传话。”

    秦臻觉得自己的副手是杀红眼了。

    “许久未曾杀人,一时失态了。”

    恢复了冷静的常建仁看着有些文质彬彬,让人不禁联想起了他原先的职业。

    画师!

    ……

    第二更送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