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8章 简单粗暴,叫你嘚瑟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468章 简单粗暴,叫你嘚瑟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三国之席卷天下庶子风流大清隐龙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沈安劝说了好一阵,才让苏义相信随后吊车将会在大宋普及,没必要蹲守。

    苏晏卷起棉被,不舍的准备回去。

    “你为何不去杭州?”

    苏晏在杭州不错,只是年轻罢了,以后自然前途无量。

    “习惯呢,小人习惯在汴梁,在码头。”

    沈安笑着走了。

    “苏义!”

    码头当然得有人值守,先前沈安在,那人没敢过来。

    “酒来一口。”

    夜间这里潮湿阴冷,长期煎熬熬不住。

    而喝酒就是饮鸩止渴。

    值夜人喝了几口烈酒,满足的道:“好酒。哎!苏义,你那儿子在杭州做大官,你真是不想去?”

    苏义接过水囊喝了一口,哈气道:“哪里不想去哦,天天想,时刻想,就想着孙儿如何,哎!”

    “那你为啥不去?”值夜人又拿了水囊来喝一口。

    苏义看着夜色中的河流,“大郎是大官了,威风凛凛的,可某这个老子却是个扛活的苦力,手粗脚粗,脸上黑的和泥一样,看着就是粗人……某……某怕给大郎丢人呢。”

    值夜人叹息一声,“可不是嘛,这做老子的都想着儿子过上好日子,自己委屈些也无事。只是你那儿媳如何?莫不是不孝顺?”

    “哪里!”苏义得意的笑了起来,“孝顺着呢,你别看某穿着补丁衣裳,可家里的新衣裳都有数十件了,每年儿媳都做好几身新衣裳过来,还有杭州的特产,下次某带些鱼干过来,那东西蒸一下,下酒好。”

    “那是国舅家的女子吧?”

    “是啊!”说到这个,苏义就更得意了,“当初国舅看上了大郎,才嫁了曹家女过来,不过某知道,他是想和郡公套交情呢。那婚事若非是郡公点头,某定然不会答应,免得给他找麻烦。”

    “那你还愁什么?”

    “不愁啊!”苏义笑眯眯的道:“如今某就算是立刻死了也心甘,到了地底下见着祖宗了,某也有脸说话,说说某是怎么生了大郎这个有出息的孩子,给苏家的列祖列宗增光呢!”

    笑声爽朗,苏义抱着棉被回去。

    前方就是繁华地带,两岸灯火通明,把那些楼宇映照在河面上。河水川流不息,那些楼宇随之而动,恍如仙境。

    这便是汴梁!

    ……

    与此同时,在榆林巷的沈家大门外正上演着一出好戏。

    冯章披头散发的跪在侧面,他知道跪在大门外的忌讳。

    不,本来没这个忌讳,是沈安说跪别人家大门外就是跪死人,于是不少人家都信了,以后就杜绝了这个行径。

    要道歉可以,要谢罪可以,跪边上去。

    街坊们站在边上,沈家挂在外面的灯笼很亮,照的很清晰。

    按照庄老实的说法,沈家不是在卖弄有钱,而是把灯笼弄亮些,方便过路的人。

    这样的沈郡公值得街坊们尊重,于是来请罪的冯章自然就是被唾弃的对象。

    “下官一时糊涂啊!”冯章潸然泪下,“下官只想着自己出名,却没想到气坏了王學士,下官……畜生不如!”

    “下官深知郡公以德服人的美名……”

    沈家的前院,庄老实听了一耳朵的请罪,对陈洛说道:“此人竟然说自己畜生不如,这个倒是有些诚意。”

    陈洛摇头,“诚意不诚意的,郎君不在家,得看娘子的意思。”

    “是这样。”庄老实笑道:“再有诚意,可郎君……那不是以德服人吗。”

    他们不禁都笑了起来。

    随后陈大娘进去请示杨卓雪。

    “请罪?”

    杨卓雪只顾着儿子,有些茫然,果果在边上加油添醋的说了一番冯章的可恶之处。

    “嫂子,定儿的祖父都被他气吐血了。”

    果果眉头皱紧,看着苦大仇深。

    “是吗?”

    杨卓雪摸摸她的眉头,笑道:“郎君不在家,既然如此,就说官家处置了,没有沈家置喙的余地,那是对官家不敬。”

    赵五五在哄毛豆,闻言说道:“娘子这个法子好。”

    稍后庄老实出去,转述了原话:“官家处置了,没有沈家置喙的余地,那是对官家不敬。”

    你来请罪就是玩逼宫游戏,这边直接还以对官家不敬的答案,如何?

    无懈可击!

    娘子果然是厉害啊!

    这般厉害的杨卓雪,往日怕是被郎君遮挡住了才华,这才显得有些平庸。

    里面的果果在拍嫂子的马匹,准备明天出门溜达。

    外面的庄老实也是这般想的。

    然后沈安回来了。

    “郡公……恳请郡公饶了小人一回吧。”

    王家已经放话了,说是老爷子这次被气坏了身体,等他冯章到了发配地时,自然会让他好看。

    冯章叩首。

    以前的天章阁侍讲啊!

    现在竟然像一条癞皮狗般的跪在那里,摇尾乞怜。

    丑态毕露!

    可这样的姿态却最是迷惑人,让人不能拒绝。

    杀人不过头点地,叩首就是最大的诚意。

    你沈安好歹得通情达理吧?

    可你通情达理了,难免要出面周旋一番,这就恶心人了。

    沈安淡淡的道:“打折他的腿!”

    嗖的一下。

    “人呢?”

    众人还在等他的应对,就见人影闪动,冯章已经不见了。

    庄老实一拍脑门,“什么应对法子都没有郎君的厉害啊!”

    什么答应你就是对官家不敬,扯这些淡干啥?

    沈安回来,简单粗暴的一句话就吓跑了冯章,这才是最佳应对。

    “郎君威武。”

    庄老实谄媚的不行,沈安皱眉道:“有事?”

    “郎君英明。”庄老实跟在后面,“小人家中有个亲戚,最近从西北回来,说是想从咱们家拿些大力丸……”

    操蛋!

    沈安止步,淡淡的道:“知道了,明日带他来。”

    大力丸还在肆虐西夏啊!

    梁氏真不容易,太难了。

    回到卧室,杨卓雪随口问了外面的事,沈安也随口说了自己的处置,然后发现妻子木然,妹妹在装无辜,赵五五捂嘴在偷笑。

    啥意思?

    沈安不解,于是看向了最容易说真话的孩子。

    芋头嚷道:“姑姑说娘好厉害……”

    “什么好厉害?”

    沈安真不知道。

    芋头茫然道:“不知道。”

    他才四岁,能说出那番话就算是不错了。

    沈安看向了果果,果果起身,“好困,我去睡觉了。”

    赵五五也赶紧走了,顺便带走了芋头。

    毛豆在隔壁睡下了,卧室里只剩下了沈安两口子。

    “这是闹什么呢?”

    杨卓雪死活不说,第二天早上沈安随口问了庄老实,庄老实随口说了实话。

    原来是被我破坏了她的高大形象啊!

    沈安有些内疚,回头就炒了两个菜算是赔礼。

    杨卓雪知道了也不动声色,只是回头说是上次庄老实弄的糯米粑粑很是好吃,想给娘家送个百来十斤。

    所谓糯米粑,就是沈家的一大特色,把蒸熟的糯米捶打成泥,然后捏成圆圆的形状。

    这东西煎炸烤都极为好吃,只是不能多吃,否则容易泛酸。

    百来斤……

    杨家就三口人,加上仆役两口子也不过五口人,一人吃二十斤,非得躺床上冒酸水不可。

    这个要求过分吗?

    不过分。

    沈家哪里差这个钱,说难听些,拿这个送丈母娘沈安都觉得寒碜。

    庄老实却苦着脸看向沈安。

    这百来斤糯米粑要是全由他一人捶打的话,那臂膀得酸不少天。

    沈安干咳一声,“那个……回头弄些好酒给你活活血。”

    女子好面子,只能这样了。

    于是庄老实的亲戚来到沈家时,就看到他在院子里挥汗如雨。

    木椎不小,成t字型,用横截面那边捶打,就像是一个超大号的巨型榔头。

    “表兄您这是……”

    这人是庄老实的表弟,叫做唐杰。

    庄老实抹了一把汗,干笑道:“闲来无事,就操练一番,你赶紧去。”

    唐杰笑了笑,赞道:“表兄果然好力气。”

    好毛线啊!

    庄老实觉得两手酸痛,恨不能抽自己一巴掌。

    这家里虽然是郎君做主,可男主外,女主内,这娘子的脸是能扫的?

    这不自己一时嘚瑟就倒霉了。

    唐杰被带到了书房,进去见到那些书籍和地图,还有墙壁上挂着的长刀,马上躬身,“唐杰见过郡公,郡公威武。”

    沈安坐下,淡淡的道:“老实说你在西北做生意,在西北做生意还敢来寻沈某要大力丸的,那必然是走私商人。如今大宋拿下了灵州,你还敢去走私,还敢来要大力丸……皇城司的人?”

    唐介本来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随着沈安的话他缓缓起身,最后低头。

    “郡公神目如电,小人本是商人,专门走私西夏那边,算是……半个密谍。”

    在我的面前装比有趣吗?

    沈安皱眉道:“张八年都不敢和某这般嘚瑟,你……什么意思?”

    唐介脊背冒汗,颤声道:“小人做生意……习惯这般。”

    “想先唬住人?”

    沈安拿起一本书翻看了一下,却是一本早就看过的,不禁叹息了一声。

    看来大宋的娱乐事业还得要某来主持啊!

    “是,小人和那些西夏人打交道,得先唬住他们。”

    唐介很老实的交代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沈安放下书,皱眉道:“谁让你来的?”

    “张都知。”唐介看了沈安一看,想看看他的反应。

    沈安毫不犹豫的破口大骂,“他自己不来,是害怕欠下某的人情吧?不要脸!”

    卧槽!

    我们都知那么狠,沈安竟然也敢痛骂他?

    难道他就不怕被下黑手?

    刚从西北回来的唐介有些被吓到了。

    “让他自己来。”

    沈安拍着桌子说道:“原先某已经找了个西夏人去经营此事,他张八年要横插一手,怎地?想挣钱?”

    唐介赶紧解释道:“郡公,都知是想在西夏埋些人手,关键时刻使唤。”

    这是要执行劝降计划了吗?

    沈安心中一喜,说道:“去吧,此事某答应了。”

    稍后唐介出去时,庄老实依旧在捶糯米,看着已经是生无可恋了。等见到表弟后,他马上装作生龙活虎的模样。

    “表弟回去呢?”

    “是啊!”

    进去时云淡风轻,风度不凡的表弟,此刻看着很是客气,甚至还有些残留的谄媚。

    这是被郎君怎么了?

    这个表弟来自于远方,大家上次见面还是庄老实来沈家之前,所以不算是亲密。

    见他脸上有汗迹,庄老实不禁乐了。

    叫你嘚瑟!

    陈大娘从后院出来,喊道:“官家,娘子准备回娘家呢,你的糯米粑可打好了?”

    庄老实一个哆嗦,“马上马上!”

    木椎奋力砸下去,被糯米黏住,要很费劲才能拔起来。

    某真难啊!

    ……

    今天有两个盟主加更,六更!第一更。

    一天六更两万字了,还有一个盟主‘秋雨之宸’明天加更,见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