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6章 利国利民,包绶药丸(为新盟主‘道友,请留步!’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466章 利国利民,包绶药丸(为新盟主‘道友,请留步!’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文豪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清隐龙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整座汴梁城都沐浴在春光之中,各种喧闹,显得生机勃勃。

    沈安一路慢慢的溜达着回家。

    直至此刻,他依旧觉得汴梁对自己而言很新鲜。

    这家吃一块糕点,那家喝一碗汤,等到了半路时,沈安觉得肚子里满满当当的。

    得了,午饭都省了。

    不过这种一路寻摸美食的过程很美妙,大抵比一次出游还要舒坦。

    “安北!”

    沈安正拿着一串烤肉在啃,闻声回头。

    “国舅?你怎么出来了?”

    老曹在万胜军里蹲着,小日子过得也不错,可今日不该他休沐啊!

    曹佾手中拿着一个粗瓷大碗,仰头就是一口。

    那股子熟悉的味道让沈安有些馋。

    二陈汤。

    酸酸甜甜的味道,有病没病喝一碗,这是汴梁人的习惯,开胃。

    他摸出了一枚大力丸,剥开后缓缓嚼着。

    曹佾喝完了二陈汤,砸吧了一下嘴,看着压根就没有半点贵族风范。

    “说是你弄了个什么宝贝?”

    啧啧!

    这谁那么快就把消息传出去了?

    “就是个调运货物的东西,不值当大惊小怪的。”

    “带某去看看可好?”

    曹佾一脸兴奋,“说是军中有大用,安北,某的万胜军第一个用可好?”

    “那不是你的万胜军,是官家的。”

    沈安觉得这货迟早有一天会被军中的大老粗们同化了。

    两人再度去了码头,曹佾一看就不走了。

    “安北你先回去吧。”

    他在那里拉绳子,看着兴高采烈的。

    这玩意很好玩吗?

    果然是变蠢了。

    沈安回到家,继续监督芋头學习。

    “……写偏了,偏到天涯海角去了。”

    “认真些!”

    “别抬头,专心!”

    “哎!错了,错了……”

    教孩子學习是个增加血压的好机会,外面的赵五五听着里面的咆哮,不禁瘪瘪嘴。

    这个郎君什么都好,就是教孩子时会脾气暴躁。

    ……

    赵曙现在的脾气也很暴躁。

    “竟然还有人为冯章说好话?”

    冯章丢官去职之后,竟然有人在为他鸣不平。

    奏疏里明晃晃的写着为冯章鸣不平的原因。

    ——言者无罪!

    官员进言无罪!

    这是千年来官员们用自身惨痛的教训总结的经验。

    当遇到暴君时,当遇到昏君时,言者无罪这个规矩就太重要了。

    赵曙阴着脸,“来人,去传朕的话,冯章在家时有怨怼之言,其心可诛,着发配灵州!”

    好了,这下算是爽了。

    冯章得了消息之后当场嚎哭,痛骂某个为自己说话的猪队友。

    陈忠珩得了消息就赶紧报了上来,“陛下,那冯章丢官之后就惶惶不可终日,一心想得到您的宽宥,于是他就去寻了几个好友,给了好处请他们上疏为自己求情……”

    谁知道这求情却触怒了赵曙,起了反作用。

    发配灵州。

    “灵州那边百废俱兴,需要不少劳力,想来冯章去了会有用武之地。”

    赵曙神色平静的说了这番话。

    这是个刻薄的帝王。

    冯章凄凄惨惨的被勒令三天之内滚蛋,随行的还有两个押送的军士。

    赵曙的心情终于是爽了,正好有人来报,说是沈安又弄出了个不得了的东西,军方和宰辅们齐齐求见。

    “这些人往日老死不相往来,今日齐齐来求见朕,可见那东西不凡。”

    稍后群臣入见。

    “陛下,沈安弄出了个宝贝,说是能轻松的吊运货物。”

    “吊运货物?”

    赵曙皱眉道:“能省钱?”

    啧啧!

    官家现在张口闭口都是钱,这都是穷怕了啊!

    “能省钱。”

    “那就去看看。”

    赵曙静极思动,加之冯章等人不时建言,说什么君王不可轻动,那朕就动给你看。

    “陛下,圣人说今日春光明媚,那个……”

    正好飞燕来求见,她挤挤眼睛,这是暗示高滔滔想出去溜达。

    得,娘子想出门。

    可今日群臣都在,却不好让高滔滔跟着。

    “就说……明日吧。”

    男人的许诺在许多时候都很随意,高滔滔当然知道这一点。

    于是赵曙带着一身幽怨出了宫。

    一路到了码头,周围已经挤满人了。

    “好东西啊!”

    “某的店里每日进货无数,苦力都招不到了,有这东西,那某还愁什么呢?”

    “这东西修房子好用啊!随便调运大梁,瓦片也能一堆堆的弄上去,多省事。”

    直至后世,在乡下修房子,砖头和瓦片依旧是靠着人工一块块的扔上去,上面的人接住,看着赏心悦目。

    “官家来了,让开些。”

    官家都来了,看来这个真是宝贝啊!

    赵曙和宰辅们一路到了码头边,众人赶紧行礼。

    “就是这个?”

    一个铁架子,外加几组轮子。

    “太简单了吧?”

    韩琦跳起来去摸轮子,却差了老远。

    曾公亮笑道:“若非是沈安弄出来的,臣定然以为是骗子。”

    “见过官家。”

    在沈安把这个吊车弄出来之后,管事果断的让苏义负责看守。

    “官家,这是苏晏的父亲苏义。”

    一个密谍低声介绍着苏义的身份。

    赵曙赞道:“苏晏做了官,他还在码头厮混,这便是不忘本,好。”

    苏义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刷了一波赵曙的好感。

    “怎么弄的,给我看看。”

    苏义兴奋了,一个人跑前跑后的把货物绑好,然后一人拉动绳子。

    “起来了。”

    看着苏义很轻松的就拉起了一箱子货物,众人不禁欢喜不已。

    等货物落地后,曾公亮跑了过去,双手把住木箱发力。

    嗨!

    箱子纹丝不动,曾公亮缓缓直起腰,然后转动了一下。

    “老夫的腰……”

    曾公亮倒下了,被人背去了医馆。

    “果真是精妙啊!”

    韩琦忍不住了,过去说道:“让老夫试试。”

    老韩在那里不断的拉起货物,然后下面有人推拉绳子,把货物推到岸上装车。

    真的不重啊!

    韩琦回头,欢喜的道;“官家,好东西!”

    赵曙矜持的点头,但却有些想去试一把。

    陈忠珩当然知道他的心思,就说道:“官家,要不试试?”

    赵曙点头。

    这次换了一件不重的货物,赵曙一拉就起来了。

    “很轻便,汴梁每日搬运无数货物,如今扛活的不好找了吧?”

    管事在边上点头,“是呢官家,如今到处都要人,码头扛活辛苦,都不好招人了。”

    赵曙点头,“有了这个东西,一人当做几人使,而且还快……”

    他想了想,“若是做个筐子,把货物堆放在里面,再把筐子拉上来卸货,岂不是更快了?”

    “官家英明!”

    这个想法真的不错,管事马上就记录了下来。

    看来朕还是有用的嘛!

    这个发现让赵曙心情愉悦,随后就问道:“军中如何?”

    富弼说道:“官家,军中的货物更多。”

    赵曙赞道:“此物纾解人力,于国于民大有裨益,可大兴于世。”

    他回身问道:“这是杂學吗?”

    官家出行王安石作为开封知府自然跟着,闻言说道:“官家,这是杂學。”

    赵曙赞道:“果然是实用之學,随意出一件就是宝贝,利国利民。”

    边上有人的脸都黑了。

    杂學被这般称赞,把大伙儿的學问置于何地?

    杂學弄了个吊东西的宝贝,咱们要不……

    几个人面面相觑,想了想,好像弄不出什么东西啊!

    “这是省力的机关!”

    边上有人在发呆,然后突然欢呼起来。

    “沈括,你怎么在这里?”

    一个随行官员喝了一声,刚才欢呼的沈括赶紧请罪,“下官听闻郡公在此处弄了个宝贝,忍不住就告假出来看看。”

    他眉飞色舞的道:“这真是宝贝啊!下官正好和郡公學了些力,这便是改变力臂的长短来省力,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呐!”

    “什么力臂?”

    赵曙本想走了,听到这话就招手。

    “过来过来。”

    沈括过来行礼,压根看不到什么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官家的惶然,依旧在兴奋之中。

    “什么叫做力臂?”

    赵曙很有兴趣的问道。

    沈括随即就说了一通,最后见赵曙不解,就说道:“这是杂學里的说法。”

    “罢了。”赵曙心想回头问儿子就是了,再不济问沈安更好。

    “你叫沈括?”

    “是,臣编校昭文馆书籍沈括。”

    “喜欢杂學?”赵曙在看着那几个很纠结的官员,心情大好。

    这便是杂學的生力军,你们又多了几个对手。

    用杂學来抗衡新政的反对者,这是赵曙的谋划。

    这便是帝王的平衡。

    否则他哪里会在码头这等地方和沈括交谈。

    随意问了沈括的情况后,赵曙打道回宫。

    君臣济济一堂,赵曙笑道:“此物大利天下,让沈安来。”

    “记得臣家中翻修屋子时,那些工匠抬木柱子和石条很是辛苦,如今想来,若是当时有这等省力的东西,能节省不少时日和工钱呢!”

    宰辅自然不在意那点工钱,可放之四海呢?

    “若是此物行于天下,能节省多少人力物力?”

    这个才是大家最看重的。

    曾公亮单手捂着酸痛的腰,很有感触的道:“当年修筑堤坝时,那些役夫一筐筐的把泥土抬上去,若是有此物在,只管从下面吊上来就是了,省力不少啊!”

    稍后沈安来了,赵曙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起来,“这是在家里写字?”

    陈忠珩指指沈安的眉角,那里有墨痕。

    沈安苦笑道:“臣子调皮,不好教授。”

    不學习就是父慈子孝,一學习就是鸡飞狗跳,沈安现在也体验到了这种滋味。

    在场的大抵都体验过那种心情,所以都在笑。

    “那个吊运货物的东西叫做什么?”

    “吊车吧。”

    沈安只是随口一说,赵曙却赞道:“吊车,是该叫这个名。”

    “此物有大用,你是如何想出来的?”

    赵曙看了宰辅们一眼,心情有些沉重。

    又立功了的沈安不好办啊!

    “臣子喜欢玩耍,见到……”沈安看了包拯一眼,“见到了包绶上屋顶就想學,臣溺爱孩子,就想了这个东西……”

    包绶又上房了?

    瞬间曾公亮觉得有煞气,回头一看却是双拳紧握的包拯。

    包绶药丸!

    沈安的心情不禁大好。

    赵曙却很是无奈,“就是为了给芋头玩耍?”

    “是啊!”

    沈安当时真的是这般想的。

    至于什么利国利民,一个人整日想着什么利国利民,怕是要疯了。

    “你啊你!”赵曙看着沈安的脑袋,“朕真想看看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怎么不时就能想出这些让人匪夷所思的宝贝呢!”

    沈安干笑道:“就是瞎想。”

    ……

    感谢书城的书友“道友,请留步!”打赏盟主。第五更送上,还有!谁怕谁啊!加更晚点继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