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3章 臭不可闻的办法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453章 臭不可闻的办法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神话版三国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有些人对你让二大王去学什么杂学很不满。”

    大清早苏轼就来混吃混喝了,那筷子使得比李白还厉害,筷筷不离二梅炖了一夜的蹄髈。

    大个的蹄膀去毛,开刀花,然后下锅里按照红烧的做法多加水小火炖一夜,那味道。

    “入口即化啊!”

    苏轼吃的很是酣畅淋漓。

    边上的芋头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他,低声和姑姑说道:“姑姑,他吃的好凶。”

    果果点头,苦着脸道:“他还喜欢喝酒,喝多了就作诗。”

    芋头吃了一口鸡蛋,见苏轼又吃了一大块蹄膀,而且是最肥的那种,不禁叹息道:“爹爹说吃多了肉会胖,要多吃鱼虾和菜蔬,姑姑,他好可怜。”

    果果看了他一眼,觉得侄子好可怜,被哥哥这么哄骗,旋即她就想起自己当年的事儿。

    哥哥定然也哄骗过我!

    沈安瞪了芋头一眼,又指指菜蔬,示意不许偏食。

    也只有沈家在这个季节能轻松吃到菜蔬,可芋头却极为不喜欢。

    “他们不满又如何?”沈安淡淡的道:“二大王自己上心,哭着喊着要去学杂学,非得在书院里蹲着,这谁也没办法不是。”

    苏轼喝了一口那个非常油的蹄髈汤,沈安不禁暗赞一声好汉兄。

    那是红烧作法的汤汁,还是熬制了一夜的,那油腻的……外加还是重口味,堪称是嘌呤界的大佬。

    这厮就这么连喝了几大口,真是够生猛啊!

    喝了重口味的汤,苏轼觉得这个早晨自己圆满了,就擦擦嘴,说道:“只是有人嘀咕,圣人就下了令,最近不许二大王出门。”

    “这是在给某好看呐!”

    沈安觉得这个早晨不那么美好,“谁干的?”

    给赵颢上眼药没事,反正那厮是老二,轮不到他做太子。可借机打压一下杂学,这事儿办的有些恶心人。

    “几个不打眼的官员。”苏轼摸着肚腩,冲着芋头露出了自认为很慈祥的笑容,“据说还有几个能进宫的妇人,她们在圣人的面前嘀咕了些话。哎!昨日某去别人家喝酒,正好他家娘子听闻过此事,就给某说了。”

    芋头吃好了,果果带着他回去。

    等他们出去后,沈安看着苏轼,神色严肃的道:“子瞻兄,咱们啥事都能干,可别人的娘子……那是万万不能干的啊!”

    苏轼文名满天下,连宫中的曹御姐和高滔滔都是他的粉丝,外面的那些女人就可想而知了。

    要是哪日他来个朋友妻啥的,沈安担心他会被砍死。

    “某怎会如此?你想多了,想多了。”苏轼抚须道:“某和那些人只是谈谈诗词罢了,月色迷人,当风而歌,不亦快哉!”

    沈安觉得这货迟早会倒霉。

    稍后他去了皇城,求见赵顼。

    赵顼新婚,看着脸上多了光彩,精神奕奕的。

    “悠着点。”

    沈安和他扯淡几句,就说寻赵颢有事。

    “书院的事。”

    “圣人不许他出去。”赵顼也很苦恼,“官家也无法。”

    高滔滔一发飙,赵曙也软了。

    “某是来安慰他的。”

    沈安一脸正经人的模样。

    稍后赵颢来了,看着没精打采的。

    被关在宫中几年,好不容易有了出去浪的机会,却被母亲一巴掌拍了回来,真难受。

    “真心想学杂学?”

    沈安开门见山的问道。

    赵颢点头,“我读书来做什么?明理罢了,又不用我去干大事,如今我看着书本就难受,觉着坐不住,可在书院里,我却觉着很欢喜。”

    好事!

    有个二大王蹲在书院里,这便是极大的号召。

    “只是圣人不许。”

    “呵呵!”

    沈安呵呵一笑,“想做事有的是办法,你可信某?”

    赵颢看着他,觉得有些眼熟。

    是了,当年有个医术最出色的老郎中就是这个神态。

    让人信赖啊!

    他点头。

    沈安低声和他说了一会儿,然后拍拍他的肩膀,“可敢吗?”

    “敢!”

    年轻人豪气干云啊!

    沈安最后交代道:“此事不能让别人代替你去做,否则会害死人。”

    赵颢点头,“那地方腌臜,都是臭物。真的能行吗?”

    沈安淡淡的道:“人世间的真理在何处?就在杂学里。在杂学里,世间万物皆可剖析。美丑只是肉眼的判断,差远了。比如说金肥丹就是用了腌臜的东西来发酵,最后成了肥田的利器。而你看着光洁无暇的肌肤,若是放大了看,全是坑坑洼洼,甚至还有些小虫……”

    赵颢的咽喉涌动了一下,然后觉得这事儿怕是不靠谱。

    “杂学不是佛道,虚无缥缈。杂学的每一件事都经得起推敲。”沈安拍拍他的肩膀,觉得自己正在重新改造一个少年,成就感满满,“某看好你哦,去吧。”

    赵颢站在那里,稍后赵顼出来见他发呆,就问道:“可是有事?”

    赵颢摇头。

    “沈安刚才教了你什么?”赵顼走了出来,常大娘从侧面端着盘子过来,他取了热茶,对她颔首。

    常大娘欢喜的福身回去。

    在庆宁宫中,也只有她能得到赵顼这般对待,让不少人羡慕嫉妒恨。

    向氏带着人进了庆宁宫,恰好看到这一幕。

    “没什么,就是说了一下杂学的学识。”

    赵颢见大嫂回来,就匆匆告辞。

    “圣人那边没留你用饭?”

    见妻子回来,赵顼露出了微笑。

    “圣人那边来了几个妇人。”

    向氏走过来,看了一眼刚走进厢房的常大娘,“她们好像有些忌惮妾身,都不大说话。”

    这种情况下再不走就是不知趣。

    赵顼微笑道:“无碍,只是些吃饱撑的女人找事而已。”

    向氏讶然,赵顼看了她一眼,解释道:“二郎那日送了个让人震惊的贺礼,出处却是杂学,有人觉着沈安的风头已经够大了,不肯让二郎再去和他亲近,更不想让二郎去学杂学。”

    向氏点头嗯了一声。

    还有一个原因。

    赵颢去了书院,有沈安和王雱看着,赵曙和赵顼都不必担心他会被人利用。

    夺嫡啊!

    儿子多了,除去最看重的那个,其他的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就是别沾染朝政。

    以后那位赵佶就玩出了花,结果意外继位,依旧不忘旧日情怀,结果把大宋给玩残了。

    向氏感觉他的语气里有些遗憾,也有些如释重负,就小心翼翼的问道:“大王,那个常大娘看着有些呆呢。”

    “她?”赵顼的神色变冷,淡淡的道:“这世间聪明人太多,偶尔呆傻些也不错。”

    “是。”向氏知道这个问题不能再问了。

    ……

    回到自己住所的赵颢找来了木桶和铲子,又去找来了纱巾。

    “二大王这是怎么了?”

    大伙儿都觉得赵颢有些古怪,不过旋即就抛开了。

    赵颢在煎熬。

    夜深人静,他坐在床上,喃喃的道:“真的能行吗?可是很腌臜啊!”

    “那等地方说出来就恶心,怎么还有那么大的用处呢?”

    他在怀疑沈安给自己的法子。

    但沈安过往的辉煌让他又觉得此事可能真靠谱。

    第一晚他就这么硬挺着没去,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打哈欠。

    宫中的日子……说句实话,那就和囚禁没啥区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帝王要治理国家,皇后要管理宫中,公主们努力学习,只是为了以后好出嫁,而皇子们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在老大赵顼的地位稳固时,赵颢他们的日子就是消磨。

    这样的日子就如同是后世那些老机关一般,一杯茶,一包烟,一张报纸看半天……

    这样的日子年轻人没法过啊!

    当天晚上,赵颢终于忍不住了。

    等所有人都睡了之后,他拎着木桶,带着铲子出门了。

    他去了茅厕。

    天气还冷,茅厕里的味道比夏天时好了许多,但依旧难闻

    赵顼进了茅厕,然后又出来干呕了几下。

    他看看四周,确定没人,就拿出纱巾蒙住了鼻子。

    再度进了茅厕后,他点了一盏灯。

    沈安若是在此,定然会吟诵一句后世著名的歇后语。

    茅厕里点灯……

    赵颢拿着铲子,仔细看着蹲坑前。

    蹲着撒尿,尿液就往前,天长日久,那土层看着都不一样。

    “就是这个?”

    赵颢真的想叫人来刮,可想到沈安说的话,只能忍了。

    铲子一点点的刮着,这里的土层格外的坚硬,没多久赵颢就满头大汗。

    一个多时辰后,他成功的弄了一桶尿土。

    还不够啊!

    他又去弄了一个木桶来,这次却是从墙角边缘刮。

    ——杂学不会糊弄人,要有为了杂学而献身的精神。

    这是沈安的鼓励。

    是了,我此刻就是在为了杂学而献身。

    赵颢努力刮着,幸而现在是初春,天气还冷,就算是夜尿多的也是在自己屋里解决了。

    回到自己的地方后,他嗅嗅身上,觉得浑身都是尿骚味。

    操蛋啊!

    他换了衣裳,可感觉味道依旧。

    好不容易等天亮了,他叫人弄了热水洗澡,然后说自己要操练。

    好吧,二大王吃饱撑的要操练武艺。

    没人关注这个。

    操练武艺自然会出汗,出汗就要洗澡。

    赵颢叫人烧水,他甚至去了烧水的地方蹲着。

    “多烧些,火别灭了。”

    然后他赶走了烧火的人,做贼似的把自己那两桶尿土搬运过来。

    ……

    第一更,今天依旧是四更,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