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7章 去抽他的脸,别客气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417章 去抽他的脸,别客气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大清隐龙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官家,沈安去了封丘,随行的有御史吴征。”

    大清早,正在吃早饭的赵曙听着汇报,胃口全没了。

    “他去做什么?”

    赵曙摆摆手,止住了张八年的禀告,“让我来猜一猜。御史下去乃是今年的重中之重,可这批御史却太年轻了些,下去后怕是会被地方上的那些官吏给哄骗欺压了。那吴征莫不是被封丘那边给欺负狠了?沈安大清早就出去,怕是想为他出头吧。”

    他笑了笑,“这怎么和孩子打架一般呢?记得当年在郡王府时,大郎和人打架,然后回来寻我为他做主,哈哈哈哈!”

    张八年冷冷的道:“官家,臣刚查明,那吴征去了封丘县之后,就抓住了不少地方上的事,一一逼着封丘知县冯耀祖处置了那些人……”

    “这是翻脸了?”赵曙放下筷子,神色严肃起来。

    “是。”张八年觉得那个吴征就是个傻大胆,“后来他发现冯耀祖上衙时经常和地方士绅出游,更是带着女妓。”

    “女妓!”赵曙的眉间跳了一下,有些恼火。

    张八年说道:“官家,天下官员多有如此。”

    “朕知。”赵曙右手握拳,轻轻敲击着案几,腰背挺的笔直。

    “沈安去了那边……他想干什么?”赵曙的声音渐渐低沉。

    张八年说道:“官家,先前沈安出城时,特地派人来报信。”

    瞬间赵曙的腰背松弛了下去,“是吗?”

    张八年点头,“他叫那人来说自己和吴征去了封丘县,主要是看看山水……”

    “封丘哪来的山水?”赵曙笑骂道:“那边就有黄河,这等天气去,冷风能把人吹傻了。不,朕看是他傻了。”

    “是。”

    张八年告退。

    走在宫中,他想起了先前官家的态度。

    先前得知沈安带着吴征去封丘时,官家看着冷冰冰的。

    后来得知沈安令人来报信后,官家马上就松弛了下去。

    帝王啊!

    不论他多欣赏你,但有许多底线你依旧不能触碰。

    沈安插手吴征之事有些犯忌讳,如果无声无息的去了封丘县,那更是犯忌讳。

    你随意插手地方事务,这是想做什么?

    所以沈安叫人来通报自己的行踪,这一步走对了。

    回到皇城司后,张八年刚歇息了一会儿,手下有人说道:“都知,那沈安行事也太大胆了吧,地方事务也是他能干涉的吗?”

    张八年摇头。

    “都知,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当然有。”张八年淡淡的道:“征伐西夏在即,沈安定然是要去的。”

    众人点头。

    “此乃国战,沈安乃是大宋名将,他若是不去才怪。”

    张八年点点头,“此战若是顺利,他的功劳不少,威望也会提高。可他毕竟太年轻了。”

    众人面面相觑,“都知,难道他是在提前犯错?”

    张八年说道:“是,他就是在提前犯错。”

    尼玛!

    这也太牛笔了吧?

    “这人竟然笃定此战必胜,更是笃定自己一定能立下大功,这自信……”

    “所以他是名将,而你却只是密谍。”

    张八年起身道:“官家没有吩咐,封丘那边就暂时别管了,等沈安捅个大窟窿出来,为治平三年收尾吧。”

    治平三年!

    他走到门外,负手看着外面的天空。

    初阳霞光万丈,照的宫中一片金黄。

    “治平三年前,大宋守。”

    他走下台阶,双拳紧握,“治平三年后,大宋由守转攻,这个天下……风云动啊!”

    ……

    午时到了,可大部分人只是懒洋洋的呆在家里。

    初冬的时节里,大部分活计都没了,既然没了活计,就是没了收入,那还念叨什么午饭啊!一家子少动弹就是了。

    这是农户。

    而城里的百姓大多有活计,掌柜好些的会给些炊饼之类的食物,不好的直接不管你。

    “喝水!”

    热水在这个时候就是最好的补充。

    “一泡尿就没了。”

    一个大汉在嘀咕着,他的身后是一家客栈。

    客栈是鱼龙混杂的地方,各色人等穿梭进出,带来了各地消息。

    “知道吗?昨日又有步卒往西北去了。”

    一个虬髯大汉一脸激动的道:“某恰好在边上,那大军浩荡啊!看着就欢喜。”

    几个住客正在外面晒太阳,闻言都欢喜不已。

    “这是要打西贼了吧。”

    “嗯,朝中此次并未遮掩,而是大大方方的把大军派过去。那些大车哦,一眼看不到头,全是往西北去的。”

    “步卒和辎重慢,所以必须要提前去,看样子是开春动手?”

    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问道。

    众人看着他,有人退后一步,“你莫不是西夏的奸细。”

    尖嘴猴腮的男子一怔,然后骂道:“老子家里世代忠良,老子的叔叔当年就战死在好水川,你说谁是奸细?”

    众人一听马上肃然,然后道歉,又说请他喝酒。

    众人进去要了些酒,然后七嘴八舌的聊着西北即将到来的大战。

    所谓民间政治家大抵指的就是这些人。

    “沈郡公还没去呢?”

    “如今还早呢,他定然是带着骑兵出发,说不得要等开春了。”

    “嗯,也是。”

    “若是此战胜了,诸位,大宋怕是要不得了了。”

    “是啊!某就想到了汉唐。”

    “汉唐怎么了?”

    “记得老辈人说过,前汉的那个帝王,开国时被匈奴人打的惨不忍睹,后来他的子孙卧薪尝胆,最终把匈奴人给打跑了。还有前唐的那个太宗皇帝,杀了自家的兄弟,夺了帝位,随后那个什么……突厥入侵,太宗皇帝暂时忍了,可没多久就起兵攻打突厥……”

    “后来呢?”

    众人都觉得热血沸腾。

    说话的男子喝了一口酒,得意洋洋的道:“后来突厥被赶跑了!哈哈哈哈!”

    众人不禁欢喜,有人说道:“大宋也是啊!”

    “对,大宋也有澶渊之盟。只是真宗皇帝后来就喜欢吹嘘。”

    “先帝仁慈,这叫做养精蓄锐呢。”

    沈安和吴征从外面牵马走过,听到这话,不禁都笑了。

    先帝更多的是无奈吧。

    沈安想起了赵祯,不禁微微一笑。

    如今的大宋你可满意吗?

    等以后大宋席卷塞外时,想来你会含笑九泉。

    两人一路去了吴征的住所,没想到黄戳戳竟然还在这里看房子。

    “吴御史……”

    见吴征回来,黄戳戳的眼泪夺眶而出,“小人还以为您不回来了。”

    一番介绍后,黄戳戳狂喜跪下,“见过沈郡公,您来了,吴御史就不怕了。”

    这人倒是个有情有义的。

    沈安歇息了一会儿,吩咐道:“去叫了酒食来。”

    黄戳戳去了,稍后传来消息,说是吴征带回来了一个贵人。

    冯耀祖得了消息,冷笑道:“他认识什么贵人?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县丞笑道:“此事他做过了,汴梁没人会搭理他,就算是宰辅们也不会伸手。”

    这才是冯耀祖的底气所在。

    官员脱岗吃喝玩乐是普遍现象,你吴征哔哔个啥?

    随后的两天里,沈安每日就在吴征的住所里看书,吴征想询问他的打算,却不好开口。

    第三天,冯耀祖的应对来了。

    “吴御史,冯知县来了。”

    黄戳戳临时充当了门子。

    “请进来。”

    吴征在正堂接待了冯耀祖。

    冯耀祖看着这个简陋的正堂,淡淡的道:“吴御史此次回京可带来了什么?”

    三天了,吴征没啥动静,冯耀祖觉得此人是大彻大悟了,知道官场不是他那种混法,所以憋着不出门。

    换做是后世,一句话就解释了这种行径:这人被官场毒打了一顿,懂事了。

    吴征想到了沈安,“冯知县想知道些什么?”

    哟!

    这是还有怨气?

    冯耀祖微微侧身看着他,认真的道:“官,不是你这么做的。”

    他起身在堂内踱步,双手背在后面,姿态威严。

    “为官者,要知道轻重,何为官?代天子牧民,某身为知县,自问所行不差,你这等人却来挑刺,谁给你的胆量?”

    本来冯耀祖是想来息事宁人的,可当看到吴征那冷漠的脸时,不禁就怒了。

    “有本事就去弹劾冯某。”

    冯耀祖最后双手按在案几上,身体前俯盯着吴征,一字一吐的道:“没本事,就老实待着,别给封丘找麻烦,否则某会让你无处容身!”

    他扬长而去,吴征坐在那里,神色茫然。

    随后的几天里,沈安依旧如故,只是让吴征不必担心这些。

    吴征重新四处查探,直至冯耀祖忍无可忍,连续上了多份奏疏,说是封丘不堪吴征的骚扰,请御史台换人。

    御史台接到消息后很是商议了一番,唐介知道吴征在做什么,所以很是纠结。

    再闹下去怕是不大好吧。

    他犹豫了。

    而吕诲也知道吴征在干什么,甚至知道他捅窟窿失败的经历。

    “叫他回来,咱们……换人!”

    唐介痛苦的做出了决定,报请上面批准。

    “沈安果真是去游玩的?”

    赵曙看到了这份消息,很是好奇沈安的安静。

    吕诲亲自去了封丘县。

    一到县衙他就和冯耀祖交换了意见,旋即令人去招吴征。

    吴征得了消息不禁绝望了。

    沈安这几天看似在休息,可脑子里全是未来的战局。

    大战在即,许多人都想去西北分一杯羹,榆林巷被堵的水泄不通,他需要找个清净的地方琢磨战事。正好吴征的事儿他比较感兴趣,于是就来了。

    见吴征准备去县衙,沈安丢掉手中的书,起身道:“等等。”

    吴征看着他,眼中全是无奈。

    还能等什么?

    沈安走到了院子里,缓缓看着周围,很是满意这里的清静。

    “春哥!”

    随着他的声音,墙头翻进来一个男子。

    黄春行礼。

    “收集了多少?”

    沈安意态闲适的问道。

    黄春说道:“很多,按照轻重缓急都记录了。”

    他递来一本册子。

    沈安接过翻看了一下,满意的道:“还行。”

    他把册子递给懵懂的吴征,淡淡的道:“去吧。”

    “吴御史,吕知杂在县衙等着呢,快些吧。”

    外面有人在催促,沈安笑道:“吕诲竟然亲自来了?也好,你去抽抽他的脸,别客气。”

    我能抽他的脸?

    吴征苦笑拱手,把小册子放进怀里,急匆匆的去了。

    沈安进去收了自己的书和地图,然后打包。

    黄春跟进来,“郎君,咱们今日回去吗?”

    “对。”沈安欢喜的道:“小种昨夜来过,说是那些人找不到某,大多不来了,如今归家不会被骚扰。某这几日很想芋头和毛豆啊!”

    ……

    第四更送上,大家晚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