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9章 噤若寒蝉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409章 噤若寒蝉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文豪龙起南洋三国之席卷天下最强兵王大清隐龙逆流伐清     女伎,也可以理解成为出卖才艺的女子。

    比如说唱歌跳舞。歌声动人、舞蹈出色的女伎能让权贵们趋之若鹜,出大价钱请去家里表演。

    但大多数情况下她们只是卖艺,卖身的也有,第一是被钱砸,第二就是心动了。

    这几个女伎来酒肆表演,身份自然不高。

    不过为首的女伎看着李勋,冷冷的道:“我等并不卖身。”

    李勋在西夏颐指气使惯了,大大咧咧的道:“钱不够?好说。”

    他又摸出一张纸钞,憋了许久的**让他眼珠子都有些发红,恨不能拉着这几个女伎去寻地方发泄。

    “我等不卖身!”

    那女伎微微昂首,“西夏人在,我等告辞。”

    她竟然不愿意为西夏人表演。

    食客们先是一愣,然后轰然叫好。

    “好个娘子!有骨气!”

    “回头某请你等去家里歌舞,放心,某的朋友多,保证让你等多挣钱。”

    “……”

    女妓们收拾了乐器,然后福身走了。

    众人这才盯住了李勋几人。

    李勋能出使大宋固然有权贵身份的因素,也有懂大宋话的优势,否则也轮不到他。

    他喝了一口酒,说道:“无趣,宋人果然无趣。”

    “何处有趣?”

    左边坐着两个男子,其中一人回头,淡淡的问道。

    李勋觉得他不大友善,就说道:“关你何事?”

    “这里是大宋,某是大宋人,自然就和某有关。”

    男子起身,手中握着酒壶。

    李勋一拍桌子,“你要怎地?”

    边上的通译喊道:“这是使者,咱们大夏的使者。”

    “使者?”

    男子哂然一笑,“梁氏竟然派了个纨绔来,有趣。”

    他竟然敢称呼太后娘娘为梁氏?

    李勋大怒,也抓起酒壶问道,“你是何人?竟然敢亵渎太后娘娘吗?”

    “哈哈哈哈!”

    男子大笑起来,目光俾睨的看着李勋,“某沈安。”

    呯!

    李勋失色,手中的酒壶落在案几上,翻滚几下后停住,酒水顺着案几流淌下来。

    边上的男子起身,“安北兄何必搭理这等人。”

    男子是王雱。

    “某本想看看热闹,谁知竟然遇到了这等货色,倒胃口,走了。”

    今日曾二梅算是能正常工作了,忙碌了几天的沈安给自己放个假,约了王雱出来喝酒,顺带看看歌舞表演。

    他有钱,按理能包下一家酒楼单独叫人来歌舞,然后随便他想怎么弄,开无遮大会都没问题。

    可沈安却喜欢在这等酒肆里寻摸热闹,跟着人一起起哄。

    他摸出一张纸钞放在案几上,掌柜跑过来,一脸内疚的道:“竟然不知道沈郡公来小店,又让人打扰了沈郡公的兴致,小人哪里还敢厚颜收钱,还请沈郡公莫要让小人为难才好。”

    掌柜递过纸钞,沈安笑道:“沈某不差这个。”

    对于这个时代的饮食行业来说,沈安给了他们许多好处,所以掌柜不收钱倒也是真心实意。

    “不是小人吹嘘您,就算是宰辅来了小店,该收的钱小人依旧会收,可这钱小人不能收。”

    掌柜态度坚定,王雱不喜纠缠,皱眉道:“你此次不收钱,他下次定然就不来了。”

    呃!

    掌柜纠结了。

    沈安笑了笑,然后往外走。

    从头到尾他都漠视了李勋,仿佛那人是只虫子,不值当自己多看一眼。

    李勋心中恼火,想起自己先前的狼狈,就起身道:“沈安……”

    沈安霍然回身看着他,目光冷漠。

    “何事?”

    李勋想说话,可在沈安的目光下竟然忘记了要说些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

    沈安淡淡的道:“这里是汴梁,若是被某知晓你等做了什么,打断你的狗腿。那梁氏就算是愤怒也只是枉然。”

    梁氏那个娘们够阴,上次两人同时下手暗算对方,却都早有准备。

    不过沈安断了李勋的腿,梁氏知道了也只会表面上愤怒,暗地里会偷笑。

    西夏的权贵对梁氏并不是很支持,也就是说,不少权贵都是梁氏的对头,沈安出手,就是替她出气。

    那个娘们!

    沈安笑呵呵的准备出去。

    “沈郡公。”

    门外进来两人,却是王韶和项韬。

    “又见面了。”沈安笑呵呵的道:“明日去见使者,今日出来喝点酒也不错,放松放松。”

    王韶拱手,“是,刚安定下来,就来寻个地方喝酒。”

    他介绍了项韬。

    项韬的眼睛都在发光,拱手,用那种崇敬的姿态说道:“见过沈郡公。沈郡公,下官认识常建仁。”

    常建仁原先就是在翰林院,不过是画师罢了。

    沈安点头,“下次有机会一起喝酒。”

    他这只是套话,项韬却激动的拱手,“是,下官不胜荣幸。”

    沈安愕然,然后习惯性的拍拍他肩膀。

    这个动作是和王韶在一起时养成的,沈安伸手才发现对象不合适。

    拍肩膀这个动作有长辈对晚辈、上官对下属、师长对學生的味道,可项韬和他没关系啊!

    沈安心中尴尬,可却收不住手了,而且因为他有一个收手的动作,所以大概会拍空。

    就在此时,项韬却一脸荣幸的把左边肩膀往前送了一下,正好让沈安拍中。

    “下次……”

    沈安想说好好做,可这话对王韶可以说,对项韬却不合适。

    “是,下官一定记得沈郡公的教诲。”

    项韬一脸的激动把沈安送了出去。

    两人再度进去,就见到了李勋等人。

    西夏人的服饰好辨认,项韬找人问了,回来说道:“说是西夏使者。”

    王韶看了李勋一眼,“这是西夏的权贵。”

    他在西北游历了许久,见过那些部族的头领。那些部族的头领也没李勋的那种倨傲,可见此人的身份不简单。

    项韬的身体偏过来,笑道:“你不知道,刚才那使者想买女妓,沈郡公恰好在,几句话让此人失态,竟然话都不敢说了。”

    王韶看着李勋,见他面色涨红,就知道此言不虚,“人说沈郡公是外交第一人,可某此刻却想起了另一件事。他杀敌无数,这才有了藐视西夏使者的资格。若是换了某,自然不成。”

    “明日你就要和此人交锋了,子纯,仔细看看他。”

    “某知道。”王韶的目光深沉,举起酒杯。

    ……

    第二天,一大早王韶就起来了,洗漱之后,他出门去找吃的。

    汴梁繁华,而且把前唐的坊墙给推翻了,商业空前发达。

    他知道自己不能吃有汤水的食物,就买了三个羊肉馒头,然后边走边吃。

    到了枢密院时,此刻只有几个人来,见到他就问身份。

    “副承旨王韶。”

    “哟!”门子仔细打量着王韶,“认识沈郡公?”

    王韶点头,门子笑道:“那职位以前都是沈郡公看好的人才能担任,如今换了新人,想来也是个大才。”

    边上早到的几个官吏听到这话后,都过来和王韶见礼。

    “王承旨能得沈郡公青睐,想来有大才,以后大家多多亲近。”

    “若是无事,下衙后一起用饭。”

    随着人越来越多,王韶的周围都是人。

    众人对他格外的亲切,王韶有些不解,等开始进去后,有人大抵是想和他套交情,就低声道:“沈郡公看好的人,大家都想亲近呢!”

    王韶明白了,原来是沈安的恩惠。

    只是一个名头,竟然就让某能融入枢密院吗?

    王韶不禁叹为观止。

    稍后有人说富弼要见他。

    王韶一路去了值房,见到富弼时,他难得的露出了笑脸,“安北说你有大才,枢密院最近有些死气沉沉的,来个大才也好,你只管做,若是有事只管来寻老夫。”

    这是客套话,王韶躬身感谢。

    依旧是沈安的名头在起作用啊!

    王韶心中感激,随后西夏使者就来了。

    “见过王承旨。”

    杨成松拱手。

    “见过贵使。”

    王韶很是沉稳的行礼,顺带看了杨成松身后的李勋一眼。

    李勋看着有些悻悻然,拱手也有些不情愿。

    这等骄奢的权贵能干什么?

    王韶觉得梁太后识人不明。

    随后就是奉茶。

    可茶水喝了几杯,大宋这边却没有开始交流的意思,杨成松忍不住问道:“敢问王承旨,这还等什么呢?”

    他这话有些不客气,大抵是觉得大宋失礼了。

    王韶心中有些纠结,“有人未到。”

    这误了时辰,真的很尴尬啊!

    “谁未到?”

    杨成松有些怒了。

    “沈郡公。”

    呃!

    杨成松的怒气马上就消散了,起身道:“某去更衣。”

    去了茅房回来后,他绝口不提等待的事儿。

    众人枯坐着,不知何时,外面有脚步声传来。

    “都来了?”

    沈安缓步走进来,看着精神不错。

    这人竟然没有一点儿迟到的不安,很是从容。

    王韶起身,杨成松先是看了沈安一眼,琢磨了一下这人。

    一身官服看着还合身,只是帽子有些歪歪斜斜的。眉间看着懒散,若非是一身官服,看着更像是汴梁街头的一个闲汉。

    这就是沈安?

    杨成松想起兴庆府对此人的各种评价,最多的还是魔头,杀人魔头。

    此人对大夏数次交战,从未落败,开启了大宋对大夏的优势。

    而且据闻此人杀人不眨眼,以至于要用京观来发泄心中的戾气。

    这样一个人,起码得凶神恶煞的吧?

    可眼前的沈安看着普通的一塌糊涂啊!

    杨成松心中转了无数念头,然后拱手,“见过沈郡公。”

    沈安颔首,“见过贵使。大宋和西夏之间才将大打出手,梁氏派了你等来,这是要请降吗?”

    瞬间使团就怒了。

    “沈郡公慎言!”

    杨成松冷冷的道:“大夏不惧任何对手!”

    “是吗?”沈安意态闲适的道:“记得上次你们是谁出使来着,某说过了,西夏就是大宋的崽,当爹的自然不会和自己的崽较真,所以卖了些兵器给你们,忘记了?”

    那事儿当时李谅祚还在,西夏内部也很是纠结了一番。

    什么叫做西夏是大宋的崽?

    耻辱啊!

    可看在大宋卖兵器的份上,加之那时候辽人入侵在即,所以就忍了。

    竟然沈安再度提及此事,杨成松憋闷的想吐血。

    李勋想炸毛,沈安眯眼看着他,说道:“你是……”

    昨日才将见面啊!

    李勋心中恼火,却不知不觉的拱手道:“副使李勋。”

    沈安淡淡的道:“自尊自重。”

    李勋低头,杨成松心中骇然,觉得李勋这般跋扈倨傲,竟然面对沈安不敢说话吗?

    沈安看着王韶,“开始吧。”

    沈安进来随便说了一番话,西夏使团的气势就直落谷底。

    这堪称是暗战啊!

    王韶亲眼目睹了沈安游刃有余、近乎于玩耍般的压下了西夏人的气势,不禁暗赞不已。

    随后双方进了准备好的房间,相对坐下。

    杨成松本以为沈安会坐在自己的对面,可坐在对面的却是王韶。

    沈安就坐在最边上,一个文书的身边。他伸手在怀里摸了一下,竟然摸出一本书来,津津有味的看着。

    卧槽!

    这是两国谈判?

    怎么像是来度假的呢?

    ……

    第一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