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1章 能不吹这个牛笔吗?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401章 能不吹这个牛笔吗?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大清隐龙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文豪临高启明庶子风流龙起南洋最强兵王逆流伐清     所谓立功我来,送死你去,这是官场恒久不变的手段。

    孙永这片份奏疏大伙儿都看了,都觉得很是打动人心,想来官家看了会潸然泪下,然后同意册封皇太子。

    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谁参与了谁受惠。

    所以大伙儿都觉得孙永不会答应。

    可他竟然毫不犹豫的就说好。

    这人……人品不错啊!

    稍后奏疏就进了宫,孙永等人在等候消息。

    ……

    “官家,大王那边的属官有奏疏上。”

    赵顼那边的奏疏赵曙总是会先看看,所以陈忠珩果断的先递了过去。

    果然,赵曙很是满意的道:“很好。”

    得了很好两个字的夸赞,陈忠珩不禁浑身发飘,心想那些觊觎某这个位置的人该死心了吧?

    在官家的身边侍候,这就是无冕之王,不管你是什么都知,在陈忠珩的面前天然就要低一头。

    所以不少人都在盯着他,等他犯错。

    ——某不会犯错!

    这是陈忠珩的座右铭。

    他看看在场的内侍宫女,嘴角带着冷笑。

    这里面就有对头的眼线,他知道,但却不去排挤。

    为啥?

    因为这样才能显得他老陈胸襟宽广啊!

    想想沈安,这么一个年轻人为啥被帝王重用?

    不就是以德服人吗?

    官家都说了,沈安道德高深,所以才敢重用他。

    是了,帝王用人首重德行,德行不好,你再有才也不搭理你。

    陈忠珩心中舒畅,微微昂首,觉得这便是人生巅峰。

    某的晏月啊!晚上某给你弄个最新的菜式,定然让你赞不绝口。

    自从和晏月同居后,陈忠珩就虚心向御厨们讨教了些手艺,如今做饭也算是有些造诣了。

    “嗯?”

    他正在遐思,就听到了一声冷哼。

    官家的情绪不对啊!

    陈忠珩毕竟是身边人,所以只是听了个语气,就知道赵曙的情绪不大好。

    那是什么奏疏?

    “这是从三代开始啊!”

    赵曙放下奏疏,面无表情的说道:“陈忠珩,朕问你,你若是家财万贯,家中有几个儿子,有人建言让你早早把家业给了儿子执掌,你觉着可好?”

    “好啊!”

    陈忠珩瞬间想到的是自己和晏月的事儿。

    若是某和晏月有孩子,某定然会早早的让孩子接掌家业,某就和晏月双宿双飞,过过神仙日子,万事不管。

    可那是官家啊!

    陈忠珩汗流浃背的跪下道;“官家,臣口误了。臣……若是臣的话,臣觉着此事值得商榷,孩子终究不懂事,若是早早让他接掌了家业,臣就担心会把家业给败光了。”

    他抬头看了赵曙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就知道自己还没过关。

    哪个倒霉催的上的奏疏啊!害死人了!

    “而且臣还年轻!”

    为了过关,陈忠珩连脸都不要了,“臣那么年轻,早早就把家业交给了孩子,臣这不是无所事事了吗?那和行尸走肉有何区别?”

    赵曙起身,陈忠珩心中一震,担心自己倒霉,马上喊道:“陛下,谁若是这般建言,臣定然要把他打个半死。”

    管逑你们谁上的奏疏,死道友不死贫道,你就赶紧去死吧。

    官家才多少岁数?还在盛年呢!你们这就迫不及待的想让他封皇太子,这是癞蛤蟆跳脚背上,它膈应人啊!

    “取了唢呐来。”

    赵曙的背影看着萧瑟孤独。

    稍后唢呐的声音在宫中回荡,高滔滔路过听到了,就问道:“官家这是心情郁郁?”

    有人去打探消息,回来说道:“对,官家接了份奏疏就这样了。”

    “去问清楚。”

    高滔滔站在那里,有些怒了。

    稍后又来了消息:“说是大王府里的人上的奏疏。”

    高滔滔瞬间了然,但却没法管,“哎!此事罢了。”

    这是他们父子之间的事,她没法插手,但暗示一下总可以吧?

    “叫了大郎来。”

    赵顼稍后进宫,高滔滔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把当年赵曙对他的父爱说的如山般的高大。

    哎!

    儿啊!

    你赶紧去劝劝你爹吧,他真是伤心了啊!

    得,赵顼只能马不停蹄的去求见,可赵曙却不见。

    这不对了啊!

    赵顼心中不安,回到庆宁宫后,就把孙永找来问话。

    “你写了什么?”

    “臣就写了些三代以来继承人的事。”

    孙永觉得自己的奏疏绝对能让官家落泪动情,然后册封赵顼为皇太子。

    “默写出来。”

    这个就是读书人的本事,不过是一会儿,孙永就把那份奏疏默写出来了,一字不差。

    “哎!”

    赵顼看了很是头痛,“此事不可再提。”

    可官家不肯见人啊!

    咋办?

    宰辅们不知道是出了啥事,就到处打听消息。

    “这官家不听政,难道是病了?”

    曾公亮很是头痛。

    “没病,说是心情郁郁。”

    包拯皱眉道:“身为帝王,当以天下为重。”

    他觉得赵曙太过儿女情长了些。

    “包相,你家有人找。”

    稍后包家来了个仆役,一脸惶然,“阿郎,小郎君挂在屋顶上下不来了。”

    “小畜生,且待老夫回家收拾他,此次不打个半死老夫决计不收手!”

    包绶上房的本事越发的出色了,越来越嘚瑟,但也常常因为太过嘚瑟遇到危险。

    韩琦起身,庞大的身躯让人感到了安心。

    “老夫进宫一趟去问问。”

    “韩相辛苦。”

    大家翘首以盼,稍后韩琦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官家让人传话说是无碍,但却不肯见老夫。”

    好吧,这事儿没法管了。

    孙永煎熬了一天,第二天终究忍不住去求见赵曙。

    他觉得赵曙不会见自己,可没想到却意外的顺利。

    赵曙在喝酒,边喝边擦拭唢呐。

    “官家,臣有罪。”

    此刻的孙永已经不敢再提什么皇太子的事儿了。

    只是提了一下,官家就罢朝了,若是再进谏,说不得官家会被气个半死。

    赵曙看着他,问道;“谁让你上的奏疏?”

    孙永心中一震,终于知道官家的心情为何不好了。

    原来他以为是大王授意某上的奏疏?

    帝王之心如深渊,不可探测。

    孙永的额头上全是汗珠,“臣乃是自发的,此事庆宁宫中的同僚都知道。”

    赵曙看着他,神色淡然的道,“去吧。”

    孙永已经准备好被发配了,他不敢相信的抬头,见赵曙神色淡淡的,不禁叩首道:“陛下,臣绝无假话,若是有,当天诛地灭!”

    赵曙疲倦的道:“去吧。”

    孙永想起了沈安的话。

    ——不会被呵斥。

    竟然被他说对了?

    沈安说此事不可为,他不信,于是强行为之,结果惹的官家罢朝。

    沈安说他不会被收拾,官家只是淡淡的让他去。

    他一路回到庆宁宫,那些同僚见他回来都默然。

    “孙侍读……官家让你去哪?”

    发配是重惩,按照地方的繁华程度来确定等级。

    此次进谏孙永是领头的,他多半是会被发配到远方,而他们作为联名的也好不到哪去,弄不好会丢掉官职。

    哎!

    只是一份奏疏的事儿,为何这般腥风血雨呢?

    孙永抬头,“官家仁慈,没有处罚!”

    “不可能!”侍读韩维失态的道:“官家的性子暴……暴躁,此次触怒了他,怎会不处罚?”

    他差点说成了暴戾,幸而改口快。

    孙永苦笑道:“沈安昨日说过,说是此事不可为,某没听。后来他说此事就算是进谏了,官家也不会处罚咱们。”

    众人不禁讶然,“他真是这么说的?”

    孙永点头,“千真万确,说来还没脸,他是和大王说了这番话,某是在外面偷听到的。”

    “那沈安竟然这般神算?”

    众人不禁失神。

    孙永叹息一声,“这不是神算,而是睿智。他知道官家不会同意,却也知道官家不会惩罚。哎!”

    他惆怅的道:“往日某看不起他,总觉着他这个侍讲是厮混来的。官家用他做侍讲,就是酬功。可此刻看来,沈安的手段高超,见识卓越,只是平日不显山露水。反倒是咱们整日夸夸其谈,以为自己乃是经天纬地之才,实则毫无用处。和沈安一比,某……羞愧难当。”

    他起身,“某这便去沈家认错。”

    “孙侍读万万不可啊!”

    有人劝阻道:“你若是认了错,此后你就得甘拜下风,低他一头,你甘心?”

    没有人喜欢低人一等,更没有人喜欢低人一头。

    这是人性。

    “甘心。”可孙永却坚毅的道:“沈安还有一番话,说的乃是士大夫,他说君王和士大夫之间不可太近,也不可太远,某深以为然。这等人腹中學识无数,却不肯说出来,这是藏拙,某这等整日高谈阔论的,哪里有资格和他相比?”

    他昂首,“低沈安一头,某心甘情愿。”

    众人不禁苦笑。

    “那些人都说帝王和士大夫共治天下,亲近的不得了,可沈安却把士大夫比作是小人,不可远近,粗看是羞辱人,可仔细一琢磨,竟然怕颇有道理。”

    众人都微微点头,有人想驳斥,却找不到理由,最后憋出一句话,“我辈君子……”

    “某不是君子。”

    孙永拱手,然后去了沈家。

    众人默然,稍后有人说道:“这个君子……很难。”

    咱们都不是君子,能不吹这个牛笔吗?

    ……

    第一更,今天依旧是四更。所以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