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 让人眷恋的炊烟(为盟主‘当年、驸马爷’贺,加更)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92章 让人眷恋的炊烟(为盟主‘当年、驸马爷’贺,加更)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清隐龙最强兵王     深秋的汴梁不见半点萧瑟模样,街头上人潮涌动,车水马龙。

    深秋就代表着歇息。

    农户忙碌了大半年,现在可以好好的歇一歇了,就携家带口的进了汴梁城,去大相国寺里转一圈,半日光阴就消磨了。一家子在里面花十文钱不到吃一顿,热乎乎的,然后心满意足的出去。

    大相国寺若是用后世的眼光来看,大抵就是个大型集贸市场,外加大型娱乐场所。

    各种货物堆积,杂耍,相扑……各种娱乐方式让人流连忘返。

    “天快黑了,快回家!”

    一声叫喊,大相国寺马上就沸腾起来,那些要急着出城归家的人都在叫喊。

    “二郎!”

    “娘子你在哪?”

    “官人,有人乱摸!”

    “弄死他!”

    “……”

    一阵纷纷攘攘后,人流在大相国寺外面汇集,然后往四方去了。

    晏月带着商队正好路过这里,顿时被堵得寸步难行。

    伙计们有些急躁,有人说道:“这送货过去还得等卸货,这天都黑了。辛苦了大半年,就等着吃喝一顿,再玩个女人,不然挣钱做什么?”

    “等着!”晏月看着又被晒黑了些,她拿出水囊喝了一口,想起了宫中的陈忠珩。

    他们在东二条甜水巷买了房子,离开汴梁大半年后,晏月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了。

    在父母去后,她从未有过家的感觉,只想把商队经营下去,直至自己老去,然后寻个地方等死。

    可阴差阳错的竟然遇到了陈忠珩。

    他是内侍!

    那些伙计得知了此事后,并未觉得有个顶级的内侍罩着商队是好事,反而担心晏月受了委屈,不少人在暗示她,最好别和陈忠珩太亲近。

    他是内侍!

    天地初开判阴阳,男为阳,女为阴。

    可内侍却不在阴阳之列。

    这样的人你怎么能和他住在一起呢?

    对此晏月并未驳斥,也没说话。

    作为一个女人,她带着一群彪悍的伙计行走于西北到汴梁之间,遭遇的事儿一般人无法想象。

    她知道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好坏只有你自己知道。

    所以无需在乎旁人的眼光,只要你觉得好,那么就好。

    “晏月!”

    一个欢喜的声音传来,晏月的嘴角微微翘起。

    就在左前方,便服的陈忠珩在跳跃招手。

    见晏月转头看过来,陈忠珩欢喜的喊道:“某在这里,某在这里。”

    “这人!”

    晏月笑了起来,然后下马走了过去。

    人群中,他们艰难而行,当见到彼此时,眼中都有欢喜之色。

    “怎么现在才回来?饿了吗?”

    陈忠珩见面就埋怨,接着就开始了碎碎念:“看你又晒黑了些,回头某弄了宫中的好东西给你擦擦,那些女人擦了看着白净。”

    晏月含笑听着他碎碎念,然后问道:“老陈,你怎么有空出来?”

    陈忠珩得意的道:“今日官家心情大好,赏赐宫中人,某得知你要回来,就告了假。”

    “好告假吗?不方便你就晚些再出来。”

    “好,怎么不好?不是某吹嘘,在宫中就没有某办不成的事。”

    “你又在吹牛。”

    “某哪里吹牛了?你不信,你不信某……”

    “我信了。”

    “……”

    陈忠珩陪着她去交货,只是亮出了沈家的牌子,那掌柜马上肃然起敬,“是沈郡公的朋友吗?好说,价钱好说,来人,帮着卸货!”

    晏月发现掌柜的态度好的不像话,就拉了陈忠珩出去问话,“老陈,这掌柜怎么那么好说话?”

    生意人什么话都会说,就是不肯说出那句‘价钱好说’。一旦说了这句话,就代表着你放弃了在这次交易中的主导地位。

    陈忠珩笑道:“沈安前次去了西北……”

    “那个我知道。”晏月欢喜的道:“那时候我在路上,后来听闻沈郡公一战收复了绥州,欢喜啊!我们那时在延川城里,沈郡公收复绥州的消息传来,整个延川城都轰动了。那些军民在街上大喊大叫,欢喜啊!都说这是大宋第一次主动收复失地,以后西夏不足为患了。”

    “是啊!”陈忠珩也与有荣焉的道:“他后来还击退了梁氏的进攻,可在京城却有人冲着他家动手。”

    晏月的眸色一冷,陈忠珩感觉自己的对面是一头老虎,母老虎。

    “那等人都该杀了。”晏月愤怒的道:“沈郡公在西北为国效力,竟然有人在身后捅刀子,这样的人,不死何为?”

    “别气别气!”陈忠珩笑道:“你不知道,那沈安的妹妹……一个没成年的女孩子,带着家人就去砸了那家。那些人就报官,想借机整沈家,谁知道出来了许多人站在沈家这边,一下把他们给压倒了。等沈安一回来,那人的手段……晏月,你不知道,人人都说他是以德服人,可他一回汴梁,那几个得罪了他的人都没跑,一个接着一个的被他收拾,痛快啊!”

    晏月一怔,然后笑道:“他在西北杀伐果断,自然不会是那等优柔寡断之人。以德服人,可这世间有德之人何其少,他自然要动手。”

    钱货两讫后,陈忠珩带着晏月回家。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但屋子里却能看到很是干净。

    “你打扫的?”

    晏月觉得浑身放松。

    陈忠珩有些别扭的道:“嗯。”

    在晏月走了之后,每隔一阵子他就会出来一趟,然后打扫这边的屋子。打扫完之后,他会坐半天,呆呆的想着以前,以及以后。

    人生苦短,你不知道自己将会终结于何时。尘归尘,土归土。

    人生孤独,你无法承受,于是想寻个伴侣一起对抗这个孤独。

    许多时候,你看着他(她)坐在那里看书,什么话都不用说,你就会觉得很充实。

    这就是陪伴。

    而灯红酒绿之中,你只能寻到一时的欢乐,却永远都找不到这份心灵的安定。

    陈忠珩陪着晏月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要进宫去伺候。

    “你在家里歇息,等下午某再出来。”

    陈忠珩急匆匆的想出去,晏月叫住他,“你还没吃早饭呢!”

    陈忠珩摇头,“某出去买两个馒头吃了就是。”

    “你等着。”

    晏月急匆匆的去了厨房,稍后炊烟升起。

    不过是一刻钟不到的功夫,两个肉饼就煎好了。

    晏月麻利的用油纸包好肉饼,抬头道:“你记得冷些了再吃,免得烫到……你……”

    陈忠珩眼中含泪,握住她的手,“晏月,某一生都不知道家是什么,现在知道了。”

    晏月看着他,突然伸手摸摸他的脸颊,“是啊!家是什么?你有一个牵挂,有人牵挂着你,那里就是你的家……”

    陈忠珩急匆匆的回到宫中,正好赶上朝会。

    他到了赵曙的身边,赵曙问道:“外面如何?”

    “繁华。”

    “繁华啊!那就好。”

    早朝依旧波澜不惊,直至提及了一份奏疏。

    “有人弹劾祥符县知县张启伟,说他受贿三千余贯。”

    赵曙神色平静,但握着奏疏的手很用力,关节都发白了。

    “赵启伟……”韩琦想了一下,“祥符县为免役钱的发端地,每年都能结余数万贯,三司上下对张启伟赞美颇多,怎地这人就贪腐了呢?”

    赵曙淡淡的道:“人心难测,今日英雄,每日奸贼,利益当前,能让人原形毕露。”

    “查吧。”韩琦很是无奈的道:“那些人会说新政就养了一群贪官污吏,哎!头疼。”

    “谁去查?”

    赵曙看着宰辅们,冷笑道:“此事不论好坏,朕都要知道真相如何。御史台靠不住!谁去?”

    呃!

    御史台靠不住?

    唐介听到这话怕是会哭。

    不过活该!

    韩琦觉得唐介连个吕诲都压不住,活该被官家看不起。

    不过谁去查才好呢?

    包拯想出班,韩琦却抢先道:“陛下,沈安在家无所事事呢!”

    曾公亮马上说道:“是啊!他从西北归来之后就歇着了,有大半月了吧。”

    赵曙点头,说道:“年轻人不能太清闲了,如此让他去看看。”

    包拯晚了一步,只能回班。

    稍后散朝,包拯和韩琦走在一起,“朝中多的是人可以派过去,你们偏偏把沈安顶出来,老夫把丑话说在前面,若是沈安在祥符弄出了什么事来,谁担着?”

    韩琦大大咧咧的道:“最多是抓人罢了,有事老夫兜底了。”

    包拯赞道:“韩相威武。”

    呃!

    韩琦看着他,迟疑的道:“希仁你可从不溜须拍马的,怎么突然说起了老夫的好话,这是什么意思?”

    包拯说道:“没什么意思,只是觉着韩相果真有担当。”

    “那是。”

    韩琦觉得此案弄不好真是张启伟贪腐了,沈安去了能做什么?只能愤怒而已。

    哎!

    他见多了那些前面艰苦如老牛,后面贪婪如饕餮的官员,所以并未有什么惊讶的,让沈安去,只是希望用他的手段整治一番贪腐的官员。

    “那些人该收拾了!”

    沈安接到消息有些惊讶,他叫来了王韶。

    “有人弹劾祥符县知县张启伟贪腐,官家令某去查看,子纯可想去看看?”

    王韶点头,“正想去见见。”

    一行人就往祥符县去了。

    ……

    感谢‘当年、驸马爷’的盟主打赏!

    第五更送上,大家晚安!明天没有加更,继续四更。

    一万六千字的更新,理直气壮求月票。然后继续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