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1章 被王安石打了一巴掌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81章 被王安石打了一巴掌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临高启明大清隐龙庶子风流我要做门阀龙起南洋     知制诰的工作不算多,更谈不上累。

    担任知制诰,首要文采出色,这一点和馆阁之职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知制诰往往就是官员往上爬的一次机会,抓住了机会就会青云直上。

    也就是说,知制诰实际上就是官家观察官员的一个职务。

    你是牛是马,拉出来溜溜就是了。

    而官家就在边上看着。

    不,还有宰辅。

    知制诰和宰辅的关系也很亲密,你说是下属吧不算,你说不是吧,职务有许多交叉暧昧之处。

    比如说宰辅对官家的决断不满,这时候知制诰就派上用场了。

    缴还词头!

    这就相当于打官家的脸!

    一般人不敢这么做,所以缴还词头在很长时间里都成了一个传说。

    小朝会上,韩琦提起了昨日的事。

    “陛下,据杨靖安所言,益州路受困于交子和铁钱,纸钞一出,群情沸腾,都想用纸钞代替笨重的铁钱。”

    “臣以为此事可行。”

    曾公亮看了一眼笏板上自己昨夜记录的要点,说道:“臣见过铁钱,确实是笨拙,而且铁钱还会生锈,很是麻烦。和纸钞比起来,铁钱当然该废。”

    “杨靖安说百姓苦铁钱久矣,他每次下去查看民情,都有百姓抱怨,说是为何纸钞还不来,让他们受苦。”

    欧阳修也做了不少功课。

    但所有的功课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

    ——杨靖安的话!

    转运使就是一方诸侯,封疆大吏。

    这样一位大佬说的话,自然值得信任。

    以后王安石的变革也是如此,青苗法下去,开始大家都说是好政策,可那些官员一掺和,马上就成了坑人的坏法。但那些官员却报喜不报忧,只说青苗法造福百姓,百姓都在欢呼呢!

    那么好?

    于是执掌权柄的老王和赵顼一商议,这官员推行新法得力,给他升个官吧。

    看看,报喜不报忧,升官发财就在眼前。

    于是大伙儿有样學样,直至下面乌烟瘴气,最后被反对派抓住了把柄,一通攻击,老王落马,赵顼黯然。

    赵曙点头,“发行纸钞乃是国策,对大宋好处颇多,只是沈安一直说要谨慎,再谨慎,那人年轻,做事也冲动,只是在此事上谨慎的……比韩卿还谨慎吧。”

    韩琦谨慎吗?

    众人不禁都笑了。

    韩琦笑道:“臣自然是谨慎的,沈安……臣觉着他做事吧,还是胆小了些。”

    “是啊!”赵曙欢喜的道:“纸钞发下去,换来的是铜钱。那些铜钱就存在大宋钱庄里,每月都有收益,那些收益渐渐多了起来,韩绛说等年底把那些收益全数取出来,应付年底的花销没有问题。”

    他惬意的道:“沈安弄了这个钱庄,如今看来却是极好的,百姓有了借钱的地方,三司得了实惠,一举两得。”

    如今点,人员还在培训中。

    韩琦说道:“陛下,既然如此,那杨靖安进京之事可否决断了?”

    赵曙点头,“推行纸钞是地方官吏职责的重中之重,但凡知道这一点的就不会是庸官,其人难得,正好枢密院出缺一名副使,拟旨,益州路转运使杨靖安回京任枢密副使。”

    韩琦点头,曾公亮等人点头。

    君臣都同意,那么此事就板上钉钉了。

    有人马上去找到了王安石。

    “官家有旨意。”

    “说吧。”

    有人磨墨,王安石在凝神静气。

    官家的旨意只是一句话,这句话叫做词头,把词头给你王安石,你要根据这话拟定一份文采飞扬的旨意出来,这便是知制诰的职责。

    所以帝王满口锦绣说出一篇旨意来,那大多是在杜撰,也就是在吹牛皮,假的,实则旨意大多是那些中书舍人和知制诰拟定的。

    “官家令,益州路转运使杨靖安回京任枢密副使。”

    好了,这个便是词头,剩下的就是王安石的活了。

    来人看着王安石,见他提笔不动,就以为他在斟酌用词,不禁和身边人赞美道:“果然是个稳重的人。”

    墨汁渐渐在笔尖集聚,王安石突然问道:“官家可是准备在益州路废除铁钱吗?”

    来人点头,“对,文书稍后和旨意一起送去益州路。”

    王安石只觉得浑身发热,他想起了儿子的话。

    ——对钱钞的见解,当世无人能和沈安相媲美,从他对纸钞发行的谨慎,就能看出此事的严重性,一旦出现偏颇,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

    益州路的交子发行以来,不断经历波折,最后磨了多年,找到了规律,这才渐渐稳定下来。

    而沈安操盘纸钞发行,一步步的缓慢走,后来更是弄出了钱庄这个助力,这才敢慢慢放开纸钞的发行量。

    王安石此刻心中在天人交战。

    儿子自然不会害他,可此事重大啊!

    多少年没有人缴还词头了,今日他一动手,汴梁就会震动。

    沈安!

    王安石想到了沈安。

    昨晚儿子出去,直至凌晨才回来。

    他去了哪?

    王安石几乎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是去了沈家。

    那么此事沈安必然知道。

    沈安知道而不阻拦,那就证明此事不可为。

    而且儿子还带来了消息,说杨靖安善于奉迎,一直想调回汴梁来。

    官员想回京任职,想升官,你得有政绩。

    推行纸钞得力就是政绩。

    这是王雱推理出来的结果。

    做不做?

    推理是推理,一旦出错,王安石就只能自请滚蛋。

    你打了官家的脸还想留在京城?

    没门!

    他一直想去地方任职,可却不想用近乎于发配的方式,去某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厮混。

    所以他犹豫了。

    来人诧异的道:“王學士?”

    你这个考虑的时间太长了吧?

    边上的人也觉得有些奇怪,有人甚至笑道:“某都想到了一篇文章。”

    这话暗示自己都已经想好了这篇旨意的写法,老王在干什么呢?

    但没人敢质疑王安石的才學。

    所以他们只是觉得奇怪罢了。

    王安石突然放下笔,然后坐下来,说道:“转告官家,铁钱不可骤然而废,杨靖安此举定然有情弊,臣不敢拟旨,还请缴还词头。”

    轰隆!

    值房里仿佛传来了一声霹雳。

    大家都傻眼了。

    缴还词头?

    大宋多久没这等事了。

    上次缴还词头还是什么时候?

    是先帝时吧。

    先帝赵祯在位时发生了几起缴还词头的事儿,就是富弼开的头。

    但那些缴还词头大多是涉及内宫职务,以及外戚职务。

    也就是说大伙儿缴还词头针对的是官家本人,不许他在宫中搞一言堂。

    但对于外朝而言,对于正经朝政而言,缴还词头还没有先例。

    今日王安石淡淡的一句缴还词头,让人悚然而惊。

    出事了。

    出大事了!

    来人慌了,说道:“王學士,此事再考虑考虑?还是拟了吧!”

    你老王缴还词头不要紧,某也会被牵连啊!

    王安石摇头,值房的几个官吏也劝道:“此事还是从长计议,王學士先拟旨吧。”

    大佬,你这一炮可是要震动汴梁啊!

    赶紧改了吧。

    王安石坐下,端起茶杯,此刻他心中再无患得患失。

    成败如何,某不在乎!

    来人苦劝良久,直至外面有人问道:“旨意呢?可得了?”

    事情瞒不住了,马上被报给了赵曙。

    “什么?”

    赵曙眨巴了一下眼睛,觉得自己怕是听错了。

    “陛下,王安石缴还词头。”

    赵曙觉得脸有些痛,“为何?”

    “他说铁钱不可骤然废除,杨靖安此举定然有情弊!”

    “情弊?”

    赵曙铁青着脸道:“他坐在汴梁就能知道益州路的事?还情弊,朕看他是执拗惯了,突然发了狂。”

    缴还词头只发生在先帝赵祯时期,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宋皇权衰微始于真宗,勃发于赵祯时期。

    帝王弱了,臣子自然就强了。

    “去问问他,问问他!”

    赵曙怒了,脑门上青筋直冒。

    韩琦拱手,“陛下,臣去问问。”

    老韩一路去找到了王安石,“介甫,你这是为何?”

    王安石起身拱手,坐下后说道:“韩相,此事杨靖安定然有情弊,铁钱存在多年,不可骤然废除。”

    “可百姓苦铁钱久矣!”韩琦觉得他大抵是有些执拗了。

    王安石的执拗他们都知道,所以韩琦没当回事,笑道:“赶紧拟旨吧,跟着废除交子铁钱的文书一起下去。”

    王安石肃然道:“除非下官身死,否则这份旨意万万不会拟。”

    “你这是疯了?”

    韩琦的脾气可不好,闻言就怒了,“好不好的事你非得弄砸了,你想做什么?想出名?还是想升官?”

    王安石木然以对。

    韩琦气咻咻的回去,“陛下,王安石执拗,不肯拟旨。”

    赵曙拍打着椅子喝道:“狂妄!”

    他此刻登基数年,威望渐渐提升,一般人哪里敢来触霉头?

    可王安石就生生的打了他一巴掌。

    这个恨啊!

    可知制诰缴还词头有先例可循,这事儿你没法处置王安石啊!

    消息顷刻间传了出去,吕诲找到了司马光,欢喜的道:“王安石这是发狂了,竟然缴还词头。”

    司马光上次和王安石来了一次单挑,结果被打的很惨。

    那次之后,他和王安石就翻脸了。

    听到这个消息,他的眉微微挑起,然后木然道:“此事再看。”

    吕诲叹道:“看什么看?那杨靖安推行新政不遗余力,此等人竟然被王安石压制了,可见他们内部也是狗咬狗。君实,这等喜事……”

    他是真的欢喜了,“他们内部闹腾,可见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咱们在边上看热闹,要不……给他们加把火,添点油?”

    司马光木然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此事你斟酌。”

    吕诲点头,起身道:“某这便去寻人弹劾王安石和杨靖安,定然要让他们自己咬起来。”

    当今官家登基以来,威严渐盛,一直没人去触他的霉头。

    可今日王安石就给了他一下,汴梁官场震动。

    ……

    还有!

    这几天盟主比较多,明天依旧有加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