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4章 北宋真有陈世美?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74章 北宋真有陈世美?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我要做门阀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清隐龙龙起南洋     ——我们需要更多的年轻人,更胆大的年轻人!

    让杨坚从开封府平调到御史台担任侍御史并不困难,可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此事,难度不小。

    但他们还是办成了。

    司马光当时就说了上面那句话。

    看看新政这边吧,那沈安看着朝气蓬勃,精神抖擞。

    再看看咱们,大多都是四五十岁的老汉了,没了冲劲……不,是个个都懂得明哲保身的人生真谛,拼不过那边的不要脸啊!

    所以来几个胆大的年轻人吧。

    于是杨坚就被推了出来。

    御史台,侍御史……

    这就是要去做炮灰的。

    你做好了就升官发财,做差了就活该倒霉。

    这是一次考验。

    杨坚对此心知肚明,所以才将上任,他就在值房里琢磨了几日,然后出台了一份弹章。

    ……

    杨坚弹劾包拯!

    小朝会上,韩琦说道:“杨坚弹劾包拯徇私……”

    包拯木然。

    这等时候他没法说话。

    韩琦继续说道:“说是两年前开封府有个案子……包拯喜爱的一个学生犯事……那人叫做王翔,家中已经娶妻,可却在中举后被人看中……那人和国舅家有关系……王翔就隐瞒了已婚的事实,另娶了那个女子……”

    若是沈安在的话,定然要惊呼一声铡美案。

    陈世美啊!

    后世传言,说那位陈世美就是重婚,被先帝赵祯看中招了驸马,然后被老包给铡了。

    韩琦看着包拯,“希仁,此事如何?”

    你老包说个话啊!

    按照包拯的尿性,若是被冤枉了,怕是会马上蹦起来。

    可包拯却沉默的出班拱手,然后倒退出去。

    这便是宰辅被弹劾,要先回家待参的规矩。

    这不是包拯的脾气啊!

    他不该是咆哮朝堂,然后发誓要把杨坚给打残才对吗!

    可他竟然走了?

    君臣有些忧虑。

    难道这事是真的?

    两年前的包拯,那时候他是三司使,权利不小,这等事儿压下去倒也不难。

    可……

    ……

    杨坚弹劾包拯,包拯黯然归家的消息传出来,御史台瞬间就疯了。

    唐介出来,干咳一声道:“杨坚刚来就做了件大事,很出色,你等要以此为榜样。”

    御史台的活就是这个,你弹劾的人越厉害,业绩就越出色。

    大家看向杨坚的目光中都带着仰慕嫉妒恨,唯有苏轼有些纠结。

    包拯啊!

    他怎么会干出这等糊涂事呢?

    苏轼坐不住了,在不少人围着杨坚吹捧,杨坚含笑装矜持的时候,一溜烟就跑了。

    他一路跑到了沈家,见到了王韶。

    “安北,此事如何?”

    “慌什么?”

    沈安在和王韶看西北地图,琢磨着西北攻伐。

    “嘿!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有心思琢磨这个?”

    苏轼一把抢过地图,怒吼道:“包公回家了。”

    沈安并没有惊惶,慢条斯理的道:“他回家歇息几日也好。”

    “你!”

    苏轼没好气的道:“最多两日,那些弹劾就会让包公只能自请去地方。”

    宰辅被弹劾,若是扛不住了,多半是去地方任职,比如说文彦博就是这样。他如今依旧在地方上望眼欲穿的等待着赵曙的召唤。

    苏轼一跺脚,回去准备为包拯辩护。

    可证据呢?

    没证据你辩护个啥?

    那你只能主观的说包拯人品很好什么的。

    可包拯的人品……

    但凡被他喷过的,几乎都觉得这老头没人品。

    沈安等他走后,就把地图重新铺开,指着西夏那边说道:“麟府路那边若是从右边压过来倒是可行,可以和绥州这边合兵一处,顺着夏州,宥州清扫过去,随后等待。而环庆二州集聚的大军同时出击,直插西平府,兵逼兴庆府。左翼的原州大军一路压过来,堵住另一头,梁氏此刻走投无路,只能选择战或是降……”

    这样的战略态势极好,不过还得看到时候辽国的反应。

    “至于辽国,大宋一旦要动西夏,大军必须囤积在北方,兵压辽境,要让他们不敢兼顾西北!”

    王韶几乎都趴在了桌子上,“他们若是敢呢?那大宋就将同时对西夏和辽国开战,可有把握?”

    沈安点头,“那时对西夏采取攻势,对辽国采取守势,西夏这边的攻伐越顺利,辽人就会越慌张。若是攻下了兴庆府,辽人会马上撤军,派出使者来大谈宋辽兄弟之情……”

    王韶抬头,眼中有敬佩之色,“那时候的辽国怕是畏惧了大宋……”

    “对!”

    沈安畅想了一下那个局势,不禁心旷神怡的道:“到了那时,大宋慢慢的平复了西夏内部,其后就是要看着北方,瞄着燕云故地了。”

    “燕云故地!”

    那是个让大宋孜孜以求的地方,魂牵梦萦的地方。

    沈安点头,说道:“好好想想吧,哪日某带你去见大王。”

    “是。”

    王韶带着地图走了,看样子已经被沈安描绘的蓝图给迷住了。

    原先他只想着谋划西北,可现在沈安大笔一挥,把整个北方都拉了进来,这份气势一下就镇住了他。

    哎!

    人太有才了果然很累啊!

    沈安坐下,捧着茶杯,美滋滋的喝茶。

    王韶是个大才,这一点沈安没有疑虑过。

    关键他是正经进士出身,却对武事有着很大的兴趣。

    对武事有兴趣的文官多了去,比如说老韩。

    可有兴趣是一回事,有没有这个本事是另一回事。

    老韩就是典型的有心无力。

    而王韶却颇有天赋。

    前有常建仁在水军闪光,后有王韶在陆地上出彩,可见文转武大有作为啊!

    这就是活招牌,以后赵曙赵顼都用得上。

    沈安得意的躺在躺椅上,外面进来了黄春,“郎君,查出来了,两年前王翔在三司为官,娶的妻子和国舅家的关系远的没话说。”

    沈安依旧闭着眼睛,“包公的为人某知道,别的事他会通融,可若某有了卓雪,还想着另娶一个女子,包公会拎着刀来榆林巷。所以……此事定然有些蹊跷,闻小种已经去了,你那边盯着些包公家,别让那些老鼠进去。”

    “是。”

    黄春答应了,但又问道:“郎君,若是那王翔不肯说呢?”

    “他不肯说只有两种缘故,第一是这边有人去寻到了他,逼他闭嘴。第二就是他有什么狗屁的苦衷,不乐意说……这两种……都是忘恩负义,忘恩负义的人……”

    沈安面色转冷,黄春拱手告辞。

    ……

    闻小种一路打马疾驰,第二天下午就到了顺天府。但这一路并不顺利,让他的身上多了许多血腥味。

    进了顺天府后,他没有片刻耽误,直接去寻到了王翔。

    顺天府里,功曹参军王翔正在处置公事,一个小吏来报,“王参军,外面有人求见。”

    王翔抬头,白皙的脸,浓眉,微笑起来看着很是英俊。

    “某去看看。”

    他起身去了外面。

    到了大门时,见闻小种陌生,身上还带着血腥味,王翔就警惕的退后一步问道:“敢问是……”

    “家主人沈安。”闻小种看了一眼他的身后。

    “沈郡公?”

    沈安这个名字如今不知道的罕有,王翔的眉间多了些紧张,“不知沈郡公遣你来有何事。”

    大部分人遭遇沈安,大抵反应都是这样。

    闻小种低声道:“两年前之事可还记得?”

    瞬间王翔面色煞白。

    “你……”

    他看着有些迟疑。

    闻小种摸出了一个牌子,竟然是黄金打造而成。

    天下有这等手笔的,大抵也就是沈安了。

    这才符合他大宋第一富豪的身份。

    但这还不够。

    闻小种又拿出了一封信,摊开后,王翔看到了包拯的熟悉落款,就点头道:“是何事?”

    闻小种说道:“有人弹劾包公,说是你两年前重婚,是包公给庇护了……”

    他盯着王翔,刚想威胁一句,眼角就瞟到了人影在闪动。

    瞬间王翔的眼前就失去了闻小种的身影。

    闻小种一路追了过去,最后当街一拳打晕男子,然后拖了回来。

    当他拖着男子回来时,王翔依旧还在。

    “这是……”

    男子已经晕了,死狗般的被闻小种拖着。

    “此人是从京城赶来的,这一路某遇到了不少。”

    结合他一身的血腥味,王翔面色不禁微白。

    这便是政争,说是不见血,可那是朝堂之上。私底下的血腥味可不少。

    闻小种摸出了一个油纸包,“这是京城李家的干粮,最是美味。有钱的人出远门都爱买些带上。”

    油纸包打开,里面的饼香气四溢。

    “他们来此的目的你该清楚,就是想让你闭嘴或是改口,你以为如何?”

    闻小种的声音很平静,但王翔却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头野兽给盯住了。

    他点头,鬼使神差般的问道:“那你为何不买李家的干粮?”

    闻小种淡淡的道:“李家弄的这些,不过是我家玩剩下的罢了,郎君若是要弄这些生意,他们哪有活路!”

    这话傲然,却很实在。

    沈安做生意的能力冠绝天下,连官家都说他是三司使的绝佳人选,可见一斑。

    王翔低下头,“此事乃是家丑……”

    “你说。”

    “某从小就聪慧,加之长得白净,后来科举一路顺风……有个表妹就……喜欢某,可某并不喜欢她,再说家里也不愿意这样结亲,后来那表妹就有些疯癫……”

    这便是遇到偏执狂了。

    “慢慢的她也好了,她家里在给她相看亲事,某也中了进士,家中也找了娘子,结果那一日她又疯癫了……闹腾了起来,最后包公得知后,就压了下去……”

    这等事不压下去,不管真假都会成为丑闻。

    “那表妹如今跟着夫君去了南方……算是各自相安。”

    “竟然是这样吗?”闻小种说道:“此事某要你签字画押……”

    这个要求有些过分,可王翔却点头答应了。

    他问道:“包公没辩解吗?”

    闻小种摇头。

    王翔不禁泪流满面,“包公这是担心事情发作了,那是丑闻啊……”

    一旦事情发作,王翔和那位表妹就会被人从舆论上强行拉在一起,什么污水都能泼过来。他怕就没脸见人了。

    “还要些什么?”王翔坚定的道:“要么某就跟着你回京作证……”

    包拯想继续庇护他,可王翔却不忍如此。

    这便是知恩图报。

    “你放心,此事朝中一旦盖棺定论,谁敢泼脏水,你只管打就是了。”闻小种点头,看着远方,冷冷的道:“别看现在闹得欢,等某归去时……”

    ……

    感谢书友“当年、驸马爷”的盟主打赏,顺着加更下去,在二月一日,见谅。

    还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