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5章 微功还是大功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65章 微功还是大功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庶子风流临高启明龙起南洋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神话版三国大清隐龙最强兵王     朝堂上,包拯有些走神。

    “包卿……”

    “包卿……”

    赵曙连续呼唤了两次,包拯才回过神来。

    “包卿这是在想什么呢?”

    包拯难得有走神的时候,赵曙都笑了。

    “臣在想做人难。”

    包拯说道:“沈安去了西北,杨继年突然发病,如今在家中依旧垂危……此刻有人冲着沈家下手,臣……若是十年前,臣非得要打上门去不可。”

    开封府正在审案子,包拯突然说了这番话,就是在报备。

    ——若是开封府的判罚对沈家不利,臣可就要下手了啊!

    他会怎么下手?

    肯定是冲着陈福儿身后的那帮子人。

    你们在陈福儿的背后支招,老夫就他来个断根,直接抄后路。

    老包够狠啊!

    赵曙心中微动,正想说话,外面来了个内侍。

    “何事?”

    “陛下,奇闻呐!”

    内侍一脸获知八卦后的兴奋,脸色潮红,“今日开封府审案,那陈福儿振振有词,眼看着沈家就要败了……”

    这事儿大伙儿都不看好沈家,否则赵曙让包拯盯着干什么?

    这就是威胁啊!

    “可那王雱竟然拿出了契约。”

    契约就是信用,谁不讲信用就会被万人唾弃。

    “难道契约有假?”

    欧阳修原先打过官司,所以对这些有点研究。

    内侍摇头,“是多了东西,什么若是要想离去,得提前一个月,签字画押告诉沈家。”

    “这个是不是太霸道了?”

    欧阳修皱眉道:“会被人诟病。”

    内侍摇头,“进了沈家的作坊,前三个月每月白给五贯钱,三个月就是十五贯。外面人都说了,人家沈家白给你十五贯钱,让你想走的时候提前一个月说一声有什么?”

    欧阳修摸摸老脸,然后缩了回去。

    “后来还有一条,若是期满别人想出大价钱让你去,沈家有权利用同样的价钱把你留下来,这个叫做什么……优先续约权……”

    还能这样?

    韩琦喃喃的道:“老夫本以为大宋的契约已经够好了,可他沈安竟然还在里面挖了两个坑……”

    “那陈福儿当场就傻眼了,那女子随即翻供,说是陈福儿先给了她五十贯,让她去沈家的作坊里到处传话,去拉那些人……

    杨知府大怒,当即令人仗责陈福儿,还没开始,陈福儿就全部招认了,如今杨知府已经判了陈福儿赔沈家三百四十五贯,就是拉了一人赔十五贯,一共二十三人……那陈福儿松了口气,在喊青天呢!”

    赵曙有些惊讶的道:“契约还能这样?”

    来自于后世的商业手段在此刻把本地土著弄懵逼了。

    大伙儿不是好说好散的吗?

    怎么你还来个要提前报备,还得有优先续约权什么的。

    包拯说道:“陛下,这是你情我愿的事。而且沈家并未占便宜。”

    赵曙点头,“是啊!白给十五贯钱,让你提前一个月说话,这事没人能质疑,只是那个优先续约权,这个怕是会被人诟病。”

    那内侍说道:“陛下,那王雱说了,本来那女子走了就走了,沈家并未当回事,也没想到用这个条款来收拾她。可这人走之前还在作坊里流窜,到处传话,说陈福儿家给多少好处,只要过去的都有,这就是忘恩负义,不收拾了她,以后人人效仿,信誉何在?谁还愿意厚待那些女子?”

    韩琦赞道:“正是此理。只是沈安竟然能预先想到这些,真是让臣有些吃惊了。”

    赵曙也觉得这事儿沈安表现的太有前瞻性了,“他是怎么想到要加这两条的?”

    众人看向包拯。

    包拯沉吟了一下,“陛下,您知道的,那孩子两兄妹当年从雄州一路艰辛才到了汴梁,在汴梁举目无亲……”

    此刻的沈靡大抵是肠子都悔青了。

    当年他家担心被沈卞牵连,就把来投靠的沈安兄妹拒之门外。可谁曾想才过了几年,沈安就风生水起了。

    风生水起也就罢了,沈靡想去重新认回这门亲戚,可沈安却很是冷漠的拒绝了,而且他还亮出了自己的招牌。

    ——雄州沈!

    某沈安兄妹从现在开始,就是单独的一枝,不和沈家的其它枝叶有从属关系。

    这便是自立门户了。

    在这个时代,年纪轻轻就自立门户很是罕见,所以当年沈安打出了雄州沈的牌子时,汴梁人还很是嘲笑了一番。

    只是随着沈安不断立功,生意不断扩大,影响力越来越大,一提汴梁沈家,众人自然而然就会想到榆林巷,自然而然就想到了雄州沈。

    这便是立足了!

    而现在沈安渐渐受到重用的时候,沈靡却不敢大张旗鼓的说这是我侄子,否则就会有人来质问他,当年沈安兄妹为何在汴梁无人过问?

    提到这个,君臣都纷纷点头。

    包拯继续说道:“那孩子当初和小贩们弄锅贴,臣正好是值守开封府,听到消息就去抓人,后来才发现是个没成年的少年,臣心中怜悯,就放了他……后来那孩子一路走来,看似大胆,可做事却喜欢留些后手,大概就是那时被臣吓出来的……”

    说到这个,包拯真的有些愧疚了。

    当年他带着一群人去抓‘聚众闹事’的人,可却看到的是一个少年在教授那些小贩做锅贴,只是喊的那些话有些蛊惑性。

    “这样啊!”

    赵曙不禁有些唏嘘。

    韩琦说道:“此事虽然很小,可好歹沈安在西北,得尽快了结了,否则等沈安归来……”

    韩琦看着包拯,试探着问道:“希仁不会下手吧?”

    老包要是出手报复,陈福儿怕是要哭。

    包拯淡淡的道:“小孩子打闹,老夫自然不会插手。”

    韩琦点头,老包这个节操他还是相信的。

    包拯想起了什么:“沈安差不多快回来了吧?那孩子就是个宽仁的,汴梁城中不是流传着他以德服人的美名吗。”

    “是啊!”

    韩琦点点头,“陛下,此事臣看就这样吧。”

    赵曙点头,“此次沈安也算是有些微功……”

    众人不禁都笑了起来。

    沈安去西北巡视,算不得大功啊!

    ……

    陈福儿此刻正在杨坚家中探病,随同一起来的还有不少礼物。

    “这样不好!”

    杨坚坐在主位上,压根就看不到生病的模样。

    陈福儿笑道:“有您在,开封府百姓心中才安定,我等商人才能安心经商呐!小人此次前来,是想问问……这以后可还能安心?”

    杨坚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道:“安心就是了。”

    陈福儿心中一喜,知道这是给自己的信号,“此次小人被沈安给坑了一次,外间商人都为之哗然……”

    “加的那两条某知道了。”杨坚冷冷的道:“某只有两句话,利欲熏心,道德沦丧!”

    “是啊!”

    陈福儿说道:“外面的商人们都怒了……”

    他再度谄笑道:“那沈安……此行若是归来……”

    他的腿在颤抖……

    杨坚淡淡的道:“安心,他此行就是去巡查,并无立功的可能。另外,司马谏院和吕知杂他们看着呢,他沈安敢怎么样?再说杨知府最是嫉恶如仇,别说是他沈安,就算是皇亲国戚犯事他也敢拿人……”

    “那小人就放心了。”

    杨坚摆摆手,等陈福儿出去后,老仆近前,忧心忡忡的道:“郎君,包相发怒,随后沈安会归来,咱们得罪了那沈果果,不妥啊!”

    “某知道不妥,可机会难得啊!”杨坚眯眼道:“那些人许诺,某一旦出手,最低就是侍御史……开封府推官看似得意,可有人说了,某五年之内不得动弹。

    五年啊!人有几个五年?为此冒险值得!

    冤有头,债有主,陈福儿才是正主,包拯不会对某下狠手。唯一可虑的是沈安。可吕诲他们说了,某若是不动,十年之内不得升迁……”

    杨坚冷哼一声,“升官发财啊!某总得试试,若是不成,那就不成。总得试试啊!”

    他抚摸着案几,惆怅的道:“人一辈子总得要试试。某一生四平八稳,总得……就算是冒险也好,大不了……身败名裂!”

    老仆心中忧愁,“郎君,就算是成功做了侍御史,可也得被那些人节制,何苦呢?”

    “推官推官,上面无数阿婆,还不如富家翁得意。”杨坚恼怒道:“某没有别的手段,他们的信誉还好,难道某就舍弃了这个?那就等五年……人生无常,朝活暮死,与其这般憋屈的活着,不如赌一把……赌一把……”

    声音渐渐细微不可闻。

    ……

    “竟然能这样?”

    樊楼里,一群商人在聚会。

    “他沈安北做生意某是不服气的,不就是弄了些新奇东西吗,若是没有那些东西,某会怕他?”一个商人口沫横飞的说道:“可此次某却服气了。”

    “是啊!”另一个商人叹道:“这人是怎么想的?竟然能想到那个什么续约优先权……此条一出,以后那些人再想肆无忌惮的撂挑子就难了。”

    “可也得给他们涨工钱啊!还得提防他们借此提高身价。”

    “什么行情咱们不知道?”

    “就是,而且谁这样挖人,那就是大家的公敌。先用钱把人留住,然后再安心放手收拾对头。”

    “对对对!这一条算是为我等商人出了一口恶气。”

    “那个沈安啊!某这次算是彻底的服了。”

    “那陈福儿这次得罪了他,也不知道等沈安回来会如何。”

    “说是有人在护着他呢。”

    “那得看沈安此次是否立功归来。”

    ……

    日子继续滑过。

    秋风在汴梁城中吹起无数落叶时,芋头站在前院里,皱眉看着枝头枯黄的叶子,认真的道:“爹爹不回来了。”

    “胡说!”

    杨卓雪抱着毛豆出来,侧身挡了一下风,然后问道:“你姑姑呢?”

    “姑姑有客人。”

    “王定儿?”

    “好像是吧……”

    芋头看着有些呆。

    “怎么又发呆了?”

    杨卓雪摸摸芋头的头顶,“我的儿,怎么变傻了呢?你爹回来看到这模样,非得气哭。”

    她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画面:沈安打马归家,下马进家,见芋头呆傻,不禁勃然大怒,然后冲着她一巴掌……

    哎!

    不会的吧。

    她摸摸脸颊,觉得依旧细嫩。

    马蹄声骤然传来。

    芋头缓缓走向大门。

    杨卓雪抬头。

    陈洛从屋里冲出来,过去打开了侧门。

    一个骑兵就在马背上,他看了院子里一眼,见到杨卓超母子三人后,就在马背上拱手。

    “见过娘子,见过二位小郎君……”

    这是乡兵。

    他应当是带回了官人的消息。

    杨卓雪只觉得心跳加速。

    芋头依旧是呆呆的看着。

    “捷报,郎君在西北一战覆灭嵬名山兄弟,绥州重归大宋!”

    ……

    第三更送上,还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