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8章 史上最无耻的骗局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38章 史上最无耻的骗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龙起南洋庶子风流临高启明大文豪神话版三国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清隐龙最强兵王     唐仁很忙。

    钱庄吸储放贷对于他而言是个新鲜事物,他必须要努力學习,事必躬亲,才能慢慢摸透里面的奥妙。

    所以在被召进宫后,他的脑子里依旧全是钱庄的事儿。

    “耶律洪基突然派来了使者,使者忘形,一进城就去了榆林巷,是什么让他这般失态?”

    赵曙的问题让唐仁暂时忘却了钱庄的事儿,他想了想,“陛下,怕是大力丸把辽人坑惨了。”

    嗯?

    大力丸在辽国肆虐这个赵曙知道,但肆虐到什么程度,他真的不清楚。

    “怎么一个说法?”他有些不解的道:“难道值当耶律洪基为此派出使者?”

    两国之间派出使者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儿,最常见的就是年底互派使者,祝贺对方新年好。

    其次就是有事情需要沟通时,临时派出使者。

    以往是辽国派出的多,他们需要观察大宋的情况,并威慑一番,维持大辽的霸主地位。

    但从两国开战之后,使者往来就少了许多,赵曙已经做好了年底辽使不来的准备。

    可这离年底还早着呢,使者竟然就来了。

    这个不用说就是有事。

    曹佾才将从辽国逃脱,耶律洪基派出使者……难道是想抗议大宋派出密谍去辽国?

    但这个不可能。

    两国互派密谍不是新闻,包括西夏在内,他们在大宋的眼线也不少。

    “陛下,大力丸……臣当时在辽境时,发现他们下面的百姓穷……真穷!”

    韩琦不解的道:“既然穷,那就该谨慎些,应当远离大力丸才是。”

    曹佾归来后,说大力丸风行辽国,到处都是。

    赵曙昨日才去看了自己的小金库,出来时难得的笑容满面,随后大方的赏赐了宫中人,甚至还让人给妻子弄了一套金饰。

    天可怜见,在上次被沈安搜刮走了宫中的金子后,高滔滔多久都没打新首饰了,这一下感动的她那个啥……疑心顿起,觉得赵曙是不是偷偷的临幸了谁,然后觉得亏心了,就弄了这个来弥补。

    于是昨夜赵曙就被动的那个啥了几回,现在看着很是疲惫,几次想打哈欠都强行忍住了。

    唐仁看着韩琦,觉得这位还真是不懂下面百姓的想法,“韩相,那些辽人穷,而且还蒙昧。可穷则思变的道理谁都懂,他们渴望能脱离贫困,可怎么脱离贫困?”

    这一刻唐仁找到了状态,他仿佛是回到了广南西路的山间,面对那些土人侃侃而谈……

    “他们能看到的就是牛羊,而牛羊就那么多,他们怎么能脱离贫困?”

    “他们整日放牧种地,眼前能看到的就是那么一块地,那么一块天,心中纵然有千般想法,万般渴求,最终也只是梦一场罢了。”

    “而大力丸恰在此时出现,你只需买一份就能获得继续售卖的资格……”

    “谁没有亲戚朋友?把大力丸卖给你的亲戚朋友,让他们继续往下卖,你继续能有分成。这就是人在家中做,钱从天上来……韩相,这等好事,在那些人看来就是天赐良机,抓不住可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韩琦点头,“老夫都被你说的心动了。”

    “心动不如行动!”

    唐仁继续说道:“有一个人吃了甜头,就会吸引十个人来买大力丸……这就和老鼠生崽似的,一窝接着一窝,最后辽国遍地都是大力丸……”

    “大宋挣钱不算多,更多的钱都留在了辽国。”

    欧阳修觉得很可惜,要是把钱全都赚回来,估摸着辽国不用打,就穷的跪地喊爹爹,然后求大宋借点钱。

    “不,整个谋划钱恰好是最不重要的。”

    唐仁淡定的道:“那些人陷入了这个发财的梦里面,会不思生产。农人懒散种地,牧人懒散放牧,军士懒散操练……”

    这个辽国在下滑!

    赵曙激动的道:“这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啊!”

    韩琦赞赏的对唐仁说道:“你这番话让老夫受益良多,两国之间除去兵戈相见之外,还有这等杀人不见血的法子,让人脊背发寒。”

    唐仁拱手告退,“钱庄事多,臣请告退。”

    赵曙点头,目送着他出去,说道:“这是个勤勉的臣子,眼光独到……”

    “再磨砺些时候,就能用一用。”

    这是在提醒宰辅们:唐仁在朕的小本子上了,你们别坑他。

    韩琦笑道:“他才多大,竟然就得了陛下的青眼,臣不禁都有些羡慕了。”

    曾公亮说道:“他上次出使辽国很出色,更是差点被辽人抓获,这等人,小处精细,大处不失于从容,真是不错。”

    唐仁一路出去,在路上遇到了进宫的沈安。

    他躬身行礼,前方带路的内侍心中讶然。

    “官家让下官来说说大力丸之事。”

    沈安随意拱手,说道:“这是小事,钱庄那边才是大事,你要盯紧了。对了,对面的夏家兄弟如何了?”

    “他们的生意还不错。”

    唐仁笑道:“只是有人看不惯,一直说弄垮他们。”

    沈安摇头,“百姓差钱呐!”

    唐仁正色道:“沈郡公高见,下官知道了。”

    “钱庄之事千丝万缕,谨慎些。”

    “是。”

    沈安颔首而去,唐仁目送着他消失在视线内,这才转身出宫。

    那内侍想到先前君臣对唐仁的夸赞,可见唐仁以后的仕途当不可限量。

    这样一位红人,竟然对沈安这般恭谨?

    他听说过沈安对唐仁的帮助,可那也只是帮助啊!

    他更听过一位老内侍说过一番话……

    想做大官,那你就得独立。什么叫做独立?哪怕面对首相你都得不卑不亢,从容不迫。不如此,你怎能做大官?

    大官的大,一是指官阶,但更多的是指大气。

    做官到了一定的程度,那气势自然不同凡俗,格局要大!

    可唐仁却对沈安太过恭谨了吧?

    走了一段路后,内侍忍不住说道:“沈郡公看着很和气……”

    你为何这般恭谨呢?

    “是很和气。”

    唐仁随口说道。

    内侍觉得心痒难耐,“那您……怎地像是學生似的恭谨呢?”

    这是个好奇心浓郁的内侍。

    唐仁看了他一眼,很平静的道:“某本就是沈郡公的學生。”

    内侍心中一震,想起了看着不打眼的沈安在某些人的口中是那么的平庸。

    什么叫做平庸?

    让他们来看看最近的红人唐仁对沈安的态度,他们的脸可会疼?

    快到宫门时,耶律敦被带了进来。

    两边相遇,耶律敦认识唐仁,唐仁却不认识他。

    “唐仁……”

    耶律敦咬牙切齿的道:“你在大辽和萧迭衣相互勾结,一个大力丸骗了多少人。”

    唐仁皱眉看着他,“你是谁?”

    呃!

    大家都觉得唐仁会辩驳,可他只是淡淡的一句你是谁,就让局势变了。

    哥不认识你啊!

    你算哪根葱?

    这是羞辱!

    耶律敦刚想发怒,唐仁淡淡的道:“这里是汴梁!”

    他微微颔首,然后出宫。

    这里是汴梁!

    这话很简单,却格外的有力。

    内侍把唐仁送出去,然后急匆匆的往回赶。

    他看到了一个低头沉思的辽使。

    五个字:这里是汴梁!

    不是中京城。

    大宋现在早已不在乎辽人的威胁,你若是再哔哔,说不得某就会收拾你。

    这就是那五个字里蕴含的意思。

    而辽使显然是忌惮了。

    一路进宫,当见到赵曙时,耶律敦行礼,随后说道:“大力丸在大辽肆虐,骗局横行,骗子却在南国逍遥,大辽皇帝陛下郑重告诫宋皇,立刻停止大力丸的输送。”

    众人都在看着他。

    耶律敦抬头,有些纳闷。

    这是怎么了?

    韩琦有些不解的道:“后面不该是还有一句话?”

    曾公亮点头,“老夫就等着这句话呢!”

    这就像是等待着楼上那一只靴子落地。

    什么话?

    耶律敦一怔,旋即面色发红。

    是了,以往的辽使在遇到这等事,最后一句话定然是这样的:否则大辽铁骑南下,生灵涂炭什么的。

    现在竟然没有了吗?

    大宋君臣都有些不大适应。

    但心情却极为舒坦。

    这辽人也就是那么回事啊!

    眼瞅着自己打不过大宋,马上就摇身一变,来了个告诫。

    兵戈相见呢?

    没了。

    天气很热,可赵曙却觉得像是刚吃了一碗冰酪,从内到外都在散发着舒爽的气息。

    “郑重告诫……”

    赵曙这才知道大力丸究竟让辽人有多头痛。

    他说道:“此事……沈安。”

    始作俑者就在那里,一脸的无辜。

    “陛下,大力丸是臣卖的没错,可臣没卖去北方啊!”

    “这是无耻的污蔑!”

    他看着耶律敦,“证据何在?”

    耶律敦冷笑道:“大辽国中遍地大力丸,这便是证据。”

    “谁卖的?”沈安问道。

    “除去你之外,还有谁?”

    耶律敦想到大辽连重臣们都在吃大力丸,不禁怒道:“这是史上最无耻的骗局!”

    是啊!

    大伙儿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所看过的历史往事,好像真没有这等骗了一个国家的大型骗局。

    沈安这本事……

    这一刻赵曙觉得有这么一个臣子真是太让人惬意了。

    “证据!”

    沈安冷冷的道:“可抓到某送货的人了吗?”

    “你的人把货送到了北方……”

    这个辽人已经侦查到了,证据确凿,你沈安别想耍赖。

    “然后呢?”

    沈安再问,神色平静。

    在还没开始卖大力丸之前,他就已经规划好了这一切。

    什么狗屁的证据!

    渣渣!

    “然后……”

    耶律敦咬牙切齿的道:“然后你联络了大辽的败类,让他们把大力丸送了进去……”

    “那些败类,姑且称之为败类吧,和大宋有何关系?”

    沈安咄咄逼人的道:“你没做过生意吗?钱货两讫的道理可明白?”

    这是规矩!

    不管是宋辽的商人都遵循的规矩。

    “在货物出手之后,那些大力丸就和沈某,就和大宋再无半点关系,懂不懂?”

    耶律敦只觉得胸口发闷,想吐些东西。

    “懂不懂?”

    沈安再问,“不懂你出什么使?做什么使者?”

    呯!

    耶律敦突然两眼一翻,就这么平平的倒在地上。

    卧槽!

    辽使竟然被他说晕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