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4章 著名航海先驱沈安

【书名: 北宋大丈夫 第1334章 著名航海先驱沈安 作者:迪巴拉爵士

强烈推荐:神话版三国大文豪三国之席卷天下临高启明庶子风流大清隐龙龙起南洋最强兵王     大宋最缺什么?

    有人说大宋最缺土地。

    有人说大宋最缺人才……

    可大家都知道,大宋最缺的还是钱。

    不管是庆历新政还是现在的新政,最直接的驱动力就是缺钱。

    没钱了啊!

    开销每年疯狂攀升,收入却缓慢增长。

    这个大宋病了。

    得的是不治之症。

    这个病的名字叫做:穷的要死病!

    据说病因是三冗!

    大宋君臣最关注的就是钱。

    沈安为啥被诸多宽容?

    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厮能挣钱。

    他不但能自家挣钱,还能带着别人挣钱,最后竟然带着一个国家挣钱。

    这样的臣子,帝王当然要宽容些。

    所以打断腿就打断腿吧。

    作为三司使来说,韩绛为了数千贯都能和人争执不休,十万贯的话,他敢和人斗殴……若是百万贯,他发誓自己敢喷官家一脸口水,不让包拯专美于前。

    所以听到两百余万贯后,他嗝儿一声,边上的欧阳修一把拉住他,“这是怎么了?站稳了站稳了。”

    韩绛觉得头晕。

    而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

    “两百多万贯?”韩琦的眼中凶光四射,“若是有假,老夫亲手剥了你的皮!”

    曾公亮摸摸袖口里的瓷瓶,觉得牛肉炖萝卜的味道都赶不上现在的兴奋劲头,“哪来的那么多钱?”

    赵曙同样是激动不已,但旋即就狐疑的道:“交趾穷困,哪来的两百多万贯的财物?”

    他觉得水军上下都变了。

    这些将士都变得狡猾了,而且还學会了忽悠。

    “陛下,人。”

    秦臻正色道:“臣等此次击败多起敌军,俘获了不少俘虏……都是精壮的汉子……”

    呃!

    赵曙觉得自己怕是听岔了。

    “俘虏?两百多万贯?”

    “是啊!”秦臻扳着手指头开始数,“陛下,大宋修路造桥,疏通河渠……种种事都是厢军在做,可厢军如今人数越发的少了。”

    在废掉灾民收编为厢军的祖制之后,厢军的人数就一直在减少。

    而大宋的大型工程基本上都是厢军在做,人数减少自然会导致工程人手不足。

    于是招募民工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民夫一个月两贯钱不多吧?”

    这个韩绛知道,“是不多。”

    “臣等此次抓了一万八千余俘虏,若是按照民夫来计算,一人每月两贯钱,一人一年二十四贯,一个俘虏就算只能做五年,那也是有一百二十贯。”

    “一人值一百二十贯,十人两千二百贯……一万人是一百二十万贯,加上八千人,九十六万贯,合计是两百一十六万贯……”

    秦臻的声音在殿内回荡着,君臣都呆呆的看着他。

    以前大宋不是没俘获过敌军,但人数没那么多。

    而上次俘获的交趾俘虏在广南西路干活修路,京城的君臣觉得是好事,也没去纠结计算。

    可现在秦臻这么一五一十的算出来,他们才愕然发现,原来水军此行竟然发财了。

    而且战俘竟然很值钱!

    一万八千战俘,一个战俘价值一百二十贯,贵不贵?

    不贵!

    这些战俘只需给饭吃,给衣穿就完事。

    这就是免费的劳力。

    可这个劳力是水军弄来的,谁敢说不是水军的战利品?

    韩绛只觉得有些腿软。

    还能这么算的?

    他觉得自己怕是活久见了。

    “这个……这个值得商榷……”

    他很激动,但又狡黠的想少算些。

    三司的钱粮总是越多越好啊!

    这个大宋处处都要花钱,能省一点就是一点。

    秦臻看着他,伸手摸了摸,摸出一份奏疏。

    “陛下,这是广南西路诸位官员的奏疏。”

    “拿来。”

    赵曙接过奏疏,仔细看了,然后抬头苦笑道:“广南西路的官员异口同声,说是五年之内,朝中每年可以少拨些钱去,只是粮食却要不少……”

    “这是贪婪!”

    韩绛瞬间就作出了反应,气得脸发红,“他们定然是恳请陛下把那些俘虏留在广南西路,随后四处修路,钱……那点钱管什么用?要的是粮食,给俘虏们吃的粮食。”

    “他们吃饱了饭,就能四处修路造桥,沈安上次说过什么?”

    他有些想不起来了。

    包拯说道:“要想富,先修路,多种粮食多养猪……”

    “对,就是这个。”韩绛咬牙切齿的道:“上次那批俘虏大多留在了那里,据回来的官员说,如今的广南西路,道路畅通,堪称是大宋第一,陛下,大宋第一啊!”

    韩琦也忍不住了,“大宋第一?竟然这般好吗?陛下,那些俘虏不可留在广南西路,臣以为当带回汴梁来,汴梁……曾相来说说,汴梁有什么要动工的?”

    曾公亮出班,仔细说了汴梁有哪些工程需要许多人手,一句话,那些俘虏留在广南西路就是暴殄天物。

    连包拯都出班说道:“陛下,广南西路上次留下的俘虏够多了,臣以为不可再留,否则……那么多路建造来做什么?”

    是啊!

    广南西路以前算是半蛮荒状态,现在发展起来了,可也比中原地带差了十万八千里,修那么多路做什么?

    连老好人欧阳修都出来说道:“陛下,那么多的路,要防着点啊!”

    秦臻在边上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出戏。

    一出大戏。

    广南西路那边有必要防备吗?

    有是肯定有的,但和中原各处比起来,他们差远了。

    所以欧阳修说这话就是不要脸,目的很简单,把俘虏全弄回来。

    赵曙心动了,说道:“水军悍勇,朕心甚慰。”

    这是开场白。

    “此战俘获甚多,不过大宋乃是仁义之邦……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可妄行杀戮,广南西路那边多瘴疠,都带回来吧……”

    陈忠珩都在翻白眼。

    广南西路有瘴疠……

    陛下,交趾的瘴疠更多,更厉害。

    连官家都不要脸了,可见现在朝中对钱财的渴望。

    韩绛大声应诺,然后就迫不及待的告退,准备去催促。

    “等等。”

    包拯叫住了他,问道:“水军那批战船……”

    “回头就给钱!”

    韩绛转身就走,殿内的君臣不禁大笑起来。

    秦臻不知道他们笑什么,但听到战船,就和常建仁相对一视,心中大喜。

    水军又要扩编了啊!

    战船规模扩大后,水军就能在北方盯住辽人,同时还能南下袭扰交趾,顺带护送商船出海。

    这样的水军只是初步规模。

    按照沈安原先的话,水军就该走出去,走远些。

    这个远是什么概念?

    沈安说来回大宋得一年两年什么的。

    我的个乖乖,那得有多远?

    不过沈安说那些地方遍地金银,遍地牛羊,再远也值得啊!

    “此次水军立下大功,回去吧,回头朕自有赏赐。”

    秦臻和常建仁谢恩,韩琦突然问道:“是谁说俘虏值钱的?”

    他觉得这个主意不该是秦臻出的,常建仁更不可能。

    一个是老水军,这等歹毒的主意若是想到了,早就付诸实施了,顺带还能立功。

    而常建仁原先是画师,对这些了解不多。

    秦臻低头。

    常建仁低头。

    赵曙冷哼一声,诈了一下,“可是沈安想出来的?”

    在他看来,沈安就擅长弄这些。

    秦臻和常建仁还是没抬头。

    可在赵曙看来,这就是默认了。

    两人稍后出去,秦臻说道:“你且归家去,某去寻沈郡公,说说菜蔬之事。”

    “一并去。”

    常建仁想念家人,但公事为重啊!

    两人一路行走在御街上,感受着炎热和繁华。

    有人认出了他们俩,顿时好汉子的喊声不绝于耳。

    “这是小店的一点心意,还请二位收下。”

    一个掌柜提着两个竹篮出来,里面装了不少肉,一人一个,秦臻想拒绝,他瞪眼道:“将军莫不是看不起小人吗?”

    呃!

    这事儿……没有啊!

    秦臻摇头,掌柜凶神恶煞的道:“那便尝尝,若是好,下次只管来,小人不收钱。”

    秦臻和常建仁苦笑着,一人拎着个竹篮继续走。

    “哎哎哎!这里……”

    有人送来了点心:“这时辰不对,外面少了饭菜,二位将军还请随便对付点。”

    随后更多的东西来了。

    热情的汴梁商家让秦臻二人浑身都挂满了东西,走路晃里晃荡的。

    “建仁,为了这些,咱们在外面豁出命去厮杀,值了。”

    常建仁觉得这才是自己追求的目标,“以前某还觉得从军有些不自在,可现在看来,从军才是某这辈子最好的选择。某不会后悔。”

    两人一路到了沈家,开门的陈洛一见他们的形象就乐了,“二位这是来送礼的吗?”

    秦臻笑道:“算是送礼吧,只要沈郡公敢收。”

    “某有什么不敢收的?”

    沈安出来了。

    秦臻和常建仁拱手行礼,“官家说沈郡公有出海补充菜蔬的好主意,还请指教。若是真能解决此事,对水军,对出海的渔船和商船,那就是天大的恩德啊!”

    “这事啊!”

    沈安说道:“也不复杂……”

    “多谢沈郡公。”

    秦臻二人欢喜不胜,赶紧请教。

    “那个……二梅,弄点酒菜,记得炒豆芽啊!凉拌的也弄,罢了,你会几种做法,都做了来。”

    曾二梅应了,沈安请了他们进去。

    “炒豆芽?”

    炒豆芽在大宋出现了,但并不普及,更多是作为药材。

    味甘平,主湿瘴、筋挛、膝痛。

    后世的人看到这药效大抵有些眼晕,但此刻就是如此。

    有人把绿豆芽发出来做菜,很是赞美了一番,但汴梁依旧少见。

    所以秦臻二人不解。

    沈安淡淡的道:“只管吃。”

    稍后酒菜来了,沈安指着几碟豆芽说道:“你们都尝尝,看看味道如何。”

    两人仔细尝了,秦臻点头道:“好吃。沈郡公家的厨子果然厉害,只是这是何物?”

    “汴梁就有。”沈安笑道:“只是不多。”

    “好吃。”常建仁觉得炒豆芽就饼子最好吃,越吃越有味道。

    “你们要的那个东西就在这了。”

    沈安夹了几根豆芽进了嘴里,细细咀嚼着。

    这便是航海利器啊!

    某这下子算是要进入世界航海史的名人录里了吧……

    叫做什么好呢?

    ——著名的航海先驱沈安……

    ……

    第四更送上,晚安!求月票。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北宋大丈夫相邻的书:正德大帝抗战之小军医都市妖孽真仙隋唐大猛士最强海岛兵三国帝图重启修仙纪元青天行动乘龙佳婿我在大唐有座城奋斗在新明朝浪子邪医